正文 第九十三章 酒壮声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宁谌自然很快就听到了章怀远找风姿的事,便警觉这冷战是该结束了,不然再拖久一些,那就不是冷战,而是红杏出墙了。

    于是这一天晚上,风姿便意外的看到宁谌出现在他们的卧房里了。

    只不过他既不是像这几这般冷漠,也不是从前那般温存,他是醉醺醺地被两个侍卫搀扶进来的,嘴里还喃喃着说着胡话,只是听不清。

    旁边跟随的研墨一面看着侍卫们把宁谌扶上,一面不好意思地向风姿解释:“大人这几心绪不佳,加上今几位大人又劝得狠了,不留神便喝多了,小的见时辰不早了,本想不来打搅夫人安歇的,想着还是让大人还是安置在书房,可是大人却硬是挣扎着往夫人屋子里来,小的也就只好将大人送了来。”

    风姿便淡淡地点头:“你做得没错,相公我自会照顾,天色不早了,你自去安歇吧。”

    研墨偷偷地看了宁谌一眼,应了声是,和两个侍卫退了出去。出门时,无奈地摇摇头:大人还真是喜欢折腾啊。

    风姿本才刚刚睡下,这会儿还清醒得很,因为刚才研墨敲门的缘故,在她房中值夜的侍女都醒了过来,便要上来伺候。风姿只叫她们去打来温水,做一碗醒酒汤,自己守在宁谌边看着他。

    侍女们见她要做个贤良的样子,自然也不好抢她的活,领命去了,一时要的东西备齐,便都退到外间听候吩咐。虽然风姿叫她们自去歇下,可值夜的她们本就为着主子夜间有事哦使唤,拿有主子还醒着,自己就安寝的礼。

    风姿也不曾留意这些,她看着满的酒气的宁谌,一时有些无措。轻轻地唤了几声宁大人,丝毫没有反应,试着推一推他,动也不动,看着宁谌喝得一副人事不知的样子,风姿只能自个儿在一旁叹气了。

    冷战了这么多天,终于人是见到了,可是人家都喝醉了,也没办法把误会给解释清楚啊!

    唉,算了,算了,不管了,这可是半个月来,自己能够这么接近宁谌啊!有些事真的是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啊。以前宁谌对她好的时候的时候,她觉得一切是天经地义的,从没想过宁大人有天会讨厌自己,所以等到他冷落了自己,就觉得没办法接受了。看来,习惯也是可怕的东西,要不是因为宁大人一直在自己边,慢慢渗透到她的生活中来,这短短的几天她也不会如此难受啊!简直有种度如年的感觉。

    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才拿过一旁侍女们准备了好的浸在温水中的毛巾绞干了水,轻轻地替宁谌擦洗起来,这衣服是不敢脱了,不过好歹这脸和脖子擦一下。

    擦着擦着,风姿便不知不觉自顾盯着那张脸看了,那如羽扇般浓密的眼睫毛,那高的鼻梁,那紧抿的薄唇,无论看了多少次,都还是那么美丽得让人移不开视线,便是女子中,又有几个又这样的倾国容颜,这样的宁大人,难怪坊间会有这样的传闻了,也难怪自己会误会了啊!

    正在风姿拿着毛巾愣神间,宁谌却突然睁开了眼睛,那眼神似是有些迷糊的样子。风姿却不知怎么有些慌乱,言语无措地道:“宁大人,你醒了啊,可还难受吗?我让人备了解酒汤,你喝一点吧?还是说你上难受要沐浴更衣?我让她们烧水。”因为连来的冷遇,风姿怕他一清醒就会赶自己出去,说话便一刻不停,生怕被打断似的,说完了就准备去叫人烧水,却不想她的手却被宁谌抓住了。

    “宁大人……”风姿的声音有些怯怯的。

    宁谌微微眯着眼,似乎正努力要看清楚她,嘴唇轻轻地动了动,风姿听到他吐出“小曼”两字,又叫她“别走”,心中很是欢喜,宁大人终于肯理她了。脸上也不觉露除了笑容,语气便得温和低缓,如哄小孩子般道:“宁大人,我不走,我端醒酒汤给你喝。你先放手好不好?”

    宁谌却没有放手,反而扯住了她的手腕往他的怀里带去。风姿脚下一个不稳,就向宁谌上跌了过去。

    风姿便恍惚地记起,似乎以前也有类似的况。后一想,这景与他们初见时的样子是多么的相似啊!那个时候,她也是一个不小心跌倒了宁大人的上呢,只是当时宁大人是躺在一张贵妃软塌上的,而且那个时候她还不认识宁大人。当时自己是多么的羞涩尴尬难堪啊。

    可是现在,心境却完全不同了,两人虽然同共枕有段时了,可毕竟没有做过什么逾矩的事,而且之前风姿也没尽量避免往歪处想。可现在两人贴的这么近,风姿只感到脸红心跳,还有甜蜜,虽然觉得不好意思,可并没有想马上起的意思,忽然有一种很眷恋这个温暖的怀抱的感觉。

    这熟悉又温暖的膛,已经多久没有依偎了,风姿感受着他的心跳,和膛的度,心清很放松。现在宁大人喝醉了,应该不知道自己靠在他上,她也就没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了。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男人喝醉酒许多时候那也不是意识全无的,特别是宁谌这一种千杯不醉的。更何况今的醉酒,那也是因为宁谌不想再那么耗下去,所想出来打破僵局的方法罢了。

    所以,在风姿没有意识到的时候,醉酒的某人瞧着怀中的软玉温香,弯起了唇角。却依然装着迷糊的样子,紧紧地抱住她,不住地颠三倒四地道歉:“小曼,对不起,我不该发脾气的……你别生气,小曼……我真的是气急了……我很喜欢你,小曼……我才不喜欢男人呢……小曼,我好难受……我不该和你赌气……不要去找章怀远……小曼,对不起……”

    风姿听到他“酒后吐真言”,如此真切的表白,终于确定了宁大人是喜欢自己的,心里觉得像不知吃了几斤蜜糖。

    听着宁谌犹自说着“对不起,不要走”,又生怕她跑了似的把她抱得紧紧的,她不由得也轻轻地抱住了他:“我不会走的,我,我也喜欢你呀。”在墨香斋主的点化下,她终于明白自己其实也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宁大人,不然就不会因为宁大人的“移别恋”而生气,也不会因为听说宁大人喜欢自己就欢喜。

    “娘子莫要哄我啊。”宁谌没想到能听到风姿的表白,倒真是意外之喜了,欢喜之下,连假装也忘了。

    风姿却是一惊,仔细一看宁谌清明得无半丝酒意的双眸,才知道被他哄了,又羞又恼,挣扎着就要起来,宁谌却哪里肯放,反而搂得更紧了。

    这一次,他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这小妮子了,想想这一个月来的煎熬,他就觉得自己真是堪比柳下惠啊!这么柔软媚又喊着少女特别的馨香的子只是这么抱着自己,他的体的某处已经出卖了他,真实地起了反应。

    风姿与他靠那么近,当然也察觉到了他的变化,觉得下有某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而且还在自己私密的那处地方摩擦着,她好歹看过不少书,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下着慌了,想起,可是那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过她啊,扶住她的腰,使劲将她往他上按去。而他的唇也向她贴了过来,风姿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的唇被攫住了,那柔软滑腻的小舌钻进了她的口腔内舐啃咬了起来。

    风姿被他亲得一片混乱,子渐渐软了,不知不觉,那原本被自己压在下的人居然将自己压在了下。宁谌一边亲吻,一边手已经开始解她的衣服,手也灵活地探了进去,风姿只觉上一凉,才惊醒过来,之间自己的衣裳已经被脱得只剩下肚兜了,忙抓回衣服想要包住自己。

    “小曼——”宁谌拖长了声调,叫得分外柔媚,叫风姿不由轻轻一颤,都不敢看那正撑着双手俯在她上方的人,只结结巴巴地道:“宁大人,你喝醉了,我给你去端醒酒汤。”

    只听宁谌轻轻一笑,风姿便感觉到那人压了下来,一下就闭紧了眼睛,只感觉那温暖的手指尖托起她的下巴,他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曼,不要紧张,睁开眼睛看着我,”他的唇如蜻蜓点水一般拂过她长而翘的睫毛,风姿小心地睁开眼,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湛亮深邃得如同子夜的星星的眼,那双眼中倒影着一个小小的她,她可以感觉出自己双颊发烫,一定是红得要滴出血来了。似乎是宁谌浓浓的酒气的缘故,她只觉得头晕晕的,心乱乱的。

    “宁大人……你放开我拉……你喝多了……”她很慌乱地死命推宁谌。

    宁谌微微让开了点:“小曼,你难道对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那双眸子里盛满了失落和委屈,和他平时的潇洒自若截然不同的弱势姿态。

    风姿此时已经明白他是在做戏,可是还是不忍了:“不……不是……其实我……其实我……我也喜欢你的。”

    “既然小曼也喜欢言真,那为何还要拒绝呢?”宁谌低柔的声音,配上他的容颜,有着说不出的惑。

    “我……”

    “我们可是夫妻呀。”今天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愿罢手了的。

    听到“夫妻”二字,风姿的抗拒便不坚决了,宁谌趁机亲吻抚摸,还不住劝哄:“让我们今天把没做的事做完吧。乖乖的,不要怕……”他的声音低哑感,带着点迷惑人心的感觉,风姿本就对他有好感,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下来,对他的亲吻和亲昵动作那是万分熟悉。再加上此刻她的心境又不同了,那反抗的动作那就是越发微弱了。

    慢慢的,风姿的子在他的抚和亲吻下,子越来越软了,任凭那人对自己为所为,只觉得一会儿冷,一会儿的,好难受,而且那私密的地方好像还觉得痒痒的,湿湿的感觉,她被这种感觉弄得十分恐慌无助。

    “不……不要……”到了关键时刻,对未知事物的害怕又让她对宁谌推拒起来,可是某人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想让他放弃那根本就是最大的折磨。他就轻轻在她的耳边说:“别怕,我会轻轻的。”说着手下的动作更轻柔了。

    前面的一番动作很舒服,舒服得让她忘了喊他停下来,可是到了最关键的那一刻,她还是痛呼出声了,“停停停,不要动……”她嘶嘶地叫,宁谌经验老到,知道初次是会比较难受的,他也体贴,她喊停,那便停了下来,只是他忍耐地甚是辛苦,那头上都冒出汗来。风姿当然也注意到了宁谌此刻难受的表,当他的额头的汗滴到自己上的时候,她想到男人在这方便是没什么忍耐力的,而且要这么忍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心一下就软了,便低低地说了一句:“我不疼了。”

    宁谌也知她说的是谎话,可是再憋下去,那他可就要爆炸了,便当这是真话了,只是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一些,再轻一些。一开始风姿觉着难受,可是慢慢地那痛疼的感觉淡去,再加上宁谌的吻,头晕目眩的同时,她竟感觉有一丝丝快慰的感觉如潮水般一地涌了过来,瞬间就把她给淹没了。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