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街头偶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风姿看见宁谌出现,丝毫不觉得意外,却不由一笑:“是啊,正巧,又遇上宁大人了。(更新最快 8 度吧 WWw.8DU8.coM)”说到“又”时,音咬得特别重。这人真是的,每次都说是偶遇,谁不知道是他故意安排下的偶遇啊!

    宁谌却似恍然未觉,与她打完招呼后就极亲地向大肚子的萧筠儿问好:“这位小嫂子好啊!”选择忽视了章怀远,“这肚里的孩子几个月了?”

    与章怀远对他的意见相同,宁谌此时也同样在腹诽:这只真是打不死的蟑螂啊!难得和郡主的美丽约会,看来又要被他破坏了。想到这些。他就不由得在肚内计较起十八种折腾人的方法来,听见他们要去茶楼,想把事解释清楚,他就更要破坏到底了,务必要使误会加深才是。因此对萧筠儿是分外的和颜悦色,极尽语言之能事,只叫她想不到为她表哥解释。当然,也完全不会忘记与郡主的交流,只独独地当章怀远是不存在的。

    萧筠儿从来没见过宁谌,只觉得眼前的男子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样,长得忒好看,又见他对自己言语间颇为亲,心里更是觉得受宠若惊,丝毫没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只极力地维持着淑女的风范,斯文有礼地回答着宁谌的一些问话。心里不由想着,这么好看的男子,真是恨不相逢未嫁时啊!

    看样子,好像跟曼郡主很亲的样子,莫不是和曼郡主有什么?对了,刚才听刚才郡主叫他“宁大人”来着,难道这就是与郡主有婚约的那一位?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家表哥就惨了哦!有这样一个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有钱有权,又会哄女孩子的男子在,表哥与郡主之间可就一丝一毫的可能也没了啊!

    不是她打击自家表哥,表哥可真没有一点比的上他的。叫她选,也一定会选择站在宁大人这边,表哥跟他完全不再一个档次上。两人对上,表哥完败啊完败。

    风姿虽然没有完全被冷落,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着宁谌对萧筠儿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心里就堵得慌,好像自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去了似的。这也怪她有心理影,这不是曾经的未婚夫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抢走过嘛!

    这会儿虽然她已经是孕妇了,也不可能再来跟自己抢了,只是宁谌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也没见他对谁这么亲过,却对着这个女人这般温柔和气,心里便有点不舒服了。再加上边章怀远时不时地想开口与她说话,便十分不耐烦了,对这就在眼前的茶楼已经寸步也不想踏入,也没多想,就拉了拉宁谌的衣袖:“言真,你陪我去下墨香斋可好,那掌柜的说新进了一批书,等我我去挑呢,我怕去晚了,好看的就被别人给挑走了。”

    她是不想跟章怀远和萧筠儿再有什么牵扯了,不管他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也不关她的事了,现在她只想他们两个离自己越远越好,不要来影响她的生活。

    不料宁谌却不知道她的想法,不赞同道:“你个小书迷。这样撇下客人可太失礼了,”亲昵地点了一下她的鼻子,言语间很是亲宠溺的样子。然后向萧筠儿道了一声“失礼了”,萧筠儿怔怔地看着他们,忙忙地回礼说了几声“无妨”。

    宁谌朝她一笑,转头看向章怀远,仿佛现在才注意到他,也是极客气地朝他一笑:“章大人最近可好?”却又不等他答话,径向风姿道:“章大人好像有事要与你说,不然我先去帮你买书,你先与他聊完,再去墨香斋找我?我会让老板把最好的几本给你留着的。要是你实在不放心,我就把书都帮你买下来?”

    “我自己要看的书,当然要自己去挑,你和掌柜的又怎么知道我最近喜欢看哪类书了。而且书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你全部买下来做什么,我们王府又不打算经营书店。”风姿说着看了章怀远一眼,“再说,我和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边站着他最亲的表妹,一家几口其乐融融,还需要说些什么?

    宁谌前面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以退为进,总不至于真等误会解释清楚,见风姿如此决然,当然见好就收,又欣赏了一番章怀远深受打击的面色,便心满意足准备顺着风姿的话离开了。忙向他们客气地说了几句告辞的话,便微笑着对风姿道:“那么我们走吧。”

    “啊,娘子,终于让我买到了,那个掌柜的真不好说话,不过几块糕点,就好像我想谋夺取他家的祖传秘方似的。我磨了这么久,娘子你等急了吧?”

    事往往就在最后一刻发生变化,宁谌的如意算盘就此跌的粉碎。

    风姿看到这个人冲到萧筠儿边,陪着笑脸奉上手中的点心,便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宁谌知道大势已去,误会必然是要揭开的。他自然也没有那么没风度地去阻挠,随之他便也安然地看着接下去的曲目,毕竟误会解除也未必意味着风姿就能回心转意了,不是吗?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无论怎么样想要挽回,都已经为时已晚了。

    萧筠儿见了相公买回来的点心,也就忘了别的,旁若无人地和丈夫叽叽喳喳,直到章怀远叫了他们几声,才恍然觉得自己刚才不太像样,萧筠儿也终于想起了自己的任务,忙对着微微笑的宁谌行礼道:“啊,不好意思,刚才实在是失礼了,容小妇人介绍,这位是我的相公。”又向自己的丈夫道:“相公,这位就是宁大人。”

    她丈夫也丝毫没觉得“宁大人”三字的隐含的意义,极平静地行了个礼,丝毫不知道就在刚才他已经大大地触怒了当朝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而且这个男人还最小心眼不过。

    宁谌坦然受礼,也不回礼,只一脸惊讶地在他三人脸上扫来扫去,半天才道:“原来你才是这位小嫂子的丈夫,方才我还一直以为她是章大人的夫人呢,实在抱歉。那么,这位小嫂子和章大人是什么关系啊?瞧着似乎很亲近啊。”

    他在心中已经把这人凌迟了一万遍了,你说你晚一步来多好,晚一步郡主的误会就更深了,我的时间就更宽裕了,或者哪怕你一开始就在呢,我也就调整战略了,这么及时的,若不是你无意间帮了章怀远的大忙,我还真要以为你是我特意安排的了。

    眼下不能拿他怎么办,少不得言语里也要暗刺他几下。

    这几下却正刺得好,面前的人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自家妻子差点与她表哥私奔,这是他最郁闷的一件事,虽然不至于为此与妻子吵架,与妻舅翻脸,总归提起一回叫他不痛快一回,便只勉强打个哈哈。

    章怀远见他明知故问,却也不得不回答:“这是下官的表妹,自幼一同长大,就如亲妹妹一般。”后面却是向风姿解释了。

    风姿神色冷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宁谌却是捉住一点不放的,更何况他也看到了边风姿急于知道真相的神色,便顺风推舟:“原来是表妹。我记得那时节传闻章大人便是与表妹回家乡成亲,原来不是这位表妹,不知又是哪一位?有时间还当引见一下,我们风姿在闺中却是无聊,正想多找几个人与她聚聚。”

    这话出口,萧筠儿不过几分不好意思,她丈夫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了,不过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份,不好发作,章怀远自然不必说,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自己也品不出是什么滋味,只喃喃地道:“这里面有误会。”

    宁谌道:“误会?既然是误会,倒是要解说清楚了,”说着看了看天色,“我们在这儿也站了好一会儿了,也差不多是吃饭的时辰了,也是有缘,不如就由我做东,大家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聊,把过去的事说个清楚,毕竟……”他说着,用无限怜的眼神看了风姿一眼,“有些事,我们风姿一直郁结于,不能忘怀啊!”

    风姿为着他的话,想起自己以前的委屈,几乎落下泪来。

    宁谌执了她的手,紧紧地握着,让她觉得,宁大人真好,这么能体谅她,这么知道她的心,又无时无刻不作为她的后盾,她再一次感慨:为何宁大人喜欢的是男子呢?不然她真会为他所吸引的。

    萧筠儿不由也为宁谌着迷,多么体贴的人儿啊,又大方又温柔,郡主好生幸运啊——当然,自己的相公也很不错拉,除了相貌才华权势,论体贴那也是一点不输于眼前这位宁大人的。

    相对于两个女子,另两个男子对宁谌可就完全的只有恶感了。

    只是在这形势下,却不得不屈从于他的邀请,极不愿去赴宁谌的宴。

    席上的菜色是丰盛的,谈话的气氛也是美好的,结局最终也是很不错的,不管怎么说,章怀远和风姿之间总算把话说清楚了,以后的邦交就正常化了。

    宁谌凭借他的口才,也很快让萧筠儿的丈夫消除了他的不快,而萧筠儿和风姿更是尽弃前嫌,因为格的缘故,倒也很说得上话。风姿很是欣赏她的爽直,萧筠儿也喜欢她的没架子。两人约定萧筠儿在京的短暂时间,风姿一力陪同。

    这话一出,自然是几人欢喜几人愁。

    (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