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请旨赐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宁谌早料到面见皇帝请旨赐婚的事也不会很顺利,因此提前做了其他的准备,在进宫之前就先去见了荣亲王,厚礼卑辞,亲向荣亲王求肯,正式请荣亲王帮忙去向简亲王提亲。

    只是话还没说,就见荣亲王看着摆满了差不多一屋子的礼物,玩笑道:“宁大人怎的这般客气?所谓无功不受禄,今宁大人带了这么厚的礼到这里了,不知的人还当你是我家提亲的。”说着便忙摆着手,眯眼笑道,“宁大人人来也就罢了,我家可没年纪相当的闺女给你娶回家啊!”

    “王爷说笑了,下官今来是有事相求。还有,王爷直呼下官的名字就好,这一声‘宁大人’,下官听着可着实惶恐!”

    “好啊,我和令尊相处甚好,就托大,不客气地唤你一声侄儿了。”

    “王爷如此抬举,小侄也就觍颜应了。”

    荣亲王呵呵一笑:“那么贤侄今到底有何事相求?”

    荣亲王明知道他所求何事,却故意不说白了,为的是让他亲自开口,看年轻人别扭害羞什么的,算是他的某一种恶趣味吧!而且这宁谌向来滑腻得像是泥鳅一般,如今好不容易逮住他的弱点,当然是要好好把握的了。

    “小侄此次来这儿的事,家父应该也向您提过才是。”

    宁谌小心地斟酌用词,只是刚才被荣亲王一打趣,了解了荣亲王的意图,倒真的有了那么点腼腆的意思在里面了。

    荣亲王点了点头道:“提是提过,可是这事儿,你自己有谱没有啊?你宁谌求亲不成倒也罢了,可别把我的老脸给丢了。”

    荣亲王本就对宁谌本就没有多大的看法,也不太想为难他。

    这几来经过宁谌一家子人的努力,他已经完全把宁谌当做子侄了,他也明白宁老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偏他迟迟不肯成亲,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那自然是得到了全家人的响应支持。这一次人家不光老子出动,连儿子都上门来请他帮忙了。按宁谌如今的权势,如果看上的一般女子就不用这么劳师动众了吧!谁让他偏要看上简亲王家的那一位呢,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其实我与曼郡主已经是两相悦,且……且私下里已经有了盟约,无奈简亲王一向不太喜欢小侄,三番五次阻挠,迟迟不肯应下这婚事,小侄也实在是别无他法,今来这儿是希望王爷能够替小侄奔走一二。如果事成,我与郡主定当铭记王爷的这份恩。”

    “这就是你那大舅子的不是了,既然自家妹妹喜欢,干嘛还要像老古板的爹爹一样硬要作梗。既然这样,本王少不得替你走这一趟了。”荣亲王听到这里,便笑眯眯地应了。

    既然这小两口都已经私下定了,只是碍于简亲王夹在中间让这好好喜事变成了愁事。便也觉着这媒人倒是可以做一做,怎么着也算是帮了老友宁严寒了了一桩大心事,也不枉他这些天送给他那么多的宝贝珍玩。

    宁谌这人吧,遇到想讨好的人的时候,那嘴巴就跟抹了蜜似的,只是几句话的时候,荣亲王就被哄得开开心心,不觉间就已经答应了宁谌带上宁家准备的定亲信物备车,上简亲王府提亲去了。

    宁谌眼看着他们被简亲王迎入府中,这才进宫去求见皇帝。

    皇帝圣旨到的时候,荣亲王正在为宁谌美言,希望简亲王改变初衷,同意这门亲事。

    确如宁谌父子所料,面对荣亲王,简亲王态度的确很婉转,没有很决然地就否决掉,他的说辞和皇帝差不多,都是要慎重考虑,不能马上答复。

    说了一大堆,荣亲王最后总结陈词:“……我看啊,无论是人品家世长相,那两人都是极般配的,你这个做人哥哥的就不要这么横加干涉了,不信你把风姿侄女喊过来,待我问问她自己倒是个什么意思,不就行了么?”

    他那侄女脾气格长相都好,可是千好万好,那运气实在是差了点,几次婚事都吹了,不是遇人不淑,就是遇到病秧子,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个才貌俱全的,又真心真意的,怎么就不知道好好把握呢?再不嫁出去,就真的成老姑娘了,就是是皇家的郡主,那年纪大起来,想要找个合意的不就更难了么?眼见这简亲王的意思好像还不肯答应,他看啊,这风姿婚事不顺的缘由,这妹成痴的简亲王算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这个婚姻之事自是父母之命,如今我父母不在了,这事当然还是要我替她做主的。”

    “那侄儿的意思是?”

    “小侄还需要好好斟酌斟酌。”

    这么明显的敷衍之词,当然不能打发志在必得的荣亲王,于是两人便进入了相持阶段,你来我往的婉转言辞,却是互不相让。

    简亲王很快发现,不知不觉自己陷入了孤军作战的阶段,王叔也好,王妃也好,怎么都站在那姓宁的那边了呢?妹妹就更别提了。这宁谌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汤啊!

    那荣亲王也不知喝了几盏茶了,依旧滔滔不绝道:“这么好的妹婿你上哪里去找啊,侄儿你还斟酌什么啊?宁谌小侄家里人口简单,他父亲也只娶了一个妻子,也没有其他闹心的姨娘庶子庶女之流。宁谌也颇洁自好,没有妻妾通房丫鬟之类的,这样的清白家世,放在全京城里也难找出几个来,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巴拉巴拉……

    简亲王看着荣亲王到府上连续续了几次茶水,在那里连续不停地说,还不带喘气的,他还第一次发现,王叔这么会讲话,几乎都要把他给说服了。他正烦恼该怎么干脆地拒绝荣亲王,又不伤他脸面,又不得罪他,就听到圣旨到了。

    圣旨虽然只宣了简亲王和风姿两个,但荣亲王在旁一打听,知道是为这婚事,也就随着进宫了。

    这样一来,这声势就比较浩大了,不知道内看见这么多个重量级的人物聚在一块,恐怕要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重大事件了。

    进了宫,皇帝倒好,把那四人仍在一边,扔下一句:“你们几个好好商量商量,”让他们自行磋商,便叫了风姿到外问话。

    于是宁谌、简亲王、荣亲王、小倪王爷便坐成了一桌,只是这一桌的人气氛就不是那么好了。宁谌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尽量做到和颜悦色,只是只要他一开口,简亲王就要刺上几句,不给他好脸。幸苦了荣亲王和小倪王爷在旁做和事佬打圆场。

    小倪王爷那是四人中最最无辜的,人家嫁妹妹与他何干啊?可是他又不好中途离席,只能在那里干坐着,好在桌上有茶水点心,可以吃吃喝喝打发时间,只是这都老半天了,皇上也没回来,也不知这一桌要什么时候才散伙,他这吃多了喝多了,就想着要去方便方便啊!心里不停地在叫:皇上啊皇上,快点回来吧,快来救你表兄于水火啊。

    皇帝这会儿正由风姿陪着在外赏风景呢。

    皇帝也知道如果所有人聚在一起,当着简亲王和宁谌的面,他再问风姿的话,估计这丫头也不肯说出心里真正的心思,所以他才叫了出来闲话几句。

    皇帝的工作那也是理万机的,像今天这种婚嫁之事,本不是他该心的。不过这事难得与宁谌有关,而且他也就这么一个适龄待嫁的侄女,偶尔这么着忙一次也不为过。

    站在皇帝边的风姿却不了解皇帝现在的心思,她陪皇上赏风景赏得是提心吊胆的。

    她脸上的担心之色那是掩饰都掩饰不住。皇叔是不是觉得宁大人要被自己抢走了,吃醋了,现在要找她谈心了?

    皇帝在思量怎么开口的时候,她却在想,皇叔是不是觉得这件事不好和她这个做侄女的谈,所以这么言又止,难以开口?可是明明那天还那么大方,两个人就那么坦坦出现在他面前。不会是真的想和她说“风姿啊,我和宁卿是一对,你别和朕抢”吧?

    她现在有点哭无泪,早知道她就该早点跟宁大人打招呼,让他自己先把皇帝这边给解决了,现在皇叔成了她的敌,这都什么事啊?她很有一种冲动想告诉眼前之人,说自己与宁大人只是权宜之计,她是绝对绝对不会占宁大人便宜的,只要后过了风头,她定是会与宁大人和离的,从此之后,皇叔您就可以和宁大人双宿双栖,共结百年之好了。风姿这头还没幻想结束,皇帝已经在那边咳嗽,提醒她走神了。

    “啊,皇叔您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好吗?”风姿好不尴尬。

    “我刚才问你,你可愿意嫁给宁谌?”皇帝好脾气地将刚才的话再说了一遍,在心内却是暗叹,果真是待嫁女儿心,只想着自己的心上人,现在连他这个皇叔都不看在眼里了。

    风姿张大嘴,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皇帝的眼中都写满了不可思议,怎么皇帝这么好说话?她现在要嫁的人是宁谌唉,他难道一点都不在意么?可是心内问号满满,她却没胆子将这些疑问问出口来。她想,也许是宁大人已经向皇叔解释过了吧,否则皇叔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过关了?

    想到这里,风姿乖巧地点了点头,眼神闪烁了一下:“皇叔,其实,你也知道,我和宁大人……那个……你明白的哦?”风姿话中有话地道。看向皇帝的眼神,一副大家都知道,就不用我多做解释的表

    皇帝只当她害羞,便理解地点点头:“朕明白,朕明白,那好吧,朕知道怎么做了。”

    于是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便准备回同那几人说。

    风姿以为与皇叔达成共识,便放下了包袱,一脸轻松。

    两人都浑然不知各自曲解了对方的意思。

    在踏进门前的那一刻,皇帝停下脚步,郑重地转头道:“风姿,你可想好了,进了这个门,这事就定下了,君无戏言,以后也不可能轻易改了,你真不会后悔?“

    皇帝问的是她会不会后悔嫁给宁谌这么一只花狐狸,风姿却当问的是会不会后悔帮他们的忙,同样慎重地点点头:“皇叔,你放心,这是我心甘愿的,以后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不会后悔。”

    “那好吧。”皇帝摇摇头,带着她进去了。心想,只能以后多替她留心着点了。

    他们一进店,四双眼睛顿时齐刷刷地看过来了,倒吓了皇帝一跳。

    这简亲王和宁谌急迫,那时理所当然的,荣亲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关注事态进展也无可厚非,你小倪这么紧张干嘛?却不知道刚才他走后这里是一片无形的硝烟。

    皇帝宣布决定:“朕已经问过风姿了,既然她和宁卿两相悦,我看旦儿你也别再多加阻挠了。”

    “皇叔!”简亲王不甘心地叫道,“这姓宁的素行不良,臣不放心把妹妹嫁给他!”

    “你放心,宁卿要敢做对不起风姿的事,朕第一个不会绕过他。”

    “王兄……”风姿也用求恳的眼光看着简亲王。

    简亲王无奈,不过好歹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缓冲,多少还能接受,只能冲着宁谌撂狠话:“记着本王的话,你若让风姿不开心,本王就让你不好过。”

    宁谌笑眯眯地道:“自然自然。”

    简亲王怎么看他怎么不舒坦,只能自己推到一边生闷气。

    皇帝清咳一声,正式下旨:“既如此,朕就把曼郡主风姿指婚给左相宁谌,希望二人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宁谌欢欢喜喜地去拉了风姿过来一同跪下:“谢皇上恩典!”

    当然风姿免不了在心中有低估几句皇叔说话言不由衷之类的。

    皇帝忙叫他们平

    简亲王看到他们相握的手就重重地咳了几声。

    宁谌却仿佛没领会他的意思,拉着风姿的小手到简亲王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王兄,多谢您成全。”怄得简亲王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还是皇帝同简亲王,把宁谌叫过去,叮嘱:“宁卿,朕可把风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她。”

    宁谌忙诺:“皇上大可放心,微臣定不会负她。”

    于是,这婚事也就在这多方的走动游说下成了,宁谌这大龄新郎想娶个中意的媳妇儿回家可当真是不易啊!不过虽然辛苦是辛苦了点,但是总算是结果很让人满意。

    宁谌的美好打算当然是从此以后,他和风姿过上美好的生活,整个人生就此顺顺当当的结束。(然后作者就此写END)

    作者有话要说:啊,周四夜奔神马的果真是杯具啊,呜呜,这字数什么时候完成啊,o(︶︿︶)o唉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