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智计百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简亲王对宁谌扔下的话,自然不会打击宁谌的积极,反而更激发了他的斗志。

    自荣亲王的寿诞之后,宁谌可以说是卯足了劲要娶到风姿,动作频频。有些花招很老,但是胜在管用不是。直接攻克简亲王这个难关自然是不行的,但是可以先把外围攻克了啊。这个工作自他爹来了以后就开展,现在时机也快成熟了。

    这段子,宁府的人那是哪一个都忙碌非常。

    宁老爹自然是去攀结亲贵,要找个够分量的人帮忙保媒可不容易。这人的地位至少也不能低于简亲王,最好还能压一头,这样简亲王顾着着保媒人的脸面,也不会轻易拒绝,好歹也会斟酌一二,着就有了希望了。

    京城中权贵虽多,但要够得上他这个标准的还真是屈指可数。宁老爹好歹还有几个故交,由着他们牵线,又认识了更多的权贵,在与他们的往来中也接受了很多有用的信息,知道那些人是和简亲王是真正关系紧密的,哪些认识与简亲王府貌和心不合的。最后把保媒人选定在荣亲王上。

    荣亲王与简亲王同是亲王,无论尊卑;但是,从辈分上来说,荣亲王是简亲王的堂叔,是皇帝的堂兄,便是皇帝也要敬他一二分,简亲王对他自然是执子侄之礼。

    简亲王府和荣亲王府之间又向来没有什么过节,由荣亲王去说媒,自然再好不过了。更有幸的是,宁老爹和荣亲王之间还有旧,虽然说不是很熟络的关系,但好歹不是素不相识,还能说得上话。

    为了请荣亲王保媒,宁老爹当然也是花了血本。在宁谌周密的报网帮助下,费尽心思打听他的喜好,想法设法投其所好,渐渐地加深两人的交,再渐渐地透露出口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某一酒后,荣亲王拍着桌子应下了这事。

    当然,在其他上的功夫也不白费,至少把宁谌对曼郡主志在必得的心思宣扬得人尽皆知,向来除了不知道宁谌此人的品或者是为了能够不顾一切的冒失鬼,没有人再敢打曼郡主的主意。这就等于给风姿贴上了宁谌的标签,断了后路。

    大老爷们这边有宁老爹搞定,宁谌他娘自然是去进行夫人外交。

    宁谌的娘为了儿子的终大事,也为了自己能够早抱到乖孙子,也是每里连懒觉也不睡了,起早贪黑奔走于各家京城贵妇人之间,与每个贵夫人打好关系。

    她是宁谌的娘,也没有谁敢冷落了她,再加上她本是大家出,过的又是养尊处优的生活,贵夫人之间的话题,没有她接不上的,她又是惯会做人的,相貌又生得极好,不管是年纪一大把的老夫人还是正值芳龄的千金小姐,都乐意与她说话。为儿子在那些夫人面前争取了许多印象分,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有才有貌有钱有权有品味有又懂得孝顺父母,待人友善,做事认真,温和的大好青年形象,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太阳级别的未婚男子,对曼郡主还一往深,矢志不渝,得死去活来,足可写成好几卷的传奇,令贵夫人们深表羡慕,愤愤决定一定要支持这对难得的鸳鸯。

    当然,这只是谌秋若顺意而为,她的主要目标还是简亲王妃,毕竟,不管什么风,总没有枕边风好用。于是,如果有心人留意一下就可以发现,只要哪里有简亲王妃的影,哪里就会瞧见谌秋若。

    谌秋若那么明显的意思,哪怕简亲王妃想装傻,那也是装不起来了。再说,谌秋若的那些旁敲侧击地抬高自己儿子形象的话,对简亲王妃也逐渐产生了影响,让她渐渐觉得这宁大人也是个不错的人。

    更何况简亲王妃也在为自家小姑子的婚事发愁呢,眼瞧着风姿年纪越来越大,婚事却一直没成功,她这个做皇嫂的,也开始着急了。想起简亲王某里居然叹着气跟她说,是不是因为他对风姿的事干涉太多,而导致风姿的亲事一直不成。

    想起自家相公自责的神,简亲王妃倒也不愿再端起架子了。对于那些夫人的话便更能听进去了,渐渐地便觉得宁谌其实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而且听宁夫人的口气,风姿与她家儿子在私下里已经看对眼了,只是碍于简亲王不松口,宁家这才迟迟没有去简亲王府提亲。

    简亲王妃觉得不能由着王爷的脾气,无端地坏了这么好亲事,毕竟宁谌其人,她也见过几面,听过不少,除了以前风评差些,没有什么不好的,现在风评也好了,还有什么理由把这么个人往外推呢?便有些语义模糊地应了谌秋若的意思。

    后来简亲王妃又因着自己在荣亲王府亲眼所见的那幕场景和简亲王描述的一切,更觉得她家小姑子和宁大人的事是实实的了,因此当晚简亲王提起时便站在宁谌那边,为他说话了。

    听着简亲王的意思,他也不再像以往那么坚决反对了,王妃便很快就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谌秋若,这无疑又给宁谌吃了颗定心丸。

    当然,我们的宰相大人宁谌也没干坐着,赶紧的就去向皇帝求旨赐婚了。

    皇帝看着表诚恳的宁谌,却怎么也不愿松口,沉吟许久才道:“这件事关系到风姿的终,朕得好好考虑考虑。”心中却想着:好像不久前朕的提议还被否决来着,怎么这么快就来求朕了?

    “还请皇上成全!”宁谌恭恭敬敬地叩头。

    他早就料到皇上必定会为难他,所以把姿态放得低低的。

    宁谌向来在皇帝面前都是随随便便的,难得几次恭敬,这让皇帝心十分得好。不过他难得见宁谌服软,怎么能轻易放过呢,自然要折腾他一阵的。

    皇帝这么一想,到口边的话已经转了弯,“宁卿啊,你也知道,上一次朕过于草率,结果让风姿吃了大亏,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轻易应了。卿的为人朕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朕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次一定得让风姿的亲事顺顺当当的,再出一次错,朕也无颜面对他们兄妹了!”

    虽然这宁谌现在看来对风姿丫头一往深的样子,但他家那个侄女的品天真,如果真的和这宁谌凑一块儿,还是有点悬啊!嗯,还得好好折腾折腾他,叫他知道得来不易,也就会更珍视些,还得叫他知道觊觎的人很多,才能让他更小心些。

    宁谌明智皇帝是故意为难,也是无法,只能反复地承诺:“皇上放心,臣与郡主是两相悦,而且份地位什么的都很匹配,臣也叫人合过八字,也去求过签,无一不吉利。臣的爹娘对郡主也很喜欢,如能蒙皇上恩准让郡主下嫁臣家,一定能顺顺当当的。臣与郡主携手连理,共期白头,此不变!”

    “卿的这番话真叫人感动,”皇帝仿佛被感动了,口气也松泛了,“这么说,朕就……”看着宁谌抬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皇帝却话锋一转,语气无奈地叹息道,“朕还是不能答应啊!”

    宁谌刚被吊在半空的心,一下被摔到了地上,那表真是有苦说不出。

    皇帝见他言又止的样子,道:“怎么,宁卿这是在怪我不通理吗?”

    “皇上……臣怎么会怪罪您呢!”

    “既然不怪罪,那你和小倪就退下吧,朕今天也乏了,想去休息了。”说完,皇帝还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不带这么玩我的啊!宁谌在心中大喊,哭笑不得地看着皇帝:“皇上……”

    “宁卿还有什么话说?”皇帝一副看戏的样子。

    宁谌想了想,罢了,皇上面前还怕演戏么?被皇上打趣也是一种荣幸啊。

    再说,这辈子也仅此一次了吧。

    宁谌心理建设完毕,才抬起头,学着那些老大臣苦谏皇帝时的表,忧郁中带点绝望,又不甘心放弃的样子,怅惘地道:“皇上,您不是一直在为臣的亲事发愁么,如今,臣好不容易看对眼一个……”话里未尽的意思当然是,这一次他看对眼了,皇帝当然是该帮忙下个旨之类的了,好歹也要让这亲事顺利进行才成啊!

    皇帝抿一口茶,睇了一眼侍坐在一边的平川王倪放:“小倪,你说朕该不该答应宁卿的请求呢?”

    “啊,这……”被皇帝强行拉来看戏的倪放无辜地看了一眼宁谌,在心中抱怨皇帝,这事儿怎么能问他呢,这不是叫他得罪人吗?

    他早听说了,这里头最大的问题不是简亲王不同意这么亲事吗?

    叫他表态的话,不答应,那就得罪了眼前的宁谌,不定他后怎么打击报复呢。答应的话,又得罪了简亲王,人家虽然君子点,但谁不知道他妹子是他的逆鳞?这两个他哪个都惹不起啊,皇上这不给他找事吗?

    倪放眼见宁谌眼巴巴地看着他,仿佛把他看做是决定他命运的人,心中就越发惶恐了:“依臣之见,皇上不如把曼郡主叫来问一问,毕竟着是她要嫁的人,总要听听他的意见。”除了“推”字诀,倪放还真想不出其他办法。

    皇帝一脸赞同地点点头:“小倪的建议很对,这事还真得问问风姿。不过,上次朕问的时候,风姿好像拒绝了啊?”偏脸对着倪放微微一笑:反应快啊,转眼就把麻烦给推了。倪放迎着他的笑容露出个苦笑和求饶的表:皇上,别害我啊,我可怕得罪了人啊!

    皇帝摇摇头,在心中感慨一声不经吓啊不经吓,放过他了。

    宁谌见皇帝拿那天的话说事,便知皇帝不满他当初没应,这次便不肯给个痛快了,心中抱屈:那也不是没办法嘛不是,他也想顺水推舟应下来啊,可是那时机不对啊。那时候风姿还一心想着不能和你抢啊,宁谌心中郁闷地喊冤,脸上却仍装模作样:“那时郡主害羞,皇上不妨私底下悄悄问她,若郡主说个不字,臣便死心了。”

    被宁谌堵上这么一句,这戏仅凭他们三个是唱不下去了。

    皇帝看着面前的两人微微一笑,朝门口的方向扬声道:“来人呀,传旨,宣简亲王、曼郡主进宫!”

    皇帝做事倒也雷厉风行,马上就应了宁谌的请求。

    只要这人多了,这戏也便精彩了呀!

    宁谌嘴角的笑容微僵,这皇帝真的是存心要看他出丑啊!他叫风姿一个人来还罢了,居然还叫简亲王一起来。

    宁谌此刻却对皇帝的行为非常不耻,可是人家是皇帝啊,他这个做人臣子的只有应是的份哪敢再有什么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