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求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名书    出了宁府府门,才发现并没什么简亲王府车子,风姿不由疑惑地看向宁谌。

    宁谌苦笑道:“我在门外正好听到几句你和我娘对话,所以才出此下策,还请郡主恕罪!我娘话,郡主别放在心上,她也是为我亲事急。”

    “我知道,我没有怪宁夫人意思。”风姿惭愧地道,“只是我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宁大人你以前帮了我那么多,可是眼下看你这么烦恼,我却一点忙办法也没,说来真是惭愧。”

    “郡主这话就见外了。”宁谌见风姿低着头,一副歉疚模样,眯了眯眼,语调缓缓,“其实,郡主倒是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难题呢!”

    风姿刚才一直低着头,根本就没看见宁谌那一脸算计,听见宁谌说自己可以帮上忙,顿时眼前一亮,抬起头高兴地拉着宁谌衣袖道:“宁大人说可是真?要是我能帮上忙,我一定帮。”那语气诚挚地就差拍脯保证,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只要你宁大人一声吩咐,我一定帮忙。

    宁谌眼神飘过那拉着自己衣袖小手,也不去提醒她此时举动不合时宜,看着那张真挚小脸,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只是一脸为难摇了摇头:“其实这事还是有些强人所难,我看还是算了罢。”

    风姿见宁谌言又止,却不肯就这么罢休,宁大人过去帮了她这么多,如今自己可以帮到他,那当然是义不容辞。现在宁大人不肯说,那也是跟自己客气:“宁大人你倒是说啊,如果是我力所能及事,只要宁大人你开口。”

    “其实,也就是刚才皇上说,如果你能够嫁给我话……”宁谌见风姿张口结舌地看着他,便不再说下去了。

    风姿也听懂了宁谌意思,结结巴巴,连话也说不利索了,用手指了指自己鼻子,又指了指宁谌,不敢置信道:“你是说,我们两个凑成对儿?”

    “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郡主你也知道,现在我根本不可能和别人成亲,可是让父母伤心又实在不是为人子女所当作。所以我也想过找人假成亲,可别姑娘……一来我实在接受不了,二来也怕那姑娘保守不了秘密,叫我爹娘知道,反而更让他们伤心。”

    “宁大人考虑得真周全呢。”

    确,宁大人这种况,只能想这样主意了。自己要不要帮这个忙呢?

    “郡主只当言真没说吧,这不过是言真一点糊涂念头,郡主别放在心上。”

    “宁大人,我又没说不帮。”风姿看到宁谌一脸忧伤,哪里还能拒绝,“这点小事都不帮忙,那也太不够朋友了。”

    宁谌一脸惊喜,又黯然:“可是郡主,这毕竟关乎郡主名节,你若嫁了我,可就……”可就跑不掉了!

    “没什么!这些都是外物!真正喜欢我人才不会因为我嫁过人就不喜欢我了。”风姿脑子一转,越想越觉得帮宁谌是帮人帮己,“宁大人,我有一个主意,你听一听,你看可好?”

    风姿兴致勃勃地把自己意见说完,笑眯眯地看着宁谌:“是不是顶好主意?这可叫两全其美了!”

    宁谌听了她打算,几乎气炸肺,忍不住在心中爆粗口:好,好个!这种狗屎主意也就只有眼前这个小白痴才想得出来了!

    风姿意思是自己反正因为流言关系,短时间内是嫁不出去了,还不如给宁谌打掩护成全他们地下

    再说一而再地遇人不淑,让风姿对男人这种生物实在有点排斥,觉得天底下男人大多都是为名为利不择手段,像书上那般把女孩子捧在手心,遇到任何困难都不离不弃,死生相随好男子实在少有。她觉得自己反正很难觅得称心如意郎君,还不如行一善,帮一下皇叔和宁大人这对苦命鸳鸳。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么做极好,并且很快完善了具体计策。

    在人后,就相敬如宾,各过各生活,在人前,她和宁大人假扮恩非常夫妻。这样过几年,等她找到真,隐退时候,也可一让宁谌留下一个深不悔形象,这样就没人怀疑他和皇帝关系了。

    这样话,怎么不叫宁谌越听脸色越青?偏风姿沉浸在自己思绪中,根本没注意宁谌难看脸色,反而火上浇油地用梦幻般地口气道:“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不因为我年龄,我份,我过去而纯粹地喜欢我,我就算为他抛弃一切也是甘愿。到时候,我和宁大人都能得到幸福,那多好啊。”

    “郡主主意确很妙。”宁谌在心中说了一百遍“和白痴计较不值当”,才平息了心神,“难为郡主想得周全,如此,言真倒无后顾之忧了。”

    等娶你过门,再慢慢收拾你。现在还没嫁过来呢,就想红杏出墙了,也不看看,是谁筑墙,是那么好出?

    风姿为自己这个主意很是自得:“那就这么说定了,其他细节以后再和宁大人慢慢商议。”

    嗯,她都已经为宁谌铺好路了,几年后,她“病死”,宁大人“伤心绝”,发誓永不再娶,这样,其他人也就不会再他了,王兄跟他关系也一定能好起来……嗯,还有什么遗漏呢?啊,对了,还有子嗣呢,宁夫人想抱孙子呢。

    风姿忙把这个问题拿出来问宁谌。

    宁谌心道:你还能意识到这个啊,真难为你了。脸上却顺着做出苦恼神色来:“是啊,这子嗣确是个问题……”确是个大问题啊,不知道这白痴生出来会不会又是个小白痴,那到时干脆一点掐死算了,免得多一个头痛。

    “也没其他办法了,要么宁大人勉强生一个?”郡主脸红红地道。

    宁谌瞪着她:他生一个,这样话也能说得出来?

    “啊,我意思是,宁大人和其他姑娘……”风姿见他误会了,忙小声解释。

    “如果我能和其他姑娘……那也就不必要郡主了。”宁谌语气平静,心中却恶狠狠地道:这时候还想把我往外推,窗子都没有!

    “这也是啊。”风姿只当他不喜欢女子,“那就只能领养一个了。每年都会有许多孤儿产生,我们如能收养一二,也是做一件好事了。”唉,说到生孩子真不好意思啊。

    除了“我们”两字,风姿话,没一句让宁谌痛快:“郡主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到时候走一步算一步吧。”

    “嗯,也是,这是以后才需要心。”风姿觉得还是有什么她没想到,不由低头苦思。

    “好了,我还是先送郡主回去吧,其他事以后慢慢说就好了。”宁谌怕再被风姿说下去他要发疯,忙叫过远远站着几个仆人把车赶过来,扶着风姿上车,自己坐在车外,叫车夫立即起行去简亲王府。

    风姿听到“简亲王府”几字,却想到了,忙挑起帘子,凑进宁谌低声道:“宁大人,还有我王兄呢,这事儿没有王兄同意,也是不成啊。王兄对宁大人误会颇深,只怕事没那么顺畅啊。”

    “王爷事就交给我解决,我会设法让王爷同意这门亲事。”宁谌当心她摔出来,忙扶着她,叫她坐回车里去,“郡主既然应了言真求亲,那么这些事都交给言真处理就好,郡主只管安心当新娘就可以了。”

    “哦。”宁大人办事,当然可以放心,只是,宁大人语气有点怪怪,好像,好像她们这桩亲事是真一样。

    “郡主与其心这些,不如,”宁谌唇,极近极近地在风姿耳边,声音轻柔,“好好想想我们如何培养培养感,‘假装’恩。”说罢,就把风姿推进车里。

    罢了,假戏,也能真做,他宁谌,可还没被什么难倒过。

    车中风姿被这最后一下弄得有些心慌意乱:宁大人唇好像亲到她耳朵了。

    她捧着脸,抚着那只耳朵,有些出神起来。

    这宁大人好像有些太……太轻浮了,人家,人家毕竟是女孩子啊,虽然你没别意思,也要注意点呀,要是,要是,不小心喜欢上他……啊呀,千万千万记着不能被宁大人美色所迷啊。以后还是要恰当距离才好。

    于是,在简亲王府门前,刚回府简亲王与送着个脸红红风姿回来宁谌,正好狭路相逢了。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