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宁谌的爹来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宁谌爹宁严寒,年轻时期那也是一风度翩翩浊世佳公子——用谌秋若话说,长得还是颇有几分姿色,可惜出差了那么点。

    以谌秋若官宦人家出,再加上她美貌,要找个比他好,那是简单一事儿。若不是她爹爹被官场黑暗打击得死了心,谌秋若不定成为哪家王侯夫人了。

    当初谌老爹看中宁严寒,第一就是他不是官场中人;二是人看着本分可靠赚钱又是一把好手——这宁严寒早年就去了双亲,弱冠稚龄就挑起宁府所有生意,不但没把生意给弄垮,那钱倒是越赚越多,生意规模那也是越来越大,是个有出息;三是宁严寒家中无父无母,女儿嫁过去不用侍奉公婆,只要伺候好相公一人就行,省了许多婆媳矛盾之类事……经过种种考量,宁严寒雀屏中选,成为了曾经京城第一美人谌秋若相公。

    宁严寒和谌秋若婚事,算起来还是宁严寒高攀了,再加上宁严寒妻甚犊,在宁府坐第一把交椅,说话最有份量,当属宁谌老娘,谌秋若是也。

    不过成亲三十年,宁严寒也觉自己这些年来过有些窝囊了,在一路上就想着定要给妻子一点颜色瞧瞧,不然整里胡闹,简直就是不把他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

    这样想着,宁大老爷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踏进了儿子家大门。

    进了宁府,刚想发发威,便见妻子一脸欢喜地迎上来,嘘寒问暖,殷勤备至,指挥着下人替他整理行囊,又说已经替他把洗澡水准备好了,推他去洗沐。宁严寒看到妻子笑脸,哪还记得要发威,脸上神都换回了妻奴模样。

    等到洗完了澡,谌秋若还打发了丫鬟,自己亲自上阵给宁严寒捏肩捶背,做那叫一个周到,宁严寒便晕晕乎乎了,两夫妻亲亲地说了许多私房话,一起把儿子给抛在脑后了。

    于是,宁严寒一路上想要“重振夫纲”事宜早不知被抛在哪个角落了。

    第二,宁谌来给他俩请安,谌秋若神色自如地和儿子说话,倒是宁严寒有些儿不自在。毕竟年纪一大把了,还和老妻粘粘糊糊,甚至把儿子给忘了,叫他这做老子在儿子面前总不太好意思。于是便一直板着张脸,装严肃,装正经,装端庄。

    宁谌本就是个鬼灵精,极小时候就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去打扰父母恩,如今更是有数。念着还有仰仗他老爹地方,昨儿便不去打搅他们两夫妻“久别重逢”了,今也没打趣他老爹老娘,只是含义不明地朝他老爹笑了一笑,叫他老爹臊得慌。

    等儿子上朝去了,宁严寒才感觉脸上温度降下来,看着边笑得跟儿子一样妻子,很是不高兴地道:“我看儿子什么事也没有,就你一惊一乍,死活要来看他。现在人你也看到了,在京里也有一段时了,也该是时候和我回去了吧?”还是不跟儿子在一起自在啊。

    “什么一段时啊,十天还没到了。”谌秋若哪里肯回去,“再说,我来京城最大目就是要给儿子娶门亲呢,这事儿不了结,我才不回去。”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给他那么多心做什么,有时间多关照关照你相公我,”宁严寒很是吃味,“你儿子鬼灵精,要娶亲自己便会办去。”

    “正是儿子办不了,要仰仗你这做老子呢。”谌秋若忙把他抬得高高。

    宁严寒一直被妻子温柔压一头,有了儿子以后,又被儿子狡黠压一头,一直憋屈得很,难得儿子憋屈一回,心里免不了高兴,脸上却是一脸死板板,“仰仗我做什么,他自个能耐着呢。再说他又不是个小孩子了,我才不来给他这个心,你也别管他。”叫他吃点苦头才好呢。

    谌秋若与他多年夫妻,哪有不知道他心思,便道:“他娶不上媳妇不要紧,可我抱不上孙儿可要与你急。相公,你可想想,别人家像咱们这个岁数老人,连孙子都娶了媳妇生了娃了,可咱们家连孙儿还不知在哪儿呢。我真怕这辈子连孙子都抱不到。”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