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透风的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果然,他预感是准确。

    惠郡王看着眼前乱局头痛着。

    他回想着事发生经过。

    他记得和宁大人别后,酒劲就上来了,晕晕乎乎地也不知道是谁扶着他去休息。醒来后就感觉边有人,迷迷糊糊地张开眼一看,还是个美人儿。这软玉温香,惠郡王还以为自己还在那个美姬上,本来还想顺水推舟地温存一番,手刚伸过去,就听到耳边响起一声尖叫,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踢下了,顿时清醒了。

    惠郡王本想为自己狼狈讨个公道,好好发作一番,看是哪个小蹄子不长眼,生了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将一位堂堂王爷给踢下来。定睛一看,这一看不得了,惠郡王内心也在尖叫了。他还道是谁,这不是宁丞相未婚妻,那位蒙疆乌云娜公主么?

    惠郡王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那边厢乌云娜拥着被子坐在里侧一边哭一边骂:“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居然敢毁了本公主清白,看本公主不把你大卸八块……不对,本公主一定要把你给阉了,看你以后还怎么残害郎家妇女,呜呜……这下完了,我这样怎么可能嫁给宁大人啊,宁大人他一定会嫌弃我了……”顺手还抄起旁边够得到东西就扔。

    惠郡王一边辞不达意地安慰解释说自己是喝醉了,什么事也没发生,也不会有人知道;一边手忙脚乱躲避着飞来“暗器”,在心内腹诽:就算没有这事儿,宁大人还不是嫌弃你吗?到底是蛮夷之地公主啊,看长相是漂亮,可这泼妇一样言行真是让人不敢恭维,难怪宁大人躲她躲那么快。一般女孩子遇到这样事不是只会缩在一边哭么?(惠郡王,不地道了啊,遇到这样事还不许人家发脾气吗?)

    只是他为何会一大早醒来就和这公主躺在一块儿了呢?他记得是宁大人让他到内宅来看看这乌云娜有没有闯祸。这祸事倒是闯出了一桩,可怎么这么倒霉,发生在自己上呢?他确信,他与这乌云娜之间,肯定没发生什么,毕竟两人衣衫还算完整,只是脱了外袍,只着了中衣。

    只是对于女孩子来说,只穿了中衣和一个男人躺一个被窝,那还有什么清白可言。就算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那也是没人相信。

    惠郡王想到消息传出后,自己就得娶这个刁蛮公主了,就一阵阵头痛。

    好容易,乌云娜公主终于静下来了。两人剑拔弩张地商议了一通,一致决定不声张此事:惠郡王还想着娶一位温柔贤淑名门闺秀呢,乌云娜还想着要嫁宁大人呢。两人统一好口径后,乌云娜就乔装改扮偷偷从后门溜走了。

    然而想象是美好现实是残酷,但是再怎么偷偷,再怎么隐瞒,也已经于事无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昨诗会,作为主持者惠郡王“去看因为弄脏衣服到内宅更衣”公主,直到诗会结束都没出现,这怎么可能没有流言传出。何况现场还有一个惯会“引导”人展开联想宁谌。于是第二天,满内城都传遍了乌云娜公主移别恋、惠郡王横刀夺、宁大人黯然神伤各种版本,每个版本都是言之凿凿,仿佛自己亲眼目睹了所有事发生。

    而博格王子焦急寻找“失踪”妹妹消息,更验证了人们所想。于是流言更猛烈了,都传说某王爷对异族公主一见倾心,在诗会上做了什么手脚,使得公主留宿,造成既成事实。更有人信誓旦旦说他亲眼看见乌云娜公主从某王府躲躲闪闪地离开。

    就算是听到流言惠郡王和乌云娜公主极力解释,也没人相信。这惠郡王品行大家都是知道,虽不算大大恶,可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谁会相信两人在内宅那一晚什么事都没有啊。

    于是事很快引起了皇帝过问——毕竟听到流言传播流言可不是市井小民啊。皇帝把相关人士都召集起来,一一询问。

    期间,乌云娜公主坚持自己和惠郡王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喜欢是宁大人,一定要嫁给宁谌。

    博格在心中狠狠地骂了一通妹妹不懂事,只说任凭皇帝做主。

    宁谌在一边装委屈装可怜,暗示皇帝自己若娶了公主进门,要被所有人耻笑他头戴绿帽,那他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又宣称了一通对曼郡主深不悔。

    简亲王也入得宫来,在皇帝面前告了乌云娜公主一状,说了风姿被暗算事。听说了乌云娜公主和惠郡王之间传闻后,倒是劝谏皇帝不能依了乌云娜公主所请,让她下嫁宁谌,而是应该让她和惠郡王成婚。这让宁谌感激不尽。不过人间简亲王根本不屑宁谌感激,下一句就让宁谌郁闷:简亲王同时请求皇帝赐婚,让曼郡主和状元傅昕翰结成连理。

    对于其实是最无辜不过惠郡王,却是最倒霉一个,皇帝把他狠狠地训斥了一通:什么办事不周啊,思虑不全啊等等,理由是一个一个。

    最后,经过与博格王子商议决定,乌云娜公主下嫁惠郡王,子定在三月——皇帝不太信“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句话,怕闹出“人命”,到时候新娘子着大肚子上花轿就不好了。同时曼郡主指婚给状元傅昕翰,婚期等办完了乌云娜公主婚事后再定。

    博格对此毫无异议,妹妹所作所为让他没脸再向皇帝要求把曼郡主赐婚给自己,只好对简亲王说声恭喜了。对于皇帝所说从皇亲戚中另选温良女子认作公主嫁给他提议,也无可无不可应了。

    乌云娜对此自然是强烈抗议,可博格把她拉到一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蒙语,终于让她心不甘不愿答应了。宁谌很遗憾自己蒙语水平不够,只听得懂极少几个词。不过猜也猜得出来,不外乎叫乌云娜以大局为重,不能触怒中原皇帝之类。

    不管怎么样,宁谌对这个结局大体还是满意,除了碍手碍脚傅昕翰。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