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花开落谁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开举办科举,傅昕翰终于不负自己十来年的寒窗苦读,考上了头名状元。

    傅昕翰的策论答的好,字也写的好,颇得主考官的赏识,兼且他长得眉清目秀的,年龄也相当,一时间竟成了京城许多待字闺中的名门千金小姐托付终的最佳新郎人选。甚至,还有将他与曾经的状元郎章怀远相提并论。

    大家开始猜测,这一次崔婉宜小姐会不会转移方向,将选亲的目标投向这位傅公子;而已经退婚两次的简亲王府的曼郡主,这一次会不会又像上次一样冒出来,将这位傅公子选为郡马人选。

    让人们失望的是,这一次并没有出现两女争一夫的形。

    倒是有传闻说,崔家的婉宜小姐居然离家出走了,崔家虽然将消息瞒得好好的,说婉宜小姐只是病了,养在家中,但是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些流言,有说崔小姐和郎私奔了,有说崔小姐被江湖人士给劫持了,也有人说崔小姐因不满家中长辈为其安排的亲事,一人南下去投奔了昔的状元郎章怀远了。

    无论这些传言是真是假,对于一个世家小姐来说,她的名声算是毁了。

    风姿对傅昕翰一直很关注,即使是在那几府里出事的时候,也不忘托人去看他,嘱咐他好好用功;发榜之更叫人一早就去看榜,见傅昕翰榜上有名,便也替他高兴,为他设宴庆贺了一番。

    回到府中,却见简亲王正等着她,说是有话相谈。

    “听说你今为傅状元设宴庆贺?”简亲王开门见山。

    风姿有些不安:“是啊,王兄怎么问这个?”突然想到这个场景和以前的一幕很像,“王兄,我和傅状元没什么的。不过他好歹是我救回来的,总要多关照点,做事要有始有终嘛。”

    简亲王微笑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过随口问问。傅状元人不错,你与他也算有缘,不如找个时间把子定下来好了。”

    “王兄,你说什么?什么子定下来啊?”风姿张口结舌的看着简亲王,无法理解他如此跳跃的思维。

    “当然是你和傅状元的婚期啊。”简亲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傅昕翰考上了状元,简亲王也很高兴。他一直为妹妹和宁谌之间的关系发愁,更担心博格什么时候就硬向皇帝去提亲,因此只想早早把妹妹嫁出去。傅昕翰正撞在这个时机上。

    他本来也对傅昕翰没什么上心的,只盯了他几天,看他对妹妹不会造成什么妨害后就不太关注了。后来见妹妹与他来往见多,便叫人悄悄地在近处观察他的为人。见他虽出寒微,却进退有度,与人交际,也很懂得分寸,虽极用功,也不会轻易推辞其他士子的邀约,在不知道妹妹份的时候,一直怀着敬意,知道份后也没变得谄媚,更没有疏离,一如过去。这一点就让他很有好感,会做人,机灵不迂腐,对于别人的讥诮讽刺不卑不亢,想来如果将来有人说他是靠关系上位,也不会恼怒不平,甚至迁怒边的人。于是便想:如果他和妹妹能成事,妹妹定不会受当初章怀远那样的委屈。

    再想想这傅昕翰相貌也算不错,又有才,虽然出低些,只要能考中,也不算辱没了妹妹。加上这一次软事件中,傅昕翰也算表现不错,对妹妹好像很上心,这就更加坚定了简亲王将傅昕翰培养成未来的妹婿人选。

    简亲王府出事,傅昕翰也是知道的,他早些年吃过很多苦,幸亏这一次上京遇到了贵人,他当然是要好好抓住机会了。像简亲王这样有份地位的人,他们富贵时是不易攀附,如今落魄,他就更应该表忠心,这才能得到简亲王的好感。虽然他能力有限,可也极尽其能做了些事,成功地赢得了简亲王的欣赏。

    简亲王已经打算大力栽培他了,得知他中了状元的消息后,小小地使了点力,就给他安排了一个不太惹眼却很有前途的职位,悄悄地托人关照他,又不动声色送了几个得用的人到他新买的府上听用,作为助力。

    风姿却是满脸惊讶和无奈:“王兄,你说什么啊?我和傅公子的婚期?”什么时候,她的婚事扯上了傅公子了?

    “风姿,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王兄已经替你看过,这傅昕翰人品学问都是不错的,如今又考上了状元,只要将来王兄拉他一把,将来的前途也是不错的。”

    “王兄,我和傅公子之间真的真的没什么,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我对他没那种感。”风姿真是哭无泪了。

    简亲王语重心长:“不是王兄说你,感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现在你的周围没有合适的人选,世家公子也不是没有,但是也没特别出挑拔尖的。这门亲事如果不成,万一那蒙疆的博格再一次向皇上提出和亲的事,王兄就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了。现下,你要是答应了,那么至少,你不用嫁得那么远了。”

    简亲王说的句句入入理,风姿顿时不知道如何去反驳王兄的这一番苦心。

    她与傅昕翰之间只能算是颇为谈得来的朋友,与他在一起的感觉也很轻松惬意,但是要说谈婚论嫁的感,她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自从章怀远那件事以后,她就对感的事看得淡了,也没想起过要为自己的终大事打算。

    王兄现在提起,又说到与蒙疆和亲的那件事,想到自己的婚姻可能被皇上当作政治筹码拿去交易,她就开始害怕起来,也开始考虑起与傅昕翰的婚事。

    简亲王见风姿默不作声,知道她已经在衡量利弊了,并也不催促她,只是拍着她的肩膀,道:“不要怪王兄你太紧,如果你心中没合意的人选,那你就好好考虑一下这门亲事。王兄也仔细观察过了,傅状元应该是喜欢你的。”

    傅昕翰喜欢她?

    风姿想了想,的确,一直以来,傅公子照顾她的,也很留心她的喜好和心,总是很体贴,他的确是一个好人,可是,她从来没有往这个方面想过。

    简亲王叹了口气:“你好好想想吧,我等你的答复。”

    风姿默默点了点头,目送简亲王出了她的房间。

    前脚简亲王刚离开,后脚风姿就开始打点行装,拿了一些碎银子,扮了男装,一个人从后门偷溜出了王府。

    现在她也是六神无主了,直觉地就想找个人商量一下,这事到底该如何。

    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韩素影了,她是个有主意的,说不定她有办法解决。她现在是既不想嫁给傅昕翰,也不想去蒙疆和亲。于是风姿在府外雇了马车,去了韩府,谁想韩素影居然和未婚夫去了京郊的别庄,离这里距离很远,往返需一的时间。

    无奈,风姿只得打道回府。行了一会儿,忽然想到宁谌,那人虽然有些小心眼,但是却很聪明,好像无论什么样的难事在他的那儿都很容易解决,要不她去找他商量一下?只是,他毕竟是男子,这种事她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风姿越想越觉得头大,索吩咐了马车,先去宁府看看再说。宁大人出狱之后,她就没去看过他了,正好今天出府了,她就去探望一下。

    风姿特意去了店铺里买了一些礼物点心,然后吩咐车夫去了宁府。

    风姿到了宁府,没想到宁府今闹的很,张灯结彩的,就连府外也夸张地挂上了大红灯笼,要不是大门口的匾上写着“宁府”二字,风姿还以为自己走错了人家了。

    见门口大开着,也没人在府外守着,风姿就自己走了进去,没想到却看到一副忙碌的景象,每个人人都忙忙碌碌的,搬桌子的,拿椅子的,摆盆景的……人人手上都有事在忙活,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似的。

    宁谌府上能有什么喜事?如果是为宁大人出狱,好像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吧?

    风姿眉头一拧,想到上次在牢房自己时,乌云娜对宁谌说的那番话,难道说宁大人这次如此顺利被放出来,是因为宁大人和乌云娜做了什么交易?现在,宁大人真的要娶那个乌云娜公主了吗?

    风姿想到宁谌为了自己的命,答应了与乌云娜的婚事,心口有些堵堵的。再想到王兄替她安排的婚事,她顿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他们两个,还真是患难之交啊,就连被婚也是同时遇上。想到此时,宁大人可能也正烦恼着,她就有些不想去打扰人家了。

    风姿转刚想转离开,去没想到一名少妇打扮的美貌女子正站在自己面前,上上下下打量自己,风姿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少妇极地上前拉住了她,道:“哎呀,这位姑娘是来找我家馨儿的么?”

    见风姿傻了似的看着自己,少妇忙用帕子捂了口,笑道:“哎呀,瞧我着记差的。不对,不对,这位姑娘是来找我家谌儿的吧,快进来,快进来。”说着,也不等风姿答话,就一个劲儿地拉人家进了招待客人的厅内,忙忙地招呼丫鬟上茶点。

    风姿一头雾水的看着这美貌少妇,什么馨儿,谌儿的,也不知道这女子是什么份,怎么在宁府一副主子的态度,行事还如此诡异。

    “不知道您是……”

    “我是宁谌的娘亲。”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