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孝亲王入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为朝廷紧张局势担心的人不少,高兴的也不少。

    孝亲王自然是其中最高兴的一个。

    某山间别庄的某间屋内,一白衣的孝亲王一边用干净的手帕擦拭着手中的长剑,一边赞道:“宁谌果然是个人才,短短时内,就走魏王,软了昭旦(简亲王名昭旦),一下子就解决了两个大障碍,剩下的韩闵刘之辈,不过外臣,也不必急着处置,如果事顺利,我以后还可以用他们一用呢。”

    夏仲盛对宁谌的手段是很佩服,可是见主子这么夸奖他,顿时生出了不满之心来:“可是,他却把王益给卖了,还好没让姓韩的抓到把柄,不然,事就要糟了。小人倒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孝亲王瞟了夏仲盛一眼,拿着那把寒光森森的剑朝着他的方向比划了一下,站在近处的夏仲盛倒是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惹王爷生气。孝亲王却没说什么,只是收回剑,对着剑呵了口气,继续用布巾擦拭,微眯了眯眼,语气不冷不道:“过程如何不重要,我只看结果,不管怎么说,这事他处理得很漂亮,把我们做的所有的事都栽到了昭旦上,让一切都显得很真实。皇上现在虽然仅仅是软了他,但他已经算是完了,失去皇帝的信任,他最多只能做个闲散王爷,略有些动静,就要被问罪,还能和我一较长短么?”

    “主上说的是,是小的多疑了。”

    “疑心是应该有的,嫉妒心就免了。”孝亲王还是要敲打敲打他,“你看人家,虽说出卖了王益,也是为大局考虑,而且也很细致地为我们想到了应对之策,第一时间抓住了王益的弱点,让他心甘愿的冒死,整件事看着虽险了些,却已经全盘考虑好了,你啊,就欠缺着点,若你能有他这般的谋算之力,我还何必用他!”

    “主上责备的是。”夏仲盛再怎么不满,也不敢再说什么,谁叫自己不如人呢。

    孝亲王怕寒了他的心,又温言道:“但不管怎么说,宁谌只是枚棋子,本王最信赖仰仗的还是你。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由姓宁的帮你做了,以后你上什么事也没有,不是更干净?至于王益,你吩咐下去以后好好照顾他的家人就是了。”

    虽然起初他也怀疑过宁谌,但现在却是相信宁谌是忠心为他办事的。不管缘由是什么,只要现在宁谌跟他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牺牲一个王益算什么?只要能登上那个宝座,无论是谁,他都可以放弃,何况是一个不太重要的王益。只是这些话,就不能和个谋臣说了。

    夏仲盛见主子无意追究宁谌,心里有些警惕,他可是万分不愿将来自己第一谋士的地位被宁谌取代了。依主子现在对宁谌的看中,说不定将来会没有他的位置了。不过,一想到宁谌现在被当今皇上打进了天牢,想来主子也只会将他当作弃子了吧!

    “如今宁谌把自己也弄进了大狱,他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用处了,不如我们就这样让他在天牢自生自灭算了。”夏仲盛提议道,这样一来,既解决了王爷的隐患,也解决了一个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真是一举两得!

    孝亲王拿着长剑,翻来覆去地看了看,那剑上折出他眼里的冷光:“现在这人还有些用处,我们自然要设法搭救出来,别说其他的,若他反咬一口,可就糟糕了。他可不是王益,什么都拿捏在我们手里,而且他又一向诡计多端。”

    夏仲盛知道主子另有打算,但还是不放心道:“只是小人总觉得这姓宁的不是个好掌控的人,主上还是要防着他点好。他能对当今的皇帝如此不忠,难保他到时候不会被别的人再次收买。”

    孝亲王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此人后自然要处置。只不过,眼下还要用的到他,我还要用他为我做一件大事”

    夏仲盛道:“主上之意是?”

    “他不是天子近臣吗?接近皇帝的机会一定很多,皇帝现在经常病着,什么时候驾崩也不奇怪吧?

    “主子这招,真是妙极妙极!”夏仲盛恍然大悟,立即赞道。

    不过如何救宁谌,却让他们着实费了一番思量。

    仔细地研究了下面的人送上来的报,夏仲盛有了主意。

    那个郡主就算了,现在的宁谌还是少和简亲王府扯上关系比较好。至于以后嘛,当然是没关系也要弄出点关系来,到时正好让简亲王府和宁谌做皇帝驾崩的替罪羊。而那位蒙疆的乌云娜公主,仔细计较起来,却是最好的人选了。

    夏仲盛仔细的推演了一遍后,又向孝亲王汇报了这个计划,得到了主子的应,这计划便开始实施了。

    一向对宁谌有意见的大臣们正想趁着宁谌落难之际大打落水狗,四处奔走搜寻宁谌的罪证,一时之间参劾宁谌的奏章堆成了山,各种实物证据证词什么的也装了几箩筐,人证更是养了一庄子,连“同党”都抓了几十个。信心满满地要趁此机会打倒宁谌,让他没有任何翻的机会,断绝一切生路。

    冷静如韩缜之辈,却没有他们那般乐观,告诫他们莫要太莽撞太轻敌,可是却没人听他的。韩缜便只能摇摇头,祈祷他们下场好一点。

    他才不相信,宁谌能这么容易就被打倒,除非宁谌真的触怒了皇帝,犯下不可饶恕之罪,不然只要当今皇帝在之一,宁谌就不可能一夕而倒。徐徐图谋,培养一个年青俊彦来逐渐取而代之,可能还大一点。这也正是他努力的方向。

    果然,就在证据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准备开始审理的时候,就发生了件大事。

    存放所有案牍证据的屋子居然在某天夜里,突然间起了一场大火,几间屋子都被烧成灰烬,宁谌的罪证什么的,自然就没了。

    有人怀疑是宁谌的党羽为了替宁谌掩盖罪行,所以故意安排人放的火,可是上面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追查出起这桩失火案件,却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结果。

    这纵火案的罪魁祸首居然是颇为勤勉的官员,且还是工部侍郎李大人的侄子。这位李大人与宁谌的恩怨,还要从宁谌举办的夜宴说起,因为一场夜宴,李大人丢了官职,给家族蒙羞,而他这个侄子一直对舅舅敬有加,这一次有了报仇的机会,又岂能错过?

    他为了宁谌的案子很是认真勤勉,不眠不休查阅宗卷到很晚,倦意上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无意间弄翻了烛台,引起了大火,他自己好险没烧死,却已经面目全非,眼也半瞎了,手脚也残了,连皇帝都不忍心再处罚他了。

    没有了物证,人证们也不愿来作证了,“同党们”喊冤的声音更大了。

    而宁谌又极善言辞的,问话时,轻轻易易地就为自己撇干净了所有的罪名。再加上乌云娜去求皇帝,说要宁谌做驸马,皇帝便把宁谌给放出来了,只罚俸三年,官降一品,闭门思过一个月。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