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朋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风姿这时候才有心打量宁谌所处的环境。

    较之其他的囚犯,宁谌的处境是要好了许多。他的囚室在最里侧,三面石墙,一面铁栅栏,牢房虽小,却是单人的,这便多少给了他一个私密的空间,只要不走近他的牢房,就不容易被人看到他在做什么。而且他还有一张铺了白色的单的简单木板,下面垫的是稻草还是棉絮,那就不能确定了。在位较远的位置还放了一个恭桶,用布帘子隔了起来。和其他牢房相比,这间牢房算是十分地干净整洁,而且没什么难闻的气味。

    可是,风姿想到宁谌自己府上的寝房,再想到宁谌平素奢靡的生活,挑剔的生活习惯,讲究的吃食,就免不了为他难受起来。

    可是宁谌这会儿却似乎很安于现状,脸上依旧温柔,语气也很平和。那白色的囚服也被他穿出几分脱俗的味道来——只要忽略那个大大的“囚”字。

    此时的他,依靠在石壁上,慵懒如旧,若不是周的环境,单看他这神,谁会想到这是个命运叵测,生死未知的囚徒?

    风姿一想到王兄眉头深锁在案前作画的样子,顿时有些不明白了。

    明明他和王兄一样受了处罚,而且较之王兄,宁谌的况要更加糟糕一些,可是为何他这样坦然处之呢?

    难道他心底无私,心中笃定自己会无事?

    她现在还不明白,凭皇叔和宁谌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会被关起来呢?

    皇叔下旨将他关在这种地方,他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只是他被关的罪名是什么呢?王兄是因为谋逆,那么宁大人呢?

    “宁大人,你为什么总是这个样子,似乎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就连这一次被皇上关进天牢,你还在这里跟我谈笑自若的,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宁谌微笑地望向她:“郡主何以认为我没有担心呢?只是担心有用么,愁眉苦脸能解决问题吗?与其愁眉苦脸的猜测未知的命运,未还不知道的事担惊受怕,还不如当下开开心心的好,至少我现在没事,不是吗?”

    风姿点了点头,对宁谌又增了几分佩服,宁大人的话很有道理啊。

    人最要紧的就是活在当下,虽然未雨绸缪是必须的,但也不必太过于杞人忧天。

    她一直以为宁大人是个玩世不恭的人,其实想想他是因为没有倚靠,所以才总是把心事埋藏在心里吧?宁大人之前经历的挫折难堪一定很多,可他能够在长久以来都保持着如此乐观的心态是何等难得。

    风姿见宁谌探究地望着发呆的自己,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问道:“宁大人,我今天来看你,其实还有些事想问问你。”

    宁谌眼神温和地看着风姿,侧了侧头,道:“不知郡主想问些什么?”

    “是关于我王兄的事,”风姿有些迟疑地道,眉头也深锁着,“我知道前段时间是你在调查我王兄,现在王兄被指控谋逆,被软在府内,也被皇上解除了一切职权。可是我相信王兄,他一定不可能做这种事,所以,我想问问……”

    “郡主是说言真故意陷害简亲王爷?”宁谌看着风姿,脸上一副受伤的神色,语气也有些委屈,“郡主如此误会我,倒是让我有些伤心了。郡主拿言真当朋友,言真若陷害简亲王爷,岂不是小人行径?郡主你真的觉得言真是这样卑鄙无耻的人吗?”

    其实吧,他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宁谌向来把这类言辞是当称赞来听的,作为一个臣,如果连卑鄙无耻都没叫别人骂一声,那也太失败了。那些“君子”们骂得越难听,给他罗列的罪名越多,越说明他的成功啊。

    “可是……”风姿顿时无措起来,她也不知道怎么问才好了。她回府问王兄事始末,王兄任她软磨硬泡盘敲侧击就是不肯说一句相关的话,只叫她放宽心,什么都别管,在宫里好好呆着。她一头雾水地回简亲王府,很快又一头雾水地被送出简亲王府。倒是在路上还听到了些东西,可那些可靠都太小了,所以,她才想直接来问一下宁大人。

    风姿看着宁谌如此委屈的模样,她又有些不忍了,换了个问题,“那宁大人为什么会被关在这儿?”她本来也决定再也不相信宁大人了的,可是,哪有陷害他人却把自己也陷害进大牢的,所以她才想来再听听宁大人的解释。

    宁谌用很失落的语气道:“皇上给我的罪名是‘风闻言事,构陷亲王;欺君罔上,陷害忠良,骄奢,欺男霸女’还有什么来着……我也没记清。”

    “皇上给你定下的罪名?”风姿惊讶地问,心中很是不平,皇叔怎么如此糊涂,他亲自定下罪名,那不论真假,别人还不可了劲地往宁大人上泼脏水啊?这样无罪也会变有罪的,宁大人还会有翻之时吗?

    “是啊,皇上亲自下的。”宁谌猜到她必有往某个方向想了,虽然心中有火气,面上却越发委屈,“有时候想想,人活得真累。我对皇上之心月可表,可是,却落了个‘欺君’的罪名,想来,是我平行事张狂了些,引得他人嫉恨,在皇上面前进谗言,才落到这个地步。便是简亲王一事,由我审理,我又罪在何处?言真不过是个臣子,只知尽心尽力效忠皇上,效忠朝廷,一切全凭本心,哪敢陷害王爷,离间皇上和亲王下的关系。我本以为郡主是我的知音,却不料郡主也听信旁人言语,如此误解我,我真是……真是……”宁谌越说,表越哀戚。

    “宁大人……我……”风姿心中乱成一团,韩素影和王兄的话不停地出现,他们都说宁大人不值得信赖,简亲王府发生的种种事,也让她很难信任宁大人。

    可是,看宁大人的神,又不像是作伪。她想起韩素影说的,按照韩相国他们的猜测,陷害简亲王的幕后主使才是真正谋逆之人,可是想到宁大人与皇帝那非同寻常的关系,宁大人怎么会背叛皇上呢?

    她的脑海里突然有一个荒唐的念头。

    只是如果往另一个方面想的话,宁谌虽然没有背景,与右丞相韩缜相比,在朝廷内也没有很深的根基,但是有心人想要谋逆的话,拉拢宁谌这个左丞相也不是没有可能呢!况且皇帝如果一直处那个位置的话,宁大人与他是断没有可能在一起白首偕老的。

    可是,如果有人谋逆,将皇上将那个位置上拉下来,那么为开国功臣的宁谌,和作为被推翻政权的皇帝,那份地位是对换了,他们在一起的可能不就是大大的增加了吗?风姿顿时被自己脑子里忽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住了。

    她知道这个想法有多疯狂,但是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倾国容颜的男子,又不确定了,这个人,如果为女子,或许就不用为了跟心的人在一起,如此大费心机了吧?

    正胡思乱想的风姿,又听宁谌道:

    “再说,这案子又不是我一人在查,韩相不是也在查吗?此次简亲王获罪,物证是我交出去的,人证却是韩相国查到的,郡主因为我查案而怀疑我,难道不更应该怀疑韩相吗?他可是私下调查的,我却是奉了皇命的。还有平川王,是他时刻陪伴在皇帝的侧,是他最先提到郡主和我失踪之事,是他宣读的旨意,他是不是更值得怀疑?还有大太监秦安……”宁谌一个个地列举起皇帝边的各色人物。颠倒黑白得如此有事实依据的,也只有他了。

    风姿的心越发混乱了。

    宁大人说的是啊,这样说来的确人人都值得怀疑了。

    宁谌又说到人证的份,更让风姿震惊。

    她沮丧地瘫坐在地上,很是迷茫。不知道自己该信谁信什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宁谌看她心里疲惫的样子,心中不忍,舒缓了语气,温柔地劝诫:“郡主,你不必再心了,事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再说,皇上还是很信赖王爷的。即使人证物证聚在,也没有严加处置,只是软,还让其他大臣继续查探真相,你尽管放宽心吧,这事你还是别牵扯进来为好,不然王爷还要为你心,更无法静下心来设法了。”

    “那么你呢?你怎么办?”风姿担心地看着他,“如果坐实了罪名,你,别说你没活路,便是你的父母宗族也要受牵连,到时即使皇上也没法相救。”她不知怎的又想到宁谌列举的那些人物里,好多都是和皇上比较亲近,言行少拘束的人,某非宁大人是在吃醋么?

    “我的事,郡主更可放心,郡主只管拭目以待,不需几,我就能从这儿出去。我本清白,他们想陷害我,也没那么容易,到时对证起来,我总能为自己洗刷罪名的。”皇上突然拿他问罪下狱,他也疑惑了几,揣测皇帝的心思,料想也能想到几分。

    风姿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稍稍安心了些:“那就好。”

    突然想到刚才她进来时,乌云娜说的那番话。那话里的意思,她是理解的,不就是说,如果宁谌答应娶她这个异国公主,做她的驸马,然后跟她一块儿回草原的话,那么他马上就能被放出来,不用受这牢狱之灾了。

    “其实,刚才乌云娜公主的话我听见了,或许宁大人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乌云娜公主的提议,她说的很对,只要你答应了她,皇上就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而且作为蒙疆的驸马,后也是富贵无比,那乌云娜公主又这么喜欢你,你也不用过得那么辛苦。”

    可能,对于世俗来说,娶妻生子才是正常的人生吧!虽然她是觉得只要两人真心相,这男男恋又不碍着别人,别人管那么多做什么呢?除了有些可惜,宁大人如此的风华绝代没有后代可翻版几个供世人悦目,她还是很赞成这君臣恋的。可是世俗如此,人言可畏,而且宁谌喜欢的又是皇帝,就更容易被千夫所指,她又想他不要活的那么累。

    宁谌看着从那张樱桃小口中吐出的话语,顿时有一种想掐死对方的冲动,这妮子真是变着法子将他往外推啊,一下子是皇帝,一下子又是乌云娜公主,她怎么就不想想自己也能救他呢?便把脸一板:“郡主不必如此变着法子将我往外推,如果郡主想借此讨好那蒙疆的王子的话,恕我无法如郡主的心意了。”

    “宁大人,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是为了你好……”风姿见他生气,忙解释道,“再说,我对那王子丝毫没有感觉,又怎么会因为想……想讨好他而出卖宁大人呢?在我心目中,宁大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宁谌听到“最好”时,脸色转晴了,听到“之一”,便又沉下来:除了“之一”,还有“之二”“之三”“之”不知多少吧?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