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牢狱之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一之内,简亲王被困,宁左相下狱,朝廷自然掀起轩然□。韩缜等王公重臣一力安抚维持,也免不了议论纷纷,人心惶惶。兔死狐悲,百官再一次领略到了伴君如伴虎的滋味。

    这样的大事,即使朝廷想要遮瞒,又哪有那么容易,很快,市井巷陌也都有了蜚短流长,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

    简亲王的事件,因为有了前面流言做铺垫,倒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了,而宁谌突然由皇上眼前第一红人而成囚徒,就不免引来了众多猜测。

    有说宁谌坏事做尽终于东窗事发的,有说他查办简亲王惹怒简亲王党羽遭到报复的,这还算是正常的见解;到后来就出现了宁相是弥子瑕第二的说法,说他以色事君,如今年长色衰,君恩淡薄,因为些许小事惹怒君王而获罪下狱。围绕此,还展开了一番宁左相是否已年长色衰的激烈辩论。

    不久,流言又像皇帝上蔓延的趋势,有传闻说,皇帝病危,所以在抓紧时间为他的幼子继承王位清除障碍,要把一些有机会染指宝座的宗室屠戮干净,把一些桀骜不驯难以掌控的大臣抹杀清退。渐渐地,朝廷内外都有了一种一个朝代即将结束的不安感。

    时刻关注着天朝各种动向的外邦来客自然也很快就有所察觉,博格兄妹完成政治上的一些列行动之后,就开始为各自的心上人心了。

    乌云娜第一时间就要去看宁谌。

    可别说她是异邦公主,就算是本朝的王侯们要去天牢探望一个还没定罪的疑犯,也是不容易的。乌云娜公主费了好一番功夫,也不知大点了多少银钱,才终于进入了天牢,拥有了不受打扰的见宁谌的短暂片刻。

    见到宁谌的第一眼时,乌云娜几乎要哭了。

    她的心上人怎么可以呆在如此鄙陋肮脏不堪的地方!他应该是纵恣意地徜徉在花海间,一如初见时的模样,意气风发,风华绝世。而现在,他的左近都是些或麻木呆板,或痴痴狂狂的死囚,那些绝望的哭求,痛苦的呻吟,令人作呕的气味,都让她难以忍受。如果不是他在这里,打死她,她不会来这种地方。

    “宁大人,你……你受苦了……”

    “公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宁谌的语气有些淡漠。

    乌云娜顿时有些伤心了,她好不容易才能到这里见他一面,可他居然不领

    “要不是宁大人,我怎么会来这里,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感得不到回应,乌云娜心里不是滋味极了,草原上那么多的勇士等待她去挑选,她却看上了一个文弱的中原男子。要是被父汗知道自己连这样的男子都拿不下的话,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她呢!

    可宁谌对她的话丝毫没有反应,目光有些迷茫地看着虚无之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乌云娜见自己表达的这么明显了,宁谌居然什么表示都没有,不有些恼恨起来,上前去:“你就那么喜欢小白痴么?”这指的当然是曼郡主了。

    宁谌悄悄地避让了点距离,拧眉,抿了抿唇角:“言真不明白公主在说些什么。”虽然自己在心中已经无数次地骂她笨蛋白痴,可是听到别人说她,却很不舒服。说起来,这个迟钝的家伙也应该知道他的消息了吧,怎么还不想办法来看看他?

    乌云娜见宁谌后退了一步,离自己远了一些,心内怒气更甚,她又不是什么脏东西,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他有什么好躲的,自己说得这么明白了,他还一个劲儿装傻,存心是欺负她嘛!他越不想让她亲近,她就越要亲近!这样想着,乌云娜也不管什么汉人所谓的矜持了,紧上前,说了声:“宁大人,我喜欢你!”就紧紧地抱住宁谌的腰,投进了他的怀中。

    “公主,这样太失礼,请公主放开我。”宁谌也拿她没办法,他这时候也没有心来应付她,不然,凭着以往战无不胜的甜言蜜语,准能哄的这位公主高高兴兴地离开。现在却有些无措,又不太适宜去掰开她的手——力气用的重了,怕把人给弄伤了,轻了又好像是在调戏人家。

    当风姿终于费尽心思打通好关系得到许踏入天牢,走近那间小囚室时,看见的就是乌云娜与站在牢房内的宁谌紧紧相拥的一幕,而且,宁谌的手还拉着她拥在他腰际的手上,实在是亲密无比的姿态。

    乌云娜也知道狱卒给自己的时间差不多了,也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她的第一直觉告诉了她那是谁,便用她的手环着宁谌的腰,相拥得更亲密些,才微抬起头,视线越过宁谌的肩膀,看向风姿。

    王兄果然还是把这个女人从宫中带出来。而这个女人显然更关心她的家族一些,还是先回家去看了她的兄长吧。她的宁大人,突然被捕入狱,一定和她那个兄长脱不了关系,她这时候还有脸来看他!

    乌云娜看风姿的眼神很不友好,挑衅的朝她一扬下巴,故意贴着宁谌的耳朵,态度亲昵地道:“你和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现在唯一能救你的,就只剩下我了。”

    现在简亲王和宁谌是处于绝对的对立局面的,宁谌和曼郡主结合的可能是微乎其微,何况宁谌现在的处境很不好,她是他唯一的出路了。

    乌云娜的话虽然是跟宁谌说的,但是她说话的时候,目光自始至终都是对着风姿的。

    风姿站在不远处看着那相拥着的两人,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乌云娜潇洒地扔下一句:“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刚才的提议,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感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也不等宁谌的答复,说完这些,乌云娜就跑出了牢房。

    宁谌轻轻地叹了口气,转,却只看见乌云娜离去的背影,以及神有些无措的风姿。

    “郡主,你来啦?”宁谌声音中透出无限的欢喜来。

    “嗯。”风姿的手里拎了一个食盒,进了牢内,看着那个含笑望着她的宁谌,想到刚才乌云娜说的那一番话时,顿时有些不小心听了别人的秘密之后的尴尬。

    风姿将手里的食盒递给宁谌,道:“这是我给你带来的一些点心和酒菜,我想你在这里吃的肯定不好,所以……我来看看你。”也不知道怎么的,见了宁谌,风姿就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的。

    宁谌小心地接过食盒,微笑着道:“如此言真就在此先谢过郡主了。只是郡主居然愿意在这个非常时期来探望,真是让言真有些受宠若惊了呢!”

    “我们不是朋友吗?”风姿有些心虚地道。其实,她来这儿,并不是单纯地来看望他……

    宁谌微微侧了头,看着风姿,道:“郡主就不怕被我连累吗?”

    风姿的语气有些涩然:“宁大人何出此言,一直以来,都承蒙你的照顾,要不是宁大人对我多次伸出援手,说不定我的小命早就没了。再说,如今简亲王府的事,应该比宁大人的事要严重得多吧,我只怕宁大人会被我连累呢。”

    宁谌心中微微有些感动,这小丫头,还是这么实在。这几没见到她,他还真有些想念,只是叫他做戏他是做惯了的,这时真实的心,反而说不出口,便说了声:“啊,好香,郡主真懂得体恤,把言真的馋虫都勾出来了呢。”说着装作迫不及待地打开食盒的样子,拿了食盒里的酒壶,便就着壶嘴开始喝了起来。

    只是酒刚入口,就被喷了出来,宁谌的脸色大变,掩着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不久就忍不住一个劲儿地咳嗽了起来。

    “宁大人,你没事吧?”风姿见状大惊,上前拍着宁谌的背,一边关心的查看他的脸色,只见宁谌的脸上有不自然的红晕,而且那咳嗽似是越来越严重了。

    风姿脸色有些白,莫不是这酒有问题?可是这是她让饮露准备的食盒。她想到当时饮露知道自己要去看宁大人时,一副言又止的表,莫不是饮露那丫头欺上瞒下,在酒里放了不该放的东西?只是那丫头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胆子做这种事了?

    好一会儿,宁谌才摆了摆手,“没事,只是被这酒里的怪味道给吓了一跳。”

    风姿心内暗松了一口气,不是有毒就好啊!要不然,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宁谌苦笑道:“郡主这是要害死我呀?这到底是哪里买来的酒?”

    风姿当然是要替自己的丫鬟隐瞒的,宁大人表面上看着没什么,可是十分记仇的,为了饮露的小命着想,还是瞒下了吧!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是我在来这里的路上买的,仓促之间,也没有留神是哪家酒家。那个掌柜的真是缺德,这么劣质的酒,也敢卖给我。”风姿想到那酒里被放了东西,说不定那菜里面也加了料,安全起见,自个人还是把东西给拿回去吧!

    “这个,宁大人,你看这酒这么难喝,想必这菜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然我还是把这个食盒拿回去,下次来,我再给你带好吃的。”

    “难得郡主一片好心来看我,便是酒菜再难吃,我也甘之如饴。”宁谌那过食盒打开,“这菜色如此丰盛,言真不享用,既浪费郡主的一番心意,又糟践这佳肴,老天爷只怕都要责罚我不懂惜福!”说着就要举筷进食。

    风姿忙从他手里夺过食盒,将菜打翻,看着宁谌惋惜的神色,不悲从中来:“宁大人,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明明知道整个王府对宁谌的意见都很大,为什么还要用他们准备的东西,这下可好,宁大人这么聪明,一定猜得到这其中的原因,她现在还是很难相信,对她如此温柔的宁大人会背后插一刀,对付简亲王府,这里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者宁大人有不得已的苦衷,在事都没有定论的时候,宁大人还是她的朋友啊。他知道朋友的一家对他意见如此之大,一定很伤心,平时也罢了,这种时刻,这样的事对他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落井下石。

    “郡主不过是一时失手,这种小事不必太放在心上。虽然言真少了些口福,但不管怎么说,郡主的心意,言真领了,郡主如果实在过意不去,下次再送一席好酒菜与我就好。”

    风姿忙应了:“那是一定的。”

    宁谌微笑:“如此,那就麻烦郡主了!”避免了一餐可能的食物陷阱,赢得了与郡主的下一次见面,多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