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画舫歌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灯会上游人如潮,落在后头的风姿不知不觉间就掉了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风姿再次抬首就发现刚才还在自己附近的摊位看小玩意儿的人都不见了,左看右看,都是陌生的面孔,刚才他们一伙儿那么多人,可是现在却只剩了她一个,连饮露和长风也不知道在哪儿了,心中不免有些慌乱。不过一想到可以不用再看见乌云娜那种嚣张地神气,不用接受博格的殷勤相待,不用面对和崔婉宜相顾无言的尴尬,她又觉得如释重负了。

    其实每一次出门,她的边都会跟着丫鬟小厮仆从,偶尔的一个人在集市上逛逛,也是一次不错的体验呢!这样想着,原本低落的绪便好了很多,再一次扬起头的时候,风姿的脸上又重新带了微笑。

    宁谌一直躲在离风姿暗处不远的地方,要不是角度的关系,风姿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他。刚才人潮涌来,他随波逐流地顺应人潮“被挤到”一个角落里,看着那帮人也被人潮挤散,一边四处寻觅,各自叫喊自己最在乎的人,一边却渐行渐远。他隐在一边,只专注地看着风姿,视线一直跟着风姿不放。

    直到刚才他还在担心低着头绪低落的风姿,乍然见到那样明媚的笑脸,心中也跟着明快起来。

    她就婷婷立在那里,相形之下,周围的一切都相形失色了起来,在他的眼中,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黑白,唯有她是这个世界中的一抹彩色。

    风姿考虑着下一步行进的方向,徘徊间,突然伸过一只手来,拉着她就往人烟少的方向走去,她正大喊,抬头却认出了那道影,高高兴兴地叫了声:“宁大人。”没有丝毫芥蒂的。

    这让宁谌很挫败,有些无力地抚了抚额角,嘴角带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纹。

    这丫头怎么一直这么少根筋啊?今晚上他这么气她,故意赴乌云娜的约,故意和乌云娜表现亲近,故意冷淡她,刚才也的确让她生了回气,可现在看来她好像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见他拉她的手,不但没有使子甩开,反而一脸惊喜。这让他更清楚地明白,她对他根本就没有一点男女之间的那种绮思。他这时候倒正希望她能够像一般女孩子一样吃吃飞醋,赌赌气,耍耍小子。

    “宁大人,我们好像跟大伙儿走散了呢!幸亏在这里遇见你,不然等下我要一个人雇马车回去了呢!”

    “叫我言真,”宁谌有些不客气地曲起食指敲了一下风姿的额头,斜睨了她一眼,慢悠悠道:“郡主是把我当成车夫了么?”

    “哪有啊!我是真的开心看见你呀!”风姿痛呼出声,不满抗议。

    “,是么?”

    风姿凶巴巴地插着腰,哼了一声:“本郡主从来不说谎。”

    见宁谌似乎没有生气,也不再向前段时间那么冷淡了,就好像她和宁谌之间的误会一下子消弭与无形了。风姿没想到自己没有解释什么,宁谌就原谅她了,心中顿时大喜,那种开心的心真不是可以用语言形容的。

    忽然之间,她觉得这元宵节真是太美好了!连带着,看着街道上的所有事物都变得可了起来,喧闹的街道,叫卖的小贩,喜气的花灯,迎风而动初露新芽的柳树,波光粼粼莲灯点点的湖面,朦朦胧胧的月光让这一切都笼上了一层轻纱。远处传来的管弦丝竹之声,也悦耳之极。

    风姿用手一边揉着额角,忍不住嘟嚷了一句:“你这家伙居然敢打我头,小心我回去告诉皇叔,让他帮我教训你。”

    宁谌的眼皮又开始突突地跳。

    风姿也察觉到气氛一下子冷了下去,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恨不能咬了自己的舌头。她怎么总是不长记呢?上一次宁谌不理会自己也是为了这事,她这次怎么还是如此口没遮拦的。

    宁谌很想抓住风姿的肩膀摇一摇,狠狠地跟她说,本相喜欢的从来都是女子。可是终究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反正来方长,不是么?

    风姿刚想道歉,却被远处传来的歌声给打断了。

    那歌声轻柔曼妙,再配上绝妙的琴音,真应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原来那歌声是河对岸的一艘画舫上传来的,随着画舫划近,慢慢地歌声越来越接近河岸,歌词也听得越发清晰起来。

    “大家快来这边。”

    “快看那艘画舫划过来了呢!”

    慢慢地因着这歌声,这琴声,河岸边便聚了许多人,而且其中许多年轻公子的脸上都是一脸神往的表

    什么人在这美女才女如云的京城有这么大的魅力?这么美的歌喉?

    答案当然是:唯有京城倚红楼的花魁梦师师。

    男人心中最美的梦一样的女子,梦师师只凭着这歌声就使京城的名门贵族们趋之若鹜,人人都以成为梦师师的入幕之宾为男人的荣耀。

    风姿的表也因这歌声而突然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她突然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又到了这熟悉的河畔柳边。

    去年的菊花节,也是在这样的夜晚,她和章郎互诉衷肠,他说她是他的“青蛙夫人”,他还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还说要去王府提亲,他们的婚期就定在十月,他们还计划着将来,他们的孩子……后来她还因这梦师师的歌声,乱吃了飞醋。

    可是如今,站在同样的地方,却是物是人非了,因为她的边再也没有他。

    忽然间,风姿的表恍惚了起来,就连脸上什么时候滑下冰凉的液体都不自知。

    其实自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呢,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章郎了,可是遇到如此熟悉的场景,她还是忍不住回忆起他来。

    宁谌愣愣地看着风姿脸上的泪,不自觉地伸出拇指去帮她揩去,温的拇指贴着她如玉的肌肤,那小鹿般的双眸中不断滚出温的液体来,他觉得手下烫的吓人,可是他却不愿意松开,目光不由被那双水亮的黑眸吸引而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突然心中一颤,究竟是什么时候起,这丫头的一喜一怒一颦一笑都会牵动他的绪了呢?

    风姿透过模糊地视线与眼前的男人对视着,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一般,周围都变得寂静无声了起来。

    宁谌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悲伤,她是又回忆起了她与章怀远那小子之间的过去么?他还以为她已经将他给彻底遗忘了呢,没想到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姓章的对风姿还是那么有影响力,这让他很不爽。

    最近,因这小妮子,让他不爽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宁谌手回手,手握成拳在嘴边轻咳了一声,“郡主这是怎么了?梦师师姑娘唱的曲子可并不悲伤啊……”

    风姿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漫过红晕,“,没什么啦,刚才沙子进眼睛里了,不大舒服,所以忍不住眼泪就出来了。”

    宁谌了然地望着她,说:“……这里没有风,也不知道这沙子从哪里冒出来的。”尾音拖得长长地,风姿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道,这宁谌从来都是那么善解人意,现在他这是故意调侃她呢!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