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越游人越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宁谌哪里能让她走:“既然遇上了,还是一起吧,郡主不必如此见外的。”他的语调甚是柔媚,听在旁人耳里便有几分暧昧。

    乌云娜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只是她怕宁谌不高兴,就说不出“不愿”的话来,只能很不高兴地看着风姿,希望她出言拒绝。

    风姿心中很不痛快,这乌云娜公主对她这么深的敌意,宁大人又不是看不出来,现在居然要她跟他们一起,那不是自找苦吃么?只这一会儿的功夫乌云娜就冷嘲讽的,等下她还想去吃些点心呢,跟她在一起,她恐怕胃口都会变差的。

    宁大人以前不是很善解人意的么,现在怎么这样了?想来他还是在生她的气,现如今的话不过是客气罢了。

    当下便开口婉拒道:“宁大人客气了,我想还是不打扰两位了。”又对着傅昕翰道:“傅公子,我们走吧!”

    “郡主请留步!”

    风姿皱眉看着宁谌。

    这宁大人到底什么意思啊?

    明明是他自己拒绝了邀请,现在却非要这么客气地扯在一块儿做什么?最后弄得大家都很没劲有意思么?

    “宁大人还有什么事么?”

    宁谌却无视风姿不悦的脸色,径自开口道:“郡主既然下了帖子邀请言真,那现下为何走的这般急?难道是郡主在怪罪言真没有在第一时间赴郡主的约么?”说着便露出委屈的神色来,又着意地看向傅昕翰,“还是说……这位傅公子不乐意,所以郡主才这么急着走?”言下颇有埋怨郡主“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的意味。

    傅昕翰一心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介入这些贵人之间复杂的矛盾中去,可偏偏没人愿意放过他,心下计较了一番,便坦然应战:“在下倒是乐于奉陪,只是在此良辰佳时,大人边的这位公主似乎更希望能与大人独处,在下与郡主好像不便打扰。”

    宁谌眼神温和地看着乌云娜:“公主,言真觉得这样的好时光正适宜三五好友相伴同游,现下见了郡主,只想着公主与郡主正好又多了个伴,倒忘了问两位的意见了,实在是言真无礼了!只是言真想着公主和郡主都是极爽朗的,子相近,喜好也仿佛,应当很合得来,难道下官料错了?言真真是惭愧得很……”

    乌云娜看他一脸为难自责,心痛不已,忙点着头道:“宁大人说的极是,我也喜欢曼郡主的,很希望和郡主交个朋友。”说着向郡主露出友好的笑容来:“郡主,如果没什么急事,你同这位……这位傅公子是吧?就同我们一处看灯吧。正巧,也可让宁大人和傅公子比试比试,看谁猜对的谜多一些。”

    风姿顿时犹豫了起来。

    对乌云娜,她倒也不是很为难,看在两国邦交的份上,这位公主再无礼上三分,她也能忍得,至多不过是她说她的,自己当作没听见就好了,这点气量她还是有的。她才不会像有些人一样毫不顾全大局呢!

    让她心中不舒服的原因只要是宁谌啊。她本来已经很生气了,决定不理他了,可是宁谌这一番做作,这般低声细语委曲求全的解释,她的气就消了大半,自动在心中为他解释:乌云娜公主比她约的时间早,宁大人赴她的约也是应该的,刚才宁大人也一定是太过专注于灯谜而没留意到她,在场很多人都像宁大人一样“目中无人”、“两耳不闻”。

    这样一想,便不再别扭了,何况她今邀请他最大的目的便是解除两人之间的误会。——风姿对宁谌的印象向来很好,丝毫没怀疑人家是在做戏。

    “傅公子,要么我们就同宁大人他们一道吧?”风姿探询地问傅昕翰。

    本来应该是尽的出来散心的,现在却使他不得不要应对贵人。他一个白衣秀才,面对这个处境,一定很为难吧,可是眼下的势明显他没有拒绝的余地了。一直向他隐瞒自己的份,如今又连累他介入麻烦中,对他,风姿很是过意不去。

    “一切听凭风姑娘之意。”傅昕翰温文尔雅地对曼郡主道。

    于是原本的两人行变成了四人行。

    宁谌和傅昕翰都很有礼,客气地往来几句,一起上前去猜灯谜,心下自然有了较量的意思,面上却仍然是一派温和。

    火气最大的当然是乌云娜了,她本来想着今晚可以和心上人花前月下互诉衷肠,现在多了两只超级大灯笼,原本的浪漫计划就意味着全部泡汤了。

    可偏偏要在宁谌面前维持“美好形象”,发作不得,所以只能在宁谌不在眼前的时候才把那张俏美丽的脸蛋儿变成“乌云罩顶”,对风姿说话虽然客气,语气间却充满了酸溜溜的味道。只一个劲儿地说郡主和傅公子如何如何地般配,她的哥哥博格对风姿又是如何如何的喜欢,总之要把曼郡主和宁谌之间的关系撇清!

    风姿只随她说。心道,不管我和谁配对,总之你乌云娜公主的愿望是成不了的,宁大人终归是皇叔的,就算不喜欢皇叔了,怎么样也不会喜欢你呀,你哥哥倒还有几分可能呢。说起来,博格王子和宁大人也般配的……心思不知不觉就飘出几万里了。

    傅昕翰也郁闷的,他还以为自己和风姑娘独处的机会来了,却没想到变成这样,这异族公主真是大胆泼辣得很,他知道她拼命将他和郡主凑在一起的目的,可是他也怕这样一来会惹来郡主的反感。

    速则不达的道理,他是懂得的。要是郡主为了今之事,不想被人误会,将他给疏远了,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还有这个宁大人,他也弄不太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怎么倒像是故意要引起两女相争一般?看来他知道的东西还太少了,要想达到目的,还要多费些心思。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在猜谜中胜出。他看了一眼貌似气定神闲的宁谌,敛了心神,专心在眼前的灯谜上。

    宁谌的心思却大半不在灯谜上。

    这些儿灯谜虽难些,略加思索也能很快得出答案,宁谌猜了几个就提不起精神了。听到几步外乌云娜与曼郡主的对话,不由留神起来,想听听风姿会说些什么。这一番他故意推了她的约,反而应了乌云娜公主,就是想出一口闷气。如今看来效果是有那么一点,可是却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

    这小妮子还真不把他当回事啊,没有他,就照样还是找了个男人来陪,若不是知道她没这个心机,他倒要认为她是存心来气他的。心中恶狠狠地骂了句“白痴”,心思又不停地转开。

    那些对付寻常女孩子的小手段,对付她可不行啊,像她这样的笨蛋,这么做只会把她推得越来越远,倒便宜了不相干的人。不过哀兵之策似乎很管用,曼郡主很有同心啊,看来要从这方面入手才是。

    他看了眼专心致志地猜谜的傅昕翰,微微一笑。他看上的人,可不许有旁人觊觎,这个书生,虽然威胁不大,也要解决。

    傅昕翰却是毫无所觉,一心只想着等下猜谜的时候要好好表现,于是,在不经意间,便被傅昕翰领先一步进了亭子。

    宁谌微眯了眼。

    这穷书生还有些意思,沉得住气,也能“扮猪吃老虎”的。

    不过也好,这样他才不会斗得一点劲都没有啊!只看了一眼谜面,便随之走向亭子,随口便道出答案,也获得了进入亭子的资格。

    原本进入亭子的人就没几个,加上他们一行四个人,这个亭子顿时变得闹起来。

    在亭子内负责猜谜事宜的童子见一下来了这么多人,也没乱了阵脚,脸上仍旧挂着可亲的微笑过来招呼他们。

    傅昕翰是特意要进来表现的,一进去就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况且这灯谜猜到了还可赏银二百两,这对他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宁谌随手指了个花灯,让童子将谜面拿下来,还没等几个人聚过来看,宁谌已经对着童子的耳朵,耳语几句,童子一脸的惊讶,笑着朝另一个负责赏银的童子喊道:“这位公子猜对了,赏银两百两!”

    聚在亭子里的其他人都有些不可思议起来,他们在这儿猜了半天,可这帮子人进来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猜到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于是在宁谌的强大气场下,傅昕翰对这灯谜越发用心了起来,既然被人抢了先机,那接下来自己想要突出,就得表现得更好了。只是傅昕翰对猜灯谜如此看重,在场的其他人却都是大家出,才看不上这区区赏银,只是图个闹罢了。

    乌云娜的视线一直围着宁谌打转,在宁谌在猜谜拔得头筹之后,便觉得再比也没什么意思,而且她对那个书生也不是很感兴趣,一看就是个迂腐的男人,便忙拉了宁谌的衣袖道:“宁大人,我想去那边看看。”

    宁谌自然欣然应,又问曼郡主和傅昕翰的意见,两人也都不想在此被人围观,便都应了。

    没等风姿一行人走出多远,就见有人迎面向他们走过来,原来是博格。还没走近,就听见他的朗笑声远远传来,沐浴在周围女子几道慕的视线下,博格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俊朗如雕刻般的五官,深邃的蓝眸怎么看都是极引人瞩目的。

    乌云娜见哥哥出现,脸上终于不再气鼓鼓的,高高兴兴地上前道:“哥,你不是说今晚在家休息,不愿出门的么?”

    博格笑问:“怎么?是不愿意看见哥哥,还是怕哥哥扰了你的好事?”那眼神若有似无地在妹妹和宁谌之间打转。

    乌云娜知道哥哥话里的意思,瞪了博格一眼,嗔怪地嚷了句:“哥哥!”便是她再大方,叫人直白地说出心思,也有些不好意思。

    博格也见好就收,不再打趣妹妹,而是将目光看向风姿,询问道:“郡主不介意我跟你们一起吧?”看他的神中居然比乌云娜更腼腆。

    人家都这么说了,风姿当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所以博格便加入了游玩的大队中。

    博格的出现倒是使乌云娜处处针对风姿的形有了改善,毕竟风姿是博格的心仪之人,乌云娜也不好做的太过份。

    只是少了一个乌云娜刁难,边上又多了一个献殷勤的博格,风姿真是叫苦不迭。

    博格时不时问风姿饿不饿,渴不渴,冷不冷,只要见风姿看着哪个花灯久一点,或者拿起小摊位上的小饰品把玩一下,他也不问价格,立马就付了银子,将东西买下来。

    这股子殷勤劲儿,看得一边的傅昕翰是危险警报陡增,可是他上又没银子,断不可能如此财大气粗撒银子。想要与风姿说几句,那边的位置又被人抢了去,他只有小媳妇一样跟在那几人后头,存在感大降。

    宁谌看着博格大献殷勤,又见风姿一个劲儿地跟人微笑道谢,脸上温柔的笑容也有些儿扭曲了。其实他很想在这个时候来一句,本相将整条街都包下了,闲杂人等一律退避。

    逛着逛着,又出现了几个熟悉的影,那不正是韩素影和其未婚夫么?

    见到熟人,那当然是先寒暄招呼了几句,韩素影一向喜欢八卦,今见这结伴同游的两对男女(悲催的傅昕翰存在感低得被韩素影给彻底忽略了),韩素影便不顾未婚夫的抗议,喊着要跟风姿一行人一起,她未婚夫无奈,只得跟了去。

    于是五人行,变成了七人行,队伍越加闹起来。

    还没走出多远,队伍中的韩素影哎呀喊了一声,表示刚才有几个朋友也在这附近逛,干脆喊她一起吧。也没等大家同意,她便一溜烟儿去喊人了,没一会儿功夫,韩素影便回来了,后还跟来了好几个人,全部都是女子,正是崔婉宜和几位官家千金。原来崔婉宜刚才也在这附近闲逛。

    于是七人小分队,一下子加入几个红红绿绿的影,便显得浩浩了起来。

    这一支队伍在人堆里很是出众,均是衣着华丽,颜色鲜亮,而且男的俊,女的俏,引来行人的许多注目礼。

    处在队伍中,风姿总算觉得好受多了,因为博格没办法向刚才一样近接近她了。有两位官家千金见了长相俊朗的博格就地黏了上去。

    我们“兼具美貌与智慧”的宁相,一看就是非常招蜂引蝶的,但是乌云娜像是一头小母狮般捍卫着自己的所有物,所有靠近者都被乌云娜的煞气所止住,倒也没人敢太过贴近宁谌了。

    就连一直受到冷落的傅昕翰边也有一位长相可甜美的女子在跟他聊着天。韩素影和其未婚夫当然是自始至终都是在一起的,风姿则是跟崔婉宜走在队伍的最末尾,两人相对无话,走的安安静静的。

    崔婉宜几次言又止,她很想问风姿,知不知道章怀远最近的近况,可是却开不了这个口。她心中气章怀远对自己没有谊,她都写了好几封信给他了,可是他却一封信都没回给自己,这多少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现在她想问风姿有没有跟章怀远联系,如果章怀远有写信给风姿,而不给她回一封信,那么她也该对章怀远死心了。

    可是她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她却又不敢去问了。

    她还是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

    于是,两人沉默。

    队伍人一多,街上又闹,他们也没个确定的目的地,走着走着,很容易就会走散了。

    乌云娜见宁谌一直站在自己的边,顿时便心满意足了,心很好地这个摊位看看,那个摊位走走,一下子拿起这件,一下子又看中那件,一时被一件精巧的小玩意儿迷住,正想回首去问边上的宁谌的意见,边上的人早就不见了。

    原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宁谌见风姿恰好站在他的后,就拉了风姿的手,随着人流不见了。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崔婉宜忽然觉得心中的一块大石忽然放下了。

    想来,章怀远跟她已经再也不可能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