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陷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皇帝大病初愈,没精力长时间的处理国事,因而强撑着精神上完朝后就休息去了,第二才分别召见各重臣了解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况。

    皇帝第一个召见的却是平川王。

    也没问具体的官员行事民间疾苦之类的问题,只问朝廷上下内外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却是要先从平川王这儿先侧面了解一下况。

    平川王想了想,这段时间除了宁谌那事儿外,似乎还真没什么特殊状况发生,便迟疑地道:“说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事儿,除了半个多月前,左相宁言真与简亲王府曼郡主双双被绑架。”

    “宁卿和风姿?”皇帝很是惊讶地叹了一句,“他们还真凑一块去了?”看那表又好像这事在他的预料之中,这宁谌二十七八还未娶妻,风姿则刚退了一桩婚事,如果这两人凑到一块儿也不失为一桩美满姻缘,只是风姿太单纯了点,难免要吃点亏。

    这貌似不是关注的重点吧?平川王郁闷了:“这具体的况臣也不太清楚,臣只知道就在皇上病重的第三,也就是两位丞相来见皇上的次,曼郡主下帖子邀宁相去西山赏梅,半道上就被人劫走了,臣等协助简亲王搜寻了好几,却一点线索都没有,后来还是宁相他们自己想法子逃出来了,因为宁相也负了伤,郡主据说也受了惊吓,臣等也没有详细询问具体的况,凶手至今也没找到。当初软他们的那个庄园现在也已经人去楼空了。”他希望皇帝赶紧抓住重点,询问详,这样他的戏才好演下去啊。

    皇帝却还在想着那对狐狸与兔子的组合,对平川的话不甚在意。

    看宁卿的样子,已经恢复得好了,凭他的个还能放过算计他的人?想必这案子不久也就破了,他也不必心,不过还是意思意思地问了下:“宁卿现在可好?吩咐有司费心办案,早查到元凶,重重处置,以儆效尤。”

    平川王看皇帝根本没把心思放在重点上,连他那么明显的暗示都没放在心上,更郁闷了,后悔自己干嘛答应宁谌扮演这个角色,当下却依然不得不把戏唱下去:“臣等自然会费心查探,只是,这件事的关键人物是宁相与曼郡主,宁相言辞含糊,似有避忌,曼郡主简亲王又不容我等去问,甚至连见一面也不,只转述了只言片语,也没什么有用的线索,臣等却是难办。”

    “,这里面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朕倒要好好问问他!”

    平川王就等这这句,虽然似乎效果差点,至少皇帝关注了,那就成了。

    接下来就是宁谌的戏了。

    宁谌今面圣是属于私下的,他未着正统官服,只穿了一绣着暗色花纹的绛紫色袍子,衬得他肤白如玉,因为前几还在养病,脸色中还透着几许苍白,活脱脱一个病美男的形象。

    皇帝见他这样,脸上露出几分惊讶,昨儿宁卿上早朝时瞧着还好好的,今近看他的脸色,倒像是未好完全呢,莫不是强撑着病体上朝的?不免就先细细询问了他的体,嘱咐他好好养病,还送了一堆宫中收藏的千年灵芝之类的药品。

    宁谌当然是不断谢恩,而在一旁的平川王则是被宁谌这番装病的戏码给弄得浑打了个寒噤,好家伙,居然骗到皇帝头上去了。只是皇上似乎对这宁谌颇为上心,要不然怎么什么好东西都往宁谌那里送啊。莫不是真如民间传言,这宁谌和皇上之间有什么……平川王还在出神地想着,那边厢宁谌已经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依照昨他们的计划,宁谌的谋算其实很简单,他把整件事编成了这样一出戏:戏的背景是作为宗室近亲的简亲王,一直觊觎着皇位,表面上忠心耿耿,实际上早就在笼络臣心民心,而皇帝的大病正给了他机会……反正把孝亲王的心思照着往简亲王上扣就是了。

    对于朝廷重臣之一的宁谌,他一开始也是要笼络的,只是宁谌和郡主关系走近之后,从郡主嘴里知道了些事儿,对简亲王有了防备,简亲王便要杀人灭口,故意创造机会让郡主约宁谌去赏梅,然后设下埋伏……这一切便都说得通了。包括简亲王阻止郡主来见宁谌。郡主自然是无辜的,什么都被蒙在鼓里。

    如果他不是早知道这些是假的,还真要被宁谌的这一番做作给忽悠了。

    皇上刚问宁谌事的时候,宁谌说得很清楚,很客观,除了见夏仲盛的那一段稍稍修改了一些字句,隐瞒或一两句话带过了与郡主“亲密”的相处外,一切便是当种种的再现。

    皇帝听完他说的遭遇后,又问了几个细节部分,宁谌也一一据实答了,没有一个字提到简亲王可能是幕后主使,却句句影,让人往那个方向怀疑。

    出发的时间是在皇帝宣布体不适的第二,而曼郡主和宁谌一起去赏梅,王府和宁府都知道。

    随行人员,宁谌只带了童子并两个护卫,曼郡主却除了随的丫环侍卫外,另有一队十二人的护卫,居然都没把他们保护好。而之后,曼郡主和宁谌被劫走之后,那些护卫也几乎没受到什么大的损伤。

    劫匪对他们很礼遇。而以简亲王为首的搜救大队人马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们。

    劫匪很有钱很有势很有能力。

    他们所谋甚大,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显然是宗室近亲。

    他们与宁谌“密谋”之后轻易地放人。

    了宁谌一箭,曼郡主却毫发无伤。

    简亲王的人马及时地发现走得快要力竭的他们,很快地接走了郡主,并阻止郡主与宁谌见面。

    ……

    平川王在旁听着宁谌装模作样犹犹豫豫轻描淡写地吐出“细节”,很容易地就列出了一大堆的疑点,这一切的疑点都指向简亲王。他几乎都要认为简亲王有不轨之心了,他甚至还恍惚了一下,不知道昨和今的版本哪个是真的,又忍不住怀疑,凭宁谌这水平,有可能昨儿的也是假的。

    “这么说来,最值得怀疑的似乎是简亲王了。”皇帝语气平静地对宁谌所言下了结论。

    “臣惶恐!”宁谌连连叩首,头也随之低了下去,那双眼中却是写满了算计,口中所言却是极力替简亲王撇清,“臣以为,简亲王下不像是这样的人,只怕是有心人故布迷局陷害。”

    “是吗?那陷害的人也未免高明了点儿。”皇帝意味深长,“那宁卿觉得该如何处理此事?”

    “皇上圣明,臣以为皇上可派人暗地里查验此事,如果证明此事是假,也可还简亲王一个清白,如果是真的,那……”未尽的话,意思却全都包含在内了。

    皇帝朝看了宁谌一眼,语重心长道:“那这一切就劳烦宁卿去处理了。”

    宁谌表为难,脸上一片苦恼之色,推脱道:“皇上,这种事我去做总归不大好吧!要是风姿那丫头知道我暗地里在查她的王兄,那她……”

    皇帝在听了平川王说的那番话以后,就在想宁谌和风姿之间的关系不一般,现在宁谌又亲口承认不想被风姿误会,这话里不正明摆着,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猫腻么?当下便更坚定了要宁谌去彻查此事的决心,假装很累的样子揉了揉眉心,扔下一句:“不要再多说了,此事就这么定下了。”便不容宁谌再说什么,便打发他出去了。

    平川王还在感叹宁谌的演技之精湛,忽听皇帝叫他:“小倪,你怎么和宁卿搅到一路了。”

    “……”平川王汗津津。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