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密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宁谌看着眼前这张天真惶急的脸,有气无出发,便毫不客气地推开她:“郡主,您请回吧,下官体不适,不能远送,还望恕罪。”说着就叫人:“来人,备轿,送郡主回府!”

    “宁大人?”风姿惊愕地被他推出门,看着门板“砰”地一声合上,心中一片莫名。

    宁大人一向对她都是很温柔很和悦的,这次怎么突然这么大的脾气?她怎么想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恼着他了。

    另一边已有人来请她上轿了。

    风姿只好站在门外,对着里面背对着她的人又说了句:“宁大人,你好好休息,凡事想开点,别跟自己过不去……”话未说完,几个下人便在一旁催她,她只好不甘愿地走了。

    一路上还一直想着这个问题。想来想去,唯一的解释就是,宁大人一定是因为他和皇叔的事被她知道,恼羞成怒了!

    想想也是啊。像宁大人这样的美人,一贯以来都是心高气傲的,就算宁大人喜欢的是女子,被人移别恋,面上还不好看呢,更何况他喜欢的是男子,而且这男子还是皇帝。这样的恋本来就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心上人还用不专,现在还叫人知道了这样的事,怪不得人家要气恼了。风姿想想便很理解他了。

    唉,真是难为宁大人了啊。也怪自己说话没分寸,怎么就不多想想先,自己虽然不在意男男恋,可不代表别人不在意啊,不代表宁大人不在意别人看他的眼光啊。宁大人一定是担心自己的事曝光后,会被别人的唾沫星子淹死吧。再怎么说,遇到这样的事,宁大人也会觉得尴尬的。唉,自己干嘛要这般嘴快呢,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借个肩膀给宁大人靠一靠就好了啊。这样一来,只怕和宁大人的友谊要受到严重考验了。

    风姿陷入无限懊恼中。

    宁谌却已经出离愤怒了!

    他想起以前两人相处的种种来,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总感觉这小郡主对他的好像不像是那种恋慕的感觉,原来人家一直拿他当女的!竟然认为他跟皇帝!!

    他自然也知道市井之中有许多不堪的流言,说他是皇帝的男宠什么的。可是,从没人敢在他面前流露出丁点这个意思来。现在,居然有这么一个白痴,把他的这些做作当作是因为皇帝纳妃而伤!真是!他皇帝再纳个百八十个妃子跟他都没有半点相干,还伤!若不是还有一点理智,知道这个女子是简亲王府的郡主,他真想掐死她!

    他感觉自己这段时间实在是做了好多傻事,那些心机用在这个郡主上,简直是做俏媚眼给瞎子看,白搭!

    他下定决心要把这郡主列为拒绝往来户!

    至于简亲王,哼,现在他更无顾忌了!

    “研墨,去把平川王请来,就说我有要事与他相商。”

    平川王不是很愿的来了。

    他可不太乐意和宁相打交道,一肚子的弯弯绕绕,总叫人费心思量,还时不时的被算计一两回,对这种人,为自己省心计,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只是上次宁相和曼郡主同时失踪的事还没弄清楚,而且听宁相含糊的言辞,似乎有人觊觎皇位,事关皇上,他不得不上心,也就不得不应宁相的邀约。

    免不了的一番虚与委蛇之后,进入正题,宁谌第一次把那几天的遭遇详细的讲了,除了一些言语上的修饰外,倒是难得的句句实话,把包括他和那个夏仲盛的“密谋”也都说了,并说了他们近期的要求。

    听罢后,平川王倒有分信了,唯一的一二分实在是对宁谌这人品的怀疑。

    “那你有什么计策?”既然前几次都不肯说明白,而现在肯讲得这么详细,自是这宁相准备用计了,而且摆明了他倪放要被他利用。

    宁谌微笑地道:“王爷们不是宣称下官遇刺吗?既然如此,自然需要个行刺下官的理由,还有刺客也差不多该抓到手了吧?”

    平川王咕哝了句:“行刺你还需要什么理由?”

    宁谌只当听不见,维持温柔诚挚的微笑看着平川王。

    平川王还要挣扎:“理由多的是,你喜欢什么样的?刺客也有现成的死囚,你要挑一下吗?”

    宁谌以扇遮面,轻笑一声,眼神暧昧地看着平川王,“下官只喜欢王爷这样的刺客,”又语气悠然地接着道,“也只喜欢‘杀’这样的理由,最好是‘因生恨’就更符合当下盛行的趣味了。”

    平川王被宁谌的眼神看得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看了看宁谌那张含笑的脸。

    好吧,虽然承认他当得起“笑靥如花”这样的字眼,但是,他毕竟是个男人,而自个儿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对这一口,实在是寡味得很。“因生恨”什么的,还是别人来扮演比较好。

    “好吧,你还是详细说说你准备怎么算计吧。”平川王认输。

    “王爷不考虑下官刚才的提议吗?”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平川王再次确定了宁相的小心眼。

    “下官还是喜欢刚才那个计谋的,既然王爷不喜欢,那就算了。”宁谌一脸遗憾,转而又道:“那么‘谋反’这个理由怎么样?”

    “谋反?因为谋反要杀你?”平川王一时没转过弯来,“如果真对皇位有意思,更应该笼络朝臣才对啊,你这说辞不通。”

    “王爷且听下官说完。”宁谌便把他的计划一一道来。

    平川王皱眉听完:“这么算计简亲王,似乎不太妥当。”

    宁谌语气凉凉道:“不然王爷背这个黑锅也合适的,毕竟三皇子下是您的表侄兼外甥。您要想扶持他,大家都很能理解的。”

    “宁卿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口啊。”

    平川王当然不肯来背这个黑锅。开玩笑,照这宁谌的计划,自己可要好久见不着自己家的宝贝女儿,宁死道友不死贫道。阿弥陀佛,简亲王,不好意思了,还是你牺牲一下吧。你一向大公无私,想必不会在意为朝廷做出一点点牺牲啊。意思意思的在心中对简亲王道了个歉,平川王就积极的投入到出卖陷害忠良的事业中去了。

    “那我们再商讨一下具体的细节。”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