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养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风姿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王府内了。

    一睁开眼睛,就被众侍女的欢呼吓了一跳。打量四周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环境,倒感觉像是做梦一般,只是体的酸痛提醒了她,那辛苦地逃亡终于算是结束了。

    饮露和众侍女们都高兴极了,饮露哭哭啼啼地道:“郡主,您可算醒来了,您都快把婢子们吓死了。”说着又同众侍女大拜下去:“恭迎郡主回府!”

    风姿忙叫她们起来:“这些天辛苦你们了。”半撑着想从上爬起来,却做不到,全都像散了架。

    “郡主,您是脱力了,大夫说要好好休息几天才养得回来呢,您别心急。”饮露忙起,和另一个侍女扶起她,让她靠坐着,另有两个侍女端着脸盆巾帕等物上前,饮露服侍着郡主洗簌了,又端过茶水来,让郡主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又问,“郡主想吃些什么?奴婢这就吩咐厨房做去。”

    风姿虽然感到饿了,却没什么胃口,只叫弄点清粥小菜就好,然后便细问她睡着以后的事:“我睡了多久了?谁把我送回来的?宁大人怎么样了?还有我救回来哪个书生呢……”

    饮露一一回答了。

    简亲王一接到小校尉的急报,就飞快地带人感到庄子里,看到妹妹恬然的睡颜才安心了。当简亲王看见风姿换下来的那衣服,气得眼睛都快冒烟了。他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平时当宝贝似的养着,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没想到在天子脚下,却有人将他妹妹掳了去,把他妹妹弄得如此狼狈,他恨不得立时就叫上一支军冲去灭了那些人。

    可是他却不知道是那些人是什么来历,想要报仇都无从下手。

    他想这个答案只有宁谌知道了。可是,宁谌也吃了药睡得正香,简亲王再怎么心急也没法无视宁谌的病,只能一口气又咽回去。这该杀的宁谌,怎么什么事都跟他扯上关系。

    简亲王回想起最近发生在他妹妹上的几桩意外,都有宁谌在场,很觉得宁谌和他妹妹犯冲。以前还是太大意了,以后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们两人有进一步的接触。他不期然地又想起宁谌的宣告,哼了一声:想追我妹妹,也要看本王给不给机会!

    当下,也不在这庄子里留了,立时就带了风姿回府。

    宁谌醒来后自然也被送回自己府中。听说郡主早被带回王府了,有些失落:连面都没见就分别了,让他很不快啊。而他一回府,平川王就来了解况了,被他借口头痛打发了。

    平川王也算识趣,暂时放了他一马,临走前告诉他,这些天为他和郡主失踪所做的布置,并说第二天就要宣布他宁谌已经从“遇刺昏迷”中醒来,要他早做准备。

    宁谌想到马上就要面临的“审讯”及探访,顿时头都大了,心里不免就想:这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好歹英雄救美了好几次,为那小郡主也留了不少血,那小郡主无论如何也应该对他芳心暗许了吧?

    接下来的子中,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那个小郡主来探望他了。宁谌这时候显然忘记了他上次“受重伤”时的不顺利了。

    而那被郡主救了的“尸体”,因为两个主要医治对象都已经转移安置了,那小庄子的人也大多撤了,他便也被转移到城里,安置在一家小客栈。毕竟是郡主关照过的,还给了他两百两银子谋生。

    饮露对于这些况也不太清楚,只很简单地回答了“您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是王爷接回来的”,“宁大人好像回府养病了”,“郡主救的那人也没事了”,风姿对此却很不满意,她想知道得更清楚些:

    “我要去看看宁大人!”说着就想起

    饮露忙按住她:“郡主,你现在还虚着呢,怎么去啊?”

    “风姿,你要去哪?”简亲王人未至,声先到。他听说妹妹醒了,就马上放下手头的事过来,一进门就听到饮露的话。

    风姿看到简亲王,便想到这几天受的苦,眼泪忍不住就啪啦啪啦地掉下来:“王兄……”

    简亲王坐在边,轻拍着她的背,自责道:“都是哥哥不好,没能多派人手保护你,让你受这无妄之灾。”

    风姿抽抽噎噎地哭诉着:“王兄,这不怪你,是那些人太可恶了,那些人……那些人……”

    “你别急,慢些说。”简亲王见妹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你放心,王兄定会加派人手扫平了那里,为你报仇。”

    风姿哭了一阵,好多了,哽咽着道:“那些人计划得好周密,先让假扮难民的土匪将我下马车,再用将我迷昏,把我和宁大人软在一个庄园里。他们不但想要赎金,他们还对臣妹……对臣妹存了非份之想,要不是宁大人聪明,带我逃了出来……”

    “简直痴心妄想!”简亲王狠狠地捶了一下

    风姿又断断续续颠三倒四地把这几天的遭遇一一说了,听得简亲王又是愤恨又是庆幸。

    忽然想到这几来,风姿一直和宁谌朝夕相处,昨晚上两人又一起逃出来,也不知道在路上妹妹有没有被那人占了便宜。可是这种话当面他又不好问出口……

    “王兄,这次多亏了宁大人才能化险为夷,你一定要替我谢谢他。”

    简亲王听到妹妹这么信任宁谌,心下更不高兴了,这次的劫持本就有些蹊跷,从风姿的话中透露的一些细节来看,这伙盗匪不像是单纯的为财。宁谌为人猾,说不定是宁谌得罪了某些人,那帮人的目标也只是教训一下宁谌,还他的妹妹被劫,说不定只是因为跟宁谌在一起,这才一起遭了秧。

    “嗯,等会儿我会派人去宁府慰问一下,顺便叫太医过去。”这时候却不能说宁谌的坏话,说了妹妹反而要同他生气了。

    “我就知道王兄对我最好了。”风姿高兴地扑进简亲王的怀中亲昵地蹭啊蹭,“那等下我跟太医一起去看宁大人,他受了箭伤,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简亲王看着在怀中撒的妹妹,一脸的无奈,他看的出风姿对宁谌的关心,心下暗道不好,他只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可不能再和那宁谌牵扯在一块儿:“我会亲自过去的,你就好好呆在府里,不要再出去乱跑了。”简亲王说的斩钉截铁,风姿不依了:“可是宁大人是为了才受的伤,我……”

    “不要可是了,王兄会替你过去好好谢谢人家……”

    “王兄……”风姿跺脚看着如一阵风般离去的简亲王,一阵无奈。

    饮露忙在旁劝她:“郡主担心宁大人,更应该好好休息,把体养好了,王爷才会同意你出门啊。”

    风姿不甘心,道:“可是我很担心啊,也不知道他现在况怎么样了,烧退下来没有,有没有好好休息……”

    “宁大人看到你现在这样病怏怏的,不是也担心你,更不能好好养伤?”饮露边说边端过刚熬好的粥来,“郡主,还是先吃点吧,吃完好好睡一觉,奴婢叫人去细细打听清楚,等您一觉醒来,也就差不多有消息了。”

    风姿不是愿意,可是看了看门外守着的侍卫,还是放弃了抵抗,乖乖喝了粥,躺下睡觉。依旧不放心地吩咐:“要打听清楚啊。”

    “奴婢晓得的。”饮露示意另一个侍女点上安息香。看郡主安安静静渐渐睡熟,才领着侍女们退了出去。

    饮露边走还边想着,看来这个宁大人在她郡主心里的分量可是越来越重了!只是那宁大人长得那么好看,又那么会招人,她家郡主常和他在一起可是要吃亏的。

    她又想起郡主刚回来时,王爷说的话:“饮露长风你们几个已经好几次失职了。念在你们伺候郡主多年,郡主一向也很信任你们的份上,暂时免于处罚,但是,不能有下一次了。那个宁相爷明显和郡主八字不合,每次有他郡主就出事,你们一定要让他离郡主远点。再让我知道郡主和他见面,你们就不必在郡主边伺候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阻止郡主和宁大人见面啊!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