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赏梅途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风姿对朝廷上的风起云涌一点感觉也没有,难得雪后几都天气晴好,且又听说西郊的的一个梅园里有几株腊梅开得很好,就想去看看。哥哥嫂嫂都不愿去,她便想到了宁谌,觉着最近一两个月他们也算处得不错了,就写了个帖子给他。

    原想着人家事忙未必有空,不料人家毫不推辞就应了,并说一应东西都由他备好,请她只管带上几个从人就可以了。

    虽然这么说,风姿还是让人备了不少茶点。依旧换了男装——虽然她心里没把宁谌当作男子,毕竟从别上说还是男女有别,被人瞧见了,总有些闲话。

    一切都备好后,宁府的车子也来了。车子的外表一如宁谌一贯走的华丽路线,装饰豪华,车中很宽敞,四壁上上挂着毛绒绒的挂毯,底下也铺着厚厚的毯子,布置得舒适温暖。车字中间还安置着一个小炉子,可以现烹茶暖酒。

    宁谌微笑着同她打招呼,邀她同坐,风姿想着等下车上能多一个人聊聊天,时间也过得快点,就没反对——反正她着男装,而且她本来就有意邀宁谌同车,现在不过换一辆车罢了。

    宁谌带的人不多,除童子研墨外,只带了两个护卫,风姿本只想带饮露和长风两个,可是简亲王如何肯依,一定派了一支卫队跟着。风姿也无法拒绝,尽管她很气恼地抗议:“这是郊游,不是官府巡视!”也只是让那些人离得远点儿。

    冬暖阳,树上的积雪正在消融,偶有几只鸟儿越过枝头,将枝桠上的积雪给震落到地上。马车行驶在郊外的一条官道上,大路上的积雪已经融化了,路虽有些泥泞,马车也行驶地稳稳当当。

    风姿心很好,时不时地掀开厚重的车窗帘子,探出头去看看外面的景致。车外阳光虽好,那风吹进来还是有些冷,风姿免不了打个哆嗦,几次三番后,宁谌便劝她:“郡主,外面风大,你这般时不时地吹一吹冷风,很容易着凉。”他的话音刚落,风姿就打了个喷嚏,赶紧放下了车窗帘。

    宁谌忙叫研墨熬姜茶。

    风姿不免咂舌:“宁大人真是好细致,带了炉子烹茶也就罢了,连姜都备着啊。”

    “既然出来玩,总是要备得齐全点,免得有什么状况,扫了大家的兴。”

    风姿只有点头的份。想想这次出来自己似乎就没贡献什么,有些沮丧,不过转念又想到,不管怎样,是自己提的建议啊。便对宁谌道:“宁大人,出来的感觉怎么样?比你天天坐在书房办公强多了吧?外面的空气多新鲜啊!”

    宁谌听她颇有些邀功的意味,微弯了唇角,“郡主说的是。”

    风姿笑得开心,一边吃着小点心,一边随意道:“其实原本还在想,要是你不跟我一起去赏梅,我就自己一个人去。”

    宁谌的凤眼眉尾微扬:“那郡主的意思是……?”

    宁谌话未说完,风姿就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引人误会了,赶紧道歉:“哎呀,宁大人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跟我王兄一样是大忙人,可能没空陪我一起出去玩呀!今天你肯赏脸跟我一起去,我可是很高兴的。”

    宁谌仍旧看着她,不语。

    风姿忙转移话题:“也不知道快到了没有?”又撩开帘子往外面看了一下。外面一片的雪白,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路,她也辨不清方向。她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远啊,都有两三个时辰了吧?”

    “才一个时辰多点。”宁谌倒是一点没不耐烦,安抚道:“郡主别着急,应该快到了。”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马车似是忽然间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马车怎么忽然停了?”

    风姿奇怪,正想探头去看,宁谌忙拉住了她:“先等等。”却听得马车外一阵散乱的马蹄声响起。

    “你们是什么人?”外面驾车的才长风喝问。

    但是那些回应之声零零落落的,怎么听怎么不对劲,说话人嗓子很粗很彪悍的样子,有的说“老子是你爷爷!”,有的说“我们是收过路费的。”

    风姿不住好奇,撩起帘子的一角,往外一看,看见那些胡子拉碴的壮汉们骑着马,挡在他们的马车前,一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架势,吓得脸都白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劫匪么?

    她这是什么运气啊?

    她也是听韩素影说这座山上的梅花开得特别漂亮,值得赏玩,可从没听说过这一带有劫匪出没啊。

    宁谌见风姿脸色不对,也撩开的帘子看了一眼,却没怎么放在心上:“郡主不必害怕,这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就长风和研墨两个也打发了他们,何况我们后面还跟着侍卫呢。”说着又觉得有些不对劲,“郡主如果不放心,待我下去处理一下。”却是要问一问他们的来路。

    他处理朝政,虽说不上多么鞠躬尽瘁,好歹这京城大小事儿他心中都有个数,可从来没听说京郊有什么劫匪的。看他们的言语打扮倒像是难民,可今年年景不错,地方上报上来,没有说哪里遭了大灾,京中最近也没有听说有流民来。这些难民倒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风姿拉住他,不肯让他下车:“宁大人,你可千万不能下去,你长得那么漂亮,万一那些人将你误认为是女扮男装的,你被他们抢去做压寨夫人就不好了。”她这个真正扮了男装的在宁大人边一战,倒像是个小公子了。

    宁谌“漂亮”两字,就有些不悦,再听到什么压寨夫人时,脸色更是黑了一半,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听到外面响起打斗之声,宁谌一看是跟在马车后的侍卫们赶上来了,也就没离开马车。

    那群劫匪虽长得人高马大,却似乎只是些没什么武功的庄稼汉,看着马车后头忽然跑到前面的那一队穿着整齐划一军服的侍卫们,只一个对眼,他们就露出胆怯的神色来。只是输人不输阵,谁也没临阵脱逃的事,头皮一麻,也就硬着头皮上了。

    三两下就被侍卫们打到在地,眼下长风正在问话呢。

    风姿见哥哥派来保护她的侍卫们训练有素,对付那些劫匪那是绰绰有余,松了口气:幸亏哥哥有先见之明,否则她今天自己完蛋不算,还要连累宁大人。

    眼看事解决,风姿心定了下来,也有了看戏的心。心想就当看一出免费的官兵打强盗好了,她今天也算是当了一回话本小说中被打劫的千金大小姐呢!只差少个侠客什么的来救美。

    刚才气势汹汹的“好汉爷们”,现在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拼命求饶:

    “各位好汉,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诸位大爷,大爷们饶命啊。”

    “我们也是不得已才这么做啊。”

    风姿顿时起了恻隐之心,忙扬声道:“长风,先别处置他们,也许他们有什么苦衷呢。”心道这会自己说不定能做个青天大老爷审审这案子呢。

    那些人听到风姿的话,顿时激动起来:“好心的公子啊,求求你救救我们这些可怜吧,我们实在是没活路了。”

    “我们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啊。”

    风姿跳下马车:“你们别急,慢慢说,一切由本公子做主。”

    饮露无奈地紧随侧,悄悄地道:“郡主,这些人可是劫匪呢,您是千金之躯,别靠得太近,远远问一句就好了。”

    风姿不以为然:“没事,你没看到都是些可怜人吗?你看看他们衣服多单薄多破啊,而且一个个都面黄肌瘦的,他们一定是不得已才来打劫的。”

    说着温和地对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劫匪”道:“老伯伯,你来说,你们为什么要来劫我们啊?”

    “唉,我们实在是命苦啊……”

    那人说着就眼泪哗啦啦,说他们都是一个村子的,因为有贪官恶吏土豪劣绅,本来子就不好过,今年又遭了灾,家家户户都没有余粮了,一入冬,就冻死饿死了好多人,先在下雪天,连鸟兽都少有,他们打不到猎,只能饿肚子,他们这些人都饿了好多天了,家中老小更是又要饿死几个了,实在是走投无路才想到效仿绿林好汉,打劫几只过路的肥羊。看他们的马车华美,想着一定是有钱人家,才起了心打劫,他们只想劫几个钱救急,没有伤人的意思。

    那人一边说,其他人一边附和,个个悲悲切切的,看得郡主的心肠软极了:“你们放心,本公子不会把你们送官的,我现在上带的银子也不多,先给你们救救急,待会再让人好好安置你们。那些可恶的官吏恶霸,本公子也一定会好好惩处的。”

    那些人听了,个个感激涕零。

    “多谢公子不杀之恩。”

    “真是活菩萨啊。”

    许多人挣扎着给她磕头。

    “嗳,你们快起来,快起来。”郡主说着,不由就上前几步。

    郡主同心一起,就挑下马车,宁谌不及劝说,只好也跟着,只低声吩咐左右:“待会留神些,只怕有诈。”自己便在郡主后立着,冷眼听他们和郡主说话,看其中有什么破绽。

    眼见单纯的郡主被他们说得心肠软了,根本没有防备就走向他们,心中暗叫了声不好,忙去拉郡主。

    异变就在此时发生。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