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徐徐图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对此一无所知的曼郡主正在简亲王府窝在花园里。

    那,简亲王见风姿哭得那般伤心,想她怎么着也该伤心好一段时,正想着要不要带她去附近的几个环境清幽的宅子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免得风姿一直在熟悉的地方触景生,也好暂时避一避那个近就会来京城的蒙族王子。

    可他妹妹却是懒待动弹。自那哭过之后,就呆在院子中,整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再也没提起过章怀远这个人,好似将这个人的过往在自己脑子里剔除了似地。子比以前沉静了许多。

    简亲王对此很是担心,明里暗里地鼓动妹子多出去走走,散散心。

    这一,风姿一男儿装束,说想出门逛街,门房一脸喜色,很是痛快地放人了,又让人立即去简亲王那里汇报。

    下了朝正烦心的简亲王听到消息,很是欣慰地点点头:“愿意出门就好了。”还好心地打赏了那名来报信的小厮。想想,不放心,又吩咐侍卫乘风跟着曼郡主一起出门,有况立即回来汇报。乘风点头,飞而去,只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简亲王的视线里。

    饮露见她家郡主此次出门逛街没有疯狂购物的趋向,终于松了口气,在一边小心伺候着,就怕惹她家郡主不高兴。

    “郡主,这是要去哪里?”风姿刚在下车,就听到有一道好听又熟悉的嗓音在后响起,转,诧异地看着来人,“宁大人,好巧在这里遇见你!我正打算去买些书呢。”

    她看看自己的装束,心想,这宁大人眼真尖,这样打扮还被他认出来了。看到宁谌又不免想到前几的醉酒,心里有些尴尬。

    “哦,是吗?”宁谌微偏了头,嘴角弯起一道好看的弧度,“我今正寻思着买几本书看看,郡主要是有好的店可否推荐一下?”刚宣称对郡主有慕之心,可不该抓紧时间“培养感”。宁谌想到今宴席上众人的表,心很好。听说了郡主出门的消息,心就更好了。什么叫天时地利人和,这就是了。

    风姿便道:“那墨香斋的书倒是不错的,宁大人要是有兴趣的话,就跟我一起去看看,我今天正好要去那里。”

    风姿以为宁谌只是客话,便也客气地随口一说,却可没想到那人却当真了。扔下一句“那就麻烦郡主带路”,便跟上她了。她又不好说什么。她本想一个人在书斋看,散散心,不想被人打扰,如今多了个人,倒添了许多不自在。

    风姿站在书架边上,手里拿着书,却听到耳边嗡嗡声不断。

    原来是书架另一侧的有围满了人,那些人正在指着她的方向窃窃私语,从他们的话里,风姿才察觉到站在她边上正在的宁谌已然成了他们谈论的对象。

    侧头看了眼站在她边的宁谌,他正翻着手里的书册,好看的侧脸正对着她,直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唇、像翩然飞的蝴蝶翅膀一样的眼睫,还有那一头用黑色丝带松松绑着的如丝缎般亮泽的墨发。

    那侧面成就的剪影精美的像是一尊上好的玉雕,没有棱角,精雕细琢,又完美无瑕。

    再看他那夸张的穿着,一秀了富贵牡丹的红色绸衣,这样俗气的衣服,穿在别人上就是个唱大戏的,穿在他上却是相得益彰,倒是把他衬托得更加贵气人。

    果然不愧是被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宁谌啊,只是逛个书店都能造成一片混乱。

    宁谌从书中抬起头来,正好接触到风姿注视着她的视线。风姿一阵尴尬,正在想着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直盯着他的行为,却没想到宁谌并没有追问,只是皱了皱好看的眉,抿唇不语。

    风姿以为宁谌不高兴了,咬着唇,不好意思道:“那个……宁大人,我不知道这里的人会这么大胆,一直盯着你看。要是知道,我就不带你来这里了……”这种仿佛被当成猴子似的参观的经验委实不大好,风姿自己就最讨厌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宁谌的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无妨!只要郡主不觉得困扰就好。”

    言下之意是如果他不在这里的话,她就可以好好地,不用接受那么多人的围观了。

    风姿接收到他话里的信息,轻呼出一口气,顿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其实,自那醉酒后,风姿对宁谌还是有点防备的姿态,但是今天宁谌却给她一种轻松无害的感觉。

    就像,就像一个友好的姐姐一样。如果叫他知道她的想法,恐怕会生气吧。可她因为他和皇叔的那层关系,却感觉他和其他男子不一样,跟他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距离,可以像闺中好友一样——虽然她们现在还没到这个地步。但觉得宁大人这样温柔又美丽的一个人,她觉得很可以交个朋友。

    风姿对他的防备也就渐渐松懈下来,想到上次在这儿的“菊艳楼”买的那几本书还不错,她今打算再买几本回去解解闷。她见宁谌正认真看着手里的书,便想自己偷偷离开一会儿去后院的“菊艳楼”挑了书,让饮露长风去悄悄结账,断不会被人发现自己这特殊嗜好。

    风姿把手里的一本画册放回书架,对正站在自己边上的宁谌道:“宁大人,我去别处看看有没有好书,你先在这里看会儿。”

    宁谌懒懒地抬了头,轻“嗯”了一声,视线便重新放回了书册上。倒是那声“嗯”让咱们的郡主大人愣了半天没回神。只是一个拟声词都让人往不健康的方向浮想联翩,风姿一边嘟嚷着祸害啊祸害,一边急急地往后院的菊艳楼快步走去。

    风姿根据新书目录上的书名,看着感兴趣的挑了一堆,便叫饮露去付帐,长风本不肯去,但风姿这回书买的多,饮露搬不动,想着郡主去找宁大人,也不会出事,这才勉强去了。

    风姿心满意足地去找外面的书厅找宁谌,却忽然发现整个书店里静悄悄的,刚才那堆躲在书架后面窥视的眼和窃窃的私语都不见了,害她以为是不是店里出了什么事,急匆匆地去找宁谌,却见他正躺在书架后排角落的一张藤椅上,书册翻开盖在他的脸上,似是睡着了。

    风姿忽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是她带人家来买书的,可她却光顾着自己了,而且这墨香斋内忽然间一个人都没有,只剩下架子一架子的古书,感觉森森的,那坐在门口柜台后面的那个管事大人还笑得一脸诡异,让人心里发毛。

    风姿左右张望了一下,走上前去,将书从他的脸上拿下来,推了推还在睡觉的宁谌,“宁大人,你看这书店好像怪怪的,刚才还那么多客人,现在人都走光了,你要是选好了书,我们还是回去吧?”

    她不知道墨香斋的管事大人正坐在柜台算账算得眉开眼笑呢!他还在想,哪里来的冤大头,居然来书店不买书,而是包场睡觉的,京城真是遍地是黄金,难怪掌柜大人要在这里开店啊。

    宁谌却是一副慵懒的没了骨头的样子,忽然间将头靠向风姿推他的手上,还像是小动物一样磨蹭了一下,风姿想抽回手臂,可那人却握住了不松开。

    风姿看着自己被紧握的手臂,顿时有些羞恼起来:“宁大人,还请自重!”想着这人要是再不放开,她可就要不客气地喊侍卫长风进来教训他了。

    没想到那只紧握着自己的手很自然地放开了,那人睁开眼,一脸茫然地看着风姿,“郡主,你怎么脸这么红呀?”手很自然地贴向风姿的额头,“莫不是发烧了么?”

    风姿看他那样子,觉得他是没睡醒才会抓着自己的手,并不是有意的,也就不计较了。只是站起,哼了一声“你才发烧呢!——走了。”说着向门外走去。宁谌也紧随之后,很随意地踱了出去。

    那远远“观战”的的管事大人看着这一前一后出了墨香斋的年轻俊俏公子,开始发散思维,想他们之间刚才的互动。摸了摸胡子,一脸世外高人又八卦的模样,叹了声:难怪啊难怪!原来是这样的关系,怪不得要包场了,不然那位年轻小哥的豆腐哪里容他吃得那么容易。

    风姿刚走出门去,就听得大街上一阵喧哗之声,待她探出头去看,只见不远处一阵烟尘扬起,两批拉着豪华马车的奔跑着的黑色骏马出现在视线内,正向自己这边冲撞过来,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