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被看上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蒙疆王子一到,就受到接待。

    皇帝也很快就接见了蒙疆王子一行。

    在友好的气氛中,蒙疆王子博格开始近乎,“论起来,小王应当称陛下一声‘舅舅’呢。”

    皇帝的态度很亲切很随和,听到那声“舅舅”不置可否,没有应声,也没有否认。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博格脸显喜色,却听得皇帝似是追忆起了往事,“只是皇姐出嫁之时,朕尚年幼,却是连她们的样貌都记不清了。倒是两位‘姐夫’,七年前朕在战场上见了几面,印象还比较深刻。”

    博格的父亲,现今的蒙疆大汗图贴穆尔和他的兄长、前任大汗二十多年前作为战败国的质子在京中呆了多年,后娶走了天朝的两位公主回国争得了草原的统治权。两国因此平静了十多年。七年前,先帝在位时期,前大汗单方面撕毁两国之间的协定,与其他国家联手挑起战事,并杀了两位公主以示决绝,天朝付出了惨痛代价,最终破了他们的联盟,杀了前大汗,取得了胜利。当时还是亲王的图贴穆尔和还是皇子的当今皇帝在战场上见过面,厮杀过,最后坐下来一起签了和议。

    这段往事博格也是知道的,所以听见皇帝这样明目张胆地说起,脸上倒有些尴尬之色,“贵国与我蒙疆我两国过去虽有过不愉之事,但毕竟相处和睦的时更多,父汗至今还记得陛下战场上的英姿,多次告诫臣等要与贵国永为友好睦邻,不得轻起战端,以免两国百姓离乱之苦。”

    “王子能这般想,自然再好不过了。”皇帝的声音很轻柔,面容一肃,“朕也希望这天下能太太平平的。”

    “臣此番来到中原,一是想好好领略一下中原的繁花,第二个便是想与中原再结甥舅之亲。”博格很坦率地说起自己的目的。

    皇帝早有所料,此时面色不改:“这话当年令兄就提过,那么你也该知道,我朝宗室女子甚少,恐怕没有合宜的人选与贵国联姻。”

    博格的长兄,在战争结束后,作为质子在京城呆了五年,去年才因为蒙疆大汗体原因,回的国。博格此次到来,其实也有为质的意思在内。了解内的几个大臣频频皱眉。皇帝老抓着别人的痛处不放,倒像是挑衅呢。这多不合适啊。可是又不好出言提醒。

    博格却似乎没有听出什么别的意味:“臣知道宗室女少,可并不是没有不是吗?只要陛下同意,给臣点机会就好。”

    皇帝也拿他没办法,着意看了一眼随侍的简亲王:“不知王子看中了谁?朕目前只有两个女儿,元怡公主三岁,双佳公主两岁;荣亲王府家的稍微大一些,一个五岁,一个四岁……”

    “陛下真会开玩笑,”博格笑道,“臣知道还有一位曼郡主,芳龄十八,还未出嫁。”

    果然啊,了解得够清楚的了。

    皇帝也笑道:“可是曼郡主已经有婚约了,今年年底就要出嫁的。”

    “可臣听说,就在几前已经解除婚约了。”博格看着皇帝,“陛下莫非不愿郡主远嫁?”

    “怎么会?朕倒不知道这个传言呢!”皇帝一脸诚挚,看着博格的眼神却是有些不同了,“能与贵国亲上加亲也是好事,真怎会阻拦?”

    其实皇帝的意思已经明显了,真还就不想用和亲来巩固两国关系,可某些不懂得含蓄为何物的外邦人还真就没听出来,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和亲的效用太小了,平白叫女孩子们受罪。他想到两位皇姐的遭遇,至今还不能原谅。可这位王子下还真执着,皇帝心中暗叹,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呢。

    他转头看向简亲王,假作不知询问道:“曼郡主真的已经取消婚约了?”

    简亲王无奈,人家已经了解得够清楚了,想瞒也瞒不住了呢:“回皇上,臣妹在几天前的确已退了婚。这是臣的家事,未及向皇上禀报,还望恕罪。”

    “这也没什么。”皇帝笑道,“只是朕对宗亲不够关注呢,这么大的事,连一个初来乍到的王子都晓得了,朕还不知,真是惭愧。”

    “陛下言重了!”博格看向简亲王,“原来这位就是曼郡主的兄长啊,小王眼拙了,还望下恕罪。”简亲王正要说几句,便有人回禀,说是宴席已经摆好,请入席了。

    宴席设在御花园中,算是小宴,并无太多大臣作陪。只几个宗亲,并宁谌等几个年轻的大臣。博格一行入宫的也只四个人,除他之外,还有他的妹妹乌那公主,并两个随侍。

    席间无非喝喝酒吃吃菜说些客话。

    那位乌云娜公主刚才一直没开口,这时候看到了宁谌,一时间惊为天人,“哇,好漂亮的人!”一脸兴奋地追问皇帝,“陛下,这位大人是谁?”

    “多谢公主夸奖,”宁谌微笑,“臣姓宁,草字言真,忝任左丞相。”

    皇帝微微一笑,宁卿的名字,音实在是不好啊,每次自我介绍时都只肯说字。只是这名儿,只怕也人人都知道呢!

    乌云娜公主显然被宁谌的美色所迷,一时间竟有些恍惚起来:“啊,他笑起来就更好看了。”

    “宁大人今年多大了?可曾娶亲?可有心上人?”乌云娜问的毫不害臊。

    草原儿女的格本就直接,乌云娜份高贵,看上喜欢的就会直接下手,如果她今看上的是某件物品,她肯定会直接向皇帝讨要,如今她看上的是人家的丞相,当然还是先问过本人的意见比较好。

    皇帝微笑着看好戏。

    宁谌瞟了皇帝和博格一眼,见两人无动于衷,开始自顾自地谈话。只好自己应付:“臣今年二十六岁。”

    公主听到年龄的时候失望地叹了声,连眼神也暗淡了下来:“二十六了啊。”一般男子这个年龄都成亲了,看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要是她早一点来中原就好了……

    “不过臣还未曾娶亲。”

    当乌云娜听到“未成亲”时高兴极了,一双眼睛顿时发亮,就差没跳起来欢呼了。

    宁谌脸有难色,似是有难言之隐,很是迟疑地吐出了几个字,“可是……臣有心上人了。”

    “是谁能得宁大人的青眼?”乌云娜公主却似乎并没打消念头。

    不只是乌云娜公主,连皇帝和其他大臣们都很好奇地看着宁谌。

    宁相居然有心上人,真是个惊人的内幕啊。

    从来没有这方面的传闻呢。宁相瞒得真好啊。不知是哪家姑娘呢?

    还是说……是个男子??

    “这个……”宁谌的脑子里浮现出了曼郡主的影子,那小丫头子可不算啊,自己只是对她有那么点兴趣而已。他看到皇帝和简亲王,嘴角一勾,温柔的道:“臣只是暗恋,还没得到那位姑娘的芳心呢。”

    居然还暗恋!更好奇了!连皇帝也忍不住开口:“不知是哪家姑娘这般有福气,居然让眼高于顶的宁卿放在心上?”

    宁谌迟疑地说道:“这个,说起来臣有些惭愧,”说着眼光往简亲王方向飘去,“还望皇上恕罪,臣开不了口。”

    大家的目光也都跟着看向简亲王:莫非是……

    简亲王脸色有些难看。

    皇帝惊讶:“难道是曼郡主?”

    有大臣暗想:别是简亲王吧?

    宁谌掩面,装做一脸羞愧的样子:“望皇上恕罪,自从上次偶然遇见曼郡主,臣就再也放不下她……”

    皇帝心中不太相信,面上却装出为难的样子:“唉,这真是……”

    乌云娜公主拍案而起:“皇帝陛下,请您把曼郡主请出来一见。”

    “公主?”

    “我喜欢宁大人,我要和她公平竞争!皇兄,你也一样,对吧?”

    博格也站起来道:“是的,皇帝陛下,臣绝不夺人所。如果郡主与这位宁大人两相悦,臣就退出。在此之前,请给臣追求郡主的权利。”

    真是一片混乱啊。皇帝感慨。

    众大臣惊愕。

    宁谌掩面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