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蒙族王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简亲王听说章怀远告假,气上加气,下了朝,立时就去了章怀远的府上。

    章怀远却不在,他家雇的那个大婶对着威势十足简亲王,结结巴巴,话都说不清楚。好容易才听明白章怀远接到他姑父的信,和他表妹回苏州完婚去了。

    “到底是送他表妹完婚,还是和他表妹完婚?”简亲王神色更严厉。

    “这……这……”那大婶却完全记不清了。

    简亲王懒得和她纠缠,不管是哪个答案,这门亲事他都决定退了。

    不先上门赔罪,把事解释清楚,倒有空和他表妹回苏州,太不把他简亲王府放在眼里了。

    简亲王马上打道回府,找出当初章怀远的聘礼——包括风姿叫饮露好生收藏的一只金镯子在内——共值五百两,叫长史连同退婚书送到章府去,从此断绝来往。吩咐章怀远如再上门,立时打出去。

    长史领命,又回禀:“章学士有书信给郡主,下官还没转交,请王爷示下。”

    简亲王干干脆脆:“烧了。以后凡是给郡主的信,都先给我过目。”

    “是。”

    皇帝知道消息,忙把他叫进宫:“你真的决定要退亲?”

    “已经退了。”

    “不改变注意?”皇帝再次确认。

    “那样让王妹伤心的男人怎么配做小王妹夫。”简亲王奇怪皇帝为何对此这般在意。

    皇帝看出他的心思:“就怕你会后悔!”

    “有什么后悔的。”简亲王不明白。就算妹妹年纪和其他姑娘相比稍稍打了那么一点点,可也不愁嫁的啊。只是要心嫁个最好的罢了。

    皇帝无奈:“蒙族王子要来了。”

    “和亲?”简亲王马上明白了皇帝话中潜在的意思。

    “对,如果他提出的话。宗室中合适的只有风姿。”皇帝同地看着他的脸色,“所以说你要想清楚啊,后可别朕没有提醒过你。”

    “臣觉得……”

    简亲王真的有点犹豫了,退婚已经退了,难道要收回?可姓章的那小子,明显不是良配啊。“不知那王子几时到?”

    “就在这三五天。”皇帝扬扬手中的奏章,“另外,吏部对章怀远的考绩是下下,要把他贬至义泉任县令。”

    简亲王吃惊地抬头:“这……”

    “你是想说王子来的太快,还是想说那些人人心太坏?”皇帝微微一笑。

    “皇上什么都知道,还任他们这么做?”

    “这里面难道没有你的功劳吗?”皇帝微笑如故,“官场向来如此,章怀远有本事就自己爬上来,没本事就在下面呆着吧。朕插手,也未必是好事。”

    简亲王郁闷:“皇上英明。只是王妹……”

    “朕给你指几条明路,”皇帝的笑有些促狭,“第一,取消退婚,赶紧办婚事;第二,速速征选合适的未婚子弟,同样赶紧嫁了;第三,学学前朝某位公主,出家,避个几年再还俗。怎么样?”

    “皇叔!”简亲王不由有了几分火气。

    撩拨得也够了,皇帝马上适可而止:“好吧,朕只能说不轻易应和亲。如果蒙疆想强娶呢,朕也是有脾气的。不过朕还是劝你好好考虑一下以上三条,毕竟有时候朕也拒绝不了人家的诚心求肯。”

    于是,几天后章怀远回来,一下子就接到了两个噩耗:

    一个来自简亲王府,说他用不专,欺骗郡主感,退婚;

    一个来自吏部,说他擅离职守,没有做好本职工作,贬官。

    给他家帮工的大婶拿着那两张纸直发抖:那几位差官虽然没有对她怎么样,可那阵势已经把她吓坏了。她只等着章怀远回来就要辞了。

    章怀远看完两个帖子感到很莫名:他怎么就欺骗郡主感了呢,他明明已经写了信说得很清楚,湖上那是同僚相邀,无法推拒的应酬,而表妹的那些话根本就不必在意,他这次就是送表妹回去完婚,因为吉在即,才那般赶。至于擅离职守,更是从何说起,他明明已经请了假了的,至于考绩,他自信一直尽心尽责,最低也该是中等,怎么就是下下了呢?

    章怀远去简亲王府,简亲王府门人见是他,砰地就把门甩上了:“我们王爷说了,凡是姓章的,一概不见。”

    去了吏部,吏部某官吏冷淡地递给他一纸调文:“请即刻启程走马上任。”

    他不明白,只是送表妹回家,也就几天,怎么什么事都变了?

    还是他的友人把他点明白了。他只好收拾行装启程,临行前写了封信交给友人:“请务必转交给郡主,以后如有能力,也请多多关照郡主。”

    友人便劝他:“你怎么还这般痴傻,还留恋着那位郡主了,齐大非偶啊!这次若不是她,你又怎么会被贬官?”

    章怀远摇头苦笑道:“总归是我的错,是我做得不够好,跟郡主有什么关系?我知道和郡主已经没多大可能了,可是,我还是想尽一尽心。”

    韩缜听说他回来,还亲上门来见他说了几句劝勉的话。章怀远很是惭愧:“学生糊涂,辜负老师的希望了。”

    韩缜摇摇头:“你还年轻,一切还大有可为,切莫轻言放弃。老夫在京中恭候佳音。”

    “学生谨遵教诲。”

    韩缜又提醒:“前头驿站递过急报,蒙疆王子在今巳时前后抵京,礼部已安排迎驾,你要注意避让。”

    “学生明白。”

    章怀远形单影只地从通济门离开京城时,蒙疆王子的车驾正浩浩地从神策门进入京城。

    风姿醒来后就一直闷在房中,足不出户。醉酒后在宁大人面前的失态,虽然脑海里只剩下模糊的几个画面,但是事的始末她还记得清清楚楚,感到很是羞愧。而更让她郁闷的是,那个该死的章怀远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来跟她赔罪……

    风姿越想越气,恨不能将那人好好打一顿出气。

    这一次,这一次她绝对不会那么快原谅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她想到在章府受到的羞辱,恨恨地想:一定要叫王兄去退婚。难道她一个好好的皇室郡主就非要嫁给他不成了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那“退婚”二字,她就觉得口闷闷地像是一口气堵住了喘不上来,气闷得厉害……

    想到从前和章郎在一起的种种,那些无比甜蜜美好的回忆,那些花前月下的低语,那些山盟海誓的约定,那些温柔关切体贴……

    再想到他有可能真的跟表妹在一起了,她的心口针扎似的难受起来。

    不行,不行,章郎是她的,她怎么可以因为那个突然冒出来的敌就把章郎给放弃了呢!只要他跟自己好好解释清楚,如果他真的跟别的女人的确清清白白,那她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他了。

    饮露看着她家郡主不断变幻的表,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一声。

    “饮露,你去管事的那边问问,姓章的有没有来过?”风姿气恨恨地问。她等着他的解释呢,如果这次没有个合理的解释,别想她会轻易放过他。

    饮露低头不安地道:“没有。”

    “信呢?”难道这次还不亲自上门?还想要信来打发她?好吧,她平了平气,勉强看看再说,“拿来!”

    饮露闭眼咬牙低声道:“也没有。”

    “没有?他昨天那样子对我,人不来就算了,连封信都不愿写么?”风姿果然大发脾气,一脸怒色,“他什么意思啊?瞧着我好欺负吗?……”

    “那个……郡主……”饮露听着郡主噼里啪啦地倾泻怒火,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什么?”风姿骂到一半被叫停,不痛快地瞪着饮露。

    “奴婢听说……听说章学士他……”

    风姿不悦地瞪了饮露一眼,“做什么讲话这么吞吞吐吐的?章郎到底怎么了,你还不快说。”

    饮露咽了口唾沫,饮露怯怯地道:“章学士和他表妹今儿一早就回苏州完婚了。”完全不敢看郡主的脸色,“而且今,王爷已经去宫里请旨退婚了。”

    “什么?!”风姿傻怔怔许久,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只听得“完婚”“退婚”两个词不停地在她脑子里打着转,喃喃着我不信,我不信,便不顾一切跑了出去。

    章郎这么急切地和表妹完婚?那她算什么?

    这门亲事难道是她强求来的吗?难道章怀远真的只是想借她攀附权贵?那现在呢?权利地位比不上表妹的深吗?所以她连做垫脚石都没资格了吗?

    真好笑,他们两个深不悔,只羡鸳鸯不羡仙,把她当作什么了?背景还是配角?

    凭什么?凭什么?

    她边哭边笑边跑,沿路的下人们都被她吓到了,一时都愣着了:郡主向来活泼开朗,每天生气勃勃,对内对外淑女,他们从没见过郡主如此失态。

    风姿哪里还想到其他,一心只想着跑出去,找到章怀远问清楚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两人以前的种种,都只是逢场作戏吗?

    她眼里根本就没别的,只凭这感觉,向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直到撞进一具温暖的怀抱里,闻着那熟悉的气息,风姿的眼泪就忍不住啪啪地往下掉,这可急坏了一向沉着冷静的简亲王。

    “妹妹!”简亲王见了她这副样子,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将她搂紧怀里,摸着她的发顶,“咱们回去,啊?”尾音温柔无比。

    “王兄!”风姿突然觉得没了力气,趴在他上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下来,沾湿了简亲王的衣襟,泣不成声,“呜呜……他不要我了。他要和别的女人成亲了!他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呜呜……”

    简亲王用拇指揩去风姿眼角的泪水,“他要和别的女人成亲,那就让他娶,咱们也不稀罕他。我的妹妹长得这么漂亮,多少年轻才俊在排着队想娶呢。姓章的他不懂珍惜你的好,是他的损失。”看着风姿的的泪眼,简亲王心中又是生气,又是疼惜,语气温柔地安慰妹妹,在心里咬牙切齿地直想去抓了章怀远狠揍一顿。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啊……呜呜……他不喜欢我没关系啊,我又不会纠缠他,他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去成亲?”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