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简亲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简亲王风尘仆仆地回到府中,正遇上长风满载而归。

    长风没想到王爷会在这天回来,躲也没地方躲去,忙上前见礼。

    简亲王却是累坏了,也没怎么理会他,只看了他一眼,就进去了。

    长风舒了口气,赶紧开溜。

    简亲王走了几步,想起这是指给曼郡主的侍卫,回头见长风已经赶着车从侧门进别院了,就吩咐边的侍从:“一会儿把刚才那个侍卫叫来,本王有话要问他。”

    府中王妃听到消息,带着姬妾们都迎了出来,王妃很是高兴:“妾以为王爷到府必是极晚了,现在什么都还没预备好呢。王爷也不提早叫人知会一声。”说着一叠声地吩咐备汤沐,备晚膳。

    简亲王一边解了披风,一边应道:“本王已是尽力往回赶了,他们也同样乏着呢,哪还能再让人早一步报讯。吩咐下去,让跟本王回来的这些人都去好好歇息吧。另叫几个伶俐的侍候着,皇上只怕还等着信呢,等沐浴后我还要进宫一趟,你预备一下。”

    王妃忙应了,依言一一吩咐下去。

    简亲王闭目在椅上略歇了歇,一时便有丫头来恭请王爷去沐浴更衣。

    浸在水中,泡了一会儿,人就缓过来了,感觉精神好了很多。只是想着还有事,就很快起

    王妃亲上前伺候他穿衣。

    简亲王由着她们侍弄,一边慢慢地问:“本王不在这几,风姿可好?”

    王妃已经习惯简亲王除朝政外,第一关心的便是风姿,很是自然地回道:“王爷刚走的那些子倒好,每里也就进宫请个安,寻其他府里的小姐们说说话,偶尔出去和章学士见个面。妾也没阻她,只叫人多多的跟在左右护着。前儿妾约她去游湖,在湖上瞧见章学士在和其他大人们喝酒听曲儿,我看小妮子当时脸色不太好,回来后便一直跟章学士赌气,已是几不曾出门了。”

    简亲王淡淡地道:“风姿是看到章怀远边坐着女子不高兴吧?这小丫头心眼倒小。明儿我见着章怀远,敲打敲打他,叫他注意点,洁自好,少到那些地方去也就罢了。”

    王妃帮他穿戴好,仔细端详了会儿,放了手。

    “妾也是这般思量,这章学士风评还算不错,听说新近调职做起居郎了,皇上对他也颇满意。”

    简亲王略皱了皱眉:“这些事,你少打听。”隔了半晌又自语了一句,“不过起居郎这职倒是有些微妙。”

    简亲王也才二十多岁,他出生高贵,皇帝对他又信任有加,正是得志的时候,经手的事务不少,平大多时间都在外奔走,在府上的子不过十之三四。但这不妨碍他对时局的了解,对府中诸人的关注。他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几年前的某个人,正是从起居郎这个位置开始,一步步地直上青云。这朝中又要起风云了。这次却是把他也要卷在内了。他略有些不满。

    王妃没留意他的沉思,只回道:“妾也不过是偶尔听闻,哪里会刻意去打听。若不是章学士和我们府上关系不浅,妾也不会留意。”

    正说着便有丫鬟回禀:“启禀王爷王妃,晚膳已经备好。”

    王妃道:“王爷,快些用膳吧,您赶着进宫,妾也就没有大费周章。您将就着用些吧。”

    虽没有大费周章,但却已是很精致的四菜一汤了。

    简亲王对此很满意。

    举筷时突然想起那个侍卫来,忙问:“本王要问话的那个人呢?”

    王妃已经听得禀报,忙回道:“他在外面候着呢。”

    长风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把车子停好,叫曼郡主院中的丫鬟把东西收好,问管郡主银子的大丫环倩儿取了银子,就赶着要给郡主送去,没想到却被截了下来,还是落在王爷手中,心里哀叹不已,面上却只能恭恭敬敬的。只是担心,郡主没银子可怎么好。

    简亲王继承了乃父的遗风,做事认真,态度严肃,对下赏罚分明,却未免不太随和,因而下人们都对他又敬又惧。

    此时他板着脸一问:“那一车东西是怎么回事?”长风就忙交代了因果。

    简亲王听说曼郡主因为章怀远和他表妹纠缠不清,一时伤心拿银子出气,脸色顿时一沉:“哼,好个章怀远,竟敢做对不起风姿的事!”

    长风对章怀远的为人一直很欣赏,忙道:“奴才们也不太清楚,许是误会了,章学士不像是那样的人。”

    简亲王瞪眼:“连郡主受了什么委屈都说不清楚,要你们何用?郡主现在在哪?”

    长风的额上开始冒冷汗,说话也开始紧张起来:“奴才回来时还在长乐坊的玉轩,这会儿就不知道了。饮露一直跟着呢。奴才怕郡主银子不够,赶着要送银子去。”

    简亲王把筷子一放,连饭也不吃了,吩咐:“来人,备车。”

    为着他要进宫,车是已经备好了的,此时吩咐一声,马上就可启程。

    王妃见他饭也没吃几口,又累又饿的,很是心疼:“王爷……”

    简亲王瞪了她一眼,心中有些不悦,语气便硬了起来:“也不知道你这个嫂嫂是怎么当的,连风姿出门这么久没回来都不知道。”

    王妃很是委屈,她怎么知道这么多天过去,风姿会突然出门去:“臣妾还不是因为王爷回来了,这才对风姿疏忽了……”

    简亲王没时间理她:“回来再说。”一面吩咐管家,“多多带上银子”,又叫长风:”还不牵头带路。”匆匆地就带着一对人马往长乐坊去,连宫中也顾不得了。

    这边厢,风姿正接受宁谌的邀请,在一家临河的酒楼吃饭。

    酒楼的位置有些偏僻,并不是十分闹,环境倒是十分清幽,客人也十分稀少,但看来客份便知非富即贵,可见都是常来的老主顾。

    桌上的菜肴十分精致可口,一看便很引人食,边上宁谌殷勤地替她介绍各道菜肴,但是风姿刚经过失恋事件的打击,这一顿饭是吃的心不在焉,连筷子都懒得举起来。

    “可是这些菜不合郡主的口味?”

    听到宁谌关切的询问,风姿心里便有些过意不去,人家好心请她吃饭,她这么不给面子,也太不懂规矩了。

    “宁大人哪里的话,我只是逛街逛得累了,没什么胃口。”说着便意思一下地下筷夹了点放在近前的菜来吃,没想到一吃之下,倒是有了些胃口,风姿赞道,“这菜确实做的不错,宁大人真是好口福,就是宫里的御厨也未必也这等手艺。”

    站在风姿后的饮露见郡主有胃口了,心里大感安慰,对宁谌更增几分感激。想着郡主在这里吃饭也不会有什么事,况且那长风也回府那么久了,也不知道过来了没有?想着长风回来找不到她们,就她赶紧轻手轻脚地出了那间小包间,去外面等候,顺便吃些点心垫垫肚子。

    “郡主要是吃,可以常来。”宁谌就着杯子喝了一口酒,眼底一片柔和之色。

    风姿听到宁谌这么说,心中忽然觉得有些酸涩起来。

    一个对她来说只有几面之缘的陌生人可以对她如此亲切温柔,可是那个对她来说最最亲密的男人却可以为了别人毫不犹豫地转离去。他说,等下过来解释,所以她特意没有回府,而是在街上逗留了那么久买东西,私心里是希望他会忽然出现,可那却是她的奢望了。

    风姿的眼底浮上泪意,视线忽然朦胧起来,眼前的男人的脸好似笼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之中。

    “好啊!我以后一定常来。”风姿强忍眼中的泪意,低下头去深呼吸了一口,低着头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杯酒,微笑着抬起头来道:“我敬宁大人一杯,感谢宁大人今天的款待。”

    “荣幸之至!”宁谌嘴角微弯,两人举杯,皆十分爽快地一饮而尽。

    “真是好酒!”风姿赞了一声。

    宁谌朗笑道:“郡主喜欢就好。”

    其实风姿哪里懂得这酒到底好不好喝,只是觉得这酒跟以往喝的都不一样,有些微甜,带着葡萄的清香,十分容易上口。风姿喝了一杯之后,就把她当成吃菜的时候的饮料了,一口菜,一杯酒,不知不觉间竟喝了好几杯,宁谌看着形不对,按住风姿倒酒的手,阻止道:“郡主,这酒是西域过来的葡萄酒,入口容易,但后劲较足,还是少饮几杯为好。”

    风姿不满地嘟嚷:“宁大人怎么这么小气,既然请客吃饭了,我喝几杯酒就舍不得了?”说话间,那神色已是带着醉意了,说话也比平常放肆了许多。

    宁谌摇了摇头,顺着她道:“那郡主请便,我再给你叫酒,这可好?”说着叫了小二,吩咐了几句。

    风姿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个月牙儿,“我王兄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宁大人就是这世上最识时务的人。”说完,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宁谌抬手抢过那杯子,道:“这杯我替郡主喝了可好?”说着,也不等郡主反应,就着杯子就将酒给喝了。

    风姿看着已空了的杯子,那表一垮,哪里还有刚才的笑意,声音已带了哭腔,“连你也欺负我……你为什么抢我的酒喝?”

    还没等宁谌反应过来,风姿忽然趴在桌上,嘤嘤哭泣起来,饶是宁谌这样在朝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面对一个喝醉酒的小女孩子还是带了几分无可奈何。只得哄道:“别哭别哭,我还有更好的酒给你喝呢。”

    风姿抬起头,泪眼朦胧:“真的?”

    宁谌看着她满脸的泪痕,湿漉漉如小鹿般的眼睛,心中莫名的柔软:“当然,你看,不是来了吗?”说着小二已送上一个新的壶,宁谌往她杯子里斟了一钟,“你尝尝这酒如何?”

    风姿看了看杯中之物,又笑了:“这酒好漂亮好香,像是玫瑰的香味。”说着咕噜噜地就喝下去了,“味道像我们家的玫瑰花蜜茶。”

    其实就是玫瑰花茶加了点蜜。宁谌笑眯眯地哄:“这叫玫瑰酒,味道是有点相近,是这家酒店的特产,你不妨多喝几杯。”

    “好!”风姿又喝了一杯,“真好喝。”突然凑近宁谌,仔细看他的脸那酒气都快喷到人家脸上了,还不自知地傻呵呵地笑起来,“宁大人,你真是好人,”

    “多谢郡主夸奖。”宁谌挑眉,心中却是不以为然。自他出生以来,除了他的父母以外,可从没人会说他是好人,难道就是因为他给她酒喝?

    却听风姿突然又换了严肃的语调对他道:“我告诉你,你们男人全都不是好东西!”

    怎么又变了?宁谌无奈地随她胡言乱语。

    “当然你除外。”风姿很温柔地看着他,半晌才慢悠悠地道,“你是皇叔的……又长得这么好看……你不算……”

    “怎么说?”宁谌挑了挑眉。

    风姿却伏在桌上不动了,只听得含糊不清地嘟嚷了几句:“章怀远,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宁谌看窗外的天色已晚,再看看喝成这个样子的曼郡主,轻轻唤了几声:“郡主……郡主……”

    风姿早已喝得人事不知,醉眼朦胧地抬起头,伸手又去拿酒壶,宁谌手快把酒壶拿在手里,道,“郡主,你喝醉了。”

    “本郡主哪里有喝醉,还不快快给我倒酒,不然……不让我让王兄罚你……罚你五十大板。”风姿不悦地命令,那神色间已是醉意朦胧的。她见坐在面前的人一动不动便想站起来抢他手里的酒壶,可是脚下一个踉跄,被脚下的凳脚给一绊,子一晃,人便向后倒去。

    幸亏宁谌动作敏捷,扶住了她。风姿站稳以后,重新坐回凳子上,宁谌则扶着她坐稳,刚想离开,却见风姿扯着他的衣服不放。

    两人一坐一站,风姿又扯着他腰际的衣服料子,头则是一直倚着宁谌的口处,久久未移动半分,仔细听,风姿的嘴里正嚷嚷着要酒喝,还骂他小气。宁谌的嘴角微微抽搐,手刚触到风姿的发际,想将她的脑袋从口移开,却听见咚咚的上楼声。

    一会儿便听见饮露的叫唤在门外响起,“郡主,王爷来接你回府了。”

    房门砰地一下被推了开来,饮露看到房内的形,表一呆,怔在当场。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