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失恋之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马车从正呼唤着“表妹”的章怀远边驶过,隐隐听到章怀远叫了几声“郡主”,风姿也不肯理,反叫长风快些。

    车子很快驶出巷子,往内城驶去。

    风姿坐在马车里涕泪交加,如玉的脸庞上都是泪痕,好不狼狈,饮露在一边劝道:“郡主,说不定只是误会罢了。要是叫王爷王妃见着你现在的样子,定不会轻饶章大人的。我们回去让王爷给你好好出顿气,让他知道咱们简亲王府的人可不是任人欺负的……BLABLA”

    饮露口才好,说这些本想让郡主宽心的,没想到越说郡主的眼泪掉得更凶。

    风姿的脑子里哪里听得进饮露在说些什么,她的脑海里满脑子都是章怀远毫不犹豫离去的背影。原来在章怀远的心目中自己的重要还比不过他家乡的一个小表妹,自己是已经被人抛弃了的昨黄花。

    一时间,她只觉得心口堵得慌,以往对章郎的种种不满全都涌上了心头。

    比如,自跟章郎在一起后,她为了不让章郎觉得自己是骄奢的大家千金,也为了维护章郎的大男人自尊心,两人的约会一直是经济型的,她不会主动说要买这个买那个,那些昂贵的奢侈品更是绝迹在她的购物名单中。

    可是今天她的心里却涌上一股疯狂购物的冲动。

    风姿接过饮露递过来的帕子,大声对正在赶车的长风说:“长风,去长乐坊。”话声带着浓浓的鼻音。说完还拿着帕子很用力地擤鼻涕,擤完鼻涕还很自然地扔给看得目瞪口呆的饮露。

    饮露看见那脏帕子烫手山芋一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哭无泪中……

    长风高声应道:“是。”

    长乐坊依旧熙熙攘攘,闹闹。

    饮露趁郡主不注意,悄悄地将帕子仍到了马车外,观察着郡主的表,小心翼翼地问:“郡主,咱们是去长乐坊的墨香斋买书么?”

    风姿擦干眼泪,恶狠狠的道:“今儿个本郡主买的不是书,是失恋。”

    长风在闹市寻了个地停下车,风姿不等停稳就抢先跳下马车,一马当先地朝着最近的一家店铺走去,哪气势汹汹的架势,不像是去买东西,倒像是去砸人家的店。

    饮露和长风相视一眼,暗叹了口气,忙跳下车追上去,长风也忙去寄了马车,在外等候。

    这是一家绸缎铺,店中生意不好不差,此时正有几个人在里面挑绸缎。

    那店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风姿刚踏进门槛,他就留意到了。他快速地一打量,见眼前的这个女子,虽泪痕犹在,仍不减丰姿,衣饰并不张扬华美,但那缎子,那衣料,只怕他这店中也没几样能比得上的,显见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姐,断不能怠慢了。便亲迎上前,更加了几分笑颜:“小姐里边请,不知小姐想买什么样的料子?”说不定这就是个大主顾呢。

    风姿看也不看指着货柜上的料子,也不看细看花色,胡乱指一气,然后说全部买下了。掌柜看的差点笑得嘴角咧到耳根后,招呼得更加殷勤。

    饮露掏出银票的时候,自然是心疼再心疼。长风则充当了搬运工,将买的东西一件件放上马车,一路叫苦不迭。

    风姿一家家店铺这样扫过去,从绸缎成衣首饰点心,莫不是看上便下手,毫不犹豫,她自然是痛快了,反正拿了东西走人就是,可饮露看着手中越来越少的银票,暗叹一声:她家郡主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败家过了啊!如今这般如散财童子一般的行为,她这小丫鬟上的银子可就不够了啊。再看看停不下来的曼郡主,不免就有些着急了。

    这会儿他们进了一家玉器店,风姿正在欣赏掌柜特意拿出来的几件玉饰,眼见马上就会回头扔下一句“饮露,结账”。

    饮露忙和长风嘀咕:“郡主只怕是被章学士气得狠了,拿银子过不去呢,我今儿本没有带多少,如今花得差不多了,看郡主这态势,只怕还要不知道要撒出多少才甘心,你赶紧回府取银子去,顺便把那一车的东西先运回去。郡主再买下去,可就没地方装了。”

    长风看了看那马车,车厢内已塞得满满的,连车顶也叠了好多个盒子,点了点头:“知道了,你要小心留意,我速去速回。”郡主今如此铺张,只怕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真让他不放心,可眼下似乎也没其他办法,到时候付不出帐来,惹点不愉快,岂不更添不快。“最好能寻个地让郡主歇歇。”

    那边郡主已经叫了:“饮露,结账!”

    饮露忙应了一声,匆匆地对长风说了句:“我知道,我会看这办的,你赶紧着吧。”说着就匆匆迎上前问:“掌柜的,多少钱?”

    掌柜笑地:“不多不多,抹去零头,便算是一千两吧。”

    “一千两?”

    饮露不由脱口叫了声,“这么多?”她看了看那几件玉饰,也不过是一支玉簪,一枚玉佩,一对玉坠子,都是极小件的玉,虽说看着玉质不错,雕工也好,可是却没想到要要这么多。

    掌柜脸色不变:“姑娘,别小瞧了这几件玉,这可都是珍品,就是进贡到宫里,也不跌份儿。”

    若是平常,饮露也不会纠结这么多,只要郡主喜欢,买下就是,银子没带足,对郡主言一声也就罢了,郡主也不会把这些儿放在心上。平里在街上,倒是不值几个钱的小物件儿点心什么的买得多些,其他的贵重东西,平见多了也不会轻易瞧上眼。因此,每次饮露虽郡主出门,也就是以防万一才带几张一百两面额的银票,大多时候,手里的几十两散碎银子都用不到。

    今自然也不可能带多少,在前面的几家店又费了不少银子,原想这不过是家普通的玉器店,花个几十两至多百来两也就罢了,没料到这店里居然还又所谓的“珍品”,珍品不珍品的,她也认不得真,瞧着倒像是值得这个价的,可是手里却没这么多银子啊。

    转头看郡主,她早已向下一家店去了。便匆匆忙忙地道了声歉:“不好意思,我上没这么多银子,不然你就叫个伙计把这玉送简亲王府去?”

    掌柜的脸色僵了僵:“实在不好意思,本店店小利薄,概不赊账。”

    言下之意倒似怕她假冒简亲王的名头。

    饮露便罢手:“那就没法子了,您先帮忙收着,我叫人取了钱来再买。”说着就忙出门去寻风姿。

    掌柜在她后叫道:“我只给留到今打烊。”一面说,一面摇头把东西收起。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声音接道:“掌柜的,刚才那位姑娘看中的东西我买了。”

    一张千两的银票出现在柜台上,掌柜抬头看,顿觉西下的斜阳进来的光芒有些刺眼,竟让他一时之间看不清那人的容貌,说话间也带了份迟疑:“这……”

    “怎么?不便?”那人的嗓音甚是好听。

    适应光线后的掌柜也看清了他的脸,明明是男子装扮,嗓音也如男子般清朗而不柔媚,那容貌却比刚才的那位小姐还要美上几分,一时竟有些看呆了。

    掌柜见这人出手如此大方,他的迟疑早就不见了,毫不犹豫地将那些玉器给拿了出来。“这位公子哪里的话,我开门就是做生意的,哪里会有小店拒绝上门的生意这样的事呢?”

    饮露匆匆赶上,幸而在这短时间内,她家郡主没有瞧上什么东西,倒是又走了三间店铺了。

    她在一家兵器铺里找到了他们家郡主。饮露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兵器心惊胆寒:郡主难道如此想不开,要拿这刀剑……

    自杀还是杀人?

    风姿却看起来很是喜欢,摸摸长枪,又摸摸弓箭。这兵器店的掌柜和那兵器差不多冷,任她在那看来看去,也不招呼也不驱赶。

    风姿看上了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她拿起来仔细端详,又问饮露:“你看这个怎么样?”

    饮露摇摇头又忙点点头:“奴婢也觉得不错。”她本想说这样的凶器郡主带着不好,可又想这当儿却不能违逆郡主的意思。

    风姿微笑:“也不知道使起来顺手不?”说着拔出匕首,凌空比划了两下。

    使起来?饮露心中害怕:郡主难道真要一气之下杀了章学士?很有可能这里面又什么误会啊。她现在还不是很相信章学士是那种人呢。那个表妹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也许就是专门来破坏郡主的感的!

    “小姐,这……这不太好吧?”

    风姿收回刀子,漫不经心地道:“有什么不好的?付钱去。”说着就拿着匕首出门。

    这不付都不行了,饮露只好去付账,幸而这匕首不贵,剩下的银子将将够。只是付完就没几个钱了。

    风姿却丝毫不觉,手里把玩着匕首就要朝下一个目标前进。

    “郡主,请稍等。”突然又个熟悉地声音叫住她,“您有东西落下了。”

    曼郡主回头,只见一名着绛红色袍子的公子立在街心,长玉立,衣袂飘飘的,仿若谪仙一般。

    那人嘴角轻勾,对着她的方向微微一笑。那一笑,竟好像使这繁华的街道上静止了一般。

    正在风姿怔仲间,那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很是亲切地询问道:“郡主可是体不舒服?”

    风姿急急否认道:“没有啊,我很好啊,多谢宁大人关心了。”顿了一下,有些敷衍的语气道,“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要去买东西了,就不耽误宁大人的时间了。”她现在可不想跟任何人交际应酬,就算那个人是她YY过的皇帝大人的相好,她现在也不想多聊。

    风姿抬脚就想走,却被人拉住,递过一个小木匣子:“您瞧瞧,这可是您的。”

    宁谌上前,风姿打开一看,正是刚才她选中的几件玉饰:“好像是呢。”疑惑的目光看向边的饮露,“饮露?”

    饮露跑过来看见那几件玉饰,不由惊愕地看向宁谌,宁谌朝她一笑,眼睛一眨,饮露也是个十分剔透的人儿,一下便猜是宁谌付了银子却不想叫郡主知道,心中很是感激,便道:“多谢宁大人,奴婢疏忽,竟把它落下了。”

    宁谌浑不在意地温和道:“没什么,正好赶巧罢了,我也去那家店中买玉,正巧听掌柜前面又个姑娘急着赶路,买了东西去落在店里了。我听着形容倒像是郡主,所以来问一问。幸而郡主也没走远。”

    风姿瞪了饮露一眼,又向宁谌微笑道:“多谢宁大人费心了。”原来是误会人家了,人家好心将她忘记的东西特意拿了来,她还态度那么差地对他,心里不对宁谌有些抱歉起来。

    “不敢当,举手之劳罢了。”

    宁谌客客气气地道,“相请不如偶遇,差不多可以用膳了,不知郡主可否上个薄面,让下官请郡主吃个饭?

    风姿不好意思拒绝,便应了。

    这让饮露也松了口气:她家郡主再如此疯狂购物下去,她可没银子付账了。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