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表妹驾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回府后,还未平复怒气的风姿,本想写封信去问问,可拿起笔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写了。真是怎么写怎么不对劲,纸都揉掉了好几张,地上都是写了没几个字的纸。

    于是风姿便一直闷闷不乐。

    第二想跑去质问章怀远,都走到门口了,又闷闷地回来——这一大早的,章怀远肯定在朝里啊。

    回到房里坐着想想,就算去了,也真不知道该怎么问他。万一听到她不想听的,那打击就更大了。于是就这样徘徊了几天,一直窝在家里做鸵鸟,就连进宫给太后请安也不去了,各家小姐邀约的小聚也一律推辞掉了,章怀远递来的帖子也是看也不看扔在一边,更别说回复书信了。她整哀声叹气的连平里最的话本小说竟也不看了。

    饮露终于看不过眼去,就劝她:“郡主,您就别气了,气坏了子可怎么办?要是被王爷知道了,章大人又要被教训了。”

    风姿瞪了饮露一眼,气道:“被王兄教训,那也是他活该。”

    “郡主就是嘴硬心软,到时候章大人被责骂了,您又要心疼了。”

    风姿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我才不会去心疼他,借口事忙却去花天酒地,没时间陪我却有时间陪梦师师。我这么多天没写信给他,他也不会来问一问!我算是看错他了!”

    饮露对章怀远的印象一直很好,忍不住为他说好话:“王妃不是说了么,男人在外面总免不了需要应酬之类的。郡主整天府里想想也没用,越想您越心烦,还不如干脆一点,去向章大人问问。”饮露看了曼郡主一眼,知道她没反对,继续道,“如果……如果章大人真是那样的人,郡主也好提早认清那人的真面目,马上把婚事给退了,不至于等成了亲才后悔。”

    风姿心里还在生气,可听了饮露的话觉得不无道理。当饮露说到退婚,风姿有点心慌意乱。她只是气不过章怀远撒谎,私心里她还是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的。如果就这么下去,等王兄回来了,王兄一生气,那这婚事自然是告吹了。她想到以前和章怀远相处的点点滴滴,想到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在一起,心中很是难过。

    想来想去,她决定还是趁早出府去找章郎问问清楚的好,免得有狐狸精趁虚而入。

    冷静下来的风姿让饮露去探问章怀远的行踪,自己拿出把章怀远的信拿出来看。章怀远的信一如既往,字数不多,语气含蓄平淡,诉说了自己的繁忙,和对郡主的思念。最近的一封信中说他已经被任命为起居郎了,现在每跟随在皇帝侧,记载皇帝的言行,有时皇帝也会询问他的意见。从信中淡淡的描述中也可以看出,章怀远还是很受皇帝的赏识的。

    风姿很为他高兴,再想那天的事,这样看来,那天大概是他的同僚们正提前为他升职庆贺吧。越想越觉得其实那天的事算不得什么,那匆匆一瞥,也没看到章怀远手脚不规矩啊。以章郎的为人大概真是却不过同僚的面,才陪他们一起去喝酒的吧。自己可能真是小题大做了,为此生这么多气太不值得了。

    想通了的风姿顿觉海阔天空,她忽然为自己的小家子气感到好笑起来。

    章郎说他很快就能适应新的职责了,过几天就来找她。

    嗯,自己是等他来找呢,还是上门去探望一下?

    正想着,饮露回来了,说今皇上体不适,让章怀远提早告退了,现在已经回府了。

    说起来风姿还从来没去过章怀远的府里呢。

    今凑巧,正好去见一见他。那天的事当然还是要问一问,就算是误会,也要给他提个醒,免得他以后得意忘形,渐渐肆无忌惮,真发生点什么事。

    这样想着,吩咐备车,去章府。

    章怀远的府邸在外城——内城住的都是王公贵族,他一个六品的小官儿根本没分儿呆,只能在外城靠近内城的地方买了个房子。位置比较偏,在一个名叫铜锣巷的巷子底,是个小小的院落,这还是章怀远考中状元后买的,原比较破败,与简亲王府结亲后也进行了一番修缮,因此还算齐整。章怀远俸禄不多,家中又上无老,下无小,只他单过,因此只请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婶,负责给他洗刷打扫,偶尔做几顿饭,门庭甚是冷寂。这也是章怀远不许曼郡主造访的原因。

    曼郡主一行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打听到他的住处,远远看见“章府”两字,很是惊讶——没想到章郎就这在这么困窘的地方啊。一路看来,很多屋舍都很陈旧呢,往来的人也大多都是衣着朴素,大概都是些小民小吏,看到她的马车经过,都是一脸好奇。

    在章家门前下了车,叫长风去叩门,叩了半天,连个应门的人都没有,一推门,门是虚掩的,隐约听到屋后有说话声。

    “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

    “郡主……”长风有些不放心。

    饮露拉了拉他:“就这么点地方,有什么事,郡主叫一声你就听见了,怕什么!让郡主和章学士独处呀,我们在外面守着就行了。”

    长风想想也对,就没跟进去了,和饮露两个叽叽咕咕开始聊天儿。

    风姿一边好奇地看着里面陈设,一边循着声音悄悄地走过去,想吓一吓章郎。

    还没找到人,就听到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声调叫骂:

    “章怀远,你这个负心汉!你为了攀上皇家的郡主,就抛弃青梅竹马!你这个陈世美!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风姿大吃一惊,顿时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就见一个女子冲了出来,后面一个男子边叫着“表妹”边跟出来,两人看到风姿都停住了脚步:

    “你是谁?”那女子满面泪痕,一脸戒备地看着风姿。

    “郡主?!”章怀远同时惊讶的叫出她的份,“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就是那个郡主?”那个女子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就是你抢走了我的表哥?”

    “章怀远,这是怎么回事?”风姿看看那个滴滴的“表妹”,又看看一脸慌乱的章怀远,一下子气上心头。

    章怀远看着眼前两个女人,感觉头都大了。

    这叫他怎么解释?

    他也不知道他今天是撞什么邪了,竟会让他遇上这么狗血的事。

    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他的表妹萧筠儿,年方十五。他母亲过世得早,幼时就寄居在姑母家中,与表妹朝夕相处,感深厚。但他和表妹相差八岁,一向把她当作惹人怜的小妹妹。在他十五岁因父亲生病回到家时,表妹也才七岁,此后见面才三四次,怎么可能对她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感

    可这小姑娘以前戏文看得多了,看到戏上很多都是表妹嫁给表哥,她小小年纪就说“长大后要嫁给表哥”,看到落难公子考中状元娶了援助过他的佳人 ,就问“表哥是不是落难公子?”“我是不是帮了他一把的千金小姐?”就要他考中状元后回来娶她。那时候这小姑娘才多大啊,为哄她开心,他自然什么都应了。没想到她会信以为真,十三岁起就时不时地写信问他何时到她家下聘,何时去迎娶她。他只好告诉姑母,自己向来把她当作妹妹,从没娶她的意思,请姑母帮忙安抚表妹。姑母很是通达理,说从来没把他俩幼时的玩笑话当真,姑父早已为表妹开始物色夫婿人选了。

    没想到有一天表妹会出现在他面前。居然还是因为不满父母给她安排的婚事离家出走。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一来她就叫章怀远:“表哥,你快去和我爹娘说,你要娶我的,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土财主呢。”又委委屈屈地控诉,“表哥,你明明答应过,等我们都长大了,等你考上状元,你就会来向我父母求亲的。可是现在你都考上状元了,你为什么不来跟我爹娘提亲?”

    章怀远抚额,头疼不已:“筠儿,不要无理取闹了,小时候玩笑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怎么不能当真了?我爹说男人说过的话,就要算数的。你说过要娶我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筠儿,不要乱说话,我现在已有婚约了,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跟男人这样拉拉扯扯,传出去,有损你的闺誉啊。”

    萧筠儿深受打击,她在家乡时就听说,他成了简亲王府的郡马,她一直以为那是假的,是爹娘编出来的谎话,可是现在从章怀远的嘴里亲口说出来,那还哪里会有假!“表哥,你……你……我真是错看你了,枉我逃了爹娘给我安排的好亲事,千里迢迢来京城投奔与你,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说着,说着,萧筠儿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骂。

    章怀远正头痛呢,偏曼郡主又找上门来了。他看着郡主怀疑的眼神,顿时心慌意乱,想解释,可还没没想好怎么开口呢,那边已经吵起来了。

    “喂,你不是郡主吗?你有钱有权,找什么样的夫婿不可以啊?为什么要和我抢表哥?”

    “什么叫我和你抢表哥,本郡主犯得着和别人抢吗?”风姿忍不住回了一句。

    “正因为是郡主才有本事抢啊!若不是你是郡主,表哥怎么会看上你?”那表妹一脸鄙视地看着她,“听说你今年都十八了,好老好老啊。”

    “你才是黄毛丫头,臭未干!”风姿懒得理她,回了一句就问章怀远,“章怀远,你给我说清楚,你和你表妹是怎么回事?还有上次你和梦师师又是怎么回事?”

    “我和表妹什么事都没有。”章怀远忙解释,“和梦师师更扯不上关系!”什么时候又牵扯上梦师师了?

    表妹不满了,没等他说完就急急地道:“表哥,我跟你怎么会什么事都没有呢?我们有婚约的!你看上她才不要我的!这女人这么凶,还会仗势欺人,你娶她以后一定会受罪的。还是我比较好,又温柔又体贴又……”

    风姿也同时抨击:“章怀远,你撇得到干净!没什么的话,你表妹会骂你负心汉?会缠着你不放?还有你明明说过不会去青楼的,那天我就看到你在听梦师师唱曲!”一面又忍不住对表妹嗤之以鼻,“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哪点温柔了?”

    章怀远听得头都要炸了,刚说了句“表妹你别胡说”,又马上跟了句“郡主,你误会了……”可没等他解释,那两个女人又吵上了。

    “再怎么说我也比你好!据说你以前还死过一个丈夫,那不是克夫的命吗?如果不是你的出好,早嫁不出去了。怪不得要和我抢表哥。”

    “什么叫我死过一个丈夫?”风姿气急败坏,“是未婚夫!我们定的是娃娃亲,我见都没见过他,他十四岁就生病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哪里是克夫!”

    “未婚夫也是丈夫啊,生病死也是死啊,和你定亲后死的还不是被你克死的?你就是克夫命,表哥啊,这样的女人你都要娶回家啊!”

    “章怀远,我克着你了吗?”

    两个人的矛头一下子又对准章怀远。

    章怀远忙对曼郡主道:“我表妹不懂事乱说话,郡主别放在心上,你怎么会克夫呢,当然是旺夫!”

    “表哥,什么叫我不懂事乱说话,她的命不硬么?无父无母还死了前夫,若不是郡主,谁敢娶她!”

    曼郡主几乎哭出来:“你……你……你还说我父王母妃,你……太放肆……太无礼了……”

    “是呀,我放肆无礼没家教,可我不抢别人的心上人!”萧筠儿还在火上浇油。

    论嘴上的功夫,曼郡主怎么比得过她,不一会儿就落了下风:“章怀远!你倒是说句话啊!”

    章怀远苦笑,根本没他说话的份啊,不过对表妹的话他也很生气:“筠儿,你太不懂事了!你怎么如此说话!辱人不及父母,这点道理都不懂吗?都怪姑父姑母太宠你了!”

    “表哥,你就会欺负我!这些难道不是实话吗?什么叫辱啊?我就知道你看上了人家家世比较好,什么都维护她!”萧筠儿说着跑出门去。

    “表妹……”章怀远叫不住她,只好对郡主道,“郡主,对不起,这里她人生地不熟的,我得先把她找回来,待会儿再向你解释!”

    饮露和长风两个在外面本来自在的,后来听着那隐约的说话声有点不对劲,怎么倒像是几个人在吵架?好像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两人迟疑了片刻,想想还是看看比较保险,刚走到后院,就见一个人影冲过去,因为听到里面郡主的说话声,便没管那人是谁。

    “郡主,发生什么事了?”饮露感觉到事不像预期那般发展,担心地看着曼郡主。

    风姿看到他们两个一脸忧心再看章怀远一脸焦急的样子,突然心灰意冷:“章怀远,不用解释了,我不想听了,你找你的表妹去吧!”又向饮露和长风道:“我们回去吧。”

    “郡主!”章怀远跺跺脚,叹了口气,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找表妹啊,顾不得解释,只好急忙忙地追出去了。

    风姿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就掉下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