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人约黄昏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

    雾气氤氲的湖边,几艘悠悠过的画舫上,红色的灯笼高高地挂着,在水中倒映出不一样的色彩光晕,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丝竹之声。

    岸边,偶而可以听见有小商贩在沿街叫卖,三三两两的行人在河边来去,有相貌俊俏的公子和书童,容貌美丽的小姐和侍女,也有普通的贩夫走卒,仆妇顽童。

    在某座小桥边,一棵行人较少的柳树下,站着一对容貌气质都非常引人注意的男女。

    那女子正是曼郡主风姿。

    风姿扯着已经开始落叶的柳枝,有些幽怨:“章郎,从上次翰林院见过一面以后,我们可是有十七天没见面了,你是不是生我气了?你说,要是我今天不约你,你是不是打算再也不来见我了?”

    赏花会上,她一直在盼着章郎来,后来章郎果真来了,可是他边有皇叔和那么多的大人,自己边又有那么多的千金小姐,实在不方便。而且很奇怪,那些皇叔和诸位大人那天特别关注她,害得她想使眼色把章郎约到一边说几句话都不成。

    “傻姑娘,胡思乱想些什么呢?”章怀远笑着解释,“我只是最近公事比较忙,这几把一桩事了结了,才得以喘口气,要不然连休沐也没得闲。我这不是一拿到饮露传来的字条,就来见你了么?”

    他想到今曼郡主的言论,心中很是高兴,看到风姿仍旧是气鼓鼓地嘟着嘴巴,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戳了戳她粉嫩的脸颊,难得好心地开玩笑:“好了,好了,你看你再嘟着嘴,都可以跟河里的青蛙媲美了。”

    风姿气得瞪圆了眼睛:“你才是青蛙呢!”居然拿人家和青蛙比,人家有那么难看么。

    章怀远心道,瞪着眼睛就更像了,却只敢笑着道:“是是是,我是青蛙。”他轻轻地握住风姿的手,低低的道:“那么可的青蛙夫人,可否赏光跟在下一同散散步欣赏欣赏风景呢?”

    风姿被那一声“青蛙夫人”给羞得满脸绯红,挣扎着要收回手:“放手啦!谁是青蛙夫人?你找你的青蛙夫人去!本郡主要回去了。”

    章怀远扣着她的手腕:“不放,我要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章怀远的声音伴着湖面上吹来的凉风,显得格外的温柔缠绵,“郡主,我们难得有时间见个面,一起走走,好么?”

    “嗯。”风姿软了下来,轻轻的应了一声。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星星开始冒出了头。

    “你看这天上的星星多漂亮啊!”风姿望着天空,感叹了一声。

    章怀远也同时抬头望着天空,又看向眼里闪烁着星光的风姿:“你若喜欢,成亲后,我天天陪你看星星,可好?”

    风姿微微点点头。小声的应了句:“好啊。”这是章郎第一次向她提到亲事呢。虽然他们已经定亲这么久了。

    “以后,我也许还是很忙,但我一定不会忽略你的感受,我会尽量多陪陪你,还有,”章怀远声音低低的,“我们的孩子。”

    风姿羞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只觉得,章怀远离得她好进好近,她的脸好。恍恍惚惚的听到章怀远的声音在说:“郡主,等王爷回府,我就上门请他定下期,就在十月成亲好么?”

    “好。”

    “好!”突然湖中冒出一片叫好声,风姿轻轻的一个字,就被淹没在那片喧哗中了。

    风姿和章怀远都有些失落,一起看向湖中央。

    声音是从那艘最大最华丽的画舫中传来了,那些喧哗很快静下来了,代之而来的是悠扬的丝竹之声,衬着一把清丽优美的女声。

    “这好像是梦师师姑娘的歌声。”章怀远就说出了唱歌的人的名字。

    “谁是梦师师?”从章郎口中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名字,风姿马上就有了警觉。

    章怀远坦然地道:“听说是倚红楼的一名清倌,上次刘大人生辰请她来献了一曲,我还有些印象。”

    “一曲就让你印象深刻?”风姿有些酸溜溜的。

    醋味之浓,章怀远再迟钝几分也能闻到了:“只是觉得似曾相识罢了。”

    风姿却没又轻易放过:“章郎,你老实交代,平时有没有瞒着我去逛青楼?”

    章怀远犹豫了一下,作为一个男人,平时交际应酬那是肯定有的,但是他也知道,吃醋的女人是可怕的,所以还是决定不说实话:“当然没有!”

    风姿转怒为喜:“那还差不多,以后离所有的姑娘都要远远的。”她想到赏花会上可有不少姑娘酸溜溜的说她命真好,说章学士又俊秀又有才又随和——好几个胆大的姑娘借机和章怀远搭话呢,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她想到就火大,“不许看她们,不许对她们笑,不许和她们说话,不许帮她们忙,不许……”

    章怀远听她说了一连串的不许,不由好笑:“好好好,小醋坛子,我以后一定注意。”

    风姿又恼了:“谁是小醋坛子?”

    “啊啊,我又说错话了,该打该打。”章怀远连忙陪不是。

    两人说说笑笑闹闹,早就把那画舫上的歌声抛在脑后。

    这几风姿过得滋润的,白里看几章刚买回来的闲书,等章怀远每的例行公事忙完,就和章怀远一起去湖边散散步,吃点儿小吃,这子真让人心满意足。她又是期待又是羞涩地想:如果王兄早点回来就好了。

    可是章怀远只陪了了她没几,就又开始忙了。据说是因为要调职任起居郎,要把手中的一些是赶紧完成交接,还要熟悉一下起居郎的职责,要注意的事项,所以短时间内没有闲暇了。

    风姿除了每一信,诉一诉衷肠,就把全心都放在了闲书上,又开始了熬夜的生涯。

    饮露见自家主子这般熬夜,第二睡到上三竿的不健康生活方式分外着急。

    这一饮露从简亲王妃侍女处那里得了消息,说是要去游湖,便兴匆匆地伙同其他几个侍女一起跑进卧室,将还窝在上的郡主大人给拖起来,起梳洗。

    风姿正睡得天昏地暗,被扰了清梦,心里不高兴,想训斥她们几句,听饮露说,是简亲王妃叫自己一同去游湖,这罢了。她自己也清楚,要让嫂嫂知道自己这般作息颠倒,非告诉她哥哥不可,到时候,她就免不了一顿责罚。

    梳洗毕,风姿穿了一淡粉色的罗裙,才姗姗踏出房门,便见简琴王妃已经派人来她的小院接人了。

    到了船上,风姿才知道今游湖只简亲王妃和她两个人,这才大大松了口气,要是哥哥那一大帮子的妻妾一块儿来的话,她可又要头疼了。

    简亲王妃似是知道她的想法,微微笑道:“我本就是打算出来散心的,可不是给自己找事的,要是带了那一大帮子人出来,那我岂不是自找麻烦么?我连两个小的也不带,就咱们俩,说说话,赏赏景。”

    风姿了然地点了点头,俏皮一笑:“嫂嫂说的是,还是人少些痛快。”她哥哥的几个妻妾中,和她最亲的也就是这个正妃了。

    姑嫂两人在船上一边欣赏着湖上的风光,一边聊起天来,一会儿是京城的风物,一会儿是最近流行的戏文,话题不断,两人倒也聊得开心。

    远远听到一阵琴声传来,似曾相似的琴音让风姿一下愣住了,简亲王妃在一边道:“如此好听的琴声,弹琴的必是个妙人儿了。也不知道是哪艘画舫上的花魁娘子有这般功力?”

    风姿从琴音中回过神来,下意识道:“必是名动京师的花魁梦师师姑娘了。”

    “风姿,你何时听过梦师师姑娘的琴声了?”

    风姿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直恨自己为何如此嘴快,心里在想什么,便说出了口去。

    “我只是猜的,这般好听的琴声,就是宫中最出色的乐师都比之不上,再加上传闻,我便猜是她了。”

    简亲王妃难得地起了兴致道:“要不,我们把船划得近些,也好细细听听,说不定有机会还可以亲眼见见那第一美人的摸样呢。”女人,特别是美丽的女人,听到别人被封为“第一美人”时,总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总会起比较之心,总想看看那所谓“第一美人”的模样。

    风姿有些迟疑:“可是,这有点不妥当吧。要是被哥哥知道了,恐怕会生气的。”

    简亲王妃听了她的话,难得顽皮地朝她眨了眨眼道:“我们只是远远地看一眼罢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王爷怎么会知道呢?”

    简亲王妃和风姿的年纪其实相差不多,在王府的时候见多了这个嫂嫂老成持重的样子,现在难得见她露出一丝与年纪相仿的气息倒也不忍再反对了。更何况,其实她也好奇那“第一美人”的容貌啊。

    船慢慢向琴音的来处慢慢靠近,离得近了,那琴声听得越来越清晰,一个起落,一首曲子已经告一段落,然后听得那艘画舫中爆出轰然地叫好声,然后再是一片劝酒声。

    两人顿时觉得有些扫兴起来,简亲王妃刚想吩咐了下人将船划去别处,却听得风姿阻止:“且慢。”

    简亲王妃还在纳闷出了什么事,却见风姿咬牙切齿看着船舱内的某个人。

    原来是风姿在刚才那堆人的劝酒声中听见有人喊章学士的声音,然后好巧不巧地那画舫的帘子被风吹起,风姿瞧见了那坐在一堆人里的章怀远。风姿恨不能冲进那艘画舫去质问他,那天晚上他可是亲口跟自己保证过不会去逛青楼画舫的,没想到这大白天的就被自己给抓了正着。要不是嫂嫂今叫她一块儿游湖,她岂不是一辈子要被蒙在骨里。

    简亲王妃见曼郡主的脸色不好,便猜到那人必是与曼郡主有婚约的章怀远了。心里暗叹章怀远倒霉,怎么偏这么凑巧叫曼郡主看见了,早知道刚才就不把船给划过来了。她小姑子的脾气她知道,想来必然要闹一场,忙解劝道:

    “风姿,你别放在心上,你也知道男人出门应酬这种事实避免不了的,你哥不也经常在外应酬的么,不要对章学士太苛刻了。”

    这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她的章郎和别的男人是不一样的啊。风姿在心中大喊,可是此时她的嗓子眼似乎是被堵住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再看看简亲王妃一脸的关切,风姿定了定神,喝了口茶,那激动地绪才平定了下去。

    “咱们回去!”在这里发作太不好看了,回去再找他算账!不是说很忙吗?连来见她的时间都没吗?怎么有空和别人喝花酒听小曲儿?

    “好好,我们回去。”简亲王妃忙吩咐开船。回去了随这小姑怎么发脾气都好,可不能大庭广众之下,叫人瞧了简亲王府的笑话。

    看曼郡主还是气鼓鼓的,简亲王妃就在旁慢慢地劝她:“风姿,你可看清楚了,那是章学士吗?也许只是相似的人呢。”

    风姿气冲冲地:“我看得很清楚,是他没错。”

    “就算是他,也可能是因为同僚们邀请,他却之不过呢?他们在画舫上喝喝酒,听听曲,也是寻常,未必就会发生什么。更何况现在还是大白天呢。你也该相信章学士的为人,他的风评一向很好,不然当初王爷也不会这般轻易答应将你许给他啊。”

    风姿嘟着嘴:“谁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变啊。”

    “那你也应该先问问他,听听他的解释,不能马上就给他定罪是不是?”

    “嫂嫂,你怎么一直在为他说好话啊?”风姿怒气减了些,心中却还是不高兴。

    简亲王妃不由笑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怎么,还迁怒到我了?我还不是怕你一时想不开,一怒之下就把这门亲给退了,到时候又后悔。”折腾来折腾去,她可就没清静子了。这小姑子的婚事蹉跎至今,再不嫁,就越发难嫁了。虽说顶着个郡主的头衔,可年龄过了,同样也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啊。到时候王爷可不要愁死。

    “嫂嫂,你别误会啊,我不是迁怒您。我就听嫂嫂的,先听听他的解释再说。”风姿忙道,“如果他没个合理的解释,这们亲事不要也罢。”嫂嫂说的对,说不定只是误会而已,可是看到刚才章郎被那些女子簇拥着喝酒的画面,她就怎么想怎么不舒服。明她一定要去问问,要是他撒谎,看她怎么收拾他。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