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话不能乱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容与 书名:腐女郡主
    继翰林院之后,后宫成了第二个暂时回避的场所。

    直到不久后接到了由皇太妃为首的诸位娘娘们联名发的赏花帖。

    这一天朗清,秋风和畅,御花园中丹桂飘香,芙蓉争艳,菊花满地,与花相映的是众佳丽的笑颜。

    这次赏花会名义上的说法是临近重阳,要游游园赏赏花,喝点儿菊花酒,赋几首菊花诗;而实际上这是一场集合了京城所有待嫁名媛和青年才俊的相亲大会。

    为了掩饰这个事实,像曼郡主这类已有婚约的也收到了帖子,而且,男子们是找借口让同样不知的皇帝以诗会的名义邀请的。

    要让一切显得意外而自然,免得小姑娘小伙子们害羞尴尬——这是太妃老人家的一点心思。

    这会子,宴会还未正式开始,太妃们故意迟迟不来,早早地来赴约的各家的千金小姐们被宫人领到御花园,被告知“在此稍候,有事吩咐”。

    “稍候”的时间是漫长的,原本在远远近近的宫人们的环绕下,小心翼翼的众位千金,渐渐地放松了心,各自三五成群,或在湖边赏花,或在亭中品茶,或在树下弹琴,或在石上起舞。汇聚在这里的全是京城内名门闺秀,个个才华出众、年轻貌美。一时莺歌燕舞,好不闹。

    远处得到消息的太妃们很是欣慰,很是期待,很是焦急:皇上怎么还没过去?

    这赏花会名则赏花,实则赏的可是在座的各位千金佳丽。没了那些才子,光有佳人怎么成戏?

    曼郡主很快就发现了玄机,顿觉无趣,加上昨看得晚了,有些精神不济,不由打了个哈欠。饮露发觉她家郡主不端庄的举止,连忙捅了捅她的胳膊,郡主大人忙忙地用帕子掩住自己的嘴巴。

    可却已经来不及了,工部尚书家的千金崔婉宜正巧看见了,酸溜溜的话立马冒了出来:“曼郡主,是不是觉得跟我们在一起聊天觉得无聊了?”

    这个崔婉宜出世家名门,长得花容月貌,又是出了名的才女,姐姐又是荣亲王府的王妃,所以说话做事总带了点傲气,但也不是那种不好相处的人。

    她与曼郡主的梁子,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男人而结下的。

    崔婉宜自负才学,八岁就立下誓愿说后一定要找个才貌双全的状元郎做自己的夫婿。不料连着三届看下来,这三年一届的状元,不是年纪大的,便是容貌丑的,唯一一个勉勉强强品貌相称的还是有家室的。就算她想退一步,选个榜眼探花,也没个看得入眼的。

    那年去相国寺求签,偶然看到了章怀远,那时他正和几个士子在论诗,谈吐文雅,言语精妙,她一时听住了。丫环为她搜罗了他散落坊间的一些诗文,无一不让她钦佩。后来让人打听了他的品行,又知他未有婚约,心里已经打定注意,就算他未中状元,也值得嫁了。

    当公布科考结果,知道章怀远考中状元之时,她还曾厚着脸皮去求姐姐替自己请旨赐婚,可不料等来的却是他成为曼郡主郡马的消息。

    就因为家世差了人家一截,连未来相公都被人抢走了,眼看着自己快要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她焉有不恨的道理。

    曼郡主却不知道自己莫名地被她看不顺眼是因为“横刀夺”,歉意笑道:“崔姐姐说的哪里话,我只是昨儿个看得晚了,现下有些瞌睡罢了,要是扰了崔姐姐聊天的兴致,我向崔姐姐陪个不是,还请姐姐原谅。”

    一名容貌并不出众的女子,掩着扇子调侃道:“曼郡主近看的什么书这么好看,居然让你看得顶着两个熊猫眼来这赏花大会?”她叫韩素影,是太子太傅、右丞相韩缜的孙女。

    曼郡主低了头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道:“也没什么,就是《史记》一类的书。”饮露在旁边强忍笑意,他们家郡主哪里会那么认真看这种书,分明看的是墨香斋买来的闲书。

    “曼郡主真是用功,可惜为女子,要不啊,那些状元什么都要靠边站了。”

    曼郡主不好意思地道:“姐姐们就是开玩笑,其实我只是晚上睡不着找些书来看,酝酿一下瞌睡虫罢了。不料越看越睡不着了。”

    崔婉宜语气凉凉的:“曼郡主谦虚了,有一个状元郡马,当然是要多看点书的,要是以后被郡马嫌弃言语无味,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崔姐姐说的哪里话,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古来才女多寂寞。多读点书少读点书,与我是没多大差别的。”

    崔婉宜被这漫不经心地一顶,气得脸都绿了,这曼郡主跟她真是八字犯冲,抢了她相公不算,现在还讥讽她太有才了,所以才嫁不出去。

    韩素影见这两人气氛不大好,边上有一群等着看闹的人,赶紧打圆场,转移了话题,“哎,我听说等下的宴会宁大人也会来呢!”

    众人的注意力立即被转移了,马上有人问:“真的假的呀?宁大人也愿意来赏花会?”

    “那当然啊,宁大人长得那么好看,可是年纪那么大了,居然还未娶妻,太妃和皇上都跟着替他着急,所以就借着这次机会,想替他找段好姻缘啊。”

    “要是真的,那等下我可要在宴会上好好表现表现……”

    “哎,怕只怕宁大人要求高,看不上我这类小门小户的女子啊!”一小家碧玉型的女子忧愁地叹了口气。

    边上一名黄衫女子附和道:“也不知道宁大人喜欢怎么样的女子?”

    “依我看当然是品貌家世都要上上之选才好啊!”

    韩素影看了众人一圈,道:“其实依皇上对宁大人的看重,要是有适龄的公主,定会许配给宁大人的,可惜未婚适龄的宗室女只有一位曼郡主,还是有婚约的。”

    有人打趣道:“哎,你们说,要是我们曼郡主没婚约,和宁大人是不是也相配的呀?”

    “是呢,是呢!”

    “曼郡主,如果给你两个选择的话,你觉得章学士好呢,还是宁大人好?”有人探问。

    曼郡主有些不高兴自己成为别人打趣的对象,觉得别人将她和宁大人凑成一对的着实别扭,她可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假设,难得地一脸严肃道:“我觉得像宁大人那样长得那么漂亮的男人,并不适合做夫婿,况且我已经定亲了,这种假设以后可不要乱说了。”

    崔婉宜默不作声地喝着茶,人人都在巴结曼郡主,而她却是不屑。明白的人都知道这赏花会是什么目的,这曼郡主明明可以不来的,却还来这里抢她的风头。她心中有些不满,听她在那里大发议论说“宁大人不是夫婿人选”,更是嗤之以鼻。

    “长得漂亮不是更好吗?怎么就不适宜做夫婿了?”有人替她问出了她想反驳的话。

    曼郡主认真地道:“你真见过宁大人吗?你见过他你就知道了,以女子的份站在那张面孔面前已经是惭愧了,如果以夫人的份,那就是可悲了,会把你所有为女人的自尊心都击破的。还是我的章郎最好了,找夫婿就是要找他那样的才好!”再说了,宁大人喜欢的是皇上啊,你们呀,别妄想了,曼郡主心中道。又想:唉,今天不知道会不会遇见章郎?好久没见他了呢。

    这一边众佳丽正对“宁大人是不是个好夫婿人选”进行辩论,而不远处,听到曼郡主高论的君臣中,有人说了句:

    “宁相居然被人嫌弃了啊!”

    很是幸灾乐祸的语气。

    皇帝带领的这群年轻俊彦们本来按预定计划往这片区域前进,一路气氛很好,很轻松的闲聊了几句家常,渐渐地就听见了姑娘们的说笑声,皇帝顿时就明白了等待着他的这些年轻臣子的是什么。

    而其他臣子们听见女声时,不由地放慢了脚步,等待皇帝示下——万一正好遇见娘娘们游园,是该回避呢,还是该拜见?

    于是那些女子议论宁大人的话语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了。甚至在听到有人说皇帝其实很想将皇室的公主赐婚给宁相大人的时候,皇帝本人也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等听到宁大人被曼郡主嫌弃长得太漂亮的时候,大家都想笑又不敢笑,忍得十分辛苦。

    宁大人的脸色很难看,众人也是相当地尴尬。

    这时候冒出这么一句火上浇油的话,顿时惹得众人面面相觑。

    是谁?是谁这么大胆,居然当着宁大人的面说出这种直白的话来?以宁大人那种睚眦必报的个,这人可要倒大霉了。

    唉,刚才谁也没留意呢,不过总觉得很耳熟很耳熟啊!

    “恩?”这是宁谌惯用的语调,很慵懒很无辜,但是却威慑力十足。那语义分明是在质问,刚才的话是谁说的?

    宁谌的目光在众人上一一扫过,那些人全部一一低了头去,除了章怀远。

    章怀远正一脸笑意地看着曼郡主。

    大家都以同的目光看着章怀远:你完蛋了!

    章怀远则有些莫名。他还沉浸在刚才曼郡主所说的话里。无论哪个男人从心仪女子口中听到对自己的肯定,都会忍不住虚荣心膨胀的,何况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章怀远此时心很好,有点轻飘飘的,。

    正在宁谌眼风扫过去的时候,咱们的皇帝大人却似乎丝毫都没感受到周围异样的氛围,关切地问:“宁卿,怎么了?”

    宁谌微笑着道:“回皇上,臣只是有些感慨。”

    皇上哈哈一笑:“宁卿别放在心上,那是小孩子没眼光。”

    “多谢皇上安慰。”

    “时候不早了,赶紧过去吧。”皇上见好就收。

    随侍侧的太监忙扬声通报:

    “皇上驾到——”

    正兴致勃勃的莺莺燕燕们吓了一跳,忙慌慌张张的接驾:

    “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赏花会暨相亲宴正式开始。

    不过估计没几个人的心思往这方面去了。

    可是皇上兴致很好,很亲切很随和地与众人同做菊花诗,同喝菊花酒,又鼓动众佳丽众才俊大展才艺。宁谌也不得不随波逐流地做了诗,弹了首曲子,又引了不少慕的目光。女子中自然是崔婉宜最出风头,皇上也很是夸赞了她几句。

    曼郡主的心思全不在这上头,她沮丧地看着和她隔得远远的章怀远,这么多天不见了,难得在此见面,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呢。

    讨厌的崔婉宜,一开始就给她下子,看到章郎来了就故意说:“曼郡主,你的郡马也在呢,要不要我们回避,给你们独处啊?”

    她这么说,风姿当然只能说“不”了,郁闷死了。

    好容易挨到了赏花宴结束,才找了到机会让饮露递了个条子给章郎。

重要声明:小说《腐女郡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