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最终转化

    既然屠狮大会已然成了朝廷算计中原武林的谋,大家都跑路了,谢逊也自然就回归明教了。赵敏失败,她虽然当时平安被送了回去。但没多久之后,不等到皇帝问罪于他们汝阳王府她就一病不起了。是什么病?不得而知,汝阳王府捂得严实,瞧着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怪病,府里下人的因此死了不少个,闹的整个王府都人心晃晃,昔辉煌一时的汝阳王府此时一片败落的景象。

    平南王善于巧言令色,倒是在皇帝那里把事推得一干二净,啥事儿没有。

    “王爷,平南王孛罗阿鲁来求亲啦,他说今天一定要见到您!”下人们刚刚禀报了汝阳王,孛罗阿鲁已经擅自闯了进来,“汝阳王,事闹到了这个地步,整个大都都知道你们汝阳王府已经失了帝心,尤其敏敏郡主惹怒了皇上,哪里还有人敢来求娶。孛罗阿鲁此次来求娶足可见我诚心,王爷如此推三阻四,否有作态之嫌啊!你看本王聘礼都带来了,诚意十足绝不会辱没了郡主!”

    那小人得意的样儿把汝阳王气的眼睛都红了,赵敏她哥哥王宝宝不在,要在这,这会儿估计已经拔刀砍上去了。见过不要脸得,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饶是如此,汝阳王也只能忍气吞声,政治就是这么现实的。他们汝阳王府现在是暮西山,平南王府如中天,他们自然是不能得罪了。

    一抱拳,语气生硬的顶上去,“平南王多虑了,只是我家敏敏自上次回来之后就生了怪病,现在只能卧病在,又如何能嫁人呢!聘礼原物奉还,恕不远送!”

    这话到了孛罗阿鲁耳里就成了不识抬举的敷衍,他当下冷下声来威胁,“难道汝阳王还要本王去向皇上请旨不成?!三天之后本王自会派人迎娶,希望敏敏郡主倒是能够准备妥当才是。”说完便拂袖而去,韦一笑嘲笑赵敏慧做老姑婆的话终究没成为现实。孛罗阿鲁为防此事再生变化,第二天不放心的去请了指婚的圣旨,把这婚事变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汝阳王忠心耿耿,想着女儿闹到如此地步大贵族家里是不会娶她了,给人当小妾他也舍不得,敏敏的格已经传扬开去了,小门小户也会愿意有个强势的媳妇压着丈夫。孛罗阿鲁到真是成了唯一的选择了。只是敏敏的病……

    哎,儿女债啊儿女债,汝阳王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去看了看房间脸色苍白为由嘴唇血红如妖的赵敏叹息着。

    “今天死了几个?”抓过边的是从,汝阳王的问话让那人不住的颤抖。

    只见那人哆嗦了几下才回答,“回王爷,四个……”想起那些干瘪失去血液的尸体,侍从从心里打哆嗦,‘这这……还是人干的事吗!怪物啊!妖怪啊!’

    “哎,子夜啊,你上次到底对赵敏做了什么?”收到大都的报,明教众人对这可好奇了。他们回了光明顶休整了几,张无忌他们关心义军动向,现在打仗又到了关键时刻,没两天他们就去前线了。

    范遥杨逍负责坐镇光明顶,本来张无忌是要杨逍一起去的,不过杨逍自己要求,他也不勉强。两人文武双全,范遥处理军务,杨逍负责政务,相得益彰。这时候明教的义军已经打下了不少城池了,元庭覆灭之势已经迫在眉睫。

    “下只是把她变成了血奴而已……”韩子夜眼皮都没抬,恩格拉斯已经说出口了。

    “血奴?”众疑问。

    “不在主人边的血奴是可悲的……放心吧,过不了多久她就会自己消失了。”恩格里斯搂着范遥的腰笑的一脸贼像。范遥倒是没像以前似的把他踹开,而是一面正经的和杨逍说话一面摸摸恩格拉斯的脑袋,像摸小狗一样。恩格拉斯一点儿不在意的,还笑眯眯的蹭蹭。

    韩子夜暗暗咋舌,‘好手段啊!这都收服了!’然后他皱着脸抬头看看杨逍,‘人家都夫唱妇随了,他还在这给人家守着总部!讨厌死了!’

    捏捏韩子夜皱着的小脸,杨逍轻轻在韩子夜耳边低语,“好啦,别苦着脸了,我都已经给教主发了信了,过几天咱们就能走了。”

    “真的?!”闪亮亮的大眼睛瞅着杨逍,整个人都扒在他上。杨逍低笑一声,双手一揽,直接来了个公主抱,“杨某骗过你吗?”

    看到韩子夜和杨逍潇洒的拜拜了,恩格拉斯哀怨的蹭着范遥,“遥遥……人家都去相亲相远走天涯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耗在这啊……跟我回欧洲吧……”

    眯起眼,推开前哀怨的脑袋,范遥面无表的飘过。

    “来人,给教主送信去,谢狮王去少林出家了。”

    杨逍带了韩子夜离开,两人并没有立刻就开始他们游天下的旅行。而是在他们当初沉睡的地方建了一间竹屋。其实韩子夜是想建座庄园了,不过……咳咳,反正最后就成了一间小巧精致的竹屋。

    自从屋子建好了之后韩子夜一直忙紧忙出的,杨逍凑过去要帮忙就被推开,要么就是笑眯眯拍拍他说:“乖,老实呆着啊。”

    所以杨逍只能黑线的站在一边被自家‘老婆’冷落,独守空闺真是杯具啊……

    突然有一天,这娃独自跑出去了,杨逍去山下的小镇买了个东西回来就看到晃的门板和一张就快随风飘走的纸条……

    上书,有事去山下一趟,不时就回,不要太想念偶哦。——你的子夜

    简练,简练到不能再简练了。出事啥事没说,啥时候回来没说,杨逍无语点点点把东西搁着收拾屋子去了。等他放下手里的锅碗瓢盆,开始想着,他是不是该把这娃拐出门去了,老这么呆在这,他堂堂光明右使都要成老妈子了。抑郁中的杨逍没发现他的韩小朋友已经回来了,而且那娃还满脸诈的表

    把手里拎着的东西往角落一扔,韩子夜小朋友就趁着他家小攻难得发愣出神的机会从他背后扑了上去。

    要扑倒!不成功!

    没办法,从小练武的人下盘极稳,何况杨逍一卓绝的内力,就是掉个大石头下来都是石头碎他不倒。

    不用看就知道背后的捣蛋鬼是谁,杨逍勾起嘴角手往后一揽就把人抓到了前,托住那捣蛋鬼的脑袋敲开他红艳的双唇……(脑补吧)

    “呜呜……”每到这种时候总有那么个打扰人的冒出来,打扰人谈恋是会被驴踢的。韩子夜他们没养驴,不过那被丢在墙角的还是被韩子夜踹了一脚。一脚踹在口,不是‘呜呜’了,直接‘呜哇’一口吐血了。可见那啥啥中被打扰的侣是极其暴力的,大家要引以为戒啊引以为戒!

    这一声,杨逍才回过来,“圆真?!”看到墙角一脸猥琐样的和尚,诧异道。当初他们在少林就没看到圆真,后来发现屠狮大会是圆真和赵敏他们的谋又找过他,不过只得到了圆真已经离开平南王府的消息,再找就找不到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被韩子夜抓回来。

    “看他躲在一个明教分舵鬼鬼祟祟的就顺手抓来了,虽然老了点,不过放了血当储备粮食也好。”韩子夜还颇有些嫌弃呢,嘴巴砸吧砸吧的打量了圆真两眼,“恩,练武的,饿几天也死不了,这里没有冰箱,抓个普通人回来还要喂食,还是这个方便。”说着点点头就拎着还在吐血的圆真扔到屋外去了,反正他跑不掉,省得在屋里碍眼。(嘿嘿,是你们要那啥啥才嫌碍眼吧!!)

    “……”杨逍默默无语,为人类他还是有点儿不习惯韩子夜的这种对待食物的语气。

    坏心眼的偷瞄杨逍的表,抿着嘴角先一步溜进屋里。

    常人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正是十六。也是朗月晴空好天气,咳咳,标准的夜行动物说法。

    一场令人心愉悦的上运动之后,杨逍满足的搂着怀里冰凉的体。微微闭着眼,埋在怀里人的颈间嗅着那种清冷微带着血腥的味道,手还不住的在那人上游移着。他动也不动,却坏心眼的点火。

    韩子夜被撩拨的难受了,上的人却是光动手!眉一挑,眼一瞪,‘坏心!’

    翻就把杨逍压在了下,深吸了口气,冰凉的手指反撩拨开了。眉目流转间无限魅惑,勾人的红唇挂着愉悦的笑容。杨逍粗喘一声伸手强硬的按□上人的脖颈,艳的红唇被堵住,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传出。

    正要下一步动作,手臂却被按在了体两边。韩子夜带着艳色和清明慢慢贴上杨逍的脖颈,在动脉处来回晃着轻……

    杨逍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放松了体,轻轻抬头给了韩子夜一个温柔的亲吻。

    当尖锐的獠牙带着血族的病毒侵入体内的时候,杨逍心里想的是,‘要不要拐了子夜去西方玩玩呢?听说范遥已经被拐过去了,他们没事也该去窜窜门子,都是几十年的老兄弟了,说不定还要做几百年甚至更多……’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