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被纠缠的范遥同学

    谢逊的踪迹随着赵敏搞砸了张无忌的婚礼不胫而走,有人说谢逊再现屠龙刀也再现江湖上风云再起,有人说谢逊当年杀人无数这下子找他报仇的人都要跑去少林寺了,也有人说这明教教主张无忌啊长得英俊不凡惹得蒙古郡主都要叛国了,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因成恨,故意用谢逊的事挑拨中原武林。

    反正不管众说纷纭,当天晚上明教总教确实因为赵敏的话开了一晚的会,让我们韩子夜小朋友独守空闺了一晚上。第二天天蒙蒙亮杨逍才回房,房里还黑乎乎的,只见一对红彤彤的眼睛在黑暗中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眼里一股子怨念。饶是杨逍艺高人胆大也顿时惊了一下。

    “子夜?”

    俩红灯泡嗖的飘近,八爪鱼扒在了杨逍上,韩子夜小朋友怨念的在扒在杨逍耳边,“你把我一个人丢这一整晚!你昨天晚上还说……”少儿不宜的话题某人害羞了……

    杨逍满脸黑线,双手把人一个公主抱,丢进被子把人压在上,绽开一个邪笑,“原来是闺怨深重呐,那还真是杨某不对了!放心,杨某绝对不会在这方面让子夜失望的!”火的扫过下人的全,韩子夜登时感觉就像是已经被扒光了一样,立刻就后悔了。可惜他还来不及退缩就被某人堵住了后路,小嘴被掠夺,两手也被一只大手压制在头顶。

    一手灵活的很,边压着某人亲吻调戏,一手就解了两人的衣衫,等到韩子夜从那个深吻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全都光溜溜了,而杨逍只赤果了上。谁叫他穿的现代衣服,衬衫西裤,还有一件小小的内裤,三下五除二就被扒光了也不奇怪。一人一件的脱,再怎么韩子夜小朋友都占不到便宜,所以每次这个时候他都是充满怨念的瞪着杨逍的衣服。有时候杨逍把他逗急了,他就直接亮爪子扯。就是铜衣铁布也挡不住韩子夜的爪子啊,于是杨逍每次出门开始习惯的带好几衣服,在由城镇的地方就直接买。每次第二天造成杨逍无语的从衣柜里重新拿衣服,韩子夜就趴在上,冲着那一地的碎布片嘿嘿的坏笑。可以说他们俩认识至今消耗最多的就是杨逍的衣服!

    从赵敏说了那话之后,少林寺没过两天也公开声明谢逊如何处置由武林同道共同决定,当天就开始向各门各派发请帖。谢逊当年滥杀的无辜确实多的很,少林发的帖子就是‘屠狮大会’。虽然现在不少都盛传屠龙刀和倚天剑在朝廷手里,不过谢逊的出现总能让一些贪心的人心存侥幸,毕竟当年谢逊带走了屠龙刀是人所共知的。相比起朝廷,大家更愿意相信是一个武林人士得到了屠龙刀。

    只不过近几天朝廷得到了屠龙刀和倚天剑的传言又更真实了几分,这其中免不了明教的添油加醋,奈何东西确实是赵敏他们设计走的,这一说就说的有板有眼,由不得人不信,这下子,去屠狮大会抢要问屠龙刀就少多了。去的人多半是跟谢逊有仇的,但都是深仇大恨,谢逊要是落在这些人手里,要活命就更难了!

    张无忌他们在少林寺的请帖还没到达之前就动前往嵩山少林寺。提前出发的不止他们,还有海砂派、华山派等一些投机人士。

    范遥本来这次是驻守总教的,不过他最近迫于某人的纠缠,张无忌一说他就自请跟去嵩山少林了,最后还是白眉鹰王留下驻守。这一路上因为因为范遥又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恩格里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已经换了一精干的武装,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配上他那完全西方化的外形,给人的感觉整个就是不伦不类得紧。偏偏他的长相在普通人眼里也是极俊美的,你要说他好看吧感觉这么怪异,要说他丑吧,立刻被否定。恩格里斯对中原话说得还流利的,只是一些名词的解释完全就是鸡同鸭讲。这让被他粘着的范遥头疼不已。

    恩格里斯的份是寒紫霄的族人,更多的没有介绍。张无忌他们观察了下恩格里斯和韩子夜差不多的行为模式,对此也不再怀疑。倒是背后少不得吐吐苦水,不过这是两尊大佛啊,他们自己不走,难道能赶?看恩格里斯好不掩饰的追着范遥的样子,不由得默默无语两眼泪,都说他们明教的逍遥二仙是世间难得的奇男子,不过这招蜂引蝶的本事也牛了吧。这招来的还不是普通的小蝴蝶,都是霸王龙级别的……

    恩格里斯是个百分百的西方贵族,一般贵族都特别的难搞……所以呢,恩格里斯也特别的难搞。可难为死范遥了,幸好还有个韩子夜在这压着。

    “没有葡萄酒?!”客栈里恩格里斯一脸不满,小二在他面前双腿打颤。这小小的客栈哪会有那种东西?!听都没听说过!可是这客人好凶悍,都是刀啊剑啊的……小二我年芳十九还未娶亲呐哥哥们!

    “恩格里斯,这里没有那些东西,不要太过了,不讨人喜欢的。”明教的人早就一脸尴尬,想说恩格里斯两句又不方便,还是韩子夜及时解围,否则传出去他们明教仗势欺人,这魔教的名声就又起来了。

    恩格里斯瞅瞅边范遥,范遥眼里一抹厌恶没有逃过他的注意。撇撇嘴,随便点了两个招牌菜,放他下去。

    小二感激涕零的瞧了瞧韩子夜,‘好俊美的小哥儿!’随后对上一双不悦的黑眸,美人儿小哥儿边的男人好恐怖!打了个哆嗦,赶紧下去传菜了。

    ‘小妖精’,后腰被边的男人一捏,韩子夜那被蹂躏了一夜的腰顿时瘫软。杨逍和他坐在靠墙的位置,背后靠着墙壁,倒是没露出什么破绽。

    狠狠瞪了那作怪的男人一眼,‘干什么?!’

    ‘小妖精,不许招蜂引蝶!’

    ‘我又不是有意的!’

    ‘谁让你要对他笑了!’

    ‘P,我哪对他笑了?!我只是对那一片区域笑了……’底气不足中。

    眯眼,邪笑一声,‘好,咱们晚上再好好讨论讨论这个问题!’

    嫑!恶狠狠的瞪,‘无耻!’

    ‘是吗?’恨恨的点头……

    “咳咳,咳咳……”这里这么多人,打骂俏眉目传什么的还是回屋去吧。

    两人一同转头,“教主你体不舒服?”打断人谈恋会被驴踢,面对如此恐怖的无声威胁,张无忌拉着周芷若的小手做茫茫然状,幸好他家未来媳妇儿很给力,立刻就替他遮掩,“不是,无忌哥哥只是不惯这酒,有些呛着了。慢着些啊,无忌哥哥。”说着还给张无忌拍拍背。

    张无忌感激的看着周芷若,‘你素好人呐!有妻若此夫复何求!果然娶老婆还是要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啊!’

    看来张无忌已经彻底被周芷若收服了,韩子夜拉拉杨逍,笑眯眯看别人的闹。

    紧赶慢赶,一行人来到嵩山脚下已经是好几天以后了。

    夜了,众人找了间客栈休息一晚明早再上少林。进了客栈才发现,客栈已经积聚了不少江湖人士,不够都是零零散散的,大门大派都还在路上,他们人多,出行就比较缓慢。

    见明教的人来了,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客栈大堂瞬间安静下来。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刚刚肯定是在说谢逊或者屠龙刀的事。这会儿看到正主来了,可不都尴尬吗?明教势大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否则也轮不到六大派联手。

    张无忌是个宽容的,别人说两句就算他不高兴也不会发作什么。有几个嘴里不干不净的,倒是被范遥一筷子穿了腮帮子,可见范遥最近火气甚大,否则这点事他不至于会下这个手。明教几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和被恩格里斯纠缠得眉头更紧的范右使拉开距离,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刚刚那就是好例子……

    对于范遥被恩格里斯纠缠,韩子夜很不厚道的和杨逍看他的笑话。范遥郁的瞪着杨逍,‘你不够兄弟,见色忘友,有了老婆就把兄弟卖了!’

    咳咳,杨逍尴尬的别开脸,‘兄弟,不是我不想救你,实在是救不了你啊!你就认命吧。’

    瞧见恩格里斯带着一脸满足的表从外面回来,就知道刚刚范遥肯定是又被占便宜了。眨眨眼,韩子夜坏笑,杨逍仰头四十五度角做无辜状,让范遥恨得咬牙切齿。

    “别跟着我!”推不开恩格里斯,范遥气呼呼的拂袖而去,恩格里斯皱了下眉,嗖的窜到客栈外面。

    “他干嘛去?”奇怪,范遥走了他竟然没跟上,真奇怪……

    韩子夜眼皮都不抬一下,“估计是准备走窗户吧。”

    话音未落,就听到楼上厢房一声怒吼,“你是个采花贼还是小偷啊?!竟然爬窗户!”

    一众黑线……范兄啊,就算爬了你也不要吼出来啊……你的闺誉还要不要了⊙﹏⊙b

    看来范遥已经被恩格里斯气得失去理智了,众人为他默哀……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