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婚礼终乱

    韩子夜的话惹来一片笑声,大家嘲笑赵敏这蒙古人不知礼义廉耻,更有人啐道:“你以为她穿了我们的衣服又起了个汉名就是咱们汉家姑娘了?就是咱们江湖中的女儿家也没有追着男人跑的,活似百八十年没见过男人似的。”说话的瞧着是悄悄议论的,可他那声音在众位武林人士中没有听不到的。

    顿时又是一阵闷笑,赵敏脸上一片黑一片白的,显然众人的话让她很不好受。但韩子夜也佩服她的,要是别的姑娘被人这么一说可不得羞着脸跑了,严重的指不定就被这人言蜚语的给骂死了,可赵敏呢?除了脸色难看之外,竟然没有一点儿离开的意思。由此可见,蒙古郡主果然是和普通汉家女不同,尤其是心志坚定,非常人所能比。

    韩子夜知道他这一番话要是说出来赵敏估计会气得吐血,为了好戏能够继续下去,他就不说了。只不过,人家小姑娘一辈子一次的婚礼,他这么捣乱是不是不太厚道?喵喵周芷若,喝,手指头都握成拳头了。

    小周姑娘被赵敏气的咬牙切齿,呼气都有几分急促。张无忌在她边听着,低头看到周芷若握得紧紧的拳头,心里一阵愧疚。他对赵敏没了以前的那种心思,此刻心疼的自然是自家媳妇儿。拉起周芷若的手拍拍,安抚的攥在自己手心里,周芷若心神一动,跟着安心了不少。

    这一切自然是逃不过韩子夜的眼睛,他笑眯眯的撇撇嘴角,这会儿这呆子倒是会疼媳妇儿了,看来没他什么事了。眯眯眼,退到杨逍边去,专心看戏。

    杨逍倒是有些这人怎么突然不捣乱了,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啊,“怎么回来了?没兴趣了?”

    “咱们看戏就成,自会有人处理,我又去添什么乱呢?嘿嘿嘿……”得了,你还知道自己成天就添乱的份啊!杨逍挑挑眉,不动声色的把人搂回怀里,也不管那个‘有人’是谁。

    只见张无忌对赵敏一抱拳,眉宇间带了几分坚定,“赵姑娘,就如同韩兄所言,此要求恕张无忌不能答应。张某和芷若的婚事,上有父母之命下有媒妁之言,芷若一心待张某,张某又怎能有负于她?!”亲耳听到张无忌当众告白,周芷若在盖头下的脸都红得要滴血了,心里不知道多受用,尤其是还当着赵敏的面。

    和周芷若的心刚好相反,俗话说心上人成亲了,新娘不是自己。捣乱婚礼,人家不但没答应还当众告白,赵敏这人丢打了,丑也丢大了。脸上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下去,换上一脸厉色,变脸之快让旁人都有些跟不上,“哼,张无忌,本郡主好声好气跟你说你不答应,那也别怪本郡主不给你留面子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义父谢逊可不在你这,你如何有的父母之命?!”

    “我义父?他明明……”张无忌猛的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命人去后堂查看,果然后堂的人回禀谢逊不见了。这是明教总教,数千教众把手,教众高手多半集结于此,谁会想到会有在这个时候到明教总部来截人!赵敏的心计果然不凡!

    “赵敏你!”等到这计谋算计到他上了,张无忌才彻底体会到了赵敏的狠辣,

    赵敏不屑的对他一笑,“张教主,既然第二个要求你没答应我现在就换一个,我要你派人送我平安回到汝阳王府!怎么样,这个要求不有违你的侠义之道了吧!”显然她是有备而来,还做了两手准备。张无忌脸色铁青一片,明教上下个个都是冷着脸,六大派小声嘀咕着这谢逊屠龙刀的事想着赶快回去禀告各自的掌门。

    赵敏面带得色的转就走,看来她也知道刺激的不能太过,不过走到门口她又停下了,“放心,我可没本事把谢逊请回家去。不过他杀孽太重,听说少林寺里有不少高僧,希望他能早去了他的杀吧。”一准我是为你好的语气,顿时其他五派的人都看向少林寺的人。少林寺派来的几个和尚也被赵敏的话惊着了,他们走之前可没听到半点风声,怎么这谢逊就到他们那去了?!感受到周围那些绿油油的眼神,此次带队的慧空心里直打突。

    “哼,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赵敏得意的撇了眼上面一红嫁衣的周芷若,迈着大步走了。

    这婚礼到底是被搅合了,周芷若回到后堂怒的一把扯下盖头,暗自发誓,‘赵敏,我一定要取你命!’坐在椅子上暗自置气了一会儿,还是收拾了一番去安慰张无忌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就连韩子夜也没料到,本以为能看到一出张无忌大落赵敏面子里子的好戏呢,哪知道面子是落了,婚礼也被赵敏个搅了!不过赵敏手下的武林人士不是都投靠孛罗阿鲁了吗?怎么还能有手段在明教截人?难道是他们合谋?不过上次赵敏逃婚,汝阳王府应高早和平南王府结成了死仇了,孛罗阿鲁怎么会帮她?!

    韩子夜边想着边往后院走,突然眉间一簇,眼里闪过一丝红芒,“出来!“

    只见在月色下不甚明亮的小院里突然多了个一明亮的怪异男人,边倒是跟了着武士服棕色头发的胡人。小院里两个负责守卫的明教教众都揉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

    “你们去把范右使叫来。”杨逍倒是没被他们的突然现吓到,着人去叫范遥来。

    “是……”两人慌乱的退下,寂静的夜色下只留下韩子夜四人对视。韩子夜并不做声,只是挂着一抹邪笑,不时的扫过恩格里斯,杨逍靠在墙边看着并不掺和其中。

    下位者和上位者僵持显然是不明智的,恩格里斯觉得自己冷汗都要下来了,不过这位亲王下不发话,难道要自己这个小小的侯爵先发话吗?那岂不是太失礼了……幸好在这逐渐僵硬的气氛有人来打破了。

    范遥一听到来人禀报就知道是韩子夜说的那人来了,看这两个教众那副神色也就没让他们跟去了。范遥进了后院一看这僵硬的气氛心神一敛,脸上挂起笑容,“韩公子这么急叫范某来想来是有好消息了吧?”

    略带低沉好听的男音此刻在恩格里斯耳里简直如同天籁般,几乎让他感激涕零。

    范遥不过说了一句话,就看到一双感动莫名泪眼汪汪的桃花眼注视着自己,嘴角一阵抽搐,尴尬的假咳两声。

    韩子夜看了范遥一眼,算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他上,“范右使不用多礼。”说完对杵在那的恩格里斯伸出右手,恩格里斯眼神一亮,快步向前单膝跪在韩子夜面前,单手轻吻韩子夜的手背。

    “恩格里斯•莫卡维见过亲王下,能在这先到您真是我的荣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地方会出现一位从没听说过的血族亲王,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显然不是发问的好时机,面前这位如此深谙血族内部的规矩,显然也不会是提问的好对象,他可不会认为一位亲王会是好相与的。

    韩子夜眼珠一转,秘党的人,看来他只是穿越了时间没有穿越空间,“莫卡维家族的,汉德森那老头不是一向喜欢窝在英国的吗?怎么会派你到这来?”

    听到韩子夜那么清楚自家亲王的习,恩格里斯心里的盘算又打了一个转,越发的恭敬了,“亲王下,恩格里斯擅自来到您的属地,还未向您请告,请您恕罪。此次汉德森亲王派我来是为了抓捕一个叛徒,您看,就是这个。”恩格里斯一手把从开始就躲在那恨不得隐形让韩子夜看不见的棕色头发血族引到了韩子夜的视线内。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血族,实力最多也就是男爵的水准,在亲王级的威压面前早就腿打哆嗦了。之前听到恩格里斯说他以前跟那些人类说的话让那些人类暗算了这位亲王,就恨不得昏死过去算了,可惜血族的皮不是一般的硬,就算他撞墙也晕不了。

    恩格里斯的祸水东引之计韩子夜看在眼里,不过他也没心思计较这些,只跟范遥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也不插手你们族内的事务,等问完话你就带他回去吧。不要在我这多呆,我不喜欢客人,知道吗?”

    “是,亲王下,恩格里斯明就起程回国,只是不知亲王下名讳,族长问起恩格里斯不好回话啊。”这是一次小心翼翼额试探,是血族也是贵族,贵族说话总是喜欢转个七八个弯。

    韩子夜也清楚他的意思,气压顿时低了一度,“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是!”恩格里斯把头低的更低了。

    韩子夜撇了他一眼,没再发作他,“范右使,你问吧。”

    范遥点点头,转向那跪着的棕发血族,只问了一个问题,“你是跟谁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