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突现血族

    第四十八章突现血族

    那个黑黑瘦瘦的人影蜷缩在地上,不住的叩头,脸上上都嘿咻咻脏兮兮的,“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杨逍和范遥对视一眼,“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哆哆嗦嗦的抬起头,脏兮兮的脸上只能看到那双惶恐不安的眼睛,“小人……小人是前面小镇上的佃户,前几天和张哥他们一起在田里干活,突然来了一群蒙古人,不由分说就把我们给抓来了。让我们在这挖坑,搬稻草。我看他们好像想烧了这,蒙古人一向不把我们汉人当人,我怕他们会杀我们灭口就趁着他们放火的时候躲起来了……张哥……张哥他死了?”

    杨逍看他不想说谎,这人没有内力,脚步虚浮,手上的茧子也是干农活留下的,便不再为难他。范遥指了指墙边,那有一具焦尸。佃户连滚带爬的跑过去,仔细辨认了一下,才抱着那尸体大声哭喊起来。

    等等,挖坑?!杨逍脚下一垫,转抓住那个佃户,“你们挖的坑在哪?!快说!”

    佃户被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朝左手边指了指,“我记得是在那边的一颗大树下,不过……现在已经都烧了……”杨逍和范遥赶紧去那查看,听到几声踉跄,回头一看,那佃户已经连滚带爬的逃跑了。杨逍没空管他,只是丢了一块石子点了那佃户的道。

    这片滴整个被烧成了焦土,在上面还能看到一些稻草的灰烬,完全看不出这地方原来有什么了。看得出来是有人故意在这铺了很多稻草。还好树不是那么容易烧光的,尤其树根在地下的那部分,仔细找了找还是发现了一些枯枝和根茎。杨逍和范遥分别在树的两边寻找线索。

    正查探中,杨逍突然停顿下来,跺跺脚下的土地。蹲□,不怕脏的清掉上面的灰烬,露出底下的土地。捻起一些土闻闻,杨逍和跑过来查看的范遥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有血腥味!

    他们二人也没带什么铲子之类的东西,范遥倒是带了把剑又太细了,而杨逍上更是只有把扇子。

    “有了!”范遥跑进废墟里主宅的位置,在废墟里一阵翻找倒真找到了能用的。两个铜盆,没怎么被烧到,可能里面当时还放了水,外面焦黑里面倒还是好的。

    范遥和杨逍一人一个吭哧吭哧的在那片布满血腥味的土地上挖掘,坑很深,但越往下血腥味越重,杨逍被这味道刺激的都要抓狂了。一切都不对劲,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他很快有了答案,又挖了一小会儿之后他们就摸到了木板。范遥摸到了轮廓,抬头看向杨逍,“是棺材!”如果这里面真的是韩公子,那杨大哥不是……

    杨逍神色一紧,手下更快速了几分,到最后干脆丢弃了铜盆,徒手把上面的土挥开。棺材很快全部露了出来,他们看到棺材上光溜溜什么也没有除了正面一个巨大的十字。

    “四个角都被钉住了!”范遥很快检查了棺材,杨逍扫了一眼,双手运劲,对棺盖上一压,但四枚钉子纹丝不动。握紧了下拳,“范兄,借你剑一用!”

    范遥二话不说把剑丢给杨逍,杨逍接剑一个平削。只见从棺盖边缘散出一圈木屑。杨逍把剑丢还给范遥,气劲一扫,棺盖碰的一声翻开。“啊恩……”里面传出一声难耐的低吼,杨逍心中一喜,正要冲过去。

    那飞出去的棺盖像被什么力量挡住了一样,从半空中落下又重新盖在了棺材上。

    “什么人?!”范遥警戒在杨逍边,杨逍扫了眼四周,寂静无声,他不想再等,立刻就想干脆整个把棺材震散,把里面的人救出来!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人似乎看出了他的打算了,终于忍不住了。就在杨逍和范遥面前残影一样的窜到了棺盖上,死死把那棺盖压住了。

    来人是个青年男子,一古怪的衣服(西方中世纪的贵族服饰)一头金发用一根发绳束在脑后,高高在上的打量他们。一看就是个番邦之人,但开口却是十足十的中原话,“如果你们还想要命的话,我劝你们现在最好不要打开这个潘多拉之盒。”

    范遥看向杨逍,杨逍沉吟了几秒,“你是什么人?或者说,你跟子夜,是什么关系?”

    “子夜?”那人楞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杨逍他们会认识里面的人,“你们竟然认识他?那你们……是要救他?”古怪的男人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古怪又诡异的看着杨逍。

    杨逍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那人顿时笑趴下了。从棺材上跳下来,绕着杨逍看了两圈。杨逍倒也耐的住,看这人虽然衣着怪异,但从行动速度肤色上都和子夜很像。那人在打量杨逍,杨逍也在打量他。

    半晌,那人靠在棺材上,“你们暂时不能打开棺材,这个地方埋的土上参了血,又被大火烧过,棺盖上四脚钉了银钉。是一种彻底压制血族力量的手法,他在里面被人放了血,但还死不了。血族只要有血就能复活,但是失血过多的血族放出来绝对是人类的灾难。最起码,这附近小镇的人都活不了。这样你们还要马上放他出来吗?”男子笃定的看着他们,仿佛肯定他们的答案会是否。

    果然,杨逍和范遥脸色一变。范遥紧张的盯着杨逍,就怕他说一个‘放’字。

    杨逍沉默半晌,才从牙关里吐出一句,“那怎么才能救他?”

    “想让一个缺血的血族恢复正常,当然就只有血了。我刚把这银钉重新钉上了,在棺材边上开个洞,每天给他往里面倒血,这样他既能恢复也不会跑出来了。等到他恢复理智,就能放出来了。”那古怪男子说着伸出一只十指在棺盖中间一抠,上面开了一个手指大小的洞。

    “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恢复理智?”杨逍盘算了一下,发现这个办法可行,暂时放心了一点。

    那人给了他一个白眼,“他又不是死的,到时候自己不会说话啊!”

    杨逍气结,但这人总算是子夜的救命恩人,“敢问阁下高姓大名,又是如何得知此事,为何如此行事?”

    那人眯着眼撇着他们,“放心,我也就是跑出来玩,路过这里正好看到而已。血族有避世条约,我也只是不想你们乱来而已。否则违反了条约,上面自然会有人来料理他的。”

    “上面?”杨逍心头一突,待再想问什么,那人影一闪,已经消失不见了,跟以前韩子夜一样,不过杨逍知道,他们那只是纯粹的速度罢了。

    范遥愣愣的站在那,蓦地听到杨逍说:“范兄,今天的事还请你不要说出去。”

    “那是自然,杨兄放心!”范遥知道,自己是听到不得了的东西了,血族……避世……

    杨逍走到棺材边,脚下一震,棺材原地飞起,杨逍把它抗在肩上,“还请范兄回去待杨逍跟教主告罪一声,教主的婚礼,杨逍恐怕不能参加了。”

    范遥面上略显诧异,“杨兄不把韩公子带会教中?”

    “不了,子夜这样,恐怕会引起议论是非。就算我明教中人不拘小节,恐怕也……”范遥知道杨逍的顾虑,也不再劝他,只是点点头。

    杨逍扛着棺材正要走,却又忽然听到范遥的声音从后传来,“杨兄后悔吗?”

    杨逍蓦然低笑几声,“没什么好后悔的,子夜,是独一无二的,能得到他,幸运的是我!”

    范遥注视着杨逍远去的背影,心里生出一种佩服一种羡慕,“逍遥二仙,逍遥二仙……我远没有他逍遥……不过,这教中的细,还是废除不可!蒙古人!”范遥眼中爆出厉芒,脚下在土墙上一踏,直奔分舵而去。

    而杨逍现在就没时间去管那些了,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韩子夜没事。带着那么个大棺材,到哪都不方便,而且这里离大都不远,若真是蒙古人干的,他这样就太引人注目了。不能去大城镇,甚至不去人多的地方。杨逍没走多远,就在这附近的深山里找了个山洞。这山洞本是一只熊的窝,杨逍把熊杀了,把这遮掩成了一个隐蔽之所。

    稍稍安顿之后,杨逍就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顺着洞口把血灌进去,里面隐约能听到一丝低吟,就是这安抚了杨逍紧绷的神经。

    黑暗中,突然一片光亮,浑的燥让他发疯,刚想要冲出去,用无尽的鲜血解除痛苦,紧接着又是黑暗,痛苦依然在全肆虐,却被拉入黑暗。突然一阵香甜的血腥从皮肤渗入,上烧灼般的痛楚立刻减轻了不少。那熟悉的味道,深夜里,睡去的杨逍没有听到他紧靠的棺材里那彷佛叹息般的低吟,“逍……杨逍……”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