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营救六大派I

    第三十七章营救六大派I

    且把杨逍那边揭过,看张无忌这边。被韩子夜一番搅局之后,他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被杨逍带走了。徒留下愣愣的明教众人和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苦头陀。这到底是什么况?众人心底冒出一个问号。

    正楞着,那苦头陀已经单膝跪在张无忌面前,双手做了明教的手势,“教主神功盖世,明教光明右使范遥参见教主,失礼之处请教主恕罪。”

    “范遥?!”众人齐齐失声,不敢相信这个疤脸头陀就是当年那个和杨逍并称逍遥二仙的光明右使。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不管其他人再怎么奇怪怀疑,这个人还真就是范遥。等到杨逍拉着韩子夜小朋友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厅中详谈了好一会儿了。

    “杨左使,你来猜猜,这是谁!”一看到杨逍来了,殷野王好事的站了起来,指着范遥让他猜。同时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的等着杨逍猜测,看来之前大家都看走眼了,现在意图从杨逍这找回场子啊!

    杨逍默默盯着范遥看了良久,范遥也笑眯眯的回视,没有一点儿不自在的。半晌,杨逍皱眉吐出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范遥?!”韩子夜眨眨眼,这个人就是范遥?

    范遥站起来哈哈大笑一声,“还是杨兄知我啊!”两人是至交好友,一阵寒暄之后,韩子夜已经坐在范遥的位子上喝了一杯茶吃了一碟点心了。颇为无语的,范遥看着韩子夜,半天憋出一句,“杨兄,这位是嫂夫人?”

    “喷!”这不是一个人喷了,几个喝茶的都喷了。殷野王、周颠在背后给范遥竖起了大拇指,张无忌和说不得冲他摇摇头,连小昭都是一脸的同。由此可见,明教中最厉害的不是明教教主,而是我们的子夜小朋友……

    众人叹一声,平里被压迫多了,习惯成自然了……

    只有杨逍自然的点点头,更加自然的过去抱起鸠占鹊巢的某人坐在另一个位子上。以至于某小朋友一直用哀怨的目光瞅着他。当然某小朋友在瞅着的同时也没忘记往嘴里塞点心,杨逍还顺手递了一块给他。

    “子夜,这是我们明教的老兄弟范遥。”韩子夜点点头,接着摸了下耳上的逆十字,在空间里顺出一个装满了紫色液体的小玻璃瓶来,顺手丢给范遥,“这是以前从一个老头那抢来的,听说能去疤美容,你试试吧,帅一小伙子,浪费了。”深藏在骨子里的完美主义发作了,这大概是大多数血族都有的毛病,永远都是外貌协会的VIP会员。

    范遥看看手里的这个颜色诡异的药瓶,看到杨逍冲他点点头,往怀里一收,“多谢嫂子!”这话成功的让刚刚恢复了一点儿正常的韩子夜又哀怨了。

    范遥接着和他们商议了一下万安寺里六大派的况,最后说起了赵敏先前约张无忌去西郊城楼一事。范遥听到这个眯起了眼,“教主,我从王府里得到的消息是平南王孛罗阿鲁上午刚刚送了拜帖到汝阳王府,同样是约赵敏去西郊城楼一叙。”众人一愣,明显这两者之间有很大关联。

    范遥接着又说,“赵敏奉命剿灭明教,平南王则奉命平乱义军。平里平南王多次对赵敏表示好感,意求亲,甚至向皇上进言,意图施压,都被汝阳王一一回绝。不过他仍不死心,前阵子又向汝阳王府施压。看来这次,赵敏同样约了教主前去,是想借刀杀人啊!”

    “不错,以赵敏的格,那个平南王很可能已经惹恼了她,让她很不耐烦了。”杨逍点头,“范兄,明天之前你能不能弄到那个十香软经散的解药?”

    范遥沉吟了一下,似乎同样想到了什么,和杨逍对视一眼,眼里一阵精光,“好,杨兄果然是好主意,明天天亮之前,范遥必定弄到解药!”这两人打哑谜,众人都不明白。

    韩子夜靠在杨逍怀里打了个哈欠,“这么说,明天城楼那也不一定要张无忌亲自去喽?或者说去不去都没关系,反正那个平南王肯定是不敢杀赵敏的,我们正好趁那个机会去救六大派的人。”

    “哎,说的对!”韩子夜一点众人就明白了,纷纷赞同。张无忌犹豫了几秒,想到韩子夜说那个平南王肯定是不敢杀赵敏,他之前也听到了赵敏对他无意的话,正不想见她,也就顺应了下来。

    明申酉时分,也就是落之时,时间紧迫,众人商议之后就各自行动起来。其实韩子夜倒是很有兴趣想要去看看西郊城楼要是张无忌没去赵敏会是什么脸色的,但是之前才被杨逍惩罚过,这会儿,他还不敢再犯。

    范遥的行动出乎意料的迅速,夜里子时刚过,他就发来了信号,和韩子夜韦一笑一起去给六大派发解药了。他自己支开了看守的鹿杖客鹤笔翁。塔里就剩下一些侍卫看守,虽然严密,但在韩子夜和韦一笑眼里简直就像不设防一样。两人如入无人之境,韩子夜去给武当少林送解药,其他的都由韦一笑负责,范遥负责的只有峨眉,也不知道他跟鹤笔翁说了些什么,那老头笑的很猥@琐的把人就给放进去了。

    众人行动很快,韩子夜这边,武当少林武功深厚意志坚定,他们硬是好几顿没吃夜运功,刚吃了解药就恢复了三四层的功力。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明申酉时分!众人养精蓄锐,塔里一时间安静的出奇。

    第二天头将落,赵敏一出发,张无忌那边就收到消息。他们早就等在万安寺外,等到赵敏上了西郊城楼和那平南王见面了,他们才正式开始行动。否则万一赵敏半路听到消息折返回来可不好。

    前一天夜里得到解药,六大派的人运功一天,不少功力深厚的已经恢复了成的功力,武功低的也恢复了五六成,这让众人信心大增。一收到信号就反向突围,玄冥二老由张无忌缠着,其他人打翻了周围看守的侍卫一层层向下突围。

    这时候韩子夜倒是没跟着杨逍了,他逍逍遥遥的拿了个火把在四处放火,他的工作就是,四处捣乱,扰乱敌人的视线。说实话,这是众人一致裁定,最适合他做的事!

    为此,提出这个提议的说不得,被记仇的子夜小朋友指使来指使去的折腾了一天,让他足足念了一天的阿弥陀佛,小鬼莫惹,小鬼莫招。众人看他都是一副死道友不死贫道,一路走好的样子,让他也倒足了胃口。

    随手又丢出一个火把,屋里传来一声尖叫。韩子夜瞅瞅自己所在的地方,眨眨眼,“貌似砸到人上了?”闭着眼继续丢火把。迎面冲来几个蒙古士兵,韩子夜一把抓住他们的长矛,手上一用力,悉数折断。一人一脚,就没人再能爬起来找他麻烦了。

    “杀人放火感觉真爽!”丢完手里最后的一个火把,韩子夜朝塔下跑去,这时候已经有一些六大派的人被救下来了,下面的空地上一大块的都是明教和六大派的人,他们干扰周围蒙古人的攻击,防止他们的弓箭手偷袭。

    “不好!塔烧起来了!”人群里不知道谁的一声叫喊,所有人都着急了起来。韩子夜在人群里晃了一圈,根本诶发现杨逍的影子,不但他,张无忌范遥韦一笑他们都不在。

    人群中,韩子夜抓住从他边上冲过去的周颠,“杨逍他们呢?”

    周颠指指上面,“教主他们还在塔上救人呢!最上面的还有人没下来!”

    周颠话音一落,他边就失去了韩子夜的影,“嘿,神了,比那死蝙蝠还厉害!”说完他又冲进蒙古人的队伍中砍杀起来。

    塔下面的火势越来越大,似乎是有人在底下浇了油之类的易燃物,故意点燃的。韩子夜在塔下近距离观察了一下,这灼的气息让他很难受。稍稍离远了一点儿,韩子夜在一个蒙古士兵上一个借力,越过火势蔓延的下面几层,直接窜到了七层。

    这时候里面已经没几个蒙古人了,守卫几乎都被杀光了,就是没死的,也被这下面上来的浓烟也呛晕了。唯一还活动的就是六大派的一些人,他们正往最顶层赶。

    韩子夜扫了几眼,顺着他中间的楼梯三两下就上了最顶层。一上去就是一块木板砸过来,韩子夜一爪抓烂了它,抬头一看,张无忌正跟玄冥二老打着。范遥和杨逍也正对上了灭绝师太,边上周芷若站在角落里。

    这怎么回事,下面都要烧上来了,人家都在逃命他们这还打的欢!随手折了两个栏杆,劈头盖脸朝那两边砸过去,“你们还打什么打,下面都烧到六层了,现在估计都快到八层了你们还在这打,不要命了?还是说江湖人就是打架,狗改不了吃屎?!”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