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坦白后的‘幸福’

    第三十一章坦白后的‘幸福’

    韩子夜还以为俞岱岩会对他说些什么,俞岱岩只是叹了口拍了拍他的肩膀。殷梨亭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也看得出俞岱岩似乎有什么话要对韩子夜说,他抬头看看俞岱岩,“三哥,要不让清风送我回我回去吧,你和子夜好好聊聊。”

    俞岱岩默不作声的摇摇头,给只给韩子夜指了杨逍的方向,“子夜,该说的三哥也给你说了。你也不小了,这些事自己好好判断。没事的时候多回武当,别让我们担心,知道吗?”

    韩子夜点点头,回抱了一下俞岱岩,无论怎么样,他俞大哥对他的好,他记得。

    突然被这样袭击俞岱岩楞了,他一个大男人,跟男人勾肩搭背有过,受伤生病被撑着扛着抬着有过,但是被这么抱……还真没有过……

    不过他这种尴尬也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很快他怀里的这个美人儿就被他后过来的男人一把拉走了。

    “杨逍?”韩子夜奇怪的从杨逍怀里想要撑开子抬头看他,却被杨逍按回口,两人之间揣着张被子被他紧紧拥住。韩子夜不再挣扎,靠在杨逍肩头抿着的嘴角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掩不住的勾起。

    对此杨逍一无所知,刚刚和明教的兄弟开完会,出门就看到他的人被别的男人抱着。不等周颠他们要说什么,杨逍就直接越过庭院,拉过韩子夜抱在俞岱岩后背的手把人揽进自己怀里。

    俞岱岩对杨逍的动作不满的对视,最终只是一声冷哼送殷梨亭走了。张无忌、周颠他们这才走了过来,这是什么况?两男抢一男?……都没人说话,就连周颠也少见的安静,张无忌客道了两句,众人纷纷离开了。杨逍对张无忌点点头,打横抱起子夜,朝他们的厢房走去。顿时引来周颠他们起哄的惊呼,一路上遇到的小道士也都默默念无量天尊快速消失,只不过脸上都红红的很可疑。

    一路上子夜都抱着被子,试图把自己的脸藏在被子后面,还紧贴着杨逍的膛。杨逍在路上是没怎么样,任由怀里的人鸵鸟着。可一进屋,就扯过他怀里的被子丢到了上,当然人也被他仍到了上。

    “子夜,你刚刚可不乖哦。”双手撑在韩子夜的颈边,低头在这个现在突然显得害羞的要命的小人儿鼻子上咬了一口,“我才刚离开一会儿你就跑到别的男人怀里了,我很不满意哦……”

    某某子夜小朋友冰蓝的眼眸顽皮的一转,故意把手托在自己下巴上,无限卖萌的说:“那你要怎么办呢?”

    “教主说我们明天离开武当。”杨逍突然转了一个诡异的话题,韩子夜有点不解,歪歪头,“所以?”

    整个人压下来,“所以我们今天剩下的时间会很愉快……”

    韩子夜看看外面依然能见到光的天空,“……现在……才是下午……”无辜的眨眨眼,从现在到明天……他还不想用这种方法‘消磨’这么‘长’的时间!

    杨逍眯着眼,带着诈的笑容看着他,一手捏着他的下巴微微上抬,形状姣好的薄唇轻轻印了上去,“我想对血族来说,这点并不是问题,不是吗?无论是从体力上还是……”尾音消失在交接的四片唇瓣中,帐幔落下,遮住了一室光。

    傍晚门外叫他们吃饭的小道士听到里面不时传出的声音,嗖的脸上爆红,门也不敲了,撒腿就跑。被问起就直道无量天尊,听得俞岱岩脸上一片铁青,张无忌没明白,周颠他们一脸的坏笑,还拿同样不懂的小昭调笑。

    第二天,正是蒙蒙亮的时候,韩子夜一脚把杨逍踹下了

    ‘啵’的一声,子夜低吟一声,脸上一片绯红,不知几分是怒几分是羞。那个家伙!一整晚都没拿出来!没有节制的禽兽!

    杨逍睡的好好突然被人一脚从温暖的被窝踹到了冰冷的地上。抬头就看到上的人害羞带怒的瞪着自己,心头嘿嘿一笑,色狼般的视线从上而下,从头发梢扫描到脚趾尖,让盖着被子捂的严严的只露出一个头的子夜小朋友愣是觉得自己上的这层被子是透明的。完全挡不住某人红外线一样扫描!

    “子夜……”发现某人意图把头也缩进被子里,杨逍立刻翻,大大方方毫不在意自己光体,扯着被子和某人展开拉锯战。

    最终某人忍无可忍,放弃的一甩被子,撑起上半,“干什么干什么!睡你的觉去!不睡自己出去!不要闹我!”

    “……”

    半晌,发现对面的男人完全没有反应,顺着他直直的目光看过去,是自己光溜溜的上半。眼睛一瞪,拿起上的枕头被子就扔过去!哎哎哎,被子啊!

    杨逍接住丢过来的被子,脸上被枕头砸了一下,有点傻傻的,不过他完全不介意。因为某人因此,光完全外泄了!光滑如玉,尽管昨天已经看了无数遍了,杨逍还是克制不住的有反应!

    突然觉得很危险!不用直觉,证据已经很直接的呈现在他面前了。看见那又立起来的男,韩子夜明智的一闪窜到屏风后面,三下五除二的换好衣服飞快的溜出去了。美其名曰,趁早上空气最新鲜的时候散步对体好!

    好吧,基于事出有因,我们不对一个血族找这种低级的借口表示鄙视。杨逍苦笑一声,知道自己太过分了,这次就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谁知道他杨逍自十五岁开荤以来,什么时候自给自足过?!

    对于山上来说,这种黎明的时刻还是很冷的,没有阳光,还有夜风未离。韩子夜敞着V字领漫步在夜风中,一的黑衣,夜色给了他很好的掩护。

    被那人囚上一天一夜,肚子都饿了。回头瞧瞧背后的武当,点了跟烟,带着零星的火光,猎食去也。

    等到杨逍他们准备的差不多就要走的时候韩子夜才回来。二话不说,先上去一个血腥的亲吻,恶劣的故意把自己嘴里的血腥味全都蹭到杨逍上。杨逍郁闷的拥着难得投怀送抱的子夜小朋友,狠狠的反吻。为此,张无忌一行又耽误了一分钟才启程。

    行了半天,众人在一间路边的茶棚歇歇脚。韦一笑消失了一会儿,很快领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看起来很豪爽的,张无忌见到人也高兴的站了起来迎过去。

    “常大哥!”显然这两人是很熟的,另一个脸上就看不出什么,比较的冷静。看见同伴和人聊天也不着急,也不觉得被冷落了。

    那两人闹了一下,常遇才给他们介绍,“教主,这位兄弟叫朱元璋,也是我们义军的兄弟,很有本事的!”

    ‘朱元璋?’韩子夜听到那个名字一愣,脸上闪过思索。他和杨逍站在后面没上前去,因此他的表除了一直都很关注他的杨逍之外就没有别人看见了。

    “怎么?那个人有什么不对吗?”看到韩子夜的目光盯在那个朱元璋上,杨逍疑惑的问。他倒是不担心别的,不为什么,因为他了解自家这位的眼光是多么挑剔。

    韩子夜嘿嘿了两声,悄悄在他耳边说,“晚上告诉你。”他不说,只是眼光还是在朱元璋和张无忌之间来回着,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露骨了,别说张无忌了,就连朱元璋都感觉到了,两人看过来,就看到韩子夜诡异的表,不由得心底同时冒出冷汗。

    从常遇和朱元璋那得到了确实的消息,六大派被人抓了送到大都去了,明教一行也决定上大都去。

    晚上客栈里,杨逍和韩子夜独自在厢房吃饭,没去大堂和众人凑闹。众人也没有丝毫不满,甚至高兴的很。用周颠的一句话,终于不用看这小夫妻你侬我侬的麻了。

    韩子夜本来还想叫杨逍带他去青楼的,不过他一说这话杨逍就脸一黑,拉着人回房了。最后结果如何,反正张无忌他们是没看到的。

    小二送了一桌酒菜去杨逍他们的房间,这桌菜可以说只有杨逍在吃。韩子夜?他喝着他的血酒惬意的很,对这些没兴趣。

    “子夜,你今天看那个朱元璋怎么表那么奇怪?”

    “我要是表不奇怪那才怪呢!”韩子夜眨眨眼,卖了个关子,“我可以告诉你,明教的起义会成功,但是……”

    “但是什么?”杨逍听到起义会成功的时候眼睛一亮,把蒙古人赶出中原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韩子夜表又诡异了一下,就像他白天那样,“但是我只听说过有个皇帝叫朱元璋,却没听说过有个皇帝叫张无忌!”抿了口高脚杯中的血酒,韩子夜目光诡异的看着杨逍,“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你是说?”杨逍侧头看向门,眼底闪过思索。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