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围观不成

    第二十三章围观不成    等明教众人都从密道中出来之后,丐帮已经走了,只留下一片焦土和瓦砾。昔辉煌的明教今竟然落的如此境地,众人不免心生悲哀。好在现在群龙有首,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难免抑郁,但总算还有一番新气象。    张无忌接任了明教教主,但明教现在如此况,接任大典也就清减了很多,好在张无忌为人厚道,一点儿不在乎。在韩子夜看来,这人虽然婆婆妈妈,但做朋友还是可以的,起码不用担心他背后给你一刀。    “你还想留下继续辅助你们那位新上任的教主?”韩子夜背过去,满脸的不快,毫不掩饰。    杨逍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上前搂住某人的纤腰,头放在韩子夜右肩上耳厮鬓摩,“子夜,重整明教是我的心愿。明教继阳教主之后好不容易重新有了教主,如今教中元气大伤,正是百废待兴之时,我杨逍又怎么可以独善其呢?”    “为什么不可以?”韩子夜任的就像只猫儿,根本听不进杨逍的解释,“哼,迂腐!”说完推开门自个儿走了。杨逍无语的看着晃的门板,哎……这只猫儿……    “哈哈,杨左使也有被人说迂腐的一天!”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下一个声音斥了一句,“周颠,你少说两句!”这是说不得,还有几个脚步声。杨逍整整表,走出屋来,看到来人,一拱手,“教主。”    “杨左使,刚刚我们来的时候看到韩兄……?”杨逍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无事。”    张无忌此时已经梳洗过换了一打扮,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他还真是穿起龙袍就像个太子的类型,怪不得前后有这么多少女倾心。年轻有为、位高权重、武功高强、又是侠义心肠,哪家女儿不呢?没个少女都有一个武侠梦嘛。瞧瞧他边的俏丫头,一颗心可都挂在她这位公子上了。    “杨左使,韩兄可是不想留下?”张无忌武功甚高,有些话别人没听到他可是都听到了。    杨逍一拱手,“子夜他自在惯了,不喜俗务,本来杨某答应明教度过此关之后和他自在江湖,但是现在……”下面的话不说其他人也知道了。    “哎,杨逍,你那宝贝心上人是什么来路?那死蝙蝠吸血,他也吸血,难不成死蝙蝠练功走火入魔,他也是?”对于这个问题他们好奇很久了,不过到现在才有机会来问问。    杨逍看了眼发问的周颠,其他人都目光灼灼,显然对于这个问题同样关心。殷野王沉吟了一下,“我在当年也曾遇上过韩子夜,当年他和杨左使一起,我交过手,只觉得速度快得非比常人。以我的武功根本捕捉他的动作,只一眨眼都不到,他就在我背后留下了一道抓痕。”说起当年的混账事,殷野王不免又被打趣一番。    杨逍见众人议论起来,也不奇怪,子夜上的秘密太多,实在隐忍窥觑。    “全都没事聚在这开茶话会呢?”突兀的声音响起,众人僵硬了一下,貌似他们背后议论人被当事人逮到了。    “子夜,”杨逍一脸从容,走过去揽上韩子夜的腰,“刚刚怎么走了,我还以为……”    “以为我又生气了?”韩子夜侧脸对他笑了一下,“既然是你的心愿,我不会拦着,要跟我走,总要把你人类的心事都了了才行……”后面的话犹如自言自语,但在场的都是内家高手,如何听不到。人类?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诡异?!    杨逍顿了一下,忽略了那些诡异的用词。对于韩子夜的来历他早有猜测,对此也有点心理准备。毕竟他不遮掩的太明显了,一诡异的本事,却没有内力不懂武功,以人血为食,对世俗懵懵懂懂。    “那你刚刚干什么去了?教主来通知我们明就准备去接金毛狮王回来,我还正准备去找你呢。”    韩子夜这才给了这群眼巴巴看着他们的人们一个扫视,“饿了,出去吃饭。”    “啊,吃饭也不给我们带点上来,这的厨房都给烧了,吃……”周颠说了一半被说不得拉了好几下,瞅了好几个白眼,才想起人家吃的是什么,顿时没声了。    韩子夜看他那样子轻笑了一下,随手摸了下耳上的逆十字,手中就出现一瓶红酒和一个高脚杯,“我还确实带了一点儿回来,只怕,除了韦蝠王,都不合你们口味。”    “……”尴尬的停顿,众人默。周颠僵硬的笑笑,说了两句客气,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杨逍勾起嘴角,这群家伙前几天笑话他,现在也尝到被子夜整的滋味了吧。他也不给他们解围,兄弟,就是要在出丑的时候好好围观围观滴!    “啊,子夜这瓶子……来的好生奇怪?……”说不得接了一句,又默了,这话接的,不是事儿。嘿嘿两声,说不得也知道自己接的不好,假笑了两声。    韩子夜微微抿唇,眼里一抹笑意,“韦蝠王要不进去我们喝一杯,交流交流心得?”    闻言,不但韦一笑满脑门黑线,其余人嘴角也抽了。半晌,韦一笑僵笑道:“这……在下的寒毒已经被教主用九阳神功治好了,人血……却是不用了。韩公子,是否也是有难言之隐?”    张无忌顿时会意过来,马上把话接了过去,“是极,若是有在下能帮得上忙的,张无忌必不推辞……也省得……多伤人命。”张无忌这话什么意思,大家都是明白的。立刻都眼巴巴瞅着韩子夜,自从那天韩子夜在他们面前吸血过后,他们对此已经是好奇极了。被韦一笑吸了血的那个,喉咙撕裂,死状惊恐;被韩子夜吸血的那个,死的时候表却如梦如幻,还隐隐带着微笑,除了脖颈上四颗牙洞之外,一点儿挣扎的痕迹都没有。当然,当时他们都看着,那女的也确实到死都没挣扎一下,就好像祭品一样的献上了自己,心甘愿的。    敛下笑颜,韩子夜冷飕飕的撇了他们一眼,张无忌的话他听得分明,但就这个,他瞧不上,弱强食本是天理,除了他看的上,其余人类不过都是鸡鸭一般的食物罢了。你要人对一只鸡翅有同?荒天下之大谬。    不过韩子夜可没准备在这揭穿份,因此还是敷衍了一两句,“没什么,只是生活所迫罢了,你帮不上忙。还有,每人只取一点儿血伤不了人命,不必担心,他们过后,什么都不会记得。”说完韩子夜扫兴的回屋去了,留下杨逍和张无忌他们面面相觑。    “我怎么觉着,他那天吸血一点儿都不像……”周颠这破嘴话没说完就被说不得在旁边狠敲了一下。既然不伤人命,没得还说这话干什么,不是没事找事嘛!    韩子夜就这么走了他们不奇怪,反倒是松了口气。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这人本事大脾气也大,这都习惯了。明教也有不少是脾气古怪的,这点不是什么大事。    明教平安度险,杨逍的伤也好了,北冥神功吸收他体内幻指的指力之后也少有进益,不过杨逍知道,这门武功,真要修炼到大成,非得找些人来吸取功力。    到此两人才真正有时间好好亲一番,韩子夜对此没什么顾忌看,想要的时候他从来不遮遮掩掩的。晚上门一关,一把就把杨逍推到在上,肆意私磨。    杨逍先是一愣,随后看到韩子夜凤目含,媚眼如丝的模样,哪里还压抑的住?!这么些天,心上人虽然嘴上跟他生气,但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的,他杨逍又不是七老八十心如止水了,早就心痒难耐的很了!    拉下韩子夜的手臂,化被动为主动,搂着怀里扭动的纤腰一个翻就把原先坐在他怀里作怪的人扑倒在下。看着那嫩的红唇,低头含了下去,捉住那不住挑逗他的小舌,又是另一番嬉戏……    外面夜凉如水,屋内却是红浪翻滚,杨逍汗津津的躯一遍遍的摩擦着下小人儿,不住的把两人带入另一番魂牵梦绕之境。    直到天际朦胧隐有微亮,杨逍才把两人都清洗了一番,回到上补眠。虽然知道第二天就要启程下山,不过相思难耐,如何忍耐的了。况且武功到了他这个地步,稍稍打坐一会儿自会疲惫全消。而子夜,说到这杨逍就要苦笑了。不是他杨逍无能,就算他每次都把人折腾一夜,第二天这人还是能若无其事的走在他前面。就算第一次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儿不适的样子,腰不酸腿不痛,走起路来还步步生风比他还快,除了小脸一如既往的白,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一开始还道他是强忍着,毕竟杨逍经常出入青楼这类场所,虽然以前不好男色,对小官娈童没有兴趣,但是并不妨碍他了解一下啊。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这人体的恢复力太强,上连个吻痕都留不住,真是……太打击人了……甚憾!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