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互诉衷情

    第二十二章互诉衷    杨逍这么一天工夫数次受伤,弄得浑是内伤外伤都有,此时要不是韩子夜扶着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几经吐血又受伤流血,面白如纸,韩子夜不免心疼,搂着他的手支撑了他大部分重量。    杨逍的话说的光明磊落,掷地有声,武林中人,有恩必报本是常理,何况是救命之恩。因此不但明教低下鄙视灭绝,就连各派弟子也不免议论纷纷。倒不是没人怀疑此事的真实,只是一对比杨逍和灭绝的格,武林中传闻杨逍和灭绝的师兄比武直把人气死了。以灭绝的格,对杨逍恨之入骨是肯定的,那么纪晓芙的事,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各派掌门都沉默应对,他们知道事实恐怕就是灭绝不对,但六大派同气连枝,不能在此时让魔教看了闹,但灭绝做事太过,叫他们为她说话也是做不到的。    在场叽叽咕咕的议论声早已说明了众人的心声,灭绝就算假装听不到也感到脸上一阵青白。本来倚天剑在这姓韩的手里,灭绝不想太过得罪他的。但目前的形势,俨然是得罪定了,灭绝眼见对面的两人得意非常,心头越加不甘,“一对夫竟然污蔑我峨眉,还当众搂搂抱抱,要不要脸?!”    灭绝口误好话,她说的事让人一片哗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了杨逍他们上。本来受伤扶着不是什么多大的事,被灭绝这么一说,彷佛就无限暧昧了起来,更何况杨逍和韩子夜本来就不清白,行为举止间都流露着默契。韩子夜听的心烦,灭绝眼见自己一击即中,心中得意,还要添油加醋,迎面一道寒光冲她而来。话噎在喉咙里,灭绝侧让过,第二道随后即到。灭绝先往左再往右,闪过两道厉芒,正要整整衣服蔑视偷袭的韩子夜一番,后第一道寒光突然闪回,刷的在灭绝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    所有人都看到灭绝之前得意后又被人家的后招所伤,一派掌门丢了那么大丑,灭绝向来刻薄不得人心,当下众人,不分正邪,都耻笑于她。灭绝不但丢了自己的人,连带的,峨眉的一众弟子站在她后被众人围在中间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灭绝怒火连天,脸上抿着嘴角,搬成最僵硬的弧度,“暗地偷袭,小人!”    韩子夜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某人嘴欠,教训教训罢了。”    这时杨逍拉下韩子夜扶着他的手,勉力自己站直了,对周围拱拱手,“我杨逍生风流,众所周知,但今在此一言,天下群雄共证,”杨逍在江湖上也是声名远播,虽然已经消失十九年,但看他容貌不该的样子也不敢小觑,听他如此正式的讲话,具都安静下来,“我杨逍倾于韩子夜,同生共死,视他为今生唯一,定不相负!”    杨逍此话一出,本来刚刚不少鄙夷的视线差不多都变成了惊讶敬佩,不少女弟子还流露出羡慕。能在这种时候,对心上人表明心迹,是多少女子都求不到事。他们两个男子……    杨逍硬撑着伤势搂着韩子夜,实际上韩子夜清楚他是借此靠一下,是以同样搭着杨逍的腰,悄悄支撑他大半重量。他清楚杨逍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他这么做是把事都抗了。他自己名声在外,今这么一说,后人家只会说杨逍风流成连男人都不放过,而针对他的流言蜚语就会少很多。只是,他韩子夜,不是需要被照顾的小女子……    韩子夜没说一句话,只是反手拉下杨逍的脖颈,对着他微白的薄唇就吻了下去。四目相对,韩子夜目光中闪烁着淡定,杨逍则惊讶中又带惊喜,不顾自己的伤势,好好的唇舌交缠了一番。    直到杨逍觉得唇上一痛,韩子夜已经抽离去。韩子夜唇上一片绯红,杨逍唇上也是,唇上的鲜血,韩子夜环顾了下四周,才转头看向杨逍,“我选了谁,不需要别人的意见!”嘴角的笑容邪肆狂放,杨逍也放开怀,“子夜!”他有一种感觉,世界上没人再比子夜更适合他,只有和他在一起,他杨逍才会不负逍遥二仙的名号。    “灭绝师太,我不管杨逍到底喜欢的是谁,我只问你,晓芙,到底是谁杀的?!”貌似因为杨逍和韩子夜的事,殷梨亭被忽视了很久了,经他这么一喊,众人才想起这事的根源在这。    灭绝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殷梨亭还紧追着她不放,步步被紧,没办法,灭绝只好说出纪晓芙是她一掌击毙的。殷梨亭怒目圆睁,手持着剑,想对灭绝动手又不能。灭绝的做法虽然不对,但她是纪晓芙的师傅,灭绝说起来是清理门户,就算她做的是错的,也是她们峨眉自家的事。纪晓芙虽然跟殷梨亭订了亲,但一没成亲,二又被灭绝做主退了亲,他要给纪晓芙报仇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只能大吼一声,负气而去。    武当众人都知道殷梨亭对纪晓芙根深种,十几年来一直念着没有娶亲,看他这样跑了,心里担心。莫声谷担心他一个人这个样子要出事,想要追去,却被宋远桥拦住了,“六弟这样,还是先让他静一静吧。”莫声谷沉默了一下,点点头。闹出这等事,武当对峨眉也没什么好脸色了,灭绝心知肚明,冲宋远桥点点头带着峨眉一众女弟子走了。宋远桥为一派掌门,该有的风度还是有的,虽然不待见灭绝,也礼貌了一下。    各大派该走的走,明教经此一役算是逃过一劫,大家都送了口气。杨逍重伤在,人都走光了他也不再死撑,再死撑,撑着他的那位就把他直接撂地上了。杨逍心知,刚刚韩子夜和他互诉衷,但事过后肯定还有自己好受的。为了以后的幸福,哎呦一声,他杨左使就厚脸皮的挂在他的亲亲子夜上了。    知道他打什么算盘,不就是苦计吗?韩子夜一边扶着人一边白了他一眼,嘴角一个坏笑,给他拦腰一抱,来了个公主抱,杨逍的笑脸顿时刷刷的碎成一片片,“子夜……”声音带着弧度还两转弯,活似猫爪的。韩子夜为免自己笑场,抿着嘴角给了他一句,“闭嘴!”顿时杨左使变成了小媳妇脸,笑得旁边看闹的周颠都要内伤复发了,还有其他人,都是一副要笑不笑的看着他们,或者说瞅杨逍的闹。    ‘完了!怎么就忘记了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还在这呢!’杨逍自毁城墙,脸上的小媳妇更加真了……    “哈哈哈……”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借着杨逍的这幅表,众人哈哈大笑,脸上无不的是轻松。    韩子夜不理会这些笑得疯疯的人,杨逍看着他的表一脸无奈,让他觉得……好。这人没事就喜欢折腾,以后我没事多折腾折腾他,他就不会折腾自己了!就因为这个,杨逍在以后的子里,注定会经常露出这样的表,为什么?因为他家那口子就喜欢看他这表,很久以后,当杨逍知道的时候,脸上囧囧+无奈+一脸无语。    张无忌因伤留了下来,丐帮却趁着这个时候上来趁火打劫。明教众人恼怒,但也无可奈何,只好避退密道,也就是明教的地,只有教主才能进去的那个密道。张无忌追着成昆进过密道,还在小昭的帮助下习得了乾坤大挪移。    地没有教主的命令是不能进去了,因此张无忌顺势成了明教教主,他一声令下,众人才得以进密道避难。    密道内,众人席地而坐,探查过四周后疗伤的疗伤,休息的休息。韩子夜看了看杨逍的伤势,给他的外伤上了金疮药,而他伤口的血迹直接被他掉了。受伤了还有此等美人服侍照顾,周围的这群光棍都是眼的很。不过经过之前的事,韩子夜的格他们也见识了一二,比杨逍还邪,轻易不是好招惹的。加上又不熟,都不太敢开杨逍和他的玩笑,只有说不得能说上两句。    期间韩子夜还去外面拿了点饭菜和水果,还有一盅腾腾的老母鸡汤。嘿,一闻那味,一看那菜式,就有人猜出来了,是山下镇上最大的酒楼的招牌菜。    韩子夜一趟去了没一会儿,回来杨逍正好调息完毕,他自己不用吃这些,却是给他们带了好些。不过若不是看在杨逍面子上,他也不会带这么多。    难得被这么照顾,不说这些光棍羡慕,他自己心里也是飘飘的。不过看韩子夜的脸色,这恐怕是‘最后的晚餐’。边吃着心鸡汤,边和张无忌他们商量明教的事物,这里除了他有韩子夜照顾着。也就张无忌有小昭伺候了,不过不同于韩子夜只管杨逍一个人,小昭还得帮其他人裹个伤,喂个药什么的,在韩子夜坐下陪着杨逍时候,她还忙的滴溜溜转呢。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