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真血族遇到假蝙蝠I

    第十八张真血族遇到假蝙蝠I    这时候光明顶明教总坛里明教的各个有名号的齐聚,杨逍的到来真是吓了他们一跳,五行旗已经去阻挡六大派的先头部队,他们在这商议如何退敌,只是六大派来势汹汹,明教这一次真是难上加难啊。    突然听杨逍提起这么一号人物,说不得也是如此态度,倒让其他人好奇起来了。    “说不得,你们说的子夜是何人,能让杨左使如此牵肠挂肚。”本来只是周颠的一句玩笑话,鹰野王冷哼一声大步一跨,“杨左使当然要牵肠挂肚了,那是他的蓝颜知己呐!”    周颠一听奇怪了,“鹰野王你不要欺负我周颠没读过书啊,我老好还知道那叫红颜知己!”    鹰野王挑眉,“红颜知己指的是女子……”丢下一个炸弹,在场的人在武林中也都是成名的高手了,还是被其中的意思惊的默了一下。    鹰野王皱眉看向杨逍,杨逍负手而立,没有说话。还是周颠神经粗,“我说杨左使啊,咱们这群人还是你的运气最好,不但女人喜欢你,现在连男人都喜欢你了。受伤一躺十九年容颜不改,真真是天大的运气!”    “恭喜杨左使抱得美人归呐!”说不得也凑上一句闹,杨逍看了他一眼,没有反驳。    “还是个美人?……”周颠凑到说不得边还想打听点八卦……    “好了!明教现在大敌当前,你们还在说些不知所谓的事!”白眉鹰王老成持重,他一出声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现在六大派掌门未到,来的只是各门派的前头部队,五行旗还挡得住。咱们明教不比当年杨教主在的时候,现在人心分散,谁当教主都有人不服气,那就暂时选一名代教主,先度过这一关再说!”    白眉鹰王的话大家都赞同,不过这个代教主的名义最终还是没推选出来,明教的人都是孤高气傲的很,相互之间都不服,就算自己不想当教主,也不愿意被自己不认同的人领导,这才导致了明教几十年的分裂。几人争议不休,只能暂且不说继续想办法对付六大派。    这时候说不得为难的看了看杨逍,不过还是说出口了,“杨左使,听闻子夜不是救过武当的俞岱岩?还在武当派住了几个月,不如我们找他帮帮忙,最少挡住武当那边。六大派里就只有少林武当峨眉算是厉害的,崆峒昆仑华山也就掌门有两下子,剩下的都不怎么样。挡住武当我们的压力可以减少不小啊!”    说不得的话颇有道理,以大局为重,周颠他们也都赞同,顿时目光纷纷看向杨逍,从刚刚的话题中,若要成事,这话肯定要杨逍去开口的。    杨逍也知道这是个好办法,兵不血刃的解决武当确实是再好不过了,只是……    “不行!子夜他不喜欢这些事也不理会这些。”众人还要再说,杨逍甩袖不予理会,只朝说不得丢了一句,“说不得你也认识子夜,他的格你清楚。我杨逍喜欢他,此事我是不会牵累他进来,他若要来看闹,我杨逍拼了命也护他周全。你要想让他劝退武当自己去找他说,杨某不会做这事!”    杨逍丢下这话,周颠他们面面相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大家都是江湖中人。能说出要拼命去护的人必定是重要万分的人,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好看向说不得。    说不得被看的苦笑一声,“不是和尚我不想去,只是那韩小兄弟实在是邪的很,虽然在明教住过一段时间,不过和尚跟他的交也就一般,去求他这么重要的事,实在没有把握啊!”    “报……”一个青衣汉子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我教五色令旗被人盗走!”    这个消息打断了刚刚的话题,所有人都躁动起来。五色令旗能够号令五行旗人马,若是落入六大派手里真是大事不妙!冷谦和张中立刻带人骑了快马去追。    而韩子夜这边,他的出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还是一派看闹的态度,实在是让人恼火。丁敏君见他不搭理自己的问话,刚刚自己摔倒又被这人笑话,心里恼怒异常。见到韩子夜就要走的样子拿剑就从背后朝他袭去。韩子夜还没动,那树上的一抹青影转眼间落下,丁敏君也消失了踪影。最后就还剩下周芷若和那对衣衫褴褛的男女,他们这次看到丁敏君是抓走追了过去,到没来得及追问韩子夜什么。不知的,留了自己一条小命,要知道,韩子夜因为杨逍的事,最近的心可都不怎么好。    人都走光了,韩子夜也继续朝光明顶上去。正走着,前面一蒙面人骑着马飞奔而来。韩子夜一看,那人后腰上插了支旗子,正是明教的五色令旗。但是看这人慌慌张张,眼睛还不时朝后看,穿的也不是五行旗的衣服,当下经验一眯。等那人从他眼前过的时候,那人紧张的盯着韩子夜,见韩子夜一直走自己的没有动作,正要稍稍放心,就觉得后一松。往后腰一摸,五色令旗不见了!回头一看,韩子夜手上正晃着旗子笑眯眯的看着他。    蒙面人大惊,此人他万万不是对手,马也不停,直接继续跑。韩子夜无趣的撇撇嘴,没有要追的意思,只是拿着旗子继续上山去了。    韩子夜不急着上山,他知道这时候山上一定是戒备森严,他也无意让明教的防御更紧张,晃晃悠悠的,慢慢溜达着上山。手里玩着五色令旗,仍的一上一下的。    好吧,说实话,这娃是忘记上山的路了,想等着看看有没有六大派的人上来跟着走。他一点儿都不想承认,路痴是一种囧的属,只是有一点点的,不认路而已……    不过他没有等到六大派带路的人,倒是等到一只大型蝙蝠。只觉得肩上一麻,看来是想点他的道。韩子夜微微让了一点,让他点歪了。接着毫不反抗的,就像真的被点了道的一样任由自己被抗走。    这人的轻功好像是很快的了吧,嗯……以人类的速度来说确实是很快的,那么应该就是说不得他们之前说过的死蝙蝠?韩子夜有了这个猜测,又见他是朝着山上去的,肯定是去明教,也就仍有这个劳力带他上山了。    韩子夜假装昏睡的被带上了光明顶,不出他所料,这个人真的是明教的青翼蝠王韦一笑。原来韦一笑看到他从蒙面人那强了五色令旗又不知道他是敌是友就把他抓了回来,本来他也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能得手的。    明教大里,杨逍因为之前五色令旗失窃的事已经先去查看五行旗的布防了,说不得鹰野王也不在。韦一笑一到,把五色令旗往白眉鹰王他们面前一扔,“我在路上看到这个人拿着五色令旗就把他抓回来了。”众人一看,是个打扮怪异的男子。韦一笑正要把人往地上一丢,韩子夜拍拍他的肩膀。韦一笑一愣,没把人丢出去,韩子夜自己下来了。    “你是什么人?!”迎接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每次都是同一句,韩子夜无聊的看了问话的鹰天正一眼,里的众人也站到了他的对面。    还没等鹰天正问出第二句话,韦一笑突然脸色泛青浑打颤,他哆嗦着问了一句,“这人不是我教的兄弟是吧?!”    知道这事韦一笑寒毒发作了要吸血,其他人点点头,韦一笑立刻扑上去,抓着韩子夜的肩膀就咬他脖子。    所有人都看到韦一笑的背影顿了一下,“住手!”门外说不得背了个大口袋和杨逍进来。韦一笑这时候什么也顾不得了,他只知道这个人不是明教的兄弟,那么不管他是六大派的还是什么,对不住了!    但是一口咬下去,这人皮都没破,自己立刻就被丢了出去。    韩子夜厌恶的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杨逍已经到了他边,“子夜!你没事吧?!”    韩子夜还在生杨逍的气,理也不理他,从他怀里径自掏出一块汗巾,嫌弃的擦擦自己的脖颈又擦擦手,随手丢在地上,扫了眼在场的人,冷冷的丢下一句,“我饿了。”    这时候,墙边被一脚踹出去的韦一笑已经寒毒发作的爬不起来了。说不得嘴里说着误会误会,手下解开自己的大口袋抓出两个人来,一个是华山的,一个是峨眉的。拎起那个华山弟子丢给韦一笑,那华山弟子还没叫出声立时就被韦一笑咬住了脖子大口大口的吸血,血大量的喷了出来,吸引了韩子夜的视线。另一个峨眉弟子吓的尖叫出声,立刻就被点住了哑。    韩子夜鄙视的看着韦一笑吸血,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了根烟抽了起来,“太浪费,毫无优雅,好脏……”听到话音,众人齐齐的看向他。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