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志在必得

    第十六章志在必得    杨逍吃了几个果子,还留了几个放在一边,到冰棺旁试图把韩子夜叫醒。韩子夜没有一点儿动静,整个人像是睡死过去了一样,若不是杨逍还能摸到他的脉搏还真以为他死了。    子一天天过去,这几里杨逍已经把周围能踩到的果子都摘了,一些小动物被捕猎的也都不往这跑了。杨逍浑泛着青踉跄的回到冰窟,靠着冰棺坐下,等待寒毒退下。    “子夜,你要是再不醒我真是要死在这了,虽然能死在你边是我心中所愿,只是没见到你醒来,该说的话我也没机会说出口,终究是遗憾……”杨逍的武功虽然高,但是内力不是至刚至阳的九阳神功,在这种连药石都没有的况下根本就可能自己驱逐寒毒。而受到寒毒的限制他根本不能离开冰窟多远,在范围内能找到的食物已经都渐渐没有了,再如此下去根本支持不了多久了。就是自己下山找大夫,莫说普通的大夫根本没这本事,他也根本支撑不到那个时候。    两之后,杨逍抚着韩子夜依然如故的脸庞,苦笑一声,“能死在心的人边也算是一件幸事。”认命的闭上眼,杨逍翻倒进冰棺中,拦着韩子夜的腰,把他搂进怀里,慢慢闭上眼睛。    杨逍没再醒来,韩子夜也静静的躺着。外面的太阳落下又升起,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冰窟里复一竟然没有一丝变化。    “哎,张哥,你说这里真的有宝贝?可是这里是个冰窟哎。”声音听来是个汉子,说话有些打哆嗦。    “去,你懂什么,我听村里的老人们说啊,二十年前和十九年出分别出过好几起人命,死了不少人,还有不少武林中人呢!”另一个汉子看起来胆子颇大。    “还有武林中人啊?那咱们快回去吧,连那些会武功的人都要死,咱们哪成啊……”    “唉,你说那些武林中人会没事来找死吗?肯定是有宝贝啊。这么多年过去,听说啊,当年死的人都是被吸光了血,很可能是个什么吸血的畜生,这山里不是说经常有蝙蝠出没吗?这都二十年,畜生哪有能活这么久的,说不准啊,咱们就能捡着便宜了!况且咱们带着火把,那些畜生最怕火的了。”    之后脚步声渐渐大了,“哇,原来是个冰棺,那好东西一定都在里面!那两个死人的陪葬一定是什么绝世的宝贝,才引得这么多人来!”说着两人飞快的朝冰棺跑了过去。    “你看看,这人上的玉佩,戒指,乖乖,黑的还是透明的哎,我在县台大人夫人的上都见过,肯定很值钱!”    “这个人的耳朵上还有一个,男人还带耳环,张哥你说这两个男人,会不会那啥?”说着猥琐的笑了起来。    那个叫张哥的也嘿嘿直笑,“可不是,说不得是个兔爷,你看那个男的死了还要抱着他……”一边对同伙说着话,一边伸手就朝韩子夜耳上的逆十字抓去。    突然,一只苍白纤细的手臂握住了他的手腕。    “啊……”张哥疼的大叫起来,手腕好像都被握断了。紧接着一声更大的叫声从他的另一个同伴口中发出,“你叫什么!!”    “不是啊……张哥……你的手上……是那个死人在抓着你啊!是尸变啊!!”那个胆小的说着仍了手里的火把拔腿就往外跑。可是还没跑出两步立刻就感到喉头一凉,低头看去,脖颈上鲜血哗啦啦的像流水一样的往外淌,任他怎么捂都捂不住。    “不要……救命啊……”张哥看到那个人死了,惊恐的不断扒着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明明是比他纤细了多的手掐着他就想钢箍一样,纹丝不动。火把已经被那人丢在了地上,早就灭了,冰窟内一片黑暗,只能看到两个血红的眼珠直勾勾盯着他的脖颈,不知怎么的,张哥想起了村里王大娘说的,二十年前被发现的干尸……    抹了抹嘴角的鲜血,韩子夜丢开手里的尸体,回头看看冰棺,“杨逍?”    “杨逍?醒醒……醒醒……”没有反应,摸摸脖子,良久才摸出微弱的脉搏。    “杨逍,醒过来!”突然声音低哑下去,血族秘法的力量随着韩子夜的声音传进杨逍耳里,杨逍缓缓睁开眼,看到是他,眼里闪过惊喜,张嘴要说话,却嘶哑的说不出话来。    韩子夜从周围的水潭里取了些水喂给他,这才让他勉强能够发声,“子夜……你醒了……我竟然没死……”杨逍的声音很轻,虚弱的不成样子,看虽然一直跟着一同沉睡,新陈代谢减慢,但这这么久过来,还是在缓缓消耗着,若是韩子夜再晚醒一会儿,恐怕这人就真是尸体了。    韩子夜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皱眉,也顾不上问他怎么会到这来的了,飞快的出去找了一些野果咬碎了喂给他。一直喂了四五个,杨逍的脸色才好起来,说话也利索多了。    “你怎么会到这来?还把自己饿的要挂了,别跟我说这是最新潮的死法。”人一好这娃就不是体贴的人了,张嘴就刺他。    杨逍苦笑,“我是来找你的。你当年走了之后,我想了很久,你说的永远,我承诺给你!子夜!”抓着韩子夜的手,昏迷之前一直遗憾着没有说出口的话在看到人醒了之后再也忍耐不住的说出口。尽管知道自己上的寒毒无解,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说出口,他杨逍真是死也不会瞑目,最少,他希望能够听到韩子夜的回答……    黑暗中,韩子夜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原本血红的眼睛在吸过血之后就恢复了冰蓝色。    “子夜,你不相信?”杨逍有些急躁的抓住他的手,“我……也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谈什么永远,只是这句话,杨逍是一定要说出口!”    韩子夜听的眉心一拧,反手抓住杨逍的手,“你怎么……你怎么手这么冰?”他平时自己体温低刚开始没察觉出来,现在才发现,杨逍的体温竟然比他还低!    杨逍勉强笑了一下,“是寒毒,我一时不慎被玄冥二老偷袭,寒毒入体,还是多亏了这座冰棺才能活到现在,恐怕只要一离开,立刻就会寒毒攻心气绝而亡。”    “你……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的,一会儿是蚊须针一会儿是寒毒的!”韩子夜的声音在黑暗中气急败坏的,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没事就喜欢折腾自己,还是变着法来的。    当下韩子夜形一闪就从杨逍眼前消失,杨逍停在半空的手楞了楞,僵硬的收回,低下头,叹了口气靠在冰壁上。    “还没死,叹什么气!”一会儿之后,韩子夜没好气的声音又突然响起,杨逍惊喜的睁开眼,看到韩子夜抱着一大包果子站在他面前,“这些留给你,你现在这呆着,我去找胡青牛来!”    说着把满满的包裹丢进杨逍怀里,转正要走,杨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撑起子上前拉住了他,“子夜,走之前,先告诉我答案!”    挑着眉,韩子夜转过头,“什么答案?”    “你说过,你需要的是一个伴侣,可以永远陪伴你的。现在,我杨逍可以承诺永远了,那么是不是能够作为你的伴侣?!”凭着韩子夜的眼力,能够清楚的看清杨逍目光的急切。    心里得意的一笑,脸上却绽开一个狡猾的笑脸,拉开杨逍的手,“这些,等你活下来再说吧,对死人来说,这没有意义。”    韩子夜转要走,却听到杨逍带着一丝调笑意味的声音骤然在背后响起,“子夜的意思是只要杨某活过这次,子夜就答应我是吗?”    “是!”韩子夜回过头,嘴角挂着同样微笑,两只狐狸。    “那么子夜可以放心了,也不用去找胡青牛了,子夜乖乖,来叫声夫君听听!”杨逍右手在墙上的一个凸起上一扭,左手拉住韩子夜的手往回一扯,把人整个搂进怀里,他自己也支撑不住的背部一下撞在墙上。而他旁边的墙壁已经开了一个拱门形的大洞。    杨逍看到韩子夜惊奇的眼神得意的笑了笑,“这是我在你刚刚离开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里面的石壁上刻了北冥神功,我看了一下,这种武功可以吸化人的内力为己用,只是要未修炼过武功者方能修习。我现在寒毒缠,全内力都被压制在经脉里,也可以说是武功全废。寒毒虽然是寒毒,但也是玄冥二老的内力所化,只要我能够修炼北冥神功,那么寒毒自然也会被化,到时自可不药而愈。虽然不知道是何人留在此处,不过我杨逍是命不该绝了。”    “所以,”杨逍一下勒紧了韩子夜的腰,紧紧的抱住了他,低下头志在必得的看着他,“韩子夜,你是我杨逍的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