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始乱终弃

    第十五章始乱终弃    “子夜,你到底是什么人?”抚着怀里人的青丝,杨逍问出了他藏在心里好久的问题。    韩子夜眼神闪了一下,仰面躺在杨逍腿上,停下玩着他头发的手指,认真的盯着杨逍眼睛,“你想知道?”杨逍点点头,大手划过韩子夜完美的脸部轮廓。    韩子夜直起子,双手搭在杨逍肩上,唇瓣贴上杨逍右耳,呼吸声瘙痒着杨逍的心神,这只妖精!手臂抱住纤腰,“告诉我……”    怀里的人轻笑一声,“好哇,那么,你做好永远跟我在一起的准备了吗?”魅惑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杨逍,这双冰蓝眼眸的深处却有着一丝嘲讽。但是杨逍被他这一句话扰乱了心神,就算两人的距离这么近也完全没有注意到。    “永远?”杨逍眼底有着几分不确定。    “不敢回答?”韩子夜从他的怀里脱,拍拍他的肩膀,“杨逍,你我都很清楚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虽然我们彼此都有很不一样的感觉,不过还远远不够。我需要的,是一个伴侣,可以永远的陪伴我,我们会是彼此最亲密的依靠。而你,是一个风流多之人,就算现在,你也不能肯定的回答我。所以,你的问题,我也不会回答。那个是,只有最重要的人,才能知道的秘密哦。”    韩子夜重新拿了黑色的衣服,毫不避讳的边穿边绕着杨逍看了一圈,顺手拍了拍他另一边肩膀,“不过就是做了几次而已,别放在心上。杨左使真不愧是场高手,让我很舒服,看来我这个第一次的人选是挑对了。如果想要我会来找你的,我们体很契合,还可以多试几次。”    于是,某人大模大样的‘玩@弄’了我们的杨左使之后潇洒的走人了。留下杨逍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才郁闷的自言自语,“我这算是被始乱终弃了?!”杨逍心里突然莫名的有种悲愤的感觉,他被一个刚□的雏给始乱终弃了⊙﹏⊙b。然后人家还说他技术不错,下次有需要再找他……这算是夸奖吗?    不过刚刚子夜说的永远,究竟是什么意思?一生一世?不,他看得出来子夜虽然对他也有好感,但是和以前那些女子看他慕到要一生一世嫁给他的目光根本不一样。他淡的多,也重的多,永远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完全不能用其他词来解释似的,只是‘永远’!    杨逍是一个重承诺的人,他清楚自己的格,韩子夜也清楚,所以当时他没有回答,韩子夜丝毫不意外,甚至他就是故意用这个来堵住杨逍的问话的。    就在杨逍为了韩子夜的话烦恼异常的时候,我们的子夜已经潇潇洒洒的准备去杭州西湖游玩了。杨逍跟他很合适,无论从格为人处世方面甚至体上,都很合拍,作为一个血族,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又很适合的伴侣是非常不容易的。韩子夜虽然说了那些话,可没真的打算放过他,只是一只野狼要变成家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而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自己想要被驯养。    他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去慢慢驯养他,如果有必要,血族会是最有耐心的狩猎者。更何况,他自己也要好好再考虑一下呢。,才刚刚解放,他还没玩够,这么早被绑死,可就没的玩了。杨逍这种人,一旦真的认定了,醋劲肯定不会小。所以,还是趁着自己依然是单贵族的时候,好好享受享受吧!    韩子夜走的是潇洒,但是杨逍在这一年里,不时的都会回想韩子夜的话,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个任俊美的影。毫不在意他人眼光的跟自己调笑,同样的不分正邪,甚至比自己都要潇洒。有的时候,却跟小孩子一般的淘气,又让人无可奈何。    “永远?如果是你的话,我杨逍也许真的可以承诺永远……”喝着酒,杨逍坐在坐忘峰上看着那落的夕阳,“这个时候你应该是刚睡醒吧,总是那么与众不同。就算在人群里也可以一眼就看得出来,你是唯一和我在一起过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让我如此牵肠挂肚的人。你说过,要来找我,可是为什么,整整一年了,都毫无音信。还是说,你已经找到那个会毫不犹豫陪伴你永远的伴侣?”想到这,杨逍捏碎了手中酒壶,酒液溅了他一手。    “报,杨左使!”一个人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杨逍把手心的碎片随手扔出去,闭了闭眼,“什么事?”    “杨左使,明教的兄弟们一直都没有发现韩公子的踪迹,不过……”    “不过什么?”听到来人的话,杨逍心里有着淡淡的失望。    “不过在白杨镇,又发现了干尸……”就像一年前那个时候一样,在这光明顶上,看出杨逍心思的人不少,因为他从来就没掩藏过,所以得到了这个消息,厚土旗的使者才急急忙忙的赶来禀报。    “你是说,当年那个白杨镇?!”杨逍立刻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来人。看到他点头,杨逍立刻消失了踪影。抬起头,那使者奇怪的看看四周,没看到一个人影,这才自己站起来。    时隔一年多,杨逍又再次回到了这个他们首次相遇的地方。和一年相比,没什么多大的变化,杨逍查探了下那几具干尸,心里更加肯定韩子夜就在这。    他迫不及待的再次进山,依着记忆来到了那个被树丛遮挡的山谷。冰窟还是那个冰窟,不同的是这次洞口没有看见尸体。杨逍带着期望朝里走去,就在中央的那座冰棺里,真的又看到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影。就像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沉睡着。小白也瞪着圆溜溜的小眼睛看着他,却没像当年一样冲他张牙舞爪。    杨逍心神恍惚的伸手摸上子夜的脸颊,突然韩子夜口的小白吱吱的叫起来,杨逍一惊回头看去。只觉得背后一阵剧痛,寒气入骨,一下子就眼前一黑翻进冰棺中。冰棺顶上的紧接着被盖上一块巨大的冰块,把冰棺封死。    “杨逍,你就在这里陪死人吧!哈哈哈……”两人人影一前一后的消失在冰窟中。    “哈哈,师兄,这次王爷一定会重赏我们的,明教没了杨逍,群龙无首,剿灭之期指可待!……”逐渐陷入昏迷中的杨逍隐约听到这么一句,意识就消失在黑暗中……    外面的子一又过一,这座冰棺却毫无动静。俗话说山中方一,地上已千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逍从黑暗中醒来,就看到自己睡在韩子夜边上,手臂搭在他腰上。伸手探探韩子夜的脉搏,还好,杨逍松了口气,就和第一次一样,类似假死的状态。    杨逍撑起子,他还记得自己找到这之后被人偷袭打入冰棺上面还被人封了口,现在上面的冰快却没有了。难道是子夜醒过?杨逍从冰棺中跨出来,上没有感觉到一点儿不适,好像那么重的内伤已经好了一样。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偷袭他的人武功决不低,他重伤昏迷浑还以为死定了,没想到竟然会再次醒来内伤还不药而愈。杨逍朝外走去,腹中饥饿,他在山谷中的树上摘了几个能吃的果子,正要回去,突然感到内腑冰寒透骨,没走两步就一口血喷出。杨逍勉强撑着回到冰窟中,想到韩子夜边。但在进入冰窟的一瞬间却觉得体内寒气突然下降,越往里走就越微弱,走到冰棺边上甚至就感觉不到了。    原来他的内伤并没有好,只是被这奇怪的冰窟,或者说这座冰棺给压制住了。在这就没事,只要一离开,就会立刻复发。从刚刚的伤势看来,伤势没有恶化,整个体在他昏迷的时候似乎都被一同冰封住了。寒毒入体,就玄冥神掌。据说玄冥二老早已投靠朝廷,那么那天偷袭他的,就是他们了!幸好他们没有发现子夜,杨逍温柔的看着依旧沉睡的韩子夜,眼里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而要说韩子夜为什么会又躺会这来,可就不得不说他是自作自受了。自从杨逍那次受伤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会武功救人的时候很吃亏,江湖上的武林门派那么多,有名又有实的就那么几个,凭他的本事,直接进去偷几本武功秘籍完全不是问题。不过,武当他太熟不好下手,明教同理,峨眉?全是女人练的功夫,他不喜欢。少林,面前还可以,听说少林有七十二绝技还有很多厉害的武功,于是这做贼的蝙蝠就找了一天去光顾了下嵩山少林。    偷武功秘籍,很顺利根本没人发现,跟武当七侠学过基础知识,学起来也很顺利。但是就是因为太顺利,所以他郁闷了。少林武功都是至刚至阳的,所以,他这个血族,练的不合适啊,这种至阳的内功就像阳光入体一样,当下就把他烧迷糊了。幸好他的内力只练出了一点点,又是自己练出来的,没出什么大问题,只是散功而已。但是内部经脉都已经被内力烧伤,浑透烧灼般的疼痛,无奈之下,他只能回到这个冰窟里沉睡。    血族的疗伤方式就是沉睡,冰窟的寒气也能最大程度的减轻痛楚,无疑是最佳地点。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