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难缠的跟踪者

    第七章难缠的跟踪者    三人一前一后出了城,出城的路上有一片小树林,但并不茂密。    俞岱岩在林中停下脚步,“阁下跟了在下这么久,也是为了这把屠龙刀?!”    “哼,屠龙刀,口气倒是不小,不过一柄凡铁,干嘛人人都追着要?”韩子夜毫不客气的走上前把俞岱岩连人带刀来回打量了好几遍。    俞岱岩显然是没想到让他都感觉不到气息的会是一个这么年轻俊美的青年。听他口气不小,但似乎是对这把屠龙刀并无兴趣,“阁下不是为了这把屠龙刀而来?”俞岱岩目光似电,浑总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韩子夜眉头一挑,“我是魔术师,不是刀客,干嘛要对一把这么丑的刀感兴趣,看上它的人眼睛都是瞎的,要么就是审美观有问题,连把刀鞘都没有,太不华丽了。”o(╯□╰)o子夜,你不是迹部大爷,不要变成华丽控啊!干嘛,华丽变成迹部大爷的专属名词了,人家就不能用一下下?!啪飞!    “魔术师?”这个新奇的称呼让俞岱岩楞了一下,“既然阁下不是为此而来,那请了。”俞岱岩眼里分明不怎么相信韩子夜的话,他又不是新出江湖的愣头小子,武当的人虽然正值,但也不是白痴,三言两语就轻信别人。他侧过让出路来,请韩子夜先走,表明他的态度。    一般武林中人到这时候一般要么是知难而退,要么就露出真面目了。可惜俞岱岩遇到的是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那小蝙蝠一点儿不买俞岱岩的帐,“╭(╯╰)╮哼,我就要跟着你,你带着屠龙刀一起走一路上肯定有不少好玩的事。”    “你!”俞岱岩被他气到了,“阁下若是再胡搅蛮缠莫怪俞某不客气了!”    韩子夜漠视的从俞岱岩眼前走过,靠在前面的树上,一副随便你的样子。    俞岱岩是武当七侠之一,要是韩子夜正面答复或者不客气的挑衅他可能真会出手,但是这样……他不是会偷袭的人。看了韩子夜一眼,俞岱岩回正要走,立刻又停下了脚步。指间两枚铜钱当做暗器般飞而出,深深嵌入后的树干中。韩子夜看见一个有点眼熟的人影闪过随后又躲到了一颗树下。    “你们这些藏头露尾的鼠辈,想要屠龙刀就上武当!再跟着来,杀无赦!”这话说出之后俞岱岩有些懊恼的看了眼韩子夜,这家伙跟着他也没办法。    “哈,这位小兄弟都能跟着为什么我不行?!我也要跟着!”殷素素一个转从树后跳了出来,俞岱岩刚刚丢出的两枚铜钱削断了她的一缕秀发。本来若是没有韩子夜搅局的话,她是一定不敢再跟着了。不过现在……她也看出武当派的人不会乱杀无辜,索就想像韩子夜一样跟着,以便通知她哥哥殷野王做好准备,自己也好伺机而动。    俞岱岩一时间恼火不已,冷哼一声又几枚铜钱出手,分别向韩子夜和殷素素,都是冲他们的道去的,看样子是想把他们制在原地。    韩子夜轻轻一跃就躲过铜钱,殷素素却有些狼狈的就地一个翻,显然铜钱比她想象中要快的多,她有点反应不足。而俞岱岩已经趁这个机会用云梯纵消失了,韩子夜有趣的笑笑,眯了眯眼,笔直的站在树枝上。    底下殷素素懊恼的看着夜色的树林,看到上面的韩子夜不由得一阵埋怨,“喂,你怎么不拦住他,现在跑了,该怎么办!”说完还赌气的原地跺了跺脚,可惜的摸着自己被削了头发的辫子。    若是杨逍,可能会笑着应和下来;若是张翠山,可能会摸不着头脑的道歉,不过现在的是韩子夜。    韩子夜冷的看了殷素素一眼,修长苍白的手摸摸肩上的小白,跟他低语几声,小白扑腾着展翅飞走,韩子夜随后消失在夜色里。他临走的一眼,让殷素素面色僵了一下,但是面对屠龙刀的惑,她还是跟着小白飞去的方向使劲追了上去。    第二天中午,头毒辣,俞岱岩赶了一夜路也有些疲累了。就找了家客栈稍事休息,可没坐下一会儿,韩子夜就走进客栈毫不客气的坐在他对面,笑眯眯的看着他。外头一只小白蝠飞进来,刺溜一下钻进韩子夜怀里。    俞岱岩抿紧了唇角,目光紧盯着韩子夜,“阁下跟着在下到底所为何事?!”    韩子夜看他这么严肃无奈的翻翻白眼,“说了只是跟着你玩玩罢了,我才从山上下来,不知道去哪玩好,那天在客栈正好看见有人打架,后来来了个武当派的救人走了,你也救人走了,我看你们派的都还不错就跟着玩玩喽。这么紧张干嘛,不就是把破刀嘛!说什么能号令天下,不过就是里面藏了本破兵书呗,你们武林中人又不是朝廷要这有用。”    “兵书?你说这把刀的秘密就是里面藏了本兵书?”俞岱岩眼里闪过一丝恍然。    “不然呢?武功天下第一也不可能一定号令天下,能号令天下的,那是皇帝,皇帝凭什么?凭的就是兴兵打仗呗!所谓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不就是兵法吗?除了这个这刀也不过就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刀,有什么可稀罕的,还这么丑……”看来子夜对于屠龙刀的样子不满足他的期望怨念很深啊。    俞岱岩听了韩子夜的话也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确实,就是武功天下第一也不可能号令天下,兵书,倒是十分可信。想到此俞岱岩不由得对韩子夜稍稍放松了点警惕,“原来如此。这位小兄弟智谋过人,敢问高姓大名?”    “韩子夜,我是一名魔术师。”韩子夜说着已经在桌上铺了扇形扑克,对上俞岱岩疑惑的眼神,从里面抽出一张牌举到俞岱岩面前,神秘的一笑,“俞兄你最近走桃花运哦,瞧瞧,人家姑娘一路追着你跑来了呢!”说着手里的牌随手朝店外一丢,外面的房檐上一个淡紫色的影狼狈的掉下来,正是一路跟过来的殷素素。不过她脚程慢,韩子夜他们说完话她才刚到,刚刚韩子夜揭开屠龙刀秘密的话她一句都没听到,只听到他最后一句的取笑。    殷素素捂着自己的手臂,狼狈的看了眼□树干里的扑克牌,使劲把它拔了出来。气呼呼的走进店里把它丢到俞岱岩他们的桌上,赫然是一张红心A。    俞岱岩看到殷素素就知道韩子夜是在取笑他了,什么桃花运,真是哭笑不得,“韩兄说笑了。”    韩子夜有些遗憾的看着殷素素,手上一抹把桌上的牌一收,“这位姑娘,不如我跟你玩个游戏好了,如果你赢了,就能继续跟着,如果输了就要走人,并且不许再跟来。”    韩子夜的神有些慵懒的撩人,殷素素背对着阳光看着他都不免有些晃眼,但是韩子夜的话却让她提高了警惕,“凭什么?!”    韩子夜微微笑着,说出的话却让殷素素打了寒颤,“就凭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能杀了你,轻而易举的。”    俞岱岩怔了一下,看到对面青年俊美的面容,依然语笑吟吟,毫无杀气,但他的话,却不会让人认为是玩笑。    殷素素顿时僵硬,她自小有她爹和哥哥护着,是魔教的大小姐,宠任惯了,偏偏自己又有些小聪明。哪受过这种赤果果的威胁,但眼前这个俊美苍白的男人显然不是在开玩笑,就算他是微笑着说这话的。    沉默了几秒,殷素素沉着声应了下来,“好!”    韩子夜毫不意外的点点头,开始说明有戏规则,“这个游戏很简单,叫猜纸牌。就是这些牌,一共五十四张,大、小王两张,其他每种各有四张花色,算一组。轮流抽,谁先抽全一组就算赢,抽到小王的可以多抽一次,抽到大王,就立刻获胜。好了,现在就开始吧,一会儿小二该上菜了,听说武林中人都耳聪目明,注意看哦。”    说着手指灵巧的扫起桌上的扑克牌,殷素素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些牌。韩子夜在空中倒了两手,在牌低一拍,牌顿时直线飞散到另一只手里,又是几道假切,反手一铺牌又在桌上铺成扇形。    虽然来回只有几秒,但是已经足够高手记牌了。    韩子夜看到殷素素有成竹嘴角露出微笑的样子,没有说话,只做了请的手势,让她先抽,算是,颇为的有绅士风度。    殷素素从中间抽了一张红心A,就是刚刚她的那张。撇了韩子夜一眼,他随手抽了张黑桃K。殷素素再抽,梅花A,韩子夜红心K。殷素素又抽,黑桃A,得意的看了韩子夜一眼,按照这个顺序,她赢定了!    韩子夜漫不经心的撇了她一眼,丝毫不紧张的样子,手在牌上滑来滑去,这一次好像是有意吊人胃口似的,突然对俞岱岩说道:“俞兄,不如这一次,你帮我抽吧。”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