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绑架总得管饭

    第四章 绑架总得管饭    “哎,吴福,你说杨左使派你去照顾那个新来的公子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啊?我昨儿个瞧见那个公子样貌可好了,不过就是穿得很奇怪,还一直昏着没醒。”吴禄帮吴福端着脸盆,两人吵韩子夜所在的厢房走去。    “瞎说什么,你也说了那是位公子,杨左使怎么会那么做呢?”    “可是,杨左使一向喜欢美人……”    “好了,这不是我们该管的!”    说话间两人吴福推开了房门,里面本该躺着人的上却空无一人。两人大惊,在周围找了找,没人。两人赶紧跑去找杨逍。    “杨……杨左使,您昨天带回来的那位公子,他不见了!”两人跑着来的,说话还喘着气。    “什么?!”杨逍放下手中的书,快步朝厢房走去,吴福吴禄两人没有武功在后面跟着一溜小跑,一路上还小心翼翼的把刚刚的经过说了一遍。杨逍皱着眉,脚下越发急促,到了厢房门口,推开门进去一看。上那人正好好的睡在上面,别说不见了,连那只小白蝠也好端端的趴在那人口上。听见有动静了这会儿正机警的朝杨逍这边看呢!杨逍见着人在这,好歹松了口气。    吴福吴禄在门口顿了下疑惑的相视一眼,抬脚进去看见上人好好的,惊讶之溢于言表。见杨逍看过来,立刻有些慌张的解释,“杨左使,小的们刚刚真的没见到人啊,刚刚确实没人,小的们万万不敢骗您啊!”    杨逍也知道吴福吴禄断然没有胆子骗他,那么就是这人之前真的不在房里喽?!杨逍看着上的男子眉头一皱,吴福突然大叫一声,“对了,我们刚刚跑去找您的时候都是急急忙忙跑出去的,门根本没关!”    “刚刚我进来的时候门却关的好好的……”杨逍沉吟了一下,到边看了看韩子夜。    这时颜垣行色匆匆的从外面进来了,“启禀杨左使,刚刚在山坳里发现一个锐金旗的兄弟被人袭击,昏迷不醒。属下等在他脖子上发现两个小孔,经大夫诊治是失血过多,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杨逍蓦地看向上无辜躺着的某人眼里多了几抹厉色,小白好像发现了危险似的吱吱的飞在韩子夜上空冲着杨逍张牙舞爪。    “吴福吴禄,你们不用照顾他了,看样子,他是能自己照顾自己的。颜垣你去安抚一下被袭的兄弟,这事不是韦一笑做的。还有,派人来给我守着这个房间,不许任何人进出。”    所有人都出去了,韩子夜蓦地睁开眼,“哎呀,好像被发现了啊。真的到了古代了,没想到古代真的有武功这种东西哎!”韩子夜从上坐起,小白停在他肩上讨好的用毛茸茸的小子正蹭着他的脖子。韩子夜摸摸小白,“他以为这点守卫就能拦的住一个魔术师吗?太有意思了,不过现在……”韩子夜重新躺下,闭上了眼睛。    外面初升朝阳刚刚完全跳出地平线,昆仑山上霞光万丈。    如此平静了两三天,除了每天晚上都会有几个人失血脸色苍白之外,也就是光明顶每晚巡夜的人多了一倍。为此杨逍曾经不止一次的去韩子夜那查看,但每次都能看到他好好的躺着。次数多了,杨逍也有些怀疑是不是他想错了。不过好在造成这场乱的人似乎没有什么恶意,除了第一次有人昏迷之外其他人都好好的,只要喝点补血的汤水就行了,这也是杨逍一直以来没有对韩子夜采取什么暴力手段的原因之一了。    而另外的原因嘛,还是托了韩子夜这张脸的福,没办法,人家杨左使一向怜香惜玉嘛!    杨逍和说不得分头找胡青牛和韦一笑,胡青牛还没来,说不得就已经回来了。    “韦一笑呢?”见说不得一人回来杨逍有些奇怪。    “嗨,我到那的时候那个死蝙蝠不知道又跑到哪去吸人血去了,我又听到光明顶出了事,就留了信给他自己先回来了。怎么样,胡青牛来了没?这里怎么又出吸血事件了?”    “刚刚下面的人回报胡青牛已经到山脚下了,至于这次的事……”杨逍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此人轻功比死蝙蝠还高?连你都发现不了他的踪迹?”说不得脸色严肃下来,“按你说的,此人轻功如此之高,那么他要走应该也是易如反掌的。而他竟然不走,还每天出去吸血,又不伤人命。杨逍……”说不得朝厢房的方向看了看,“咱们不要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什么请神容易送神难?”外面突然走进一人,两撇小胡子,样子有点猥琐,背微微有点躬,“这么急把我找来有什么重要的病人啊?”    “嘿,胡青牛,你来了正好……”胡青牛一听是和韦一笑差不多的状况,立刻就要去看人。当年韦一笑的含毒他治不了,这个怎么说他也要看看。    杨逍走在前面,说不得在后面和胡青牛边说边走,三人一起去了厢房。    看见上躺着的人,胡青牛迫不及待的就要上去查看,杨逍突然挡住了他。胡青牛正奇怪,只见杨逍从上男子的脖颈边拎出一个毛团。    “这……这白蝠……”胡青牛先没管人了,就这杨逍的手仔细瞧了瞧这只小白蝠。    “怎么,它有什么不对?”说不得和杨逍都不明所以。    “从这白蝠的体型上来看,应该是刚刚出生没多久的。但是你们看它的爪子,尖锐的黑色指甲,分明的含有剧毒,红色的眼睛,说明这是只吸血蝙蝠,还有它的牙齿尖长,哪里是一只幼兽的样子,偏偏体这么小,甚奇。不知道它爪子上的是什么毒,这白蝠的喂养上一定和普通的大有差别。”    “这小东西虽然吸血,不过我只见过它吸这个人的血,其他,倒是没有。”杨逍看了看手里的小东西。    “哦?竟然还是认主的灵兽!”胡青牛把目光转向似乎还在沉睡中的韩子夜,对杨逍说:“杨左使一会儿还请抓住了,灵兽一般都衷心护主,胡某要冒犯了。”    说着胡青牛的手探向韩子夜的脉搏,“他的脉象十分缓慢,与常人大有不同,不过从脉象上来看,倒不像是什么归息功,而是在睡觉。”    “睡觉?”说不得走近一步,不可思议。有人睡觉会一直被折腾都不醒的?    “听说被咬的人只有两个整齐的牙洞?”    “恩,所以我才觉得不是韦一笑干的。”    “哦?这倒是很奇怪,人的牙齿应该是不可能咬出整齐的牙洞的,别说从中吸血了,他们只能撕破喉咙,所以韦一笑每次吸血都会杀伤人命。”胡青牛说这就要去翻看韩子夜的唇齿。    就在他手要碰到那张俊美苍白的脸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胡青牛一惊,抬眼就看到一对眉目含笑的蓝眸,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里面其实一片冰蓝。    唇角微张,刚刚胡青牛要查看的唇瓣里清晰的露出两颗森白的犬牙,凸出唇外。胡青牛近距离看见只觉得寒意森森,想要往回缩,手去怎么也抽不出来,好似被铁箍栓着一样。    闻此突变,还是杨逍距离近反应快。一下打在韩子夜手臂上,没反应?杨逍一楞,随即快速的点了下韩子夜手臂的道,让他手一松,拉着胡青牛退开去。    韩子夜看看自己的手臂,咧了下嘴角,“这就是点?”侧坐在上,小白扑腾着一飞落到他肩头。    “你的牙?!”刚刚离的那么近,胡青牛是唯一看到韩子夜犬牙的人,但是现在,原本露在外面的犬牙完全不见了。    韩子夜冲他微笑了一下,“我的牙?”咧嘴一笑,特意把前面八颗雪白的牙齿露给他们看,“我的牙很白吧!”    “……”    室内小小的默了一下,在场的另外三人都被囧到了……    “你到底是谁?”最后还是杨逍打破了沉默,因为那人已经逗着小白蝠一副你们不说我也不说的样子了。    “我是谁?”韩子夜奇怪的看着杨逍,“你们绑架了我还问我是谁?现在的绑匪都不调查清楚就随便绑人的吗?”    韩子夜看着他们的眼神好像他们是三个白痴……真是……真是让人太可恨了!    不过现在在韩子夜面前的一不是周颠二不是鹰野王,而是杨逍,自然是不可能两句话就被激怒的。    奇异的沉默萦绕在几人之间,慢慢的,韩子夜敛去嬉笑的表,蓝眸里寒光一闪,“子夜,韩子夜。”微微朝小白的边上侧了侧头,“小白,想必你们已经见过了。好了,该你们了。”    “明教五散人之一布袋和尚说不得。”    “大夫,胡青牛。”    “杨逍。”    “这几天袭击人吸血的就是你?”    韩子夜耸耸肩,默认。    “为什么?”杨逍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你们绑架了我总得管饭不是?”好无辜的语气……    “你以人血为食?!”    韩子夜勾起嘴角,水嫩的小舌伸出唇外,分外可口的了下上唇瓣,嘴角七分魅惑,眼里三分寒冷,“我以为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事实了。”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