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绑架”

    第三章 “绑架”    杨逍在小径上发现的脚印越往里走就越多,有深有浅,这代表进去的人武功有高有低,但是,依然没有一个回头的脚印。从这些脚印看来,大约有五六个人进去了。    拨开一片草丛,绕过挡住的树木,突然豁然开朗。一片绿草如茵的山谷出现在杨逍面前。往里走了走,看到一片山壁明显的被白色覆盖。    “冰?”侧头一瞥,掌风一扫,挡在洞口的杂草全数折断飞散开,冰窟的洞口清楚的露了出来。而倒在冰窟洞口的几句死尸也明明白白的照在阳光下了。    看他们的衣着,应该就是那个村夫说的江湖人了。他们最先进来,却因为死在冰窟尸体反而的慢。    杨逍上前一看就抽了口冷气,这些人上都不止两个牙洞,同样是被吸干血而死的。    耳里听到一丝异动,查探的手顿了顿,一个翻飞掠到冰窟外面。随着杨逍的影冲出来的,就是这冰窟顶上的一群黑压压的吸血蝙蝠。    看到蝙蝠飞光了,杨逍才重新进去,再仔细看了看那些细小的伤口,“看来这些人恐怕都是死于那些蝙蝠之口了。不过这些武林中人没事怎么会跑到这深山里面来,难道这冰窟里还有什么秘密不成?外面温暖如,这里却形成了冰窟,难不成是什么天材地宝生长于此?”怀着这样的念头,杨逍继续朝更里面的地方走去。    冰窟很大,杨逍没用轻功,走了大约十几分钟才到里面。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水潭。    水潭清澈见底中间有一块凸起的大冰块,棺木的形状。杨逍走进过去,这才看到里面竟然躺了一个人。    里面的男子一头披散的短发(以古人的眼光齐肩确实是短发了),面容姣好俊美,眉宇间英气不减,断然不会让人错认为女子,体修长却穿了一奇怪的衣服(就是衬衫和长裤)。    脸色苍白,杨逍正要伸手探探他的鼻息,突然看到男子的衣领下有什么动了动。收回手,盯着那一点点移动小小凸起。不一会儿,一小团白色从里面钻了出来,一只白蝠。    这就是陪着韩子夜一起睡了五年的小白了,听见外面有人要偷摸它的主人它才从里面钻出来。小小的体五年里不见一点长大。从衣领里爬出来,张着翅膀和小爪子站在韩子夜的膛上依依呀呀的张牙舞爪,那小模样别说吓人了,反而让它自己更可了。    杨逍先是警惕着的,后来看到这小白蝠这样子,嘴角也不由得露出微笑。他伸手把这只小白福从韩子夜上拎起来,“你这小家伙倒是忠心护主,我不伤害你的主人,只是看看行了吧。”说完手一松,小白围着杨逍飞了两圈,又停回韩子夜的上。    这次杨逍在探的时候它就没张牙舞爪了,倒让杨逍甚为惊奇,“这小家伙倒还有灵了,以前听人说白蝠万中无一,乃是福兽灵物,果然不假。”中国古代蝙蝠因为有福的同音被视为福气福兽。    杨逍探探韩子夜的鼻息,没有呼吸,正要收回手,发现他的膛却微微的起伏,又仔细探了探,原来不是没有呼吸而是呼吸平率很慢,“难道归息功?”    杨逍抬手点了韩子夜的道,伸手把人抱起,入手冰凉,好轻,杨逍眼神闪了闪。小白从韩子夜上掉下来,在空中飞了两圈就停到杨逍肩头,毫不反抗的任由它的主人被人抱走了,顺便自己也搭了程顺风车。    杨逍抱着昏睡的韩子夜一路直接下了山,去了最近的明教分坛。    “哎,我说杨逍啊,几个月不见,你竟然已经从风流变成男女不拘啦?”恰巧布袋和尚说不得也在这附近,听闻杨逍居然抱了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回来就立刻跑来八卦了。    “这个人可能和韦一笑有关,你到这来也是听说了白杨镇附近出现了被吸光血的干尸了吧。”话虽然是问,但语气已经非常肯定。明教现在虽然四分五裂,但也只是因为教主之位意见不合而已,众人都有护教之心这才是明教这么多年四分五裂却依然屹立不倒的原因。    说道正事说不得也收起嬉皮笑脸,“怎么,你已经去查过了?不是那个死蝙蝠在闹事?”    “死蝙蝠是没看到,却发现了这个人。”    说不得看了看杨逍,自己走到探了探韩子夜,“死人?”杨逍摇摇头,说不得又摸了摸,“体冰凉,气息却绵长,脸色苍白,确实是跟那只死蝙蝠有点像啊。不过,这人好像没有内力啊?难道是归息功?”    杨逍点点头,“我估计也是,据闻归息功可以隐藏气息脉搏好似真的死人一般。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就躺在一具冰棺里,上还有这个小东西跟着。”韩子夜颈边突然钻出一小团白毛团,突然窜出来说不得也惊了一下,“白蝠!”    “我循着尸体和血迹在那山里的冰窟发现他们,冰窟洞口处死了几个江湖人,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应该是崆峒和海砂派的。不过全死在洞口,上有几十个牙洞,该是被洞窟里的吸血蝙蝠群攻击致死的。”    “吸血蝙蝠?那既然是吸血蝙蝠干的你还把这人带回来干什么?难不成还有其它疑点?”    “不错,”杨逍侧走到边,“除了那几个人是全许多牙洞之外,在洞窟外面甚至更远的地方发现的干尸上都只有一对牙洞。而且,如果全是被蝙蝠攻击致死的话,蝙蝠会特意把人丢那么远吗?”    “得了,咱们这么乱猜也不是办法,把他叫醒问问不就得了。”    “没用,我一路上试过了,叫不醒。”    “那咋办?这小子说不定跟那个死蝙蝠还有关系,咱们也不能把他丢出去。”    “这里离昆仑不远,我带他回去让胡青牛看看。你去把韦一笑找回来,说不定,这还是韦兄一夜风流的后果呢!”杨逍调笑了一句。    说不得点点头,“那也行,我去找那死蝙蝠。”话音刚落人已经跑远了,“那死蝙蝠能生出这么俊美儿子?”一句话远远的传来,还有几声大笑。    杨逍第二天就带韩子夜上了昆仑光明顶,路上雇了辆马车,上山用了软轿才把人顺利运回明教总部。韩子夜这衣服虽然奇怪,但杨逍也没带他换,只是把他的衣领扣了起来,衣袖放下。毕竟都是大男人,总没有太多的讲究。    最后一段路就是杨逍自己抱着进去的了,普通的轿夫可不敢上魔教总部去。    这家伙腰好细,以他杨逍阅人无数的经验,比起那扬州画舫的花魁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同于女子的柔软,抱起来分外柔韧。杨逍是公主抱式的抱着韩子夜,韩子夜姣好的面容就靠在杨逍肩头,一低头正好能看到那形状完美薄唇,不同于脸色的苍白,这家伙的嘴唇颜色确实好看的绯色,水嫩的看起来像樱桃一样,真是让人想咬一口。    “五行旗土旗掌旗使颜垣见过杨左使。”    “恩。”杨逍淡淡的点点头,颜垣也不以为意,“杨左使,这是?”韩子夜的衣着奇怪一看就不是明教中人,不过被杨逍抱着,颜垣的第一反应也是,杨左使竟然已经男女不拘了?!    “准备一间厢房。”杨逍还没看出颜垣的心思。    “是,属下立刻就把杨左使隔壁的厢房腾出来。”    “?”这话杨逍听出不对劲了。    颜垣无辜道:“这位公子不是杨左使的……??”你懂的……    杨逍黑线,难道我的形象已经如此不堪了吗?怎么见一个说一个,而且都是这种话!    “不是!!”杨逍冷着脸,“这人只是正好跟我要查的事有关!你准备好厢房之后立刻派人去蝴蝶谷找胡青牛,说有事让他回来一趟。”    “是。”颜垣看着杨逍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几分萧索。    尽管跟颜垣说过了,准备厢房虽然也不是自己隔壁的那个,但是,还是在自己的院子里……罢,杨逍是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多做纠缠的,只是……只是……突然很无奈而已……    把韩子夜放在上,一路上躲在韩子夜衣领里的小白也跑了出来。杨逍摸摸它,正想让人给它也准备点吃的,就看到小白自己爬到韩子夜手边,就着他的手指一口咬下,抱着韩子夜的手指一点点吸了起来。    “看来这小家伙会自己找东西吃了。”杨逍关门出去,在门关上之后,里面那个被吸血的手抬了起来,拎起某个小白蝙蝠,“小白……”蓝眸环视了下四周,古色古香的厢房让他很惊讶,“似乎跑到了有趣的地方呢!不过我现在,是被绑架了吗?”    扑腾的小蝙蝠欢快的围着它刚刚苏醒的主人飞,不时发出讨好的吱吱声……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之恶劣嗜血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