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82 各有缘法往日不可追

    本章九千多字,三章的量。还有一大章为上部最后结局,是否分作两次上传,现下不肯定。明天有番外。一个是商辂的婚姻选择,一个是周沈徐三人的往事,在后一个番外中,大家可以全面认识周沈氏。

    孙豪在郑家呆了一段时间,便迫不及待地返程,连夜乘船赶路。却不料此次运气不好,竟遇到了水寇。

    这几年苏州境内水寇因知府况钟上任着力打击,已然好转了些,但江南到处是水道,北到淮扬,南到杭州,东到松江,西连镇江,水道密密麻麻,东西交错,南北通衢纵横,以一府之力围追堵截总是有漏网之鱼,集数府之力却也是劳师动众。逢年过节,各地官府派出围子大力巡查,是以稍好,只是一待节前节后,这些水寇无钱了又闹将起来。某处官府闻讯,再去找来,那些水寇却是沿着河道早遁入他县府,此地搜捕已是人去楼空,杳无音信,十分耗时耗力。

    这次,孙豪所乘夜船,在杭州到苏州的途上,到太湖地界,在湖处通行时,就被隐藏于芦苇里的水寇袭击了。以他那个,打抱不平,锄去恶当作己任,所以更不会缩成一团装胆小,任由他人抢掠自己的财物。加上在军营里呆着,自认为已经练得有三斤三两哪里忍得住不出手?遇得歹人自然是二话不说,奋起与人拼上命了。可惜他再是好汉一条,厉害也有限,他只得一双拳头,终究以寡难敌众。水寇善水,而孙豪那点三脚猫的水不把自己淹死已然是幸事。

    不过孙豪这么一闹,运气好,没死了,却是被人砍了几刀,失血过刀,奄奄一息。文简去城里探访回来与姐姐说起孙豪的伤势,用手比划着伤从哪处到哪处。“……那一刀,从额上砍往颊上,差点儿连耳朵都削去;然后左胳膊上被砍了一刀,医生说见骨了,右手掌心握刃好深的伤口,股上还被砍了一刀……”

    “现下气色如何?”

    “我去看他,他还冲我笑呢,嘴上说不疼不疼,却是说一句半句就咧着嘴嘶嘶地抽气,半边脸裹着,说甚么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我就说,他怎的那般傻,一个人哪打得过其他人,要是我,大不了给了钱便是了……不过,唉,黑子哥哥也没做错,要不是他,那些贼寇就又溜了……”

    文箐赶紧教育弟弟:“钱财乃外之物,这个时候小命要紧,水寇掠钱财不杀人命,便都给他就是了,咱们人单力薄,万万勿要逞强。”

    孙豪是被后来路过的船只救起来的,而官府围子也闻讯赶到,确实如文简所言,没死是运气,与他周船的可没有那么好气了,贼寇一时怒了,将船击沉,船上连船夫都给杀了。所以说有些人就是命长。

    孙豪苏醒后,给官府提供了几条线索,一是他也将对方砍了一刀在肩,右手必提是抬不起来的;二是左手狠狠地抠瞎了另一人的右眼,那人必然少一个眼珠子。但后来官府在查办中,发现贼寇早就杀人灭口了,这二人也成了死尸。不过,孙豪另外提供的最关键的线索却是难得:他认得领头的水寇,正是八月份前次他急着从杭州返回自适居时在码头与人打了一架,对方就是那头目。

    文简一副先知先觉地神态与兄弟们扯淡:“我就说,上次黑子哥,哦表叔,从马上甩下来,腿上有淤青必是打过架呢,原来真有其事。当时他要是说了,咱们就报官府提前把贼子抓起来,就好了。”

    文笈讥道:“你傻了啊。那个时候哪晓得他就是水寇。”

    但不论如何,因为孙豪提供的线索,官府方面却是很快就找到了贼人,并且逮到了。而逮到的这个头目家中,此次被抢的钱财不见,却是有些过去被抢的事主的物事,于是也应证了所犯是实。这个头目你道是何人?正是当年绑了邓知弦吓得他子孙根不振的那凶汉子。

    孙豪说自己从外祖家中携了两样贵重物事,却是被歹人取走。官府循着这物事开始盘查,一则问那贼人如何销赃,二则却是依供四处搜查。结果这一查,却是查到了这些年,水寇的好些赃物,比如金银首饰器物,竟落到了江家的银饰铺里,经匠人改造,便改头换面放到柜上来。布匹则是发卖于外地行商了。另外一些难以脱手的,比如画或古董,却是价寄卖于仓州淮扬等码头的当铺或古董铺中,这些地方离苏州有些距离,不易被人察觉,关键是南来北往的客人多,很快就能将赃物脱手。

    其中牵连进去的就有江家的当铺。江家拒不承认,只说自家当铺一不小心收了这些赃物。依明律,凡典当物事,质铺典奉必是要问清来例,登记在册的。可是江家当铺中所查,这些物事俱不在帐,或者极少在帐。如此,江家便成了勾连水寇。

    江忱没想到百密一疏,如今因为孙豪遇水寇一事而被曝光,丢卒保帅,只说是掌柜的瞒着自己干下的勾当,哪想到,掌柜的却一口咬定自己根本不从经手,都是东家拿来的,自己只管卖。江忱洗不清自己上的污泥,啷铛下狱,家产面临抄没。

    江涛四处托人求,自然也不求到周家门下来。周珍哀求母亲,又恳请大哥二哥出面,可是周腾却是得意洋洋,前一阵子江家乐得看闹,这会子他焉能不报仇?更乐得这时候落井下石,通过内弟的关系,让衙门里只管往严里查办,却是将江家与厉家绑一起。于是,官府缉拿厉家,刁家等一干亲戚,这几家确实有说不清的勾连,厉家在棍棒下,交待了自己就是替江家看钱放债的,并且将江家干下的勾当全招了出来。比如吐出来:这次与周家的食肆,实为江家想出口恶气,故意谋划为之。

    这下,关于周家与厉家的高利贷债务一事,也就轻松解决了。

    而食肆走水的事,经忤作验死尸,乃为死后焚尸,事于是渐渐水落石出。那个购菜的管事,却是被厉家收买唆使,周家还债在即,不想让周家这么顺利还债,有心索要更多钱财,便起心放火。至于死尸,却是一招偷梁换柱之计。于是,原来找周家讨要赔偿的两个铺面,也转头去找更有钱的江家。

    周同大松一口气。原以为要卖地偿债,没想到峰回路转。先时,邓氏悬梁了一次,被丁氏与文筠发现。文筠吓得夜守着她,活脱脱将原来的小胖脸瘦出了小颌骨来。此时邓氏便以为丈夫会回心转意,疯颠状渐收。

    只邓知弦却是自事发后不知所踪,据伙计言道,食肆走水那,邓掌柜的拿了好些钱财后,就不见踪影了。邓家老夫妇于是告厉家图财害命,但随后而来,却是女儿邓氏竟被周家所休,是他们所料不及的。邓氏事发后,半疯半颠,李氏在宅里大声道:“装疯卖傻呢,是想蒙混过去吧?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到底是真还是假,这个只有邓氏晓得了。只是她知晓官司了结后,周同亲写休书时,她却是跪在周同面前悔过认错,好歹一夫妻百恩,只求他看在儿女份上,饶了自己这回,以后是闭门在家一心理佛再不问世事绝不管娘家事体,又言道周同但凡想寻丫环做通房,她也绝无二言。

    这些话落到周同耳里,那就是水入沸油,“嘶”的一声,怒气蒸腾。周同恼恨交加,好好的清名却被这醋缸子给毁了。邓氏又支使女儿与儿子抱着周同的腿哭泣哀求,文筠跪地不起,说后只怕到了夫家也要受人气,请爹爹饶了母亲一回。周同对邓氏的感或许当初还有些,只是经了这几年吵闹早就烦透了,连夫妻生活都很少有了,可他最疼儿女,瞧得一双儿女嘤嘤啼哭,便狠不下心肠来。“来为你寻个好母亲……”文筠哭道:“我不要继母,爹爹心最是慈善,母亲是糊涂了,请爹爹宽恕母亲罢……”

    周腾出面了,让李氏将三人带下去,责令弟弟三思:这等妇人,留在家中,只会败坏名声,招灾惹祸,败坏门庭,无视家规族法,此时若存妇人之仁姑息待之,来教出儿女如何?休得让人笑话!世间女子如许,来择贤良另娶便是。男子行事,就该利落为之,何需如此婆妈犹豫。

    周同被三哥骂得狗血淋漓,刘氏在病上大骂邓氏四德俱无,尤其无妇德不懂得顺从郎君,有失人妻之矩,上不敬家姑长辈私自图谋产业为外姓求财败坏家业,着周同立时遣了邓氏回娘家。周同在三哥与姨娘的迫下,也顾不得哀哀一双儿女,将休书扔于邓氏,着丁氏打包衣物,真正是一架牛车打发回了邓家。“旧事休得再提。你私自以家宅抵押,听任邓知弦所为,破我家财,若我不顾念夫妻份的话,早将你扔将官府处置了。”

    文筠伤心不过,李氏本来就不喜她,加上为邓氏之女,因她上回顶撞,此时亦不睬,甚至懒得装模作样地哄一哄,刘氏病未愈,见文筠镇哭哭啼啼,此时亦不喜,且将对邓氏的愤恨迁怒于她。文筠的子难过至极,文箮文笒几个亦不敢插手。文筹恳求父亲无用,落寞于人前。

    文箐听后也无能为力。有些事,总得当事人自己克服努力才是。想五年前文箐在文筠面前是可怜,如今文箐怜文筠姐弟,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这些事说起来简单,但是拖拖拉拉,全部了结的时候,已然是十一月底了。

    咱们回过头来说说孙豪,他是在九月初头遇寇,当时文简归来问道:“姐,你哪时候去瞧小表叔?”孙豪想着自己在受伤生命垂危之际,念念不忘的就是哪能与文箐姐弟再潇洒江湖游,直到魂魄再次附体清醒后,认为是菩萨听到了自己的叩求,于是巴巴地等着文箐去探病。

    “过几他不就是要返凤阳么,临行前我再去送些仪礼,现下却是没时间了。你有空,便替为姐瞧瞧吧。”文箐正在地头上与范弯规划暖棚事宜。去年暖棚有所收获,今年却是要再增加两排,以保证染指里的食材能供应上,争取今冬赚得更多钱财。

    文简“哦”了一声。他也知晓姐姐为难,男女有别,可奈何黑子哥就是那么粗放,时时巴望着当年路途上的义再现。“我看小表叔还是想着姐姐去看看他的……”

    “休得胡言!小表叔那人不拘小节,你却不能随了他也乱说一气。咱们这里礼节上半点儿也不能疏忽的,伯祖母现下盯得正紧。再说我去了,难道他伤口就能一夕痊愈了?”文箐远远地瞧得赵木匠推了一车木器过来,“赵木匠做好立式风车了,你不想瞧瞧?”

    “当然要看!”文简立时就忘了孙豪的话题,欢呼着奔了过去,急着看看做出来的成品效果。

    立式风车效果不错。地头是北面临湖,选了山谷某处,深秋之前,风倒是不小,将立式风车底座安置好,帆一装稳,就听到“呼呼啦”的风拍打着帆,帆儿开始转动,侧面的轮轴亦开始慢慢地带动水筒车的轮轴转动起来。赵木匠高兴地道:“没错,没错,这个还是表少爷做的样子,我们比照着尺寸做得,果然妙啊!”

    范弯在下方溪流处道:“是不是风不够大啊?这水还没上去哩。赵木匠,你该不会依着咱大表少爷的样式还没做好吧?大表少爷那个我们在盆里试了好多次,可是好得很……”

    文箐翻了个白眼,在盆里试是想多高就多高,哪能与现实的地势相比较。她上下端详过后,指出问题来。“是吃水太深了,坡太陡,每个筒里水太多太重了,带不动……你将水车再往上来一点儿,现下冬天水位上降。你想想,天水涨时,到时水位上升,只怕把水车淹了大半哩……”

    几个人挪来挪去,总算搞定,车上来的水虽然不如预计的每次都满分之二,可也足有三分之一多,可这证明实在是行得通。反正也不用人管,就搁在这儿,风力小水筒转得慢但仍然能打上水来,更是不费半点人工。

    范弯瞧得满心欢喜道:“小姐,如此一来,咱们这片坡地,我只需挖了沟渠过去,这一秋冬都不需自己车水了,有了这个,太省事了。一夜的功夫,能浇上几亩地不止,如此一来,两三个昼夜就差不多……”他是夸不绝口,先前看模型,只当玩玩,一旦由木匠变成现实,立时就感触更深刻了。

    赵木匠笑得合不拢嘴。年初文箐说的排风扇,结果现在好多户都跟着周家学,也找他来做,一时生意十分好。“四小姐,这个立式风车,我可否也给亲戚们做得?”

    文箐笑道:“有什么做不得的。听说北边府县也做得这些的,又不是稀罕货,只是这个可是需要风的,没风的地方,装了也没用,还得牛来拉,你可与人说清楚,免得落了埋怨。”约好一个月后,请他去常德田庄,看看那处风大不大,到时也好多做几个,给佃户们减轻车水的活计。

    文简看完,归家,对陈妈道:“大表哥真的好本事!要是姐姐想的法子,大表哥都能做出来,那该多好啊……”到现在为止,主观上他还是认为这是姐姐想的法子,而不认为是农书上已有的。这就是孩子护短与崇拜结。

    文箐装作没听见,但沈颛送来的这个礼物确实解决了一项大问题,没有一点感激或者感触,肯定是说瞎说的。但是,自己做的选择,就该自己承担后果。沈颛是不是一支未开发的绩优股这问题,以后大抵与她没关系了。现下想想,去不可追,有些时候是机缘未到,有些人来得不是时候……有些失落,伤感,于是不敢再往深里想去。

    孙豪年轻,再加上在周宅中李氏很卖力地张罗打点,让下人侍候得当,他的伤好得很快。孙郑氏也从南京闻讯赶来致谢,却是着急搬出周宅。她认为儿子之所以受伤,就是因为文箐之故,要不然在家岂会遇到贼寇?这个想法,却是因为后来朝廷的奖赏,在孙振那边就得了完全相反的结论,认为周家乃是儿子的福地。

    这就离开苏州,自己还没好生与文箐聊聊呢,孙豪当然不同意,于是在周宅中装病,本来能支着起来的子却硬说浑无力,一会儿说伤重了动弹不得,一会儿说伤口痛得紧骨头根本怕是不好生养着就要废了,一会儿说头痛如针扎,一有人搬动他就装晕厥。于是尸一般躺在上,赖在周宅不让人搬动自己。明明地了大半的皮伤,这么连着躺上半个月差点儿得了褥疮。

    气死他母亲孙郑氏了,她瞧得他都破了相,一边拍着围一边骂道:“叫你毁亲,叫你乱闯祸,叫你乱跑!如今好了,弄出一的病来。脸也花了,出去吓死人,哪家娘子还会嫁给你?胳膊要残了,手掌若废了,倒也好,让你再闯祸!大腿砍断了看你如何再出去乱跑?!”母子两个客居在周宅,却是闹起来了。

    正是这般动静,连李氏瞧在眼里,也“啧啧”地道:“可是了不得了。这武人出,果真是能闯祸的。说起来,我们家笈儿还是听话的了。”

    重阳节,周魏氏为长者,文箐不得不返城,正好沈郑氏被李氏拉着见苏州的那些官府人,谈到孙豪的英勇行为,文箐趁机见到了受伤的孙豪。

    孙豪脸侧一道半匝长的疤,刚长合上,红红的,还有点儿发脓。一听说文箐来探病,他立时就装得病入膏肓的样子,嘴里“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眼里偷偷地瞄着文箐,作可怜状语气哀凄。“庆弟啊,黑子哥我伤得这么重,都不能动弹,你都不来看我了……”孙豪心里非常高兴,只是实在不想叫她四小姐,于是故意装作失忆。可是接下来很快就破功,没装下去了。

    “小表叔伤得是太重了,该好生静养,那我还是不扰了您歇息了。”文箐知晓他是故意装痴傻,作势要走。

    孙豪急急忙忙就要坐起来,叫道:“哎,哎,别走啊,别走啊。你怎么都不问问我伤到哪里到底重不重的?我说啊,爷……咳,我这回可真是九死一生,痛得死去活来的,喽,五刀,还有几个小伤不算,要不然……不说了,不说了,别吓着你了。反正是比当年的那点子冻伤厉害得多了,血快流干了,你瞧,我脸色都白得象死人,是不是?我没哄你吧。”他一会儿觉得该向文箐讨点儿便宜,让她疼自己;一会儿又觉得在文箐面装说痛苦,没面子,很是矛盾,说出来的话也是忽左忽右的,哪里象个成年人。

    文箐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大串,已然有些喘气,不过也因此让苍白面色增加了一点血色,好过方才的半死人样子了。确实是死里逃生,如今说话不象先前那般中气十足,可子仍然是那般急躁跳脱。“手脚能医好吗?后可影响骑?”

    孙豪这时赶紧摆出一副英雄气慨来,作势要拍脯,才发现举的正是那只伤手,便不好意思地缩回去,一脸好汉流血不说痛的神态。“没事!咱过上十天半夜,骑上几百里,杀几个毛贼不在话下……”

    什么叫打肿脸充胖子,这便是经典再现。放在旁人那里自该是痛哭流涕的样子,可是到了他上,就象看耍猴的一般逗人乐。嘉禾在一旁憋着笑。

    孙豪瞧清了文箐送来的是治疤痕的方子与药膏,很是感激,心道:她还是在意我的,瞧,连疤痕的药膏都不忘备妥了,可比旁人送来的那些人参啊丹芝要强。只是他嘴上说出来的满不是这样的,在外人听来定是以为嫌弃。“这是女人家用的物事,我区区伟丈夫一个,你怎么让我搽这个了?”

    “孙表叔原来嫌弃这是女儿家用的,我这是送错了礼啊。嘉禾,快拿走,送于旁人了。”文箐叫嘉禾端出去。

    文箐送的哪样他都不嫌弃,当然舍不得被送给其他人。孙豪连连叫道,“哎,哎,我就是说一说。你都给我了,便是我的了,怎么还兴收回去的?”说完,立时就往上揣,拿了方子还认真瞧了两遍,然后得意地挤眉弄眼,孙猴子样儿又出来了。

    “方才还说动弹不得,只是这拿药膏的动作,那是份外的手矫健。”文箐毫不留地挤兑。

    “谁说的,真的痛得死去活来。”他方才一挤眼,面部肌牵动,自然眼角那儿就隐隐作痛。“嘶。”

    嘉禾掩嘴在一旁偷着笑。发现孙家公子可真个是活宝,太逗人乐了。孙豪窘了,瞪着嘉禾道:“你笑什么?!”然后向文箐讨要公道,“你家丫环竟敢笑我丑!”俨然恢复以前的无赖状。

    文箐笑道:“方才也不知哪个说的,男子汉大丈夫,又不是小娘子,何须在乎这点脸面问题。”

    孙豪叹气,作怪道:“唉,庆弟以前还给我治脚伤,如今我脸上这伤可比脚还痛得紧,却不给换药了。”

    文箐正色道:“以前是黑子哥,现下是表叔,份不同,所言所为都得依规矩了。否则家中诸长辈便是要指责了。”

    “当我就说了,咱们三个不归家便好了,哪个敢说咱们的不是?以前你也说过不要意人家的话,咱们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孙豪哀怨地道。心里更深一层的意思能在笔墨上写出来,到了嘴边却是没胆量。不过他知道,自己说到这个份上了,文箐怎么着也要接这个话题回应自己了吧?

    “可在赵猎户处,你也曾提过,即有金玉在,家中不是权贵便是富绅,且寻了家去,富贵温柔乡中躺……果真是一言不差,正是伯爵门第,又有世袭军衔职位。已然得偿所愿,表叔应该是万事足矣,何故还提当年风餐露宿之往事?世间少万全之策,有得必有失,熊掌与鱼不是时时可兼得,总有取舍……”文箐认为孙豪的这句话是赌气的成分居多。真要他舍了富贵,过苦子,想当初可是牢满腹。

    短贫尚可,长贫积怨,感焉能长久?

    孙豪磨磨叽叽地道:“我,我哪想到会这样。有了这富贵又如何,可是你与简弟也不能与我同享……”

    “箐感念表叔这份心意。只是……”文箐缓缓地道,“表叔您为孙家儿郎,我弟是周家子弟,蒙表叔旧在怀顾念不已,下交于我姐弟,不嫌弃我们,做得朋友相互接济照应,但终究却是两家人,表叔能安享福贵,我与弟弟已然高兴,绝无非份之想。”

    孙豪听得她这番拐弯抹角的拒绝,心里不畅,可又说不过她。于是索捅破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要是能用眼前富贵份门第换取当咱们三人的逍遥子,便是好了……更何况也不是没有法子的,只看你乐意不乐意……”他说到这里,便抬头死死地盯着文箐。

    可是越是与他做进一步交流,就越发有一种认识:孙豪就是那拔苗偃长的“苗”,只长年龄不长心智。

    文箐走到门口,孙豪以为她生气要走了,哪想到她不过是对门外嘉禾交待了一句,转郑重地对孙豪道:“孙表叔,人生在世,不可能有十全十美,事事称心如意,总有几件无能为力的。不是你我心里怎么想,便能有个称心如意的结果。现下诸多不便,家人朋辈届时亦多指责与阻挠,闹到最后,也不见得有个好收扬……”

    孙豪低头,不甘不愿地道:“你以前说,万事只需努力,只要付出了,便不会多留后悔。我就是想与你和文简在一起。我与你……”话憋在心里不说出来就格外的难受,他再也忍不住了,寻思着这会儿借着这个机会当面锣对面鼓的说个明白。

    文箐不让他说将下去,打断道:“我是说过谋事在人的话,可是付出了,也不一定事事都有回报的。就如有时做件好事,也可能办成了坏事。”她扬起头来,正视孙豪的目光道:“你有家,咱们中间隔着的不仅仅是万水千山,还有人伦道义。那些亲戚关系是绕着的,可是打一开始,你们家便是认定了这般的……”

    孙豪眼里有些泛红,道:“你姨娘的份现下反正是糊涂着的,徐家不认,你也没法子,何必上京去讨个明白。如此一来,咱们那什么乱七八糟的亲戚关系便再也不是了……”当在船上,他便扬言,自己立了军功,然后替徐氏讨个公道,那时为了兄弟的遭遇抱不平;如今为了儿女私,却是想说服文箐姐弟不要再去为徐氏翻案了,糊涂着来,便将亲戚关系不算数,然后顺理成章,孙豪就可以向周家求亲了。

    说不得他言而无信,只因感已不同。如若现下还是兄弟,他依然会守诺,可是一旦发现自己对文箐有几分动时,就暗自怨老天爷,为何生自己在孙家,生文箐为徐氏女儿?

    文箐迫她一句:“我姨娘的事是一桩,令堂令尊?还有令兄伯爷会怎么样?”

    “我与你一起,你若乐意,我自可以与我爹娘闹上一闹,他们拿我没办法,总会同意的……”孙豪不服气地道。

    文箐从文笒口里晓得孙家那些叔伯,个个都盯着孙杰那爵位,关系错综复杂,比起周家来,人口更多,人事更复杂,自己只想清静地关起宅门来过子,可不想沾惹更多的是是非非。文箐在心里盘算着,既便是沈家人提出退婚,如若没有这么一出,她依然相信,沈家对自己的好感,相对来说,远胜于孙家人对自己的喜。那次去凤阳拜见沈郑氏,也见得孙家其他人,给她感觉就是太乱,自己去了,只怕会因徐氏的关系到时会受诸多白眼。何必?“你家人并不喜我,你何苦为难自己,亦为难你母亲?为难你家中诸人?到头来,就算成了,我也难自安于贵邸。”

    孙豪一听文箐好似松动了,赶紧道:“你不用想他们。这本来是我们俩人的事,到时你随我在京,在京里觅一处宅子,再不与他们住一起便是了。”

    文箐心想哪有这么轻易的事。“令堂若以死相,又待如何?你无视?敢违孝道做一个十恶不赦的不孝子孙?”

    沈郑氏常在孙豪面前哭着,口头禅大抵便是:“气死我了……你眼里哪还有为娘我?你这是把我往死路上啊?我还不如早死了的好,省得让你烦心?你死了,你自痛快了,你自在了,哪还会想到九泉下的我来……”

    孙豪听得多了,当然不以为意,从来不当真,认为这不过是女人撒泼的手段罢了。此时听得文箐这句话,自然不以为意,且认为自己不被她所信任,觉得受到侮辱了,于是一急就道:“她从来都这么说,不过是伤心一下子罢了。反正我活得好好的……他们要是不容你,我自出来便是!”

    文箐步步紧:“你堂哥是伯爷,你要这么一闹置他脸面何存?到时被京中权贵百姓笑话,你无视宗法不敬兄长忤逆长辈,京城自是无容你之地,官职难保,再寻你个不是,关你几年,我成了红颜祸水,你成了浪公子不务正业专好美色一无是处走到哪儿都要被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沈周两家交恶,朝堂上怕是暗里要斗个你死我活的,今朋辈,明人仇人……”

    孙豪连连摇头,道:“不会,不会这样的,不会这样的……”可是他自己也觉得文箐说得句句在理。他没有别的话能说服了自己,说服了文箐,于是破罐子破摔道:“管他们作甚?到时我也象现在这样离家出走,逃得远远的,哪用得理会他们?”

    文箐有些头痛,认为孙豪失了过去的记忆,又从自己这里接受了一些观念,归家后,大多旧事都没想起来,然后就是被送到军营里一下子,勾三搭四的混子做一纨绔子弟兵……真个似那一根被“拔苗助长”的苗,拔得过快了,结果是只长年岁不长人世故。“你的意思是说:要背祖叛宗,你从家族里除名,然后不管不顾的只为了和我与弟弟在一起?”

    孙豪象个做梦少年,破釜沉舟地道:“那也是没办法了……咱们,你带了文简,咱们三个痛痛快快地过子,象以前一样,游山玩水也好,做点小买卖,四处瞧瞧,然后……”此时他只是生怕此时文箐退缩了,话赶话,想也没想就说出口来。

    他自己做下这个决定,全然不问对方是否乐意,不问文简可否愿意跟随,一厢愿地就将三人绑到了一起。

    文箐听得他大展“鸿图”,这样的闲逸确实自己在梦中亦回味过。可是一旦梦醒,也只余得嗟叹。要是孙豪真有此魄力,真能做得出来,那她倒是不得不刮目相看!如此魄力,果然不亏是男儿本色。这般,倒真正是需要胆量与气魄。虽为世间不容,可如果一个人能做到这等地步,当真是轰轰烈烈。可是多年时光过去后,他会否心生后悔?

    文箐想:如果自己他,对于一个这样敢于豁出去的人,自己也不会负他,定会好生筹划经营,不使缺衣少食。难得一心人,之所至,隐姓埋名流落异乡也在所不惜,倒是自在,再无人束缚,自己想干什么便干什么,何必听他人呱呱不停。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