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78 一片冰心施于巧物

    上一章有不当,改了两处。给大家添麻烦了,有劳再回点一下上章节,能看到最新修改的内容。不会再次收费的。特别感谢:牛儿~

    自适居宅后山坡有一条半丈多宽的路,两边是田地,行人不是十分多,孙豪与沈颛比赛就在这条路上,一里半长的路,先跑到目的地者胜。

    沈颛自知比不过,瞧着文简与其姐相似的一双眼望着自己说:“大表哥,比一比嘛!我好久没见你了……”于是推拒的话说不出口来。

    沈颐那边早就跃跃上了马,同孙豪比了一场,结果可想而知,输得很惨,于是极力游说大哥。“哥,让孙家小表叔骑老好人,你骑大霸王,肯定你赢!”他把自己输的理由归结在选马不慎上。

    孙豪挑衅地说:“就是你骑大霸王,也赢了不了!”然后看着沈颐气得直跳脚,就哈哈大乐。沈颐就越发撺着大哥一定要赢了孙豪。

    沈颛并不是个轻易能被人激将的人,但毕竟是少年人,血气还是有的,再说,都是同龄人,玩玩罢了。摸了摸霸王的脖子,慢慢上得马,转了一小圈,便对孙豪示意可以了。

    孙豪却觉得他摆的谱太大,自己想胜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想了想,又觉得沈颛要赢自己似乎是“众望所归”,就犹疑着要不要让一让。这么一犹豫,结果本来早先让出来的一箭之地变成了一箭半多的差距。意识到输也也不能输得太明显了,孙豪立时就夹马急追,再不留有余力。最后的时候,放慢了速度,以半个马的距离败于沈颛。

    沈颛勒马,喘着气,额上淌着汗珠,慢慢地往回踱,对孙豪道:“小表叔承让!不过我还是输了。”毕竟孙豪可是让出一一箭之地,再加上这跑得并不远,要是再来个两圈,只怕他反而还要输给孙豪一箭之地不止。

    孙豪笑道:“沈兄好本领。我与你比试,就算赢了你,也是胜之不武。”发现自己觑了沈颛,明明看着一个温润的小少年,没想到在骑马上还有些天赋,虽然自己确实让了很多,可要知沈颛并没有成里练习这个。

    难道是老天爷真的会眷顾某些人,文武全才?不免有些酸涩涩的,随后又想到,沈颛再好运,但文箐与他的婚事不就作罢了吗?想当初,他在家听得这个消息时,那高兴劲儿甭提了,立时就想着:哼,机会来了。于是兴冲冲地赶了来。只是,文箐一口一句“小表叔”,这让他莫可奈何。

    不过他想不通的是:婚事作罢,而沈颛怎么能这么风轻云淡呢?要是自己,必然会在家里宁死不屈,闹个天翻地覆,非卿不娶!这样一想,不知不觉中就为文箐打抱不平,自己得不到的,偏偏被沈颛轻易舍弃,就觉是这人有些可恶。他可是半点儿不相信什么道士所言,那一,对他来说,大可不理。想他哥娶妾,哪曾问过八字的,见得好看的,看上眼了,自然就带将进门的……

    “沈家兄弟可是十分孝顺,为兄好生佩服。孙某自认为做不到沈兄之五六……”慢慢地骑着马,与沈颛并行,缓缓道出这么一句来。

    沈颛谦虚地道:“孝孙表叔过谦了。顺父母长辈,本是应尽之责。”

    “连四小姐这么好的人,都放弃了,不知来会相个什么样的人?我倒是好奇得很……”孙豪说完这句,夹马加速。

    沈颛听得这句无头无脑地话,不明其故,立时也催马上前,靠近孙豪,一脸疑惑地看向他。“小表叔何出此言?还请明示,我与表妹……”

    孙豪却误会了,冷笑一声打断道:“是了,婚事作罢,男婚女嫁,如今你们各不相干,我何必替你心则个?只是替你表妹不值!驾!”他开始挥鞭急行。

    当霸王还是小恶霸时,就同老好人是畜牲中的一对侣,这几年更是相处得近乎,但凡被文简华庭拉出来遛马,必然是如影随行。此时见老好人加速了,霸王自然而然,不用沈颛挥鞭便已疾蹄前驱。

    马背上沈颛听得沈豪的话,却是如坠云雾,过后又是心惊跳,因为他想到了表妹可是在自己面前提过取消婚约这个打算。那,孙豪这个外男如何晓得?难道表妹真的对他说过,他与表妹好得这种程度来?那自己……

    田地边有人在清沟,沟里有石头,不知哪个踢下来的,于是那农人气愤地拿了石对奔着大路就掷过来,正好落在霸王面前。

    霸王受惊,奋蹄而奔,经过了文简他们所站的地方。文简他们几个吓得忙向旁边一闪,叫了起来。

    老好人驼着孙豪在侧,孙豪瞧得沈颛惊马却全然无反应,急急地叫道:“沈兄!鞭勒住马!马!”瞧得对方根本对自己的话置之不顾,立时催着老好人靠近霸王。

    而沈颛彼时差点儿已被颠下马来。孙豪极力想够到霸王的缰绳,去帮他勒住,结果重点不稳,人却是从自己马上掉了下来,只马蹬拽着他他的脚,他却落不了地,只能伸手往上抓住马鞍边缘,再勒住缰绳,几乎是被马拖着走,右半边胳膊从肘到肩部是擦在地面。好歹是这马不是当战马来驯的,子没那么烈,老好人禀知人,停了下来,而霸王那边也停了下来。

    孙豪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那句话捅了篓子,他以为沈颛同意的,所以想奚落他几句。现在一条胳膊肿了起来,额角也蹭破了一块皮,腰上磕伤好几处,他故意装作不痛的样子对文简道:“这不算什么!我打过的……”“架”字未出口,意识到差点儿的说漏了嘴,改成“营里练时,比这个可是狠多了。放心,放心,没两天就好的。”

    文箐那边送走了沈颛,当时还不晓得他知了。现在听孙豪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只怕是沈颛根本接受不了这件事,但也从华庭与弟弟口中得知真相……

    文箐不能怪孙豪多事,心中却也是惴惴不安,希望沈颛过些子能平静下来,面对现实才好。

    医生诊治完,说孙豪是皮外伤,未伤及筋骨。文箐方才松一口气。文简却道:“姐姐,黑子哥前几天肯定与人打架了,他左腿上还有好几块淤青呢。”

    文箐发现孙豪冲动好斗的个,这几年似乎未变多少,担心他好斗的因子,因为进了军营,只怕更强盛了。不由皱眉,作为朋友,她却说不得甚么,尤其是孙豪故作豪放姿态,根本不在她面前提那些事,她就算猜中了也问不得。非是亲人长辈,不过是故旧,总不能管得太宽了。

    “姐,三表哥方才一来时,就与我说,大表哥给咱们带来一个特别的物事作生礼物,放在哪里了?”文简环顾左右,问道。

    文箐是根本没来得及看这些,不过是发现这次沈颛送来的包袱甚大,只让嘉禾先收到一旁,也没来得及与沈颛聊天,他就被带去赛马了,然后就是出事。“嘉禾,给文简提过来吧。”

    嘉禾笑吟吟地抱了一个匣子来道:“表少爷说原来有盆兰花,只是还需养养,冬至前后再送来。这也不晓得是什么。”她也很好奇,小心地将匣子放在桌上,文简立时就七手八脚地打开来。

    “咦,这是甚么?姐,你快来瞧瞧!”文简很稀罕地捧出一个木质的东西来,见得上面好多布块张着,开始以为是艘海船,结果一看底部,根本不是船的形状。

    文箐端详着这物事,心里却突突地直跳。这,这不是以前自己看农书上的高架灌水装置吗?

    嘉禾也弯着子,细细地打量桌上这物事,赞道:“小姐,大表少爷这是自己做的?可真是精细得很啊……”

    文简好奇不解,不停地问道:“姐,姐,这个是什么啊?你快说啊!”

    文箐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东西,轻声道:“风车,立式风车,没想到,他竟做成了……”

    文简试着摆弄,无意中拨了一下一排粗布做的帆的一叶,然后发现这竟然是一圈可以转动的帆,又推了两下,“这做什么用啊?”

    “从河里往高处田地灌水用的。”文箐看着这个东西发呆,言简意赅。

    可文简不满足姐姐的这个解释,非常勤学好问:“我说呢,瞧得这边的小竹筒车倒好似是灌水用的呢。只是,姐,这怎么能灌水?那水筒车不是需得牛啊马啊的拉它才能转动吗?”他说完,才发现自己漏了一个细节,因为帆一动,下面的水筒车也跟着转动了起来。“咦,原来这个动就可以了啊……”于是非常认真的开始钻研起来。“这怎么弄的?太奇怪了……”

    文箐让嘉禾打一盆满满的水来,又另取了一个空盆,。“你把这竹筒车放到盆里,然后……”突然发现没有可放风车的地方,杌子高度不适。嘉禾道,“我托着它。”

    文箐点了点头,将相关的组件都连接好,让文简执扇,对着风车扇动。“嗯,就这个方向,也不用太大力了,能吹动风帆转起来就行,对,就这么大小的劲儿就可了……”

    她话未落音,嘉禾在一旁惊呼道:“啊!这……”

    文简亦惊喜地道:“啊哦,我晓得了,我晓得了。姐,就是这个风车一转,然后它有一个轮子卡在那水筒车的那个轮子上,这样帕页一转动,就带动了水筒车转动,就将水从这个盆里舀到了空盆中。是不是?啊哈,大表哥太厉害了!还能想到这么高明的法子来。”

    “是农书上有图,可不是表哥设计出来的,你莫对外人乱说,要不然被人晓得了,要笑话了。”文箐说归说,可是瞧着水筒车翻滚,空盆的水越来越多,看得有些发呆。

    记得这是端午节那天,自己当时琢磨着自适居的灌溉问题时,翻看农书,提到这个,后来范弯与小赵木匠说了,结果对方回复他要好好琢磨琢磨才成。只是没想到沈颛是真有心,却是记得这事,比自己还上心。

    收到这个礼物,太出乎文箐的意料了。这上面的每一块小竹子,牙签般粗细的齿轮上的齿痕,做得十分细致,也不知费了多久的时间。

    文简高兴地摆弄着这些,不释手。“黑子哥正闲得无事。这下可好了,我把这个拿过去,让他猜来!二表哥,我也不告诉他,嘿嘿……”他让嘉禾收起来,搬到院子里玩去。

    文箐叮嘱了一声,道:“仔细点儿,莫要弄坏了。这个到时找赵木匠做个大的来,就能帮范弯很大忙,再不用费力车水了……”

    嘉禾小心将不慎吹到立式风车帆上的水擦掉,小心翼翼地捧起各组件,道:“小姐,难怪今大表少爷来时,还与我说了一句什么水轮三事,时间不足,没做出来。我当时没听明白,原来是表少爷帮咱们在想耕地灌水怎么轻便呢。表少爷可是太手巧了,雕得这么细的活儿……”

    沈家人不太务正业,可是个个都不笨,要说技艺,摆弄出来的东西,放到几百年后,那都是高雅玩艺儿。比如仿画沈贞吉最善长,要是自从江家婚事那张画出问题,被疑为是他所为,他便发誓再不仿作一图。可毕竟是心头之好,便慢慢连同裱画的活计教给了沈颐。沈家人都是心灵手巧的人,沈澄这人就喜欢雕几根竹根,所以屋后种子大片竹子。沈颛不习举业,沈家对他放任自流,可是他耳濡目染,家中各人所会的东西,他也受些熏陶。做这个,虽算不费眼睛,可是全下来,全是最讲求尺寸。尤其是沈颛只是瞧过农书,并未曾拿书归家再复看,却是凭着记忆里的样式,自己琢磨出来,不可谓不聪慧。

    立式风车灌水筒车组件在自适居中大大地被人人围观,陈妈亦是凑近去瞧了,知晓这是表少爷做出来送于小姐的,心头五味杂陈。表少爷终地能务实做事了,又读书又钻研农事,可是……这些话她却是半个字也不敢说了,事已成定局,又奈何?

    陈妈语文箐道:“孙少爷这事虽然冲动了些,可毕竟表少爷那边终有一要知晓的。早知道也好。小姐,你说是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