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72 婚约解除愧疚难安

    小孩子的心只专注一事,所以一提某事便立时看得十分迫切。比如黑漆儿也不可能是立时就随杨七郎上京,杨七郎还得去归州迎回老父与妻子的灵柩。文简听到姐姐提这事,“哦”了一声,一时绪过后,也没有之前那么忧心了,转眼就似乎风轻云淡起来。

    相对于大人们来说,事可不是这么简单说能放下就马上可以放下的。比如沈家现在以沈颛命为忧,谁都是吃不下睡不香,如何向周家张口提这事,显然是慎之又慎。

    沈颛一个人被家人蒙在鼓里,先时说想出外寻兰花给表妹作个礼物,姜氏也觉得他不在边也好,免得事儿还没查清就走漏了风声,担心儿子到时受不了。于是沈颛出门拟寻得名兰,加以栽培,要么学表妹一样,能给家中积点薄财,要么是送于表妹作生辰礼物以表达心意。前者却是不好正面说与家人知,因为沈家家风向来以淡泊清雅为重,不逐利不求名。沈颛归家后,小心地将这打算与父亲说的时候,期待父亲的支持。

    可是沈贞吉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转过头去皱眉不语,直觉上是儿子受文箐影响,已与家风相违背,略生不满。他更没想到的是,儿子寻完花回来,却开始加倍读书,读的正是四书五经,再看其案上所摆,不再是绘画宣纸,已然是生员应试之题。沈贞吉大惊,询问儿子。

    沈颛小心翼翼措辞,委婉地说出自己想过两年替曾祖母的守制期结束,准备应科举之制,恳请父亲同意,并发表决心:以十年之期为限,考个举人来。

    沈贞吉心中发颤,问道:“然后呢,逐功名求通达?”

    沈颛见父亲面上无半点喜色,已知不妥,不敢再将心事说出来,只低声回答:不是。

    沈贞吉问道:“昔年你周家姑父也说是求得功名为民作主,又如何?最后却是被人所诬构陷至祸,家破人亡,死异乡,余恨不绝……”在某种程度上,华嫣的想法或许同其爹一样,认为名利这些物事,便是招祸上门。沈贞吉更是得沈澄之髓,讲求独善其,而非周济天下。

    沈颛面对父亲的质问,知父亲生气,再不敢违逆多说半句。他既不能拿周叙周复来回驳父亲,激怒父亲,又不能替自己辩解,毕竟来谁也不能预料,更何况这本来就有违祖训,理亏在先。父亲不理解,不支持,他惶惶然只觉得自己果然有负表妹所愿,后一事无成。心中不甘,没想到,这事传到了祖父沈澄那里,却是勃然大怒。

    沈澄这人,十分重名声,也写得一手好字,村中人办喜事,但请他写几联,他慨然应;沈贞吉兄弟善画,有人高价聘为师延家教子弟作画,沈澄一慨不应,认为有**份,自己一家还用不到卖画为生的地步,除却为了沈博吉偿债才窘境陡显。只是一旦应付过困境后,他又以恢复了平常心,坚持子弟居家修,不求富贵仕途。对于文箐作孙媳,他是抱持着亲上加亲的态度,既不是十分赞成,也无反对之意,尤其是老母亲看中的人,他当然反对不得。可是现在事关长孙生死问题,再加上妻子不满文箐所作所为,如今长孙受文箐潜移默化,差点犯家规,是以也同沈母一道,既便没有和尚之言,也颇有些不看好这桩婚事。

    沈母忧戚甚,茶饭不思心神不宁,本来略有中暑之症,更是加重几分,郑重与姜氏道:“箐儿再好,可毕竟不是沈家人,进了沈家门只怕后使得门风大坏。她开食肆,做绒衣,闹出来的动静便已不小,我们沈家也容了她。如今周家她那一房是她三叔周腾说了算,他三叔逐利心重必然不管子侄,甚至可能是连带着子侄都如此,你堂姐昔年也是百般钻营,最后又如何?都是利惑人心。”文箐所作所为,并不为她所能理解,她能接受文箐,不过是沈于氏在世时十分看重罢了。如今她作为一家最高的女长辈,自然就将心中的意愿表达出来。

    “好好的颛儿,与她常来往,也受了她的蛊惑,求取甚么功名。以前是博吉决意行商,结果闹得欠债累累,拖累一族人,如今连颛儿这么老实的人,也静不得心,尽然要卖花营利,又要去博功名,咱们家风怕是不保了……这若毁在我这一辈上,后让我与你们父亲如何去见列祖列宗……”这些话,沈母一字一句说与沈贞吉与姜氏听,不吝于是狠狠地砸将下来。

    姜氏有所顾虑:“颛儿去院一事,幸得箐儿遮掩,这婚事要一取消,只怕外头的流言与颛儿不利。媳妇儿思量来,现下就与周家说这事,怕是不妥……”

    沈母道:“早一晚一都要说破的。你现下不说,后再说,焉知周家到时不更为怪罪咱们利用他家人来遮口实?拖得越久,怕是耽误了文箐,到时周家更有怨言。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斩乱麻的好……再说,毁婚一事,当年你堂姐就提议过,那信可还在?他周家若是不,咱们便也莫管顾旧了,只需拿将出来示人。咱们唉……也是顾着义,做不出来那种薄寡义的事来,要不然,当年婚约早就取消了,哪里会有人这也这些事来?我们沈家可是待他们周家并不过分,你去周家,就求他们看在这往昔的份上了,也放过我们颛儿……”

    话已至此,无任何商量的余地了。

    陈妈不再在文箐耳边时常提沈颛的事,文箐松了一口气,按例,陈妈必是说完华嫣的事后,一定会再提提文箐来与表少爷的事,现下却是只字不提,这就太反常了,文箐的敏感神经直觉有所不对,于是张耳四听周围风声。

    陈妈让周德全去打听智信的事,文箐不是不知道,不过是先前故意装傻罢了。可是这么久,不见动静,着实让文箐起疑。周德全连在外,只说是在寻地,却也不见他汇报来,倒是时常听嘉禾说陈妈在周管家归家后便在一起筹划。她想,或许陈妈也是想委托周管家置产,于是有一天寻到周德全,问道:“周管家,那太湖边上的田地要可有消息了?”

    “小姐,现下咱们苏州倒是风调雨顺,知府大人带头开沟挖渠,受水患的地方极少,这卖地的人家实在难寻……”周德全说的倒是事实。所以说,不得不佩服周腾以前的眼光,在宣德五六年间趁水患私下里大肆买地置产,如今地价翻番。

    文箐这边同沈颛一样,被大人们瞒在鼓里。陈妈与方氏十分发愁。“大舅爷那处是顾及两家颜面,又怜惜小姐,舍不得提这事。可是要真是攸关大表少爷的命……”一边是早先说好的婚事,一边是命攸关,婚事好取消,虽然伤了两家感,可是有可原,迫不得已。而命问题,至关重要。沈家要做出的决定,一清二楚。

    方氏悔道:“当年就该好好地寻个道士仔细合了八字。要不是沈家他自个儿说能合上,咱们何至于今天这样?”

    这抱怨的话,等到姜氏到来时,却是说不出口。姜氏只抱着文箐掉眼泪,嘴里是一个劲儿说“我这实在没脸面来见你们,对不住、对不住……”又道来必把文箐当亲闺女还要亲厚几分,定要为她寻一好人家。

    文箐一听到最后这句话,激淋淋打了好几个摆子。这不是才跳出狼窝,又进虎?她还想着自己挑一挑呢,不说别的,多少也要与席韧差不多的吧,或者在学业上与商辂上有得一拼,也能中个举的甚么的人物才行,尤其是要挑家庭,别太复杂了……她半真半似的陪着姜氏掉泪,心里却是展望开来。

    姜氏满脸道歉,其甚切,陈妈也知小姐与表少爷这段婚事只怕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心里也万分伤心,一边抹泪一边劝姜氏道:“大舅的心意,小姐再明白不过。您是不晓得,小姐前些子为表少爷忧心不已,又怕您那边为难,也提出来了,偏生是我们不太知,反而误会了小姐……”

    姜氏大为感动,认为文箐可真正是为儿子着想,只道儿子无福,奈何得了不这么好的儿媳。“这事儿我想先来问问箐儿意下如何,如今箐儿既然体谅舅姆与你表哥的难处,寻思着这事,还需得进城,与三还有长房老夫人说一声。千错万错,都是我们沈家的错,到时只求周家各位看在周沈两家亲眷多年份上,能宽宥一二。”

    姜氏这是先从弱处着手,她根本不知文箐早就有取消婚约的打算,只当文箐是听了和尚的话才不得已退一步的,她这厢满怀歉疚,思量着陈妈与文箐点头了,到时周宅中其他人也就好说话些。

    李氏听到这事,嚷得最大。“怎么可能?当年八字不是沈颛祖父合过?他都说了,能合上,我们谁也没再去找人来。如今怎的那和尚一说,这就有人说合不上了?退亲,我们面子上怎么过得去?以后文箐文筜怎么办?”在她看来,文箐帮了沈家好多忙,而如今沈家说退亲就退亲,太不给周家的面子了。

    当然,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这八字不合,没办法,再好的亲戚,看着合适的两个人也不能明知不可为而非得凑一起去。所以,周魏氏听了,发了一通牢也没法子。想到了当初第一眼见到文箐,那个尖尖的美人额际,可不就是福缘浅薄的命相。“罢,罢,也怪她自己,命多舛,福缘薄,八字不相合也怨不得旁人。婚事至此,强求不得,可莫要损了颛儿的福份去了。幸亏这事没张扬开来,也无正式媒聘,这亲事就此作罢吧。信物各自退回,往来还是表兄妹之亲。”可是,对着儿媳几个,却一再强调了:“后文箮文笒的婚事,庚帖换了,八字可一定要多请几人相牢了……”这话狠狠地打在沈姜氏脸上。

    姜氏感激再三,临来前等着周魏氏发怒的准备,没想到就这么过去了。但毕竟是自己这边提出来的,于是只能更加低三下气表态,解除婚约,要是有其他亲戚家知,大可以说是周家先退的亲,沈家不配云云。意思是这个面子要损就损沈家的,也认了。

    到得这份上,周家人也说不得甚么。想到了沈于氏在世时,当时一再催婚,可是不到一年,却是光景反复,竟成了毁婚……这时又不得不庆幸,当幸好没有敲锣打鼓地正式下聘,否则若是信了沈澄之语,没再去合八字,此时再被智信说出来,岂不是成了休离?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邓氏在一旁说着风凉话:“二嫂当年在世时,最知两个人的八字,怎么就没好好请人相看相看,说来也不能怪人家沈家,人家也是重义,照顾外甥女嘛,哪想到文箐也就是这个福气,祖父没了,父母早逝,可见这个命里就是……”

    虽然她所言一桩一件实实在在摆在那儿,可是谁也不乐意听到家中有这么一个女儿是克父克母的,并且此前谁也没曾往这上面去想过。现下听到邓氏竟给文箐说到这份上,李氏听不惯了,狠狠地截住话茬:“四弟妹,这当口上你少说一句两句,不会有人当你哑巴!文箐不过是婚事八字不合,可不是命里与家人犯冲,你莫要咒她。你要是这么想,小心她第一个就克你!”

    邓氏气得眼大如牛,眼白遮了黑眼瞳。“论顺序来,也不到我!”

    这话说得,连带着长房那边的人全带进来了。哪里还能安生得了。

    彭氏在惊讶过后,替文箐说了一句公道话:“那些事也算不到文箐头上吧。箐儿的八字也不能说是坏,就算与她表哥不合,那也能与其他人家的相合……”

    雷氏听得姜氏说文箐的八字问题,说来那些大部分说不合的,大体便是从月份上相合,可时辰上却是不好。只能说文箐出生时,正是两个时辰之交,就看算哪一个了。几位相士从命理说的那些行话,女人们自是半懂不懂,后来还是叫来文签帮着解释,又是举例又是说天命之类的,方才让一众女人约略明白过来。二月生潮,八月水势下降为潮落,男二女八结合,本是好月份,男运升旺女势趋弱,正合古人的男强女弱之态。可是不巧的是文箐出生的子与时辰一结合,则是女压男,只是八月十六辰时是落潮最强之势,而沈颛的生辰为息潮之际,由此大不妥。

    文筜难以接这个事实,替四姐打抱不平。“那些相士所言,不也有些人说相合吗?颛表哥不娶四姐,那换个人难道就行了?那个智信大师说他甚么痴心嗔念执着太深,不是非得出家吗?怎的沈家人就只信前半句,不信后半句了。要我说,他既为了保命,出家才是个干净呢。”

    她这句话说出来时,文箮文笒才想到了先前忘了问沈颛是如何想的。不过也懒得问了,事已至此,还有何必要问他的?

    只有文简固执地问姜氏:“大舅姆,那大表哥怎么办?他要娶谁家来?”先前他一个劲儿问姐姐,不嫁表哥那要嫁给谁去?如今却是反过来问沈颛又能娶谁?

    姜氏伤心,不能言。

    姜氏对着文箐一脸掏心掏肺地凄然道:“这事儿,都是舅姆作主,与你大表哥无关,你大表哥现下还被蒙在鼓里……你莫怨他,他要是晓得了,还不知如何伤心呢……”

    文箐愣住了。原来姜氏奉沈母之命过来,竟是瞒着当事人,来个先斩后奏,到时让沈颛无力挽回,一时之半,突然觉得沈颛太可怜了,不仅是被自己拒婚,最后还没其祖母与母亲及其他长辈等一干人暗中设计……她有些伤感起来,愧意陡增。“箐儿这些年得大表哥怜,已是十分有幸了。只赖箐儿命不好,与大表哥只有亲戚缘份,不曾修得这一世夫妻缘份,大表哥的命里佳人必有他人……时一长,大表哥定然就会慢慢忘却这桩旧事的。”

    既然要退还信物,文箐打开了箱笼,慎重地取出来,慢慢递到姜氏面前。

    以前,沈贞吉带沈颛来拜见周叙,正式提亲送了一棋子于周叙,其中一枚还曾滚落在文箐脚边,后来周叙将棋给了文箐;而文箐送周叙的砚,亦转到了沈颛手中。文筵曾说,四妹与沈颛这是棋砚之好。

    姜氏不接,道:“如今,家中除了一幅画,也就这棋还能拿得出手……箐儿,这棋你就留下来吧,当作你表哥送你的生辰礼物。”

    文箐一听,当然不同意。这既然作为信物送来的,哪能自己昧下了。“表哥诗书棋画,样样皆好,这棋子本是表哥心头之好,放在我这里也没人会下,倒是浪费。改表哥必能寻得彗眼识棋的嫂子……”

    姜氏只当她是睹物伤人,她自个儿看着这棋,已然伤心不已。“你送给你表哥的那砚台,却是被你表哥锁着的,一直舍不得用,他姐夫当来家,也曾问过,他都不乐意取出来给姐夫一瞧。原来还想着待你们成亲,后一个研墨,一个作画,相亲相。颛儿时时捧出来细细摩娑,这会儿,这会儿……”

    这会儿既要瞒着沈颛,那砚台却是一时不能拿出来退回到周家了。

    这些话说得十分伤感,文箐听得心里也觉得悲伤起来。沈颛的用心,经由他母亲姜氏这一两句话道来,使得文箐也真正地替沈颛这段感而落泪。一时,只觉得负了沈颛良多,却无从弥补。事已至此,既便后悔又如何?

    到得明代,她自己算了一笔帐,替周夫人帮着沈吴氏还债,想来也不欠周夫人了;徐氏她答着帮她照顾好文简,这一点没失信,只有一项还没做到:替她埋骨于周同坟旁。至于周家人,沈家人,文箐不觉得有欠他人甚么,可是,唯独一个人,文箐觉得在他面前,良心有愧,无法抬起头对他拍脯道:我不欠你半点!

    文筜比文箐更为伤神,好似万念俱灰一般,十分惆怅地对文箮道:“原来四姐早已料到现在这样,所以当时才要与颛表哥解除婚约,难怪我问颛表哥,他亦不语,原来是不想背信弃义,他果然是个守信的,可是唉……四姐姐这么好的人,他到哪里寻去?到时,后悔死沈家……”

    文笒说了一句:“命要没了,不是最终害得四妹守寡?我瞧着分开来也好……”

    文箮更为低落。青梅竹马这么多年,结果一时察觉八字不合,一切便是一场空,枉费千万缕丝牵连,今朝挥刀,只怕是痛彻心肺……她替四妹心痛的同时,发现自己也能看淡自己对席韧那一场没有结果的感了,多少比起四妹来,自己似乎好得多。

    人心,总是在站在自己角度上来看待他人的事,尤其是把自己了解到的片面放大后当成全部的来理解,于是,文箐在所有人的眼里,成了最为可怜的人。

    周沈两家得到相互谅解,事儿大体就这样了,除却了沈颛那处的砚台作为信物没归还,文箐对姜氏说自己拿来无用,表哥作画,正好需要一个好砚。

    姜氏亦是摇头不。信物是信物,终归要与儿子说清这事的。只是请文箐多担待,自己择与沈颛说了,到时将信物退还。

    连文箐亦觉得周家都了这事,向来听话不会违逆的沈颛,自然也只能顺从。

    但是,事实会否如此顺利呢?我们拭目以待。

    尽管这事未曾敲锣鼓,可毕竟不是秘不可闻,文箐与沈颛当时有婚约在亲戚间流传,如今婚约解除比结亲这事更轰动,传扬速度更快,没两天,亲戚皆知,闻者唏嘘不已。

    自然江家亦从徐家人嘴里得知了此事。江涛听到这个消息时,却是哈哈得意地大笑。“天助我也!”当自己棋差一着,哪想到竟连老天爷都帮自己,早知如此,自己当真是万不该啊。他嗟叹完,转而一脸得意,便去了邓知弦的食肆。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