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70 大风暴来临

    “……住,嘴!”方太姨娘又急又怒地喝道。她极少以长辈的姿态发威风,现下叫住文筜时,比不上周魏氏那般威严,实在是少了好些气势。但不管如何,文筜是没了刚才的倔强了。

    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文箐。

    承认,还是坚决否认?

    经文筜这么一闹,文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思量着如何解释。

    这事来得太突然了,前一刻她还在为骑驴找马的“马”给找丢了失落与遗憾中,说服自己接受现状,可后一刻,便是自己曾向沈颛解除婚约的提议来了个大曝光。

    方氏责文筜:“这幸亏是在家中,若是在旁人宅中,大呼小叫,捕风捉影,成何体统?还不快给你四姐道歉!”

    文箐一出现,文筜害怕了,也意识到自己莽撞了,失言了,先前迟迟不敢直接问四姐,就是怕说错了。如今一赌气,嘴一快,说漏了,后悔。她偷偷地瞧了瞧四姐,见她板着一张脸,盯着自己一言不发,便以为四姐十分生自己的气,心里格外没底。听到方氏的批评,她虽有些不满,可自己做错了事,便不敢反驳,抿着嘴,低着头,过了半晌,方才小声地辩解道:“四姐,我,我本来是一番好意,我……”

    范陈氏心里担心不已,却不敢真的向四小姐求证,瞧得方太姨娘面色十分不好,显然这是她在自适居中第一次发怒,便赶紧回过去去捡了盆与瓜。

    关氏笑道:“姨娘,五小姐失言确属不当,只她们毕竟是姐妹深,关怀所致,才有了误会,待会儿吃瓜说清楚便是了……嘉禾,快抬张桌子过来。甜儿,蚊子熏得怎么样了?”她“调兵遣将”,不动声色间将各人遣了开去。

    嘉禾在文筜耳边哀求道:“五小姐,求你看在四小姐平对你一番关的份上,千万莫再问了,好不好?”

    文筜噘着嘴,瞪着她,窝火地道:“又赖我,还不是你……”

    嘉禾不让她说下去,赶紧认错:“是,是,都是嘉禾不好,连累五小姐,五小姐过会儿要出气,只管到嘉禾屋里来罚我,现下……”

    关氏催嘉禾,嘉禾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去搬桌子来。

    范陈氏瞧了瞧瓜碎成好几瓣,都不成形了,暗叹可惜了,本来好好的赏瓜会,唉……

    关氏寻了一把条帚,三下五除二就将碎皮碎瓤扫开。“范娘子,你还愣着作甚?快去寻个刀来,这大块的沾了泥,用水冲一下,拿刀切了脏处罢。”

    华嫣早就悄悄地走到文箐边,小声叫了句:“表妹……”

    文箐回过神来,冲她挤了一个笑,道:“无事。”华嫣不相信这句话,十分担心,偏自己帮不上忙。只好回屋将花绷子放下,不声不响地从屋里搬出一个杌子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放在方氏面前。“我再去搬几把椅子杌子来……”

    方氏长长地叹口气,可是这气还没叹完,阿静风风火火地赶过来,额角上汗珠子一个接一个,一脸焦急,张口就问:“四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二表少爷方才来取瓜,怎么就说小姐你与大表少爷的婚事取消了?这好好的……”

    嘉禾刚搬来桌子,差点儿桌腿就砸在自己脚上,赶紧叫了声:“阿静姐!”

    阿静忧虑不已,瞧向嘉禾,帮她摆正了桌子,就听到方太姨娘问道:“二表少爷说的?”

    华庭下学就听到范陈氏说马上纳凉吃瓜,便好心地说:“那我换了衫子,就去井里去取。”结果等他来取的时候,经过院子的夹道,听到文筜的大呼小叫,立时觉得不妙,赶紧就猫腰到角门处听个真切。大惊之下便乱了心智,认为这事可不能就此发生,得让人来阻止劝说才行,心急火燎之间,第一个就找上了文简,认为也只有表弟说的话才会让表妹听两句。

    文简一听,立时慌了,直接冲华庭吼道:“你乱说甚么?定是五姐姐的话你听错了,我姐姐……”去岁他与大表哥一道,偷听到陈妈与姐姐的对话,提到了“取消婚约”,当时就受不了,还替大表哥在姐姐面前说了一番好话,姐姐说是失言,让他不要当真。这一年来,以为平安无事了,尤其是姐姐帮着大表哥打败了江涛,他更以为二人早就和好如初的。此时,他只觉得越发恐慌起来,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便呜呜地哭起来:“二表哥,你真坏,你真坏……”

    阿静正在给男孩这边布置纳凉的物事,听到这里,自然呆不住,便跑过来想问个明白。“少爷那边我让豆子与二表少爷拉着他,没让他过来……”

    “咚!”方氏重重地将手上正疑的衣衫放在桌子上,瞪着阿静,没好气地道:“这事怎么让文简他们也听到了?乱了,乱了……”她都不知该去找谁来罚,最后盯着罪魁祸首文筜。

    文筜瑟缩地退了一小步,扁了扁嘴,然后噘起老高来,嘟囔道:“不赖我,不赖我……”事儿闹大了,收拾不了了,她害怕了。

    文箐重重地叹口气,对太姨娘道:“不赖他们,这,都是我的错……”

    方氏狠狠地盯她一眼,不让她说下去。“行了!”

    好好的一桩婚事,明胆看着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闹出这么一场是非来?方氏一下子疲态倍显,有些事想管管不了,有些事又不能放任不管。谁晓得这十拿九稳的婚事还会平时起风波?方氏想着自家女儿的婚事不好谋,而文箐与沈颛这天作之合却闹出妖娥子来,怎么会有这么不惜福的人!“你俩随我到屋里来!阿静,去哄了文简,说一会儿她姐姐自会来与他说。现下,这院里再有人提这事,全赶了出去!”

    哪想到,这话没落音,就见得范家小八慌里慌张地跑过来,嘴里叫叫道:“四小姐,四小姐!表小姐……二位表少爷,打起来了!”

    真是不够乱的……方氏揉着眉。

    “怎么回事?”华嫣脸色乍变,提着小脚就跑开了。阿静先她一步赶向书楼。其他人都顾不上别的,一窝蜂地都挤向书楼方向。

    等过去进,华庭与沈肇已经被陆础他们拉开了。许先生在教训华庭不护幼弟,责沈肇不敬兄长……

    华嫣心慌意乱地问道:“许先生,我弟他们……”

    许先生一眼瞧到文箐,略有些尴尬。这本来涉及到东家小姐的事,他作为先生自然不能置喙,可手下学生打架,他又不得不出现。“这个,沈小姐还是问令弟为好。”他说完,自退回屋里去了。

    华嫣头痛地盯着华庭。沈肇与华庭打的第一架就是初见面那一,后来屡有发生口角,只是沈肇也学会了忍让,打架的事是不了,有时争吵还是难免,可现下是在表妹家中,何至于打起来?

    文简一见到姐姐,便蔫巴巴地走过去,委屈地抬着泪眼,问道:“姐,二表哥说的是真的吗?”

    文箐心里一颤,将文简带到这件事中来,让他为自己担心,实在有愧。“这事,稍后姐姐与你说。你且说说,两个表哥为何打起来了?”

    其实就是方才文简不愿意相信华庭所言,将气发泄在华庭上。沈肇去拉文简,免不得就说了一句异母哥哥的不是。“二哥,这事关大哥的终,你再急,也不能眼下当着文简的面说来,箐表姐那边……”

    华庭本来心不好,更不乐意听到沈肇说自己。“轮到你说我的不是吗?你什么份!你给我瞧清楚了!”

    沈肇皱眉,克制着自己,缓缓道:“二哥,你不认我这个弟弟不要紧,只是这事,你本来就不该说出来……”

    一人不承认是自己的错,一人非指责是对方说话不当。于是华庭怒目而视,将气全洒在沈肇上。“我这是关心兄长与表妹,哪象你,淡漠无冷血冷。你说得轻飘飘的,是了,这不是你表妹,你表妹在山西呢……”

    可是,华庭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一边说,一边就用力去推沈肇,他此时十分厌弃对方。

    沈肇往旁边一闪,文简还半挂在华庭上呢,华庭没立稳,差点儿摔倒,连带着文简也踉跄倒。沈肇赶紧将文简拉开,哪想到,华庭以为他是要打自己的,立时就一肘子曲了过去,将沈肇反而打倒在地。

    沈肇因为他经历的打击比华庭更重,格也不如华庭急躁,想得多考虑得细,平里老是让着华庭,连学业上都不敢表现得太好,怕压过了这个异母哥哥,自己无爹无娘了,只能仰仗着沈家过子。可所有的亲戚中,也只有文箐姐弟最关心他,这一点他十分明白。他有些少年老成,可毕竟也不过是个孩子,不可能掩饰了所有的绪。受不了华庭这么说他,心里压着的火也腾地被点着了,便开始不再顾及分用力还击。

    华庭毕竟比沈肇年长体高力大,将沈肇打倒在地,见他在地上还来踢自己,于是越发火大,要将这一脚还上。哪想到沈肇平时与文简也不是白练子骨的,一把抱住了华庭的腿,狠命地拽,于是华庭金鸡独立难持久,也倒在地上。两人便这么厮打起来。

    文简没想到两位表哥突然打上了,劝不住,只能上前去拉,又冲旁边发愣的豆苗喊道:“快去叫陆二哥他们来帮忙拉开啊!”旁边桌椅也被祸害得东倒西歪,动静大了,将许先生与陆础他们全闹了出来,才拉开。

    华嫣听得简要经过,上前对着弟弟就是一巴掌,只是这一巴掌没扇正,落在了耳朵上,打得华庭一阵了耳鸣,几乎听不清姐姐的训话。“我叫你莽撞!你办事哪曾用过心?啊?!”她还待再训弟弟两句,已被嘉禾与阿静拉了开去。文箐走过来,对她道:“二表哥也是为了我好,都是我的错,嫣姐莫骂他了……”

    商辂将华庭拉回屋里,陆础那边拉了沈肇到书楼中。

    华嫣哭道:“他就算是关心,也不能好心办坏事啊……”文箐赶紧让阿静扶了她回屋去。

    文筜不知为何,觉得华嫣这话好似说的就是自己,这么一想,只觉得那耳光是扇在自己脸上,低着头,勾着背,一个人慢慢地走开了。

    文简心里乱糟糟的,看看姐姐,又瞧瞧嘉禾。“姐,大表哥好的……”他想问姐姐为何,可是话到嘴边,终是问不出来,只变成替沈颛求的一句。

    文箐心里也乱哄哄的。若在前世,这恋闹分手,不过是两个人的手,只要没结婚,除了当事人谁也管不着。到了古代,自己虽有意识到结亲绝不是两个人的事,可也没想到一毁亲,会要面临这么多无关路人甲乙丙丁的质问的眼光。

    一个字:烦。若是别人要问,自己要回答,真想甩出六个字来:没法与你解释。但这事不能由着子来,既然自己说出来的话,自己就要面对后果。

    文筜偷溜没成功,因为方氏就在院中,气得脸色发白,瞧得她走过来,把她叫到屋里,又叫了关氏去叫文箐过来。

    方氏坐下,命关氏带上门,对文筜严厉地道:“你有事,大可以私下里问你四姐,怎么就看也不看是什么场合脱口而出?你也不小了,行事要端庄些,稳重些,老冒冒失失的,象什么话?”说得几句,想着这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孙女,不能多说,便转向文箐,道:“到底划怎么回事?文筜说得可是真的?”

    事到了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文箐不得不点头承认这得自己的错。“五妹说的,一半一半。”

    方氏恼火地道:“什么一半一半?这些话哪能如儿戏,轻易说将出来的?这是你母亲在世时替你许的婚事,你伯祖父当也亲口在你大舅面前作准了的,信物都有了。你们两个,好端端的怎么就闹到这个地步来了?”文箐再大的主意,只这事方氏实在不能理解,更是没法接受。

    文筜见四姐不说话,轻轻地牵了下她的衣袖。文箐这好些年没下跪了,也没有下跪认错的意识,却想到一事需问清楚。扭头问文筜:“那在门外偷听我与表哥说话的人,就是你?”

    文筜轻轻地点了个头。“我,我当时就是想与你们开个玩笑,吓你们一跳的,我真的没想到……”没想到听到的话却是吓自己一跳,让自己心神不安的内容。

    “就你一个?可还有他人?”文箐追问一句,见得文筜轻轻地摇了摇头。

    方氏见文箐既没下跪认错,也没同自己解释,反而对方开始盘问起文筜来,心里只觉得难受:自己太没用了。“有她一个大嘴,闹得一宅子人都晓得,如今多一个人偷听少一个人偷听,还有什么打紧的?”

    是啊,现在可真是所有人都晓得了。

    文筜做错了事,也开始后悔起来。“我,我晓得错了,可我真不是故意的,我……”

    方氏狠狠地瞪她一眼,可是没煞到文筜,她只是着急怎么把这事解释清楚,又悔又委屈,忍不住就哭起来,呜呜咽呖地辩解道:“呜呜……四,四姐,我上次,上次就问过颛表哥,可,可他不乐意同我讲。呜呜……我一直没敢与人说,连二姐那边我也没说……呜,二姐的婚事不成,我怕四姐你的婚事再……我,我问嘉禾,听到颛表哥好久没来了,我就担心得很,我怕……二姐,你要信我,我连你都不敢问,我方才就是想偷偷问嘉禾的,可是她不信我的话,然后……”

    文筜哭哭啼啼地说起事原委来,只觉自己真正是一番好心,没想到事会闹这么大。现下她也明白四姐下不来台了,于是后悔得不行。

    方氏听得头痛,又不能大声骂文筜,嫌她聒噪得很:“行了,行了!你要哭,且出去。你二姐的事,你莫再这闲心了……”

    文筜不肯走,眼泪汪汪地看向文箐:“二姐,我就不明白,颛表哥多好的人,为什么你们要解除婚约啊?为什么啊?”

    文箐觉得文筜可时真麻烦。瞧着方氏也盯着自己一眼不眨的,便硬着头皮道:“我就是觉得,我与表哥不太合适。表哥是那杯子,只是我这个盖子与那杯子不配后真要凑一起,难免就……”

    “怎么不合适了?你表哥那人,子温和,配你是再好不过啊。你要强,难道还要找一个要强的,里就听杯子碰杯盖?你说不合适,可是我们瞧来,见你们有说有笑的,你表哥对你的好,你还不晓得?”方氏一听这托词,立时不满了。说了一箩筐的话,文箐却是低头不接腔,既不反驳她,更不认同她。方氏只觉得心头无力,她瘫在椅上,气息不匀地问道:“箐儿,你本是个有主意的。你说你表哥不合适,那谁合适?!”现下她说着这话时,心里也慌慌的,想着书楼那几个少年,一下子就呆住了。“你,你该不会……”

    方氏只觉得浑发僵。文箐这是要做什么啊?“箐儿,你,你这叫怎么去见老太爷啊……”

    文箐从来不晓得方氏也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见她现下抬出周复的名号来,也无动于衷。对于她自己的幸福,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稍好一点的对象,自己有些好感,还成了泡影,硬要把她与沈颛绑在一起,她更难受,也更抵触。她已受不了“骑驴找马”的自我谴责,同时也想到,婚约不除,再有好的男人人家也不敢靠近自己,自己就错失良机。

    文简见姐姐从太姨娘屋里出来,立时就过去,见姐姐神思不属,魂游天外的样,更是格外担心。“姐……”

    文箐回到屋里,对文简道:“大表哥好是好,可是姐姐不想负他,他……”

    文简问道:“华庭表哥方才说,是嘉禾姐姐告诉将那疯和尚的话告诉你了,所以姐姐你才这样想的,是不是,姐姐?你上次在灵岩山,还说了表哥那么多的好话……”

    文箐轻轻地摇一摇头,道:“都是姐姐的错,与表哥无干,也与他人无干。”

    文简跺脚,哽咽道:“姐,我以前不喜欢大表哥,可是陈妈说姐姐是一定要嫁人的,要嫁给别人,不如嫁给大表哥的好,他是我姐夫,他要与你过一罪子的,我还暗里与黑子哥一起骂过他……你,你怎么能现下又不同意了呢?姐,大表哥真的好的……”

    文箐低头,无言以对。文简不喜沈颛甚至于有时想让孙豪取代,这事儿她约略知道,后来孙豪去了北京,沈颛时而来往周家,文简才慢慢接受了沈颛。

    文简继续嘀咕着:“……大表哥脾气好,又不发火,什么事儿都让着姐姐与我,姐姐要与他在一起,他就什么事儿都听姐姐的,不会让姐姐难过。我好不容易喜欢了大表哥,也乐意他当姐夫了,我才将你让出去,想与表哥说这些……”

    文箐同想到文简想得这么多。沈颛在自己面前,确实是自己说一不二。可是沈颛这人不是没脾气没格没坚持,仅他为了保全姐夫清名宁愿自己受玷污这一事件上,就可看出他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主见。只是,遇到了文箐,沈颛则变成了:凡事听表妹的。

    文箐听到弟弟说的这番话,定下心神来回顾沈颛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不也十分伤感。自己戳伤沈颛的时候,更多的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以为快刀斩乱麻,便是减少对他的伤害,可是伤害,终究是造成了。而且不仅是对沈颛一个人了,连带着文简也觉得受伤了。

    文箐有些徘徊。面对弟弟不停地替沈颛说,那些细微的事,文简一一说来,文箐问自己:“我做错了吗?我难道不是为他好,也为自己良心上好受吗?”

    文简伤心地道:“姐,表哥肯定难过死了。姐,你也难受得很,是不是?难怪那些天,姐姐与表哥都不笑……姐,我也好难过啊……呜呜……”说到最后一句话,他又掉起眼泪来。他想站在姐姐这一边,可又觉得没道理;只是替表哥说求的话,姐姐伤心,自己更加舍不得。

    文箐的心,在弟弟的哭声中,自己的眼泪里,飘摇,零乱,最后流着血……

    周德全给沈家送完甜瓜,一脸凝重地回来。听到小五提起宅里事,一句话也没说,却是径直去找了方氏。“太姨娘,这事,不怪小姐。小姐那般说,想来是把事儿全揽在自个儿上,那是一心替表少爷着想啊,不想大家跟着一起担心。可是,现下形,只怕也由不得小姐与表少爷了,今我去沈家,听得一些事来,只怕得与城里三爷四爷说一声了,需得他们出面了……”

    方氏大惊,愕然地看向周德全。“周管家,你把话说明白了!难道这事,沈颛已与沈家提起了?!他怎么能这样!文箐年小,行事急了些,可他沈颛难道白长得这么大了,竟把这事捅到他家长辈面前不成!要这样,文箐毁婚,倒是毁得好!”方氏说起气话来,脸色青了又白。

    周德全赶紧替沈颛那边解释,哪想到,方氏听后,却是差点儿晕倒过去。“怎么会这样?这,这难道真是命么?”

    知二人婚事在沈家到底又起了什么新的风波,且往下看。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