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66 荷塘佳人落水露情意

    席柔见铃铛出嫁,她最是高兴。因为她想到哥哥的心思。便在铃铛出嫁那,私下里与哥哥道:“二哥,铃铛姐姐嫁人了,你给华嫣姐姐找的丫环,是不是这次就可以直接送过来了?”

    席韧想到铃铛与华嫣的那几句对话,心想只怕自己是白费心思了。要是真个儿就此送人来,华嫣就算收下来,只怕自己也讨不了好,反让她主仆都生份了,不免有些黯然。“再等等吧。”

    一待铃铛的喜事办了,他就带着妹妹急赶向松江府去治腿疾了。

    而铃铛在乐鼓声敲敲打打中进了杜家门,成了杜家媳。吴婶夫妇从杭州提前几过来,给女儿备嫁,却是着意感激华嫣与文箐。说起来,沈家对吴婶一家倒是有恩,若不然,当初早早将大女儿嫁人济困,必然没有今这般风光。沈吴氏没来,却是着她仔细观察席韧与商辂。可是,席韧

    吴婶与陈妈闲聊。“我家着实是挂切小姐的婚事,如今急得夜里都无法入眠。郑家那边倒是与小姐说了几个,也不知为何,小姐却是不肯点头。这几,在这里也只瞧得我家小姐对那两位公子不近不远,费煞我心思……”

    陈妈沈吟再三方道:“我家小姐倒是对义兄甚为称赞,华庭若是不会经营,席家公子在苏州安家,自然就能替三舅打理一切营生,倒是两全齐美的事呢……”

    吴婶直点头,道:“正是,正是。我家也这是这般瞩意于席家公子。方才我试了小姐,偏她是满面绯红,却是道有些事急不来……你说,这事怎么会不急呢?”

    陈妈顺着她的话道:“你说得也太直接了,怕是表小姐不好意思了……”

    华嫣嫁走铃铛,心里有些失落,次虽然面上带笑,却是独自一人走向湖边荷塘打发心

    商辂好晨诵,在自适居中便怕一早扰了他人,自是寻个清静之处。自适居的清静之处不少,比如近坡处的凉亭,坡上马场秋千架,近宅的桔园或竹林,更有湖边荷塘。

    荷塘处在书楼下方,不过数丈远,却是甚大一片,加上种了茭白的水域足有十来亩,一直通到阳澄湖。塘边建了一个茅亭,晨曦吐露时分,风光明媚,夏风凉爽,碧叶动露珠儿滚,风送荷香,水鸟潜游,鱼儿嬉戏跳跃,实是一个早晨散心的好去处。商辂便选在此处,颂读完毕,瞧得天色已过辰时,便收了书,待返回,瞧得夏荷初绽,清香宜人,一时诗兴大发。

    【“十里芳塘景最幽,藕花香里水光浮。望来不识人间暑,羽扇纶巾乐自由。”】

    才吟罢,一扭头,便见得荷塘那处,杏花雪衣之丽人,步履翩跹,碧叶粉荷映衬之下,飘飘若仙。一时便看傻了眼。“素质飘飘绝点埃……”

    华嫣慢慢行来,却是惊动了鹭鸟几只,于是一只惊起,另几只亦嘎嘎扑打着水面飞腾开来。一时之间,荷塘处水鸟声渐起,翅翼扇动,惊得华嫣亦回过神来。空中水滴四溅,她慌得将扇儿遮在面上,却听到了旁边有人吟诗后又是一声笑,便朝那方向看去。瞬间脸红,羞答答,心慌慌,意乱乱,待急急闪避开去。谁料,早上水露未散,脚下一滑,子便倾倒下去了。

    商辂在茅亭中瞧得分明,一声惊呼:“小心!”

    话音未落,只听得对方“啊”的一声惊叫,然后水面噗通一声响,人已不见了影。

    商辂当时吓得手中书便掉落在地,有一瞬间的失魂落魄,便飞奔过去的途中慌张地叫道:“沈二小姐?沈二小姐……”

    华嫣落水,惊慌不已,虽然不是头朝下栽进去,可是重心不稳,她不识半点水,到底是吃了几口水,呛得直咳嗽,吓得脸色苍白,子抖抖索索,勾着腰,惊慌失措不已。

    商辂见到的便是她陷在淤泥中,影略抽动,带起一片浑浊来。此时正是剥完麻杆后浸于水中的季节,华嫣便是掉在荷塘麻杆上了,一只脚卡在两堆麻杆缝中,挣扎不出来。急得眼泪直流,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她着的两层夏衣,子被水湿透,如今便隐约可见内里粉红亵衣,紧贴形,显得子更为曼妙玲珑。

    商辂深吸一口气,将头扭向一旁,暗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可怜的是华嫣自己想爬上来,偏偏是脚动不得。急得便直掉泪,嘤嘤儿作啼。

    商辂回,小声问道:“我拉你上来吧。”又往下走了几步,几近水边了,隐约闻得泥中水草的臭味,伸出手去。

    华嫣羞涩难堪至极,没想到今这般状况落在了他眼里。见着商辂伸过来的手,她却为难地哭道:“我,我动不了……”一边说,一边拧过子去,双手捂在口处,背对商辂。

    商辂一愣,往水中看去。华嫣的脚在水底挣扎,使得水面越发浑浊,他是如何也看不清的,倒是居高而下,便瞧得水面是华嫣宽袖散开,藕臂前曲,双肩微颤,再上便是领领湿透紧贴后肩处,往上便露出一段白嫩细长的脖颈来。如此,可真个是“玉臂鹅颈”,此人遐思不断。

    商辂不敢多看,见华嫣在水下用力挣动着脚的模样,忙道:“可是脚儿卡住了?”又瞧了瞧岸上堆放了些泡过的麻杆,心下便了然。“下面还有麻杆?”

    他问得十分轻柔,华嫣听得明白,哀哀戚戚地点了点头。商辂叮嘱道:“莫慌,莫慌,我……”他瞧了瞧宅子,宅外不见一个人影,若是自己赶回去找来嘉禾或者甜儿,留华嫣泡在水中,实不是个办法。

    华嫣却是瞧到了处湖边农田上,有几个农夫正说说笑笑沿湖走动,扭瞧得商辂亦见得那几人,慌了,哭道:“我,我……”她自个想不出什么法子来,这时苦于不会水,要不然或许憋一口气弯腰潜下水去,用水去推开那堆麻杆就好了……

    商辂也知她现下形不能让外人瞧见,一边解了襕衫,一边哄道:“你莫乱动,我来,我来,你且等着……”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之别。

    华嫣开始是急得脸色发白,如今瞧得他扔下外衫,却是面上血蒸腾,羞得闭了眼,又暗里睁开眼去瞧他是否脱了干净。

    商辂君子之风,自然不会象个粗人,内里仍是素净的中衣,他蹲下子,鞋子往旁边一脱,袜子也待脱的时候,只听华嫣叫道:“那几个快过来了,你快点儿!我……你那袜子,我再给你做两双便是了……”急切之间,只想着解决眼前的事,浑然不觉失言。

    在她看来,若是被一干粗人瞧得自己这湿透了样子,以后还如何见人?现下不想被商辂所见,却也幸而只是被他一人瞧见。他也不是个多嘴的人……

    这话说得商辂亦是面红耳赤,轻轻地答了一声:“好。”

    他滑下水去,结果只听到华嫣又忍痛叫了一下:“啊!”

    他惊讶地看向华嫣,华嫣痛得流泪,小声道:“你,你落在了另一堆麻杆上,挤着我的脚了……嘶……”

    商辂赶紧往旁边迈了一步,这麻杆是越泡越滑,他差点儿摔倒,手便伸出去为了平衡,右手碰到了荷塘岸边,左手却触到了一处柔软地带,扭头一瞧:那手,按的着实不是地方!于是着火一般地赶紧缩了回来。

    华嫣亦是吓傻了!只晓得窝着背,双臂交叉紧护着前

    两人均不敢再看对方。

    商辂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钻下去,水里浑浊不堪,根本瞧不见对方的脚卡在哪里,只能按刚才一瞥的印象朝华嫣的腿摸过去,对方是紧绷着腿儿,水里裙裾展开,商辂只抹到了裹脚步上端的那一片肌:滑腻如膏……

    不敢再摸,赶紧摸着下方,就要往上拉。华嫣痛得厉害,又不敢在叫,最后只能松开上面的水,一只手拍打水面,一只手就往下要去推开他:“太痛了……”

    商辂也发现不能生拽,无功而返,露出水面,低头看下面污水翻滚,道:“我不拽你脚,我且下去推开麻杆,一有松动,你试着动脚……”

    华嫣低低地带着哭声道:“好……”

    她的声音好似卡在喉咙里,五分羞意,三分难过,二分苦涩……

    听得商辂心儿一颤一颤的,屏气再次潜入水里。

    这次方法倒是对头,华嫣的脚终于从麻杆中拔了出来。她自己就想往岸上爬,商辂也顾不得洗洗手,一不小心,在后面又瞧见她那细致的腰线,赶紧又侧开目光。

    华嫣爬了两次,奈何这薄比甲湿漉漉的裹着腿,根本迈不开腿就爬不上岸去。商辂一声:“冒犯了,见谅。”一把抱住她腰,腾地就将她举出水面,放到了岸上。他自个儿费力地从旁边亦爬上岸来。

    华嫣下半裙子全是泥水,上得岸,赶紧蜷缩做一团,双臂紧抱,哭道:“麻,麻烦先生,帮,帮我叫表妹来……”她自觉无脸见人,可这一湿乎乎的,更没法起,如今看来,也只能等着表妹来解救自己。一时又压低了嗓子哭将起来。

    商辂抬,瞧了瞧那几个农户并未朝这边走来,而是在田里埋头耕耘。他小心翼翼地道:“沈二小姐,且洗洗手脚。过会儿披上我的外衫,咱们想个法子归家,幸好离宅子也近……”

    华嫣泪眼轻抬,暗里打量他,一中衣亦是泥水沾染,只瞧得半个背影甚是宽大,长臂在水中不停地往上泼水慢慢地清净污泥。

    华嫣小声道:“我,我鞋还有一只在那麻杆下面……”

    商辂一怔,“啊,啊……好,好……”

    诗书满腹才华横溢,如今也是拙于言辞。一跳下水,又潜回到方才的地方,摸了半天,才摸出一只满是淤泥的鞋来,在水中飞快地晃动清洗,终于见得本来面貌——一只绣有黄鹂两只的缎面绣鞋,置于掌中果然金莲三寸。

    商辂满脸通红,连手腕到手背亦是涨红了,不敢瞧对方,只伸长了胳膊,将鞋递于华嫣。

    华嫣颤颤地接了过去,赶紧往脚上,急急地就起,却觉得腿上有些痛,也不敢吭声。

    商辂那边爬上岸,在水中摆了摆手洗了一下泥,便起去给她拿襕衫,眼睛不敢往前看,只低头垂眼往下,待往她那躯覆盖时,却发现她腿上渗出一片红——流血了。

    可是没见得华嫣吭上半声,只僵着子等他的外衫。商辂轻轻地将衫子从她背后搭过去,他高体长,这衫子就是连头带脚亦能将华嫣整个包裹上。

    华嫣拽紧了两边,发现下面长出一大截落在地上。她心儿狂跳,吐字不清地道:“我,我弄脏了先生这衫子,过些子,定还……”

    商辂轻笑一声,道:“这本来就是你做的。你不认得了?”

    华嫣垂头,不敢接话。却又听到商辂道:“你脚伤了,都流血了,可行得了路?”

    华嫣自己只觉得脚痛,犹不知已流血,此时听得他这么一问,“啊”了一声,试着动了一下脚,痛是痛,好在是没伤到骨头。“我,我,我能行……”华嫣好强地挪动着脚儿,这只脚儿恰恰又是上次扭伤的那只,走一步,便觉得痛一下,她却不敢再在这个男人面前吭一声,只咬紧牙关一步一挪。鞋底有泥未净,鞋中到处是水,袜亦湿乎乎,小小金莲颤歪歪,鞋底踩在草上麻杆上,滑不溜丢,走一下,子便是摇摇坠。

    背后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来,拉住她道:“事宜从权。我,我还是背了沈二小姐赶紧归家吧。”

    华嫣想想,这路平时走起来不远,可要是自己这一步一步地挪到宅中,只怕也得一个时辰,到时农人们再出来,必然是难堪得很。“你……我,我在这里候着,商先生替我去找嘉禾来……”她慢慢蹲下子,瘫坐在地上,瞧到水面上还飘着自己那柄扇子,风一吹,随波一的。

    商辂叹口气,道:“我背沈二小姐且到那茅亭处吧,这处离路边太近,难免有人走过来瞧见……”

    华嫣脸色又涨红着,抿着嘴,低对没吭声。

    商辂见到岸边她掉的帕子,捡起来,放在水里洗净了,摆开时,瞧到了帕上一个“嫣”字,便想到了她往的笑容,真正是当得这个字。“你腿上既然伤了,又全是泥,且先洗净了,我立时赶回宅子里找人。”他将湿帕子递给她,半侧过脸,君子般地不看她。

    华嫣听话地接了过去,抖抖索索将伤腿伸展开来,侧曲起凑到边,拧了湿帕子上的水冲洗上面的泥,才发现麻杆果然划破了好几处,油皮层全没了,露出一道道血痕来。

    她将帕子递给商辂:“先生若不嫌弃,且用这帕子洗个脸,再去寻人吧。”

    商辂脸红腾腾的,右手赶紧就往自己脸上摸,摸完右边,一看,有些脏,只觉得面上烫烫的,又赶紧摸左边,才发现左脸上一块泥疙瘩。接了帕子,就着水,赶紧洗了两下,帕子最后在脸上擦拭时,只觉得心中某种感呼之出。

    他迅速地洗完,又将帕子洗净,递于华嫣。华嫣悄无声息地接了过去,开始擦拭伤口。

    来来回回几次,二人心照不宣,一个洗帕子递过去,一个接了湿帕子细细擦拭,末了再递回去。

    四下里十分安静,洗帕子的水声,应和着荷叶摇摆。

    一切尽在不言中。

    商辂整了整中衣,将脚上泥洗了一下,提了一下布鞋,想了想,直接上了,走到华嫣边,曲下蹲。华嫣扭捏不地意思让他背,哪想到,对方一言不发,却是一把就抱起了她,一只手忙忙乱乱地将外衫把她裹紧了,然后抱着飞奔往茅亭。

    华嫣被沈老太太与沈吴氏拘在宅中,从来没见过外男,若不是家中出了事故,后来又随表妹到得自适居,才见得几个外男,要不然,平生与男子相处就是一段空白,更遑论这种突如其来的肌肤相交的接触了。

    她“呀”一声惊呼半吐,后半个字咬在嘴里,闭着眼睛,感受着对方宽广的膛里亦狂跳的心。她没想到商辂这人说一不二,虽然对方似有些孟浪,可是却让她莫名的欢喜,或者说跟着也有些颠狂起来。在对方怀里颠颠簸波的飞奔中,好似听到一声“……待我乡试完后……”她诧异地睁开眼,却瞧得对方亦低眉瞧着她,那眼里是秋水如澄,其意太分明了……

    她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妄梦,语无伦次地道:“你,你,你是对我说?”

    商辂一边抱着她飞奔,一边喘着粗气道:“嗯,你再等我些子……”

    华嫣听得这话,这是许诺?这么出色的商先生会对自己开口?她心跳得更乱,不敢再瞧对方。只是容不得她细细品味这些话的含义,顷刻间,便已到了草亭里。

    商辂喘息未定,再次整了整中衣,一咬牙,就要往宅子里奔去,后传来了华嫣的一声唤:“先生!”

    他停步,却不好意思转过子去,华嫣羞怯地道:“商先生,你,你穿了这外衣去吧,万一在路上遇得人,有,有些不雅,坏了你,你的清名……我,倚在这角落里……”

    商辂也觉得自己现下十分狼狈,听得华嫣这个时候还是为自己着想,心里一喜。“你不怪在下方才莽撞无礼……”

    华嫣轻轻地摇一摇头,羞得只捂着脸,不瞧对方,亦不好意思让对方瞧见自己的模样。太丢人了……

    商辂嘴角带笑,转头四下瞧了瞧,到旁边采了一把荷叶,堆在华嫣边,他又抱过来些麻杆,垒起来,藏住了华嫣。接了华嫣递过的半湿襕衣,柔声道:“你且歇会儿,我这就唤人去!”

    华嫣一声哭腔:“多,多谢,先生……”

    商辂如风一般地走了,华嫣蜷缩在叶子中间,忘了脚痛,也忘了一湿冷,只将脸儿埋在荷叶上,鼻尖闻到了荷听的清香……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