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40 恼春风先人到

    >正文340恼风先人到

    文箐笑一笑,对于兄弟姐妹私下里这些打趣的话,她也听习惯了,半点不脸红,浑不在意。“嫣姐只管笑话我,我却不奉陪了。嘉禾,去看看那边杜鹃花可含苞了?我与表姐去溪边,多采些连翘,过些子就没了……”

    她说完这句话,发现时光过得很快,连翘花要开败了,杜鹃花将满山桃梨花也将绽,景意浓。

    华嫣恋恋不舍地离开马场,偷偷地瞟一眼正在联诗对句的少年们,文箐瞧得她眼光所落之处,心中亦是一惊,免不得心中又有些想法,暗里叹气。“表姐,溪边多乱石,你且在这里瞧着文简他们莫惹出乱子来。”

    华嫣边走边道:“一同去。”见嘉禾朝另一侧去察看杜鹃花了,就小声道:“嘉禾伯母那边如何打发了?”

    文箐叹气,道:“说是来给嘉禾过小生的,陈妈三言两语打发了。我是烦这个的,今出来,也是为了与她说说,她话少嘴紧,有时我都撬不开她嘴来。”

    这话当然不全是真,但凡文箐一旦非常严肃地问嘉禾,嘉禾自是半点儿不敢说假话的,不过涉及到私事,文箐总是带着前世的观念,认为这些事自己不能干涉过多,尤其是婚姻一事:嘉禾总认为文箐对她有极大的恩惠,文箐若指配她与谁,只怕也不会有多的话反对。这就令文箐为难了,生怕自己指错了姻缘,误了嘉禾一生。再说,以她的眼光,认为寻常的目不识丁的男子皆配不上嘉禾,而且她也认识不来更多的男子,哪里能寻得到一个好一点儿的?

    同华嫣说这些,也算不得牢,只是略有些忧虑。华嫣一笑,道:“那年她及笄,陈妈不是在她伯母面前说,婚事让她莫心,一切有你在。你这事不管也不行啊……”

    嘉禾前两年及笄,文箐送了她一钗一簪。十七岁的少女,条抽高了,原来是敦敦实实的一块木头样,如今却是腰明显,从后一瞧便是健壮丰腴少女风姿,再不似四年前的那个傻粗丑丫头了,谈吐也足见大户人家的丫环姿态:音不高不低,吐字清晰,苏州话常熟话杭州话官话皆是说得十分溜。文箐带出去,虽不长份,却是半点不逊人,最主要是嘉禾十分知文箐心思,但见文箐一颦一笑便晓其意。原来的一张黑脸,如今白净了好些,文箐想方设法给她寻了好些方子,使得她脸上雀斑渐变淡,施以薄粉便能遮盖。

    文箐道:“也不能全凭我作主,最主要是她得看上眼。她要嫁出去了,若是有个狠解色的姑舅,我这就纯粹是给她为难……”

    华嫣只道表妹心慈得很,劝道:“这四年来,你没少给好工钱。节时,不是听她说,除却去岁的工钱,其他三年的工钱全都买了地,这么一大份嫁妆,夫家岂不重视的?哪里会亏待她。再加上也要看你周家的颜面,就更不敢了。你也是太担心了,不敢放手罢。”

    文箐摇了摇头,道:“以前阿素姐出嫁时,我倒是高兴,虽然天隔地远的,如今一年也只能通上一两封信,不过祈家姐夫那是相当不错,我是半点儿不担心。可嘉禾,又哪能为她寻到一个合适的人家?门户高了她被人看不起我会难过,阂户太低了她要受穷,我又舍不得……若她不能快活,还不如跟在我边呢。”

    文箐说着这些话,没想到嘉禾已经看完杜鹃回来,听得小姐与表小姐心自己的事,只觉得眼眶发潮,鼻水流,免不得抹完睛睛后,轻轻地抽了下鼻子。见人人都瞧着自己,便道:“被,被风呛,呛住了。”

    四年前,嘉禾是想都没法想自己能这般快乐,打从跟在小姐边,不仅仅是不挨骂活儿轻,而且工钱多多,还被少爷教会了读书识字,更被小姐精心装饰美容,文箐对她的诸多好处,她受用不尽。如今在四小姐面前的子再舒坦不过了。若不是多事的伯母隔一年来一趟打秋风,借着说心自己的婚事为由,就不会让小姐现下这般烦恼了。节她伯母想来给小姐拜年,被她给推了,那时小姐正烦心食肆的事呢,没想到才过得一月,伯母跑过来来巴结讨好四小姐。陈妈正好在,生生地顶了回去:“嘉禾啊,别说我是越看喜欢,连我家小姐也离不得她左右。她这婚事啊,我家小姐早就帮她踅摸着,不知伯母你意下如何?可有看中哪家好后生郎?若有呢,不如领来让他见见我家小姐,再如何?”

    嘉禾的伯母,嫌贫富,先前因嘉禾被钱家遣了回家,于是认为她吃得多挣不得钱,一气之下赶了她出门。哪想到,嘉禾命好,遇着了文箐,如今也算是处是咸鱼翻。周家与她家女儿有个大人,一直欠到如今也没还了。要不是周家插手,只怕她家女儿便嫁到那破落户门下。此时,周家小姐发话要替嘉禾主婚,又不要她出半文钱,她自然只能称谢,却是半点儿不敢说“不妥”。只是去年这番话,今年还是这番话,她不敢牵来一个汉子说自己作主给嘉禾寻了夫家,就盼着文箐决定,说自家二女儿得等嘉禾出嫁了,也好出门。这就是催促上了。

    文箐没好气地道:“嘉禾要嫁也好,先年嘉禾姐弟的房子虽说不值钱,好歹也能卖个两三百贯钞不止,她又是伯母,怎么也得备些嫁妆,五六百贯不多不少字让她备齐了嫁妆,我这就送嘉禾出门去。”

    气话说完,她又怕这话落到其伯母耳里,会让嘉禾以后回家要看脸色,就让陈妈带了句话与其伯母:“若是嘉禾堂妹出嫁,嘉禾还在我这里,看嘉禾的面子,我要是一高兴,送个两匹布几斤棉花的薄礼不成问题。”

    嘉禾伯母一听这话,立时高兴了,只赶紧张罗自家二女儿的婚事去了。

    嘉禾见小姐替自己出头,争得了婚事自主权,感激得涕泪而下。“小姐,我不想嫁人……”这是她例来说的一句话。

    文箐认为这是她太自卑了,缺乏自信。说实话,嘉禾有一定的主意,会干活,相当勤快,话又少,是个十分妥当的助手,与文箐相处两年来,文箐眼一抬一瞥,她自是会意该如何。象这种人,文箐用得是越发得心应手,真要嫁了她,确实舍不得。“我也不是让你现下出嫁,你怕甚么?女人,还是要嫁人的,找个知冷知的人疼自己……”文箐是不自地说这番话的,这,还是前世妈妈对自己说的。说着,说着,她不免掉泪。而嘉禾以为小姐为自己的事伤神,哭道:“我听小姐的话便是了。”

    陈妈也郑重提醒文箐:趁嘉禾青,好生寻一户人家,莫再耽误了。

    如今不仅是陈妈,就是自适居里的各人都知晓嘉禾到了当嫁的年龄,不管是今年还是明年,总得定下来才是。这不仅让嘉禾忧心,也让文箐烦恼。现下华嫣又提这事,真正是天了,就如猫儿一立早就开始叫一般。

    铃铛在一旁对嘉禾道:“表小姐定然为你寻一门好亲,你哭甚?”

    华嫣瞟铃铛一眼,道:“嘉禾,你莫老在你小姐面前说不嫁不嫁的,让你小姐也心生愧疚。该嫁就嫁。你瞧铃铛,当年也说不嫁不嫁,如今还不是拉着你帮她一起缝嫁衣?”

    铃铛脸上绯红一片。“小姐……”

    文箐借机笑道:“杜大郎倒是长得高臂长,老实憨厚,杜家娘子也好相处,是个快人快语的,与铃铛相似。若不是铃铛抢先一步,说不定我会将嘉禾许与他呢,这会儿你可是偷着乐吧。嘉禾,你这夫婿让了出去,人家可不领你的……”

    其实,要说,嘉禾有没有稍微看上眼的人,倒有一个,就是李氏的外甥。李家在衙门领差,不说贵与富,但至少有点儿小势好办事,人也不敢欺上门来,家中有地有房子,算是小康之家。但文箐顾虑的是:李氏不会答应这桩婚事,李家也不会同意;只有李家大郎暗中传信寄

    文箐认为这婚事不可取,私下里劝嘉禾道:“若此事真成了,只怕你嫁了过去会受气。再加上,李家人要看上你,还是你会做活,到时说不定就家里家外的事全是你忙乎,侍候一家人,累死累活还要看人脸色,不值当。”

    对于别人的婚事,文箐倒是看得准,对于她自己的未来,却是一筹莫展,想寻沈颛的茬,那也只是鸡蛋里挑骨头,在其他人看来实在是没理;沈颛这边除了那次失信告状的事,旁的文箐也真找不出来,只好在沈家人上做文章,沈家不想她经商,她想着若是做大了,是不是对方嫌弃自己,到时就反婚事取消了?当然这也是她的一点梦,大体上也不可能。越是这种不可能,越使得她不甘心为婚约所束,决意要寻自己的幸福。

    且不说文箐如何筹划她自己的婚事,毕竟在那时她心里有点小心思,却还没有具体对象。只说嘉禾婚事,陈妈也说寻一小户人家,可是,要按文箐说的:姑舅好说话,家中有地有房子,兄弟两个足矣,小姑子没有最好,关键是对方品要好,要有一手本领,能自己挣钱不要仰仗家中,还要识字识数,有力气却不打骂娘子……

    这些条件说来,陈妈哑口无言,方氏叹气,道:“咱们给嘉禾寻夫家,也不过是派人去看一眼,哪里会晓得他来打不打婆娘的?认字识数,那就是读书人,读书人看得上嘉禾的……”

    这门槛太高,陈妈如此道。文箐说:可是,这是最低的要求了……

    陈妈语重心长地道:“小姐,过子是处着处着才能摸清夫妻的品的,哪里能一眼见底的?夫妻之间,总得你让我,我容你,头打架尾和,大抵如此。”

    文箐前世也只谈过恋,毕竟未曾与未婚夫成朝夕面对,哪知婚姻生活与恋有很大差距,她认为婚姻是恋的深化与继续,却不晓得柴米油盐之下的锅碗瓢盆的碰撞中,有烟有火,才叫过子与生活。

    华嫣见表妹为嘉禾的婚事为难,安慰道:“倒也不急在这一两月。你家小姑姑不也没出阁吗?”

    最后一句不过是她经常拿来安慰自己的话,周珑没出嫁在宫中应差,自己也是一把年纪了,却因为债务而拖到至今,沈吴氏已是急不可耐了,甚么贵人不贵人一说,也顶不住沈老太太的压力,这一年只怕是婚事要定了下来。华嫣自己才是最急的那一个,比嘉禾,比起其他人来说更急,当然,与文箮略有些同病相怜。但文箮出官绅家,有势不缺钱,自然比华嫣又好找人家。彭氏不放女儿出去,也不过是想寻一个更好的罢了。华嫣是越发瘦削,为此事也辗转反侧,既忧心,又不甘。文箐为一个丫环嘉禾尚费如此大力,挑来择去的,可想而知,华嫣一对比,不仅是貌上,在学识上,在家业上都胜嘉禾不少,随了文箐这几年的熏陶,也是对婚姻有自己的谋算。

    嘉禾那边感小姐恩德,下山后认认真真地拿连翘洗脸制膏敷面养颜。而华嫣则回屋,灯下独坐,叹气不已。铃铛一边缝着衣,一边小心地看一眼华嫣,心中的话儿转了几圈,最后觉得有一句可能不会让小姐生气,轻声道:“今两位少先生都换了新衣新鞋过来呢……”

    华嫣侧着看她。

    铃铛道:“表小姐送少先生的衣衫过了季节快要换了,小姐,咱们还给他们再做一双单鞋吗?”。

    华嫣皱眉,道:“你还能拨出时间来给旁人做?我让李管事从杭州带过来的布很多,你不给杜家人多做几件衫子?”将话堵了铃铛的口,自己则起去翻箱笼,寻得青布,又去找鞋底坯料是否足,再觅得鞋样,搁到一处,合上箱笼,叹口气。转从架上拿起未绣完的帕子,慢慢地一针一线开始缝起来。

    岁月上眉梢,其人却未到。暗恨风刮得早,好生令人着恼。

    文箐烦,嘉禾愁,文箮恼,华嫣急。景甚好,奈何观花人哀不适其会,竟先人一步早到,诸多闺梦未了闺愁尽添。

    正文340恼风先人到【最快更新】.

    正文340恼风先人到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