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24 红火:别出心裁广告

    正文324红火:别出心裁广告

    食肆开业前文箐令杜家提前两宰了五十来只鸭,到开业前一天,只让厨师耿带着叶子一起做“香酥鸭”,进行正儿八经地试营业。同是令郭董氏与关氏做了好些点心,在七开始了煲汤。

    文箐认为郭董氏的菜可能做得不是最好,但去了一趟长沙,发现她煲的汤确实技巧有很大提高,襄王府好美食尤嗜汤,故而南来北往之汤品,不一而足。文箐前些子也了解到郭董氏的厨艺就苏州菜品而言,有些可能还不及程氏,但是其点心实是精巧。遂决定,让郭董氏专门负责食肆里的点心与汤品,但凡有钱的商人进门,大可以让小二推销郭董氏的汤点。

    而先前走掉的那个厨师有两项绝艺,可惜没留住,如今雇的耿厨师就厨技而言,与三婶手下的程氏不相上下,不说很好,也只是过得去,大抵是苏州的一些平常菜式还能顶上。这样的话,对于一些钱少的主顾或许用得上,至少做些酱鸭,盐水鸭,板鸭,以及香酥鸭则做为最大的倾销对象,这些菜,盐多味重香浓,很适合那些专门觅下酒菜的人。

    先且不说旁的鸡猪牛羊及各样蔬菜,这些大抵做出来也是寻常食肆或者酒楼的花样,文箐并不太在意,她着重让伙计推销的是鸭与鹅,以便在这个冬季,销出去最多的鸭与鹅,自己就能得到更多的绒,卖得更多的绒衣。

    郭董氏很高兴,自己到了四小姐这食肆里,就有单独的厨房,五个小灶头一字儿排开可以煲汤,再一个灶头可以蒸面点,一个灶头专门做点心。单独是自己的厨房,而没与耿厨子挤做一堆,这说明四小姐尤其是看重自己。尤其是听到四小姐说得这么一句话:“你的汤品与点心手艺,还是莫让外人窥得。这是吃饭的本事呢。”这话暖乎乎的,更感觉四小姐窝心得很,以前邓氏说叶子要偷师,那时她还有些顾忌不敢全教,如今觉得四小姐可是真心实意为了自己,于是对文箐这边可是全无保留。

    文箐将两个厨房分开,一内一外。郭董氏那个所谓内厨房,而外头的临街近一些,专门炸香酥鸭与炒菜为主,加上蒸米饭,做些汤面等,油烟大,于是安了一大一小两个简易油烟机。到得试营业那天,所有人的才终于明白这个的用途。

    七那天专门做香酥鸭,文箐又拿了一个两尺见方的风扇加了一根管子,放在灶台上,一待屋里炸得五六只鸭后,满室飘香时,着耿厨师左手摇动上面的油烟机手柄,右手大力摇着灶台上的这个风扇。

    褚群说:“四小姐,这下面这个是不是太占地方了,毕竟这是厨房,厨子忙个不停,搁这么一个东西放在这里,误事儿……”

    地方有限,厨房小,作台面本来拥挤,搁个小风扇在锅边,很是碍事。

    文箐道:“是,只是今天先试一下,明天只吹两下,下面这个风扇用不着一直立在这儿。褚管事,莫急,稍安片刻,且看有否效果。”

    褚群不知她葫芦里卖的甚么药,虽然名义上这店是他开的,他做了掌柜,可真正是东家是文箐,她既这么说,他自然只能遵从。

    耿厨师也是嫌碍事,只是还没开业,自己的手艺平平,挑不是东家的错,东家说什么,就怎么做,只是憋着劲儿,上下两手用动摇手柄。

    于是,只见下面的这个风扇一阵风吹起,将油锅上的油烟与香气吹起,上面的那个风扇转动,立进将油香与香味全卷进了通向于屋外高高矗立的烟囱中,等于一吹一吸,这屋中的香味全由烟囱排放了出去,飘得周围人家全都闻到了香味。

    文箐冲褚群眨了一下眼,道:“这会儿正好有风,掌柜不如派个人出去,香味传到哪了?”

    褚群这下算是明白四小姐当的用意了,向来一脸谨小慎微的面上也露出了笑容,嘴角歪咧着,冲一个伙计道:“去,到街去上,闻闻咱们的香味传多远了。”吩咐完,转过头来对文箐道:“四小姐,这主意太妙了,真正是别出心裁。褚某实在是短见识,佩服,佩服。”

    他说完,又抽了两下鼻子闻了闻香味,一脸陶醉地道:“哪家酒楼也不会想到这个主意,着实是妙招啊这下,四下里饿着肚子的人闻着味儿还不更饿了?哈哈,耿厨子,你说呢?”

    耿厨子虽然憨,先前不明白这些,可是经褚群再一解释,自然明白这是东家“招客”的伎俩。“那我们赶紧多炸些?”

    文箐笑道:“这个风扇先放下来吧,屋里气烟大了,赶紧抽两下,今天这个多抽几下,让众邻里与过往船只先闻个味儿打个招呼,明开业时,且再抽两下,让围观的人都想进来吃,那才起了用。”

    褚群笑呵呵地道:“小姐,这何止是围观人,只怕是隔街闻到味儿的都会寻过来。”

    文箐朝耿厨子道:“这个厨房就交给你了,闲杂人等莫进。今鸭炸一部分,你再按咱们先时说的,专门将香料包油炸了,香味越浓郁,飘出去的越香,越招人……”

    叶子小心地帮着耿厨子打下手,认真听得小姐的话,眼里也含着笑。食肆开业了,小姐说让她跟在这里学厨,过几年,厨房就有她一席之地,她也领郭董氏的工钱。这让她有了目标,干得更为卖力。

    耿厨子对这个小女孩先也是不满,认为洗个碗或拣个菜而已,现下手底的这个学徒不象学徒,他也不象个师傅,谁也不说份,掌柜的说是四小姐派过来帮厨的,他反对不对。哪想到,最后香酥鸭还是她教的。东家小姐年龄小,却是见多识广,花样百出,招招新鲜不已,让他收了小觑之心。

    这正说着呢,就听到伙计在外头喊话:“耿师傅,快做啊,已掉两只了叶子,快切盐水鸭”

    褚群赶紧跑了出去,叫道:“别收多了钱,今天前十个客人免费送一份盐水鸭买得酥鸭只收一半钱。别忘了让他们在开业五天内过来,咱们有优惠”扔下文箐,只顾着忙生意去了。

    文箐从厨房转了出来,留下嘉禾去帮叶子的忙,在食肆里转了一下,看了看墙上赵木匠给雕的四联荷花挂匾,这个食肆还是走不了特别高雅路线,先还是大众化一点吧,毕竟不是酒楼规模。

    她想了想,叹一口气:可惜古人识字的不多,就算请人写满了广告词,上街发促销广告,只怕人家贪图这纸转手就做了草纸呢。可惜自己白学了广告,在古代,没用武之地。

    只是试营业这一,三十只鸭,到时下午全部卖光,后来赠送的盐水鸭脖,鸭肫,鸭掌,一应俱空,都不够送了,过路之人皆说要买,连脚夫都想买两只鸭脖下酒。

    褚群着了范家大儿赶紧去支会杜家,今晚需得再多宰上五十只鸭,明早送过来。他忙得脚不沾地,喜不自胜,先前以前准备很充分,如今一旦开始运营,才发现还是忙不过来,只得请周大管家来主持后厨房的事务,自己则在食肆中周转,褚家娘子满脸是笑,带着孩子忙着洗菜。

    待到正式开业那天,文箐与李氏呆在家中,只有周德全带了文简与周腾余去了食肆。

    申时,斜阳侧挂,文箐与文筜还有文筠三姐妹在廊下晒着阳光缝着衣,聊着食肆里的美食,三个小女孩都有些心不在焉。

    文筠侧首对文箐道,“四姐,你帮我画个花样子,要荷花的,五姐的是红的,我要绣白莲。”

    文筜觉得文筠老跟自己抢四姐,自己做一个甚么,她也跟在后面凑闹。“我那个花样子,可是自己画的。你眼红甚么?要绣,自己画。”

    文筠不服气地道:“你会画了不起啊?还不是四姐在一旁教你画的,你自己画的还毁了呢。”

    文箐觉得这两个女孩凑到一起,总是免不了就斗嘴,她可没心管甚么绣花,只一心挂念食肆的事。“待食肆开业稳定后,你要几个绣样,我都给你画好不好?现下四姐真没心,怕画得不好。”

    文筜瞟一眼文筠,认为她不识时机,道:“四姐,你是不是也担心?”瞥了眼姆妈在阳光下给弟弟的新袍子上缝制一圈鼠皮,小声道,“今天咱们溜不出去了,她看得紧呢。”

    文箐知她除了是好奇以外,更是替自己关心食肆的开张是否顺利。虽然她认为不会亏,但到底能不能赚,还真不好说。会不会真的宾客如云,那也得且看往后。

    文筠道:“四姐,文笈哥哥中午不是偷溜出去了吗?兴许过一会儿就来了消息。咱们还是不要出去了。”

    文筜眼红地道:“我哥?他是打着四姐的名号,在爹面前说了一通好话,甚么兄妹手足义的,跟在爹后头,是想去四姐那食肆里大吃呢,谁晓得他甚么时候能吃得肯停下嘴来回家?昨儿个,他就空着肚子了……”

    文筠听得她形容文笈竟做出这么失体的事来,便有几分瞧不起,觉得三婶一家子人都好占便宜。“还饿上一天啊?四姐食肆里的每样菜式,不都在家中吃过吗?有什么稀奇的。”

    文筜不乐意了,她自己说哥哥那样实是开玩笑想替文箐捧场,虽然半真半假半是实,可是文筠说哥哥贪吃,那就不一样了。“是不稀奇。可是咱们家中一顿不过两三样菜式,谁家寻常能一顿做出四姐食肆里那么多好吃的菜来?莫说我哥,你弟还不一样眼馋得很……”

    文箐见这两人又要吵起来,便道:“先莫吵,等过了开来这几,我到时请全家都到食肆里好好吃上一顿。谁想吃哪样,谁就点。好不好?”

    文筜眼都笑眯了:“四姐,就你最好。”然后冲走近的李氏嚷道:“姆妈,你听到了吗?四姐说过些子请我们到食肆里大吃一顿。”

    李氏还没接话,邓氏手里捏着个绣了大半的鞋垫走过来,酸溜溜地道:“箐儿若真有心,不如今喜庆,就在家中开上一席。”

    李氏与她八字不合一般,立时道了句:“家中开席也行,只是谁来下厨做得那些花样来?程氏要有那本事,早就被文箐看中了,我也在家晒着太阳等着分钱了。”

    邓氏又被她揭短,恼羞成怒,道:“你没有这样的人手还说什么风凉话?分家是占的便宜还不够吗?箐儿乐意给我,你眼红甚么?”

    “嗬好意思说,你真的只想过一成便可?你……”

    眼见李氏就要揪出邓氏当要挟文箐的老底来,文箐赶紧拉住李氏道:“三婶,四婶,今是食肆开张之,和气生财。两位婶子莫为了我闹上气了。三婶四婶定个子,食肆也行,家中也行,大不了让郭娘子与耿厨子全到家中来,又有程娘子鲍婆婆帮着一起,那做起来更快了。如何?”

    彭氏由文箮陪着,也慢慢地走了过来,道:“这天气多好啊。怎么,文箐要宴客?”

    文筜立时道:“二伯母,你来了上好。四姐好心好意,说改请我们去食肆好好吃一顿,四婶非让四姐将厨子全喊回来做,姆妈说这耽误了四姐的生意……”

    邓氏气恨恨地盯着文筜,“没教养”三个字差点儿脱口而出。文筠见姆妈生气了,她皱着眉头看一下五姐,然后起拉了拉邓氏。

    李氏却欣喜地任由女儿抖露出此事来。

    邓氏见彭氏出首,慑于长房的面子,这会儿也只好圆场。“二嫂你可莫听文筜误传,我可没让文箐非叫厨师来家中,是她自个儿在姐妹面前张口许诺引起的。”

    彭氏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食肆今才刚开业,箐儿,你手头上就有闲钱了?摆阔气了?不如学学你三婶,咱们当家持业,哪个几时会这般大手大脚?”

    文箐赶紧恭谨地道:“二伯母说得甚是。箐儿原是想表点心意,没想到犯了奢,那这便戒了。”

    李氏讪笑道:“二嫂说得甚是,持家当节俭,食肆上的菜,咱们家哪样没吃过。”

    邓氏气得咬牙,却不能指责彭氏半名,没处发泄,最后还是绕到了文箐上:“也是,这食肆才刚开了个头,若是红火那是最好不过,作为婶子我也能沾点光;可要是亏了,你若连郭董氏的工钱都花不出,那我可就倒霉了。”食肆亏了,开不下去了,她当然欢喜,那能让自己尽笑话文箐;可是若亏得厉害,郭董氏的工钱支不出来,这可不是好事。她着紧的是自己的钱袋子。

    文箐才不怕她呢,得了钱还卖乖,最反感这个了。“啊?四婶原来还想过帮我付郭娘子的工钱?箐儿这厢可是感激四婶这么照顾了。”

    李氏侧过头去,乐得嘴角直抽抽。平里自己在文箐面前都讨不到太多便宜,邓氏,这回,当着众人的面,这般算计,再次给抖露了出来。

    女人们这边刚扯完,文笈回来了,一脸欢喜地道:“姆妈,您今天没去看啊,四妹那食肆今人可多极了,比咱们茶楼开业还要火呢饿死我了……”

    文筜高兴地道:“哥,你真是个饭桶,你吃了这么久,还没吃饱?”

    李氏横了女儿一眼,骂道:“好好地骂你哥作甚?笈儿,你怎么还饿着了,那可是你四妹的食肆,谁个不让你吃了?”

    她问的话,也是文箐不解的,邓氏哼一声。

    文笈冲妹妹恼道:“甚么饭桶我都没吃上饭,人太多了,爹就打发我回来,后来周管家就让我到后厨房,给我端了两样吃的,那也不够啊,我吃完,见哪都是人,便帮着他们看着后厨房,那些鸭骨头鹅骨头倒出来的太多了,引来了好多野狗与野猫,都抢上,跟人一样打起架来了。我怕野猫来叼走了鸭,就到处赶猫儿。只是那里太香了,闻着味儿就觉得更饿了……”

    彭氏惊讶道:“这么多人?”

    李氏道:“那你爹总不至于没吃吧?他也没顾上你?”

    文笈道:“爹?爹就是嫌人多,就打发我回家,我好不容易去的,自然要帮四妹看看场面的四妹,你不晓得,你厨房里的香味,南护城河水都快熏得香香的了,中午南门口的人都闻着味儿来呢。”

    文箐却关心“打起架来”这事,紧张地道:“食肆里没有甚么是非吧?可有人闹事?”

    李氏道:“有你三叔与二伯在,怕甚么?再说,我家弟弟都与那边巡街的都说好了。想惹事的也得看清是谁开的……”

    文筜问道:“哥,护城河的水都香了?那得多少只鸭与鹅啊?你没骗我们吧。”她还没清楚文箐的风扇功用。

    邓氏也不信文笈所言,问道:“有那么香吗?那些菜董氏也都在家做过,可没有你说的那般夸张。文笈你读书人,可不能夸夸其谈。小心人家笑话,咱们一家子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得很。”她认为文笈是夸大其词了。

    文笈被四婶质疑,不服,一脸认真地道:“四婶,你没去自是不晓得家里的厨房和食肆那厨房没得比的。我说了你不信,大可去问文筹舅舅。就是他带了人去,还与人抢一道菜,差点儿闹僵。还是我爹与二伯出面,四妹的那个褚管事后来作主,文筹舅舅与那桌客人都免费呢,这才作罢。”

    文箐听得心惊,李氏已冲邓氏道:“四弟妹,你弟弟倒是会捧人场,早知让我家弟弟也去啊,带着一帮衙役,看哪个还敢捣乱。”

    彭氏问道:“你二伯回来了没?”

    文笈道:“回来了,现下食肆没客人了,二伯与我一道回来的。”彭氏便赶紧与女儿回自家院里去。

    李氏道:“那你爹也回来了?”她想问问余,是不是真象文笈说的那般门庭若市。

    “我爹留在那里,说帮四姐看看今食肆里进帐与花销,和周管家算着帐呢。姆妈,我饿了,我得去找点吃的。”文笈捂着肚子,揉了一下,厚着脸皮解释道,“我今天在那里口水都吞光了,我也不好意思找郭家娘子讨要汤,那是给客人备的。”

    李氏笑道:“你倒是机警,还知道替你四妹看着后厨房,没被人混水摸鱼,也算是功劳一件。走,姆妈吩咐程氏给你做吃的。”

    文箐对文笈道:“今多谢四哥了。三婶,周管家他们回来,可能得在这儿吃饭,今晚由我这边来……”

    李氏回头道:“行了,这是好事,你食肆红火了,保不齐后咱们跟着吃香的甜的,今次还是我这边来忙乎吧。后记得你三叔三婶的好就是了。”说完,又瞧一眼邓氏,道:“四弟妹,今晚一起?文箐生意好,你不用担心郭董氏的工钱了。”说完,笑哈哈地走了。

    邓氏一甩手上鞋垫,道:“不用,我自家有饭吃”结果鞋势直的针甩了出去,因线牵着,又弹了回来,正好扎在她手上,“嗷”地一声后,气恼地冲女儿道:“还不回去?太阳都落山了,候在这里喝西北风啊”

    文筜见文筠走后,凑到四姐耳边道:“四婶生气了。生意不好也气,生意她也气,她怎生这么多气啊。也不说一声恭喜的话。”

    文箐心里高兴,尤其是听到文笈说那香味的事,虽然前一天早就知晓香味经风扇那么一吹一吸甚是有用,可是没想到,今天厨房里忙成那样,耿厨子还依言去办了。这说明先前的辛苦没有白做功夫。但是,开业这天,是赚是赔,还真不好说。今天人多,或许是因为赔得多,人人贪利,又或者是图个新鲜,才来得多。过了几天,只怕就少了。

    说到底,还是有些没底,既兴奋又不安。直到点灯时分,周德全一脸喜色地回来,连声道:“小姐,恭喜,恭喜”,文箐这才终于真心地露了笑容。

    周腾也是当着众人的面,甚是高兴地道:“箐儿,不错。你那主意妙得很。先时我还想着今开业人少,就让茶楼伙计帮着你引些客人过去,如今看来,不用了。只是那食肆太小了些。你那些菜式,价格高一些,食肆打理得雅致些,有钱人自会去的。”

    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家人的面夸赞文箐,能得到周腾的认可,文箐觉得自己以后会越来越顺利,至少周腾放心了,就会让自己的经营少些干预。

    李氏却着急地问周腾道:“那今又卖又送的,到底是赚还是赔?”

    ————!网

    正文324红火:别出心裁广告是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