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313 觊觎

    正文313觊觎

    第313章觊觎

    邓知弦前两年闹着要去京进宫,周同很生气,自不搭理,盘缠更不给他一文,并且严厉地申明:若他要自宫,莫说与自己知,免得自己亦被牵连;自宫了进不了皇宫他也不会再接济邓家半个子儿。

    周同撂下狠话,邓知弦他自己也没勇气自宫,且邓父亦不应,唯一的儿子要是真成了阉货,那可是彻底的绝后了。那两年,邓家人看邓知弦看得甚紧,邓知弦在家中上蹿下跳也将父母二人气个半死。斗来斗去,现在慢慢消停了,时常与下九流来往,行些或正或邪的勾当。

    刘氏虽对邓氏发了狠话,说是不接济邓家半文,可逢年节下的,还是意思意思地送些节礼过去,当然,自不如以前。邓知弦的赌气依然还有,没了姐姐的支持,倒也不敢大赌了,可是终归是输多赢少,五十亩地,卖得只剩下二十亩,气得张氏天天垂泪,想来周家亦无法登门,因邓氏不在家。

    邓氏中秋节前归来,邓知弦与张氏轮番上门,惹得刘氏十分恼火。到了重阳节,邓知弦买了盆菊花,装模作样过来说是送刘氏的节礼,刘氏虽也晓得他是做样子,可是逢过节不能给人话柄,便让人放了进来。

    邓氏一见弟弟恬着脸来,上着的却是上次她让张氏带回去的周同的旧衣衫改的,穿在周同上有几分福态,改完后到得邓知弦上,却是更衬得弟弟一表人才,她看着弟弟这般,是既头痛又可怜他。“若是你手头紧,找上姐姐我,那也无用。中秋节才给了你,现下我可是一贯也拿不出来。”

    邓知弦笑笑,似乎十分大方地道:“就是碰到一盆好菊花,送给你头上那位罢了。”

    邓氏打发丁氏下去,赶紧去厨房端几样点心与酒菜来。

    丁氏为难地道:“姨娘那边……”

    邓氏当着弟弟的面,自觉十分丢脸,强硬地道:“让你去便去。既给她送了花,难道连客人都不招待了?”

    丁氏赶紧掩上门,去厨房与郭董氏合计。

    邓知弦瞧瞧姐姐,客气地道:“姐,咱也不是外人,有壶酒便成了。”

    这话说得邓氏心头发酸:“都是姐没用。”

    邓知弦也认为他姐是真没用,瞧着邓氏头上的发钗,银的,比当聘礼那一似乎秀气些,只怕没以前的那份重。

    “你送菊花给她作甚?她能领你这个人?你若有钱,不如好生孝敬爹娘。”邓氏唠叨道。“上回听张氏道,你那病还没好起来?你也收收心,好生寻一个医生,把病治好了,爹娘盼了这么多年,就是想要个孙子……”

    邓知弦本是欢欢喜喜地来,结果听到姐姐提到自己的隐疾,便十分不痛快,差点儿要发火。若是家中谁提这个,他必然暴中如雷,连女儿也不放过。张氏被打怕了,平时护着女儿只闷头烧饭做菜侍候他,把他做瘟神。他对张氏也没有半点心思,更何况现下根本举不起来。

    邓知弦咬牙切齿地道:“张氏?好啊,回去看我不整治她一番,这婆娘,逢人就说,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你打死她了,谁来侍候爹娘?丹儿好歹也是你女儿,你打她作甚?不是姐姐多嘴,实是想你的子好过些……”邓氏恨铁不成钢。

    邓知弦不耐烦地道:“行了,不打她便是了。如今姐姐也嫌弃我了……”

    邓氏瞧得弟弟脸色很不对,今天过节,自己确实不不该提这个伤心的话题,便哄道:“怎生不疼你,我这不是寻思着,兴许你外甥女那儿有几个钱,也不能让你白来一趟。”

    “姐,我可不是来向你讨钱的,却是给你送钱来了。”邓知弦说了那么多废话,赶紧扯正事。

    邓氏一听,眉上抬,道:“你赢了大钱?到姐姐面前摆阔?还不如赶紧将地买回来。”

    邓知弦嬉皮笑脸,一脸神神秘秘,却不回答他姐的话,开始提要求:“姐,重阳节,家下可有好酒?”

    邓氏低语道:“酒?待会儿我让丁氏去取些来,你姐夫今冬应是归家过年,姨娘给酿了备着的……拿了你便走。”

    邓知弦可没想到姐姐有什么为难或方便,一听有酒可拿,立时高兴了,话闸子又打开了:“姐,你从长沙那处归家后,与你那大侄女还是不对盘?没多往来?”

    邓氏嫌恶地道:“我作甚要与她往来?眼不见为净。”

    邓知弦撇了下嘴,他觉得大姐这心思太重了,周同与徐氏又没甚么,再说人都死了,还老想那些旧事岂不是自找罪受。这话当然他没说出来。“文筠平时没去她那串门?”

    邓氏叹了口气:“她啊,总是不听话,说再多的,还是偷着去那边。一个两个都拿那对姐弟当神似的……”提起这个来,邓氏就觉得自己苦恼,想不通那对姐弟为何能哄得几个小的团团转,这头才骂完,转眼文筹就又摸到文简跟头去了。

    邓知弦盼着酒菜上桌,久等未到,看了看姐姐屋内,姐夫不在家,似乎没置办一件新的物事。“姐,你那大侄女要开食肆,赁的南门那铺子好似要退了……”

    邓氏正在算计女儿到底能存多少小钱,想着让邓知弦带回去给爹娘过节,故而没太听在耳里,随口抱怨一句:“明知我不高兴,你还不停地在我面前提她,存心让我短寿不是?”

    邓知弦又强调了一遍,她这回听得真真切切了,立时来了兴致:“你是说她那食肆不开了?还是说换个地方了?她可真是有钱得很……”

    “没换地方,应该是不开了。”

    邓氏想了一下,又觉得不能置信。“真不开了?可晓得是何缘故?”

    邓知弦见姐姐上了心,想着自己这次上门来应该有戏。便道:“说出来的理由着实笑死人,道是厨子寻了门路,不来了。”

    邓氏捂着嘴乐,道:“好啊。中秋节前一天,她大放厥词,豪言壮语,我还寻思着她真要大干一场呢。就晓得,她一个黄毛小儿能做得出什么来?绒衣不过是运气罢了。这下,哈哈,可有得闹看了。”

    邓氏一想到文箐要是从沈家归来,不知她还好意思过来上课吗?“李氏那厢要是听得这事,只怕这回可是扳回一城来了。这不就是败家吗?到时看她还有何可说的,拿钱这般当儿戏……”

    她笑得开怀,邓知弦却直摇头:“这事,暂且莫与你三嫂说。”

    邓氏诧异地道:“为何不说?那她信誓旦旦的,今能见她出丑,又由李氏出头,我作甚要做个好人?”

    “姐,此事莫慌,且听我慢慢与你道来。她真不开食肆了,姐姐也没得利,不是?”邓知弦暗道姐姐糊涂。腹中饥鸣,问道:“姐,家中可有好果子?”

    “能看她笑话,我高兴。”邓氏已经满眼是李氏训文箐的场景了,见丁氏那边端来酒与菜,便没往下说,而邓知弦则赶紧开动,自斟自饮。

    “你喝慢些,急酒伤。”邓氏幸灾乐祸完后,冷静了一下,道:“不过,你说的也是。她不做了,我也没占到便宜。你刚才说甚么送钱来?”

    邓知弦卖了一下关子,多夹了两口脯,又品了一小口酒。“还是姐姐家的酒做得地道,你们家郭董氏这一手厨艺真不差。”他斯文地掏了一下,没找到帕子,邓氏走过去,将自己的帕子递于他。他抹完嘴,用舌头了一下上腭,方才悠悠地道:“她缺厨子,姐,你手下放着这么一高厨,岂不是浪费得很?”

    邓氏闻言,有些薄怒:“我做甚要成全她?她那食肆开不起来,才好呢。”

    “姐,说好了,若没有旁的物事,归家时这酒至少得给我一坛。”邓知弦续满杯,放下来,再吃完盘子中的小点心不留一点渣,肚子似乎半饱了,拿帕子拭了拭手,这会儿不着急喝了,话也多了起来。“那当然不能白给她。郭董氏可是姐姐手下的人,又在襄王府里学得好些厨技,王府公孙能吃得上的菜,咱们要能做出来,那还了得?”

    邓氏想了想,郭董氏跟自己在襄王府后,就被周同带到王府里去献艺,讨好了王府一干人,同时也跟着其他厨子学了好多新的花样儿。说起来,开食肆,就应该自己开才是。“我手里没钱,光有人也没奈何。送与她开食肆,哼”

    邓知弦慢悠悠地道:“姐,当她提到开食肆,你咋就没想法?”他言下之意,文箐能想到开食肆,姐姐却是个没用心思的,否则搭文箐的顺风车,岂不是便宜了事。

    她怎么没用心思?那时她与李氏一同笑话文箐说败家呢。邓氏羞恼道:“搭她的顺风车?她现下不是也没开成吗?她要撂摊子不做了,我还得瞧她脸色?我可没那个厚脸皮。”

    邓知弦皱了一下眉,道:“姐姐手上真是半点积蓄也无?”

    邓氏骂道:“我手上要有积蓄我还能忍着看爹娘卖田地替你还赌债?你个没良心的,我手里的钱全给你拿去了。现下你吃吃喝喝的,快想个法子来。”

    邓知弦左手斟酒,右手执了根筷子指了指刘氏所居处,道:“那厢呢?”

    邓氏怨恨地道:“管得死死的呢。我现下月例就二十贯钞,打发叫花子一般。你以为我x子好过。若在她面前提半个钱字,定然是要挨一通说头。”

    “姐,你也真是没用。明明守着这么多田地,这么大一个宅子,却是连个丫环的工钱都不如。你手下郭董氏的工钱可比你的月例高出不少吧?”

    邓知弦一挑拨,邓氏就更是气上加气。“有这个宅子管甚么用?他三哥一家住着,那边两个小的也时常来,房子只能空着候着他们,又不能赁了出去。只说赁出去,丢脸面,不指望那点钱,又道甚么住了旁的人家的话,家中便不安全……”她一肚子牢,此时一古脑子倒了出来。

    邓知弦此来可不是为了听姐姐的这番没用的话,只道:“我晓得了,晓得了,大姐,你也真是命苦,若同李氏一般,就好了,这还是需得当家才能作主啊。你若有钱了,哪用看老太婆的脸色。”

    这话说中了邓氏的心坎上,窝火,骂道:“还不是因为你,姐姐若不是为你将积蓄全搭进去了,又哪里用得上看他脸色,你好歹也给姐姐争口气……”

    邓知弦一下子就想到了这是捅到马蜂窝上了,赶紧认了个错,然后道:“我这不是争气了嘛,这两年我可没向姐姐伸手讨好口粮。现下,我急火火地赶来,就是为了让姐姐有个营生,也赚份钱……”

    邓氏不太相信弟弟说的话,可是邓知弦说得极认真,这让她又想听是甚么名堂。

    邓知弦小声与邓氏说了两句话,邓氏听了,差点儿要发怒,道:“你让我现下去求她?又不是我缺厨子,我作甚要弯腰于她?不成”

    邓氏想到了叶子当时偷偷摸摸跟在郭董氏手下学厨一事,自己与刘氏借此发挥,最后叶子没学下去,便与文箐差点儿闹翻了,文箐后来便去自适居暖房,如今再将郭董氏送出去,这不是自己变相赔礼道歉,自己便占下风了吗?这个,她可不干。

    邓知弦叹口气道:“姐,可是你手中无钱,放着郭董氏在家也无用处,这不是与钱过不去吗?无钱,瞧上面那位脸色过子,可不好受。忍得此时,得了钱财,到时她铺子开起来,离不得郭董氏,还不是要求到你门上来?”

    可惜,姐姐不如她那大侄女活泛,若是他,定然好生讨好文箐,哄得那边高兴,这些事又何必发愁。

    邓氏还是不甘心,不肯这般做。一想到自己要开口讨好文箐,对着那张脸,邓氏就觉得难受至极。

    邓知弦又长话短话说尽。“她现下铺子开不下去了,你这给她送一高厨,那便是雪中送炭,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只怕是千感激万感激,你这可是给她解了困……”

    邓氏想想文箐好似也只有当初归家时,对自己有过亲,后来……自己现下送人于她,她真会领这个人?邓氏问道:“一个厨子能赚多少钱?我巴巴地送人给她,让她美滋滋地挣钱,我能得几个利?”

    邓知弦晃了一下酒壶,笑道:“这个大姐就不用担心了。我听说她现下花出去的钱可不少了,这食肆要是开不起来,她可是亏大了。咱们也不要多了,只要她分咱们姐弟三四成利,她还能不肯?”

    邓氏认真地盯着弟弟,“三四成利?一个食肆一月能赚多少?”

    邓知弦心里也没底,想了一下以前随姐夫在外头的吃吃喝喝的花销,装作十分有把握地道:“南门口开食肆,那处可是旺地,人多,卖得好了,一月怎么着,也能赚二千贯钞吧。”

    邓氏曲着手指,算了算,四成利的话,到自己手头上便是五百贯钞。这……这可比现下刘氏给自己两年的月例钱还多。那,一年则能分得,分得,五千多贯?不是,不是,六千贯钞两年就是一万来贯钞啊三年……

    她心下大喜,想着沉甸甸的一匣子钱摆在眼前,自可以随心所叫来外面的婆子想要买甚么就买什么,再不用看刘氏的脸色,这可得多扬眉吐气

    明朝自宫,如果有自宫者,罪流徙,有亲邻闻悉且替其隐瞒不上报,则亦要受罚。但后来由于王振由小太监而成为宠孪后,想进宫当太监的人更是屡见不鲜,令发布一次又一次,无果-手打-

    _无_————_错_————小————说————网

    正文313觊觎是_无_错_小_说_网_会员手打,更多章节网址: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