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297 旺子的丫环

    正文297抢丫环李氏起疑

    沈家称周家这两年人丁格外的兴旺,只道这定是长房宅舍哪处风水得宜。此时,城里周宅亦是一片喜色。

    彭氏在生文箮之前,育得一子,夭折了;文签之后也有一个,却是坏在胎里。此后十来年,一直便没有动静,也早就没有产子的心思了。哪想到,今年周家喜事一桩接一桩,如今自己又锦上添花。不过,那些喜事都不是自个屋里事,自然都不及现在自己又有孕一事更令彭氏狂喜的。此前在北京与归途中一直压着这事未曾透露,现下胎稳了,便宣之于人。

    不亚于彭氏之兴奋的人便是周赓,他对妻氏欢喜地道:“明儿你召牙婆来,需得雇个有经验的婆子来照料,家中诸事你可莫再劳,箮儿大了,尽可让她张罗。”又嘱女儿文箮尽心照顾母亲。他自己咧了嘴笑了一会儿,稍后方才觉得有所失态,幸好不是在儿女跟前,人前尽量敛了这份高兴劲儿,赶紧写了信于北京。

    这番话落在彭氏耳中,比话还要动人,更何况周赓这人可不会说话。她中年再孕,喜出望外,对着谁都带着笑。

    可是,彭氏的笑落在李氏眼中,极不舒服。她将范家小五要了过来,本来想给自己带点喜讯,哪想到,倒是长房那边有喜,自己这边悄无声息。此时来贺彭氏,笑道:“二嫂瞒得好紧。当在北京临启程时,原来竟是害喜,那时竟还哄我是晕船。幸好这一路平安。”

    彭氏掌贴腹部,喜不自胜地道:“彼时连母亲与大嫂都没说,就是怕她们担心,而归家程又耽搁不得,生怕空欢喜一场,便也没与弟妹说了。”

    李氏瞧瞧立在文箮后的甜儿,以前缺吃瘦得很,到了周家后,一年功夫,已养得几分白嫩,圆脸上一团孩子气,以前可瞧不出来什么福气。现下定睛多瞧两眼,分明就是婴儿脸嘛,自己竟走了眼。又暗想二嫂当在自适居,最先挑的人,只怕早就看出甜儿带了旺丁相。

    李氏眼瞧得文箮在吩咐厨娘做哪几样彭氏最喜欢的吃食,耳听彭氏着人去找牙婆后,对自己道:“你二哥这回倒是十分上心,昨儿个说要雇人来,今儿个晨起又催我,不雇也不成。幸好是箮儿祖母不在,多雇一个人她瞧不见。”

    二嫂这是在显摆夫妻恩。李氏越听心中越不是滋味,将彭氏屋内四下打量个彻底,挤了一个笑:“就算是伯母晓得此事,定也是高兴,怕是她要掏私房钱来替二嫂雇人呢。二哥既如此顾念您,二嫂你就莫瞻前顾后了。”

    “虽是喜事,只这把年纪,说来也羞人。”彭氏嘴上说着羞,眼里却是兴奋。

    李氏却琢磨着:周腾与自己现在不亲不远,偶尔来那么一两次,在外面又有应酬谢,自己马上就要象彭氏一样黄花渐老,若周腾也象沈博吉一般在外面置个外室,那可如何是好?一念到此,心里更是发紧。“添丁是喜事,何来丢脸面一说。只是没想到,二嫂与二哥倒是年岁渐增,越是浓蜜意。可是端午前后?”

    彭氏满脸通红,赶紧打发了文箮下去,低声道:“约是那时。也记不得了,去北京这一路上自是不便的,你二哥过节前,很是……”

    李氏“哦”了一声,道:“四月底啊……那,二嫂去玄妙观就是为此事?”

    彭氏赶紧摇头,道:“不是,不是。我那时哪有心思在这个上头,前几年或许还想过,文箮渐长,我心早就淡了,去观里实是为着问文箮的婚事。哪曾想到,这婚事没问清,倒是我自个儿这桩事……说出来丢人了,弟妹,你就莫笑话我了。”

    李氏没再笑话彭氏,心思恍惚地出了长房的院门,在自家院子水池边发了一会儿呆,瞧见水中倒影早不如当年的慢妙风姿,只显得体态越发丰腴。这几年,铺子生意似乎好了些,她也心宽了点儿,人近中年,虽还没发福,可是上的却是有疯长的趋势。一想到周腾是越发瘦了,她越发胖了,若也与伯母魏氏那般体态,得与男人分房而卧,在阳光下她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对着水面,她略微扭动了一下还能看出来的腰,影子亦是扭了一下,令她又有几分自信,虽然比不得黄花闺女时,至少,比二嫂彭氏可强得多。这般比较着,心里稍安。

    回屋,李氏纳闷地与余氏道:“长房宅子也没有动那处风水,方才我在二嫂屋内细细打量,她也不曾添置些什么,连幔也是前几年的旧物,怎的长房就喜事一件接一件?只咱们这边,却是悄无动静……”

    长房的喜事接连,那是小的一代都隔茬长成了,这几年,只怕长房那边会传来更多的喜事。一旦儿女成婚,马上就是再得孙之类的事……而李氏这厢,只怕是有得熬了。

    余氏说不出理由来,接生这一块她有些经验,可是要让三立时有孕,这事儿太为难,实在无能为力。“都说这旺子一事,一是风水,二是人。既是风水未动,那只有‘人’了。二屋里,最近与‘人’有干系的也只有甜儿那丫环……”

    “你也疑她?方才我也是好生打量过她。她娘怀了四次就生了十多个,如今却有八个在,谁家能象范家这般人丁兴旺?可范家小五在我这,怎的就……”李氏一想到这个就无比的郁卒。

    在很多时候,她与彭氏相处亲厚,那是她觉得这个家中,她与彭氏地位相当,所退男人都无品衔,都在乡下,可自家男人却是打理农庄外更经营得铺面,又比周赓年轻,这么一比,周腾胜过二哥。彭氏只有一子一女,自己有两子一女,可这次子却是个喘病体弱的,彭氏再生一个儿子,就强过自己了。

    人的心,有时总存在虚荣,这些虚荣不仅仅是吃穿喝上,更多的是潜在的因素上。无形中自己会与他人对比。李氏与二嫂周夫人曾经攀比过,虽嫉其品衔加,可是为女人却是没产下一个亲生子女,就算没有早逝来也不见得比自己强太多。而对于邓氏,周同伤了腿,是不可能出仕了,邓氏娘家现今越发不如自己,也只有一儿一女,且邓氏与周同之间隔了徐氏,李氏乐得看闹。唯一比不上的就是雷氏,可那在北京不在眼前,于是心安理得。

    现下她求子心切。文笈功课上不太出色,文箧子不好,要再生一个,或许出人头地便有机会了。

    余氏献计献策道:“若是她,三不如与二讨要过来?”

    李氏心动,却又犹豫了一下:“二嫂那厢怕是难得点头。我若开口与她讨人,只怕会碰上鼻子灰,自讨没趣。”

    余氏见雨涵在外头晾晒衣衫,便小声道了句:“不是白要,也不行吗?”

    李氏随了她的目光看过去,雨涵这几年出落得越发标致了,比之当年的邓氏不差,长颈暴露在阳光下,那白嫩的肌肤如绸一般光泽耀目。若将女儿与她放到一块,谁都会多瞧两眼雨涵。“你家三爷对她倒是未起意。她可是与我们家签了长契,哎……早知这个样貌顶看不顶用,还不如选个跟嘉禾一般丑的。”

    当年文箐选嘉禾,李氏还直嚷着这是给周家丢脸,谁晓得这两年竟磨成了个“宝”,样样拿得出手,照顾文箐是无微不至,虽然外表上仍然斑点不少,可看久了,便只觉得她的好来。反而是嘉禾这样貌,衬得站她旁边的人都要美上几分,更何况文箐这几年出落得越发精致,早已超过一干姐妹好几筹。思及至此,雨涵倒是遮了文筜的光茫。

    余氏说出来的话更是让李氏心惊。“三,我有些话本不当说,只是,有些事不得不防……”

    她言又止的样子,让李氏催着她说下去。“笈少爷年岁渐长,过一两年就知人事了。少爷与五小姐是兄妹深,时常也在一处,雨涵亦在他眼前晃。这人,若起个什么心思,那可了不得。”

    “我打她来是侍候文筜的,她若有甚么心思,我自是饶她不得!”李氏狠狠地说了一句。可是细想余氏所言,既怕雨涵有二心,又何必留这么一个祸害在眼前?

    “三说得正事,雇人来便是做活的。便拿四小姐跟前的嘉禾一比,雨涵在嘉禾面前耍威风,仗的也不过是姿色。嘉禾倒是比她老实得多,只做活,咱们想从她嘴中讨几句四小姐的话都不易……”

    不比不知道,一对比,李氏是吓一跳。不只为了女儿,更为了自家儿子文笈,她可不想生出事端来。一想雨涵年纪与文笈接近,可女儿家的早就知人事了,便是没动心思,若其家人或旁的人多怂恿几句,谁晓得会出什么事来?她可不想给儿子弄个私生子来,后还怎么与他人提亲?“你说得甚对,留不得!这便遣了她去!”

    余氏却急忙又劝道:“三,急不得也。其一,五小姐与她毕竟相处这么多年,五小姐虽不满意她,可也是有几分义的,若是猛地与她换一个丫环,只怕会闹些小气来。”

    李氏一想到文筜那火爆脾气,便皱了下眉,道:“她再闹气,也不能越了我。上回那事,虽认了错,我亦没追究了,现下这是为她好,她若再闹气,不用管她。”

    “只是,其二,现下遣了她,五小姐边便没人了。总得先为五小姐寻着人了,再……”

    二人商量着雨涵的去向,可是到底能不能成呢?李氏想着要去说服彭氏。她见甜儿端着茶放到面前,狠盯了一下,甜儿吓得一哆嗦,茶盏倾了一下,水便倒了些出来。

    彭氏亦见得甜儿失手,便训了一句办事不力。

    李氏借机道:“二嫂,文箮要是说定了人家,成亲就是一两年的事,这小丫环做事笨手笨脚的,都是家里人,还能惊慌失措的,这若陪文箮到得夫家,那还不知做出什么失了体统的事来。这一年的时间,能教出来吗?”

    彭氏见她提儿女婚事,李氏之言,正说中了她的担心,她瞧着甜儿背影道:“我这也是没法子了,当在文箐那儿,见她能做得些粗活,便死马当活马医,脑子虽不太灵活,倒是个听话的。现下寻不得合适的人,再说她到家中也有一年多光景了,至少规矩已知晓了,再要寻人还得重新教,哪里有这么多功夫?只能将就着。若过得一年再教不出来,也只能如此了。”

    “那真是可怜了文箮了。二嫂,你说咱们家这几个丫环,哪个最出色?”李氏笑着道。

    彭氏想了想,道:“要说这丫环,大侄女文筼的小玉不错,那可是大嫂教了十来年的,上次陪着文筼去了夫家,听说也要给她相一门好亲事。其次是文箐边的嘉禾。嘉禾这几年,经文箐教得可是有模有样,做活十分勤快,屋里屋外的活计是样样拿得上手,只瞧箐儿那个满意劲儿就知。再有就是小西,会办事,不过她年纪大了些,说来也该要出嫁了吧?”

    彭氏说到此,发觉李氏面上有些不悦,马上又接着道:“当然,你家雨涵那也十分不错,人长得最是好看,其他几个可比不上她,也是个知礼识规矩的,对咱们恭敬有加,不生事不闯祸,老实得很。只我们文箮边的甜儿,年龄又小,未经世事因而一遇事就慌手脚,进家门时间最短,什么也不懂。”

    “文箐有嘉禾,文筠有小西,那两人肯定都舍不得的。我家文筜是姐们中年纪较小的,要说出嫁的事还早,雨涵在咱们家也教得这么多年,规矩甚么的都知晓。二嫂,你如今既有喜事,我也拿不出什么贺礼来,不如,我便送雨涵予文箮,现下能在家中侍候文箮一两年,便能知心知意,到时陪文箮出嫁,你自管放心。”李氏说得十分大度,且一副不容推拒的样子。

    彭氏一听这话,愣了,此时她还没想到李氏打的甚么算盘,对方要将雨涵塞过来,她只以为是上次文箮激文筜的事发了,心底发虚,便支吾地道:“那多不好。文筜也只她一个丫环,她与文筜相处久,你要将她予了文箮,谁来侍候筜儿?不妥不妥,哪有姐姐这般抢妹妹的丫环的。”

    李氏却笑吟吟地道:“怎么是抢了?这是我作婶子送予侄女文箮的。本还想等她出嫁时送,只是一寻思,这总得让文箮与她相处些子,雨涵也要晓得二小姐的习惯才好。这不,现下就送过来。”

    彭氏方才还说甜儿这不好那不好,现下又寻不到旁的借口一推脱,只道:“弟妹这般好意,按说作嫂子的自要领。可是,文筜咋办?你再为她寻一个来?你将雨涵送给文箮,文筜不乐意,到时姐妹生份了,更是不妥。”

    “她怎会不乐意。不就一个丫环吗?送给姐姐怎生就不成?我再为她寻一个便是了。现下寻不着的话,二嫂只需将甜儿借我用一下,等找到了合适的丫环,我再……”李氏笑呵呵地道。

    彭氏这下约略听得李氏话里意思了。感这是拿雨涵换甜儿,李氏还一副吃亏的样子。她一直晓得李氏最精,可没想到她会这般算计自己。当下,脸色便有些不悦,直接道:“弟妹的意思,是要拿雨涵换甜儿?”

    李氏脸皮不薄,半点儿没有被揭穿的神色,依然笑道:“方才二嫂都说了她这不好那不好,雨涵又懂事又老实,我寻思着,这么一换,自是能给二嫂解了这个燃眉之急。二嫂,可是不乐意?”

    彭氏如被鱼刺鲠喉,差点儿失声说不出话来。她当然并非想遣甜儿,虽然甜儿也些不足,可是假以时,不会比嘉禾差太多,再说选个老实的又能入得了眼的丫环,可不容易,甜儿签上十年契,能陪文箮出嫁,后还能照顾文箮生儿育女。要是换了雨涵,雨涵有几分气,谁都晓得,在一干下人中,她仗着外貌出色,作姿拿态的,彭氏并不十分喜雨涵,至少在甜儿与雨涵之间选,她宁愿选甜儿。可是,她能说不乐意吗?要说不乐意,就是直接承认了雨涵不如甜儿的好,那方才夸雨涵的那番话等于打了自己一耳光。

    她心潮翻滚,本来怀孕是一桩喜事,却突然被弟妹算计了女儿的丫环,只觉得心口堵得慌。再瞧李氏,似乎是势在必得。自己与李氏并未交恶,她怎么算计了其他人,如今也算计到自己这个二嫂头上来?这时心里也有些恼怒。回答不得,只好装作不舒服的样,轻咳了一下,虚弱地道:“弟妹,我这坐久了,子不适。这事儿,改天再说。”

    彭氏不接那话茬,等于是拒绝李氏的“好意”,李氏觉得丢了面子,二嫂如今怀了孕,怎么就不能舍得将这个丫环予自己,也借点旺丁的福分?

    彭氏哪晓得她的目的是为此。当然,若晓得对方打的这个主意,只怕也不会这般轻易给人。

    李氏的算计失败,没法发泄,立时将气儿撒在雨涵上,让雨涵过了这个月,便结帐走人。

    雨涵吓得一愣一愣的,原以为上次的担心是自己桤人忧天,哪想到三真这么遣人了。只好求助于文筜。

    文筜不知底细,自是到李氏面前为她求:“以前女儿所犯种种,皆不关雨涵的事。姆妈,莫遣了她吧,她家也不易……”

    李氏一想到余氏所言雨涵姿色突出不是好兆头,当然不理文箐的央求,只道:“我这两且为你寻一个妥当的丫环来。姆妈是为你好,你也不瞧瞧,她站你旁边,遮了你多少光?后你要嫁人,带了她,谁能保证你家郎君不看她,只看你?”

    李氏要寻新的丫环,除了牙婆外,还能往哪寻?

    她见得院子里范家小五在陪文箧玩,心念一动,对余氏道:“范家第一胎是三个,还有个长女,那叫甚么来着?香儿?”

    “三记得没错,是叫香儿,长得与甜儿模样一般无二致,嘴儿倒是比她妹妹甜得很,很是讨四小姐喜欢。”

    “你说,当我怎么就没瞧着她?这是选错人了?”李氏极少去自适居,这时一提到甜儿的姐妹,起了要去再认真瞧瞧范家人的念头。

    “上回听二的意思,四小姐只怕是一待嘉禾出嫁了,就要让香儿顶上……”余氏觉得三要打四小姐的主意,不如与二换甜儿来得顺畅。

    二人说着说着,便说到了自适居中各人。突然,李氏想到了归家那与周腾吵架时,周腾提到的一句话:“你若真有心管事,有时间有闲心,不如去瞧瞧主意很大的侄女儿在自适居那边到底忙甚么?”

    难道自适居那边,文箐又做得甚么事了?还是另有甚么玄机或蹊跷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