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294 锋芒毕露不是好事

    有些事儿,你觉得冤,却没有说理的地方,只能忍着。

    早上,李氏来看文筜,文筜轻声说自己错了,却不愿马上就回自己屋里,只趴在文箮的上不起来。

    彭氏给文筜一个台阶,对李氏笑道:“且让她们姐妹在一起聊聊天。没几年,都要出嫁了,现下时光难得。”

    这里三个少女,第一个先出嫁的就是文箮了。李氏道:“定下来了?”

    彭氏僵了一下,道:“哪有。人家哪看得上我们这乡里人家。文箮又没有十分文采,她祖识得的都是学富五车的,高攀不起。”

    “我还以为上次在北京定下来了,大嫂二嫂瞒着我呢。北京也不如何,如今瞧来,苏州城里好儿郎也不差。”李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彭氏讪笑,道:“是啊。只是有女有郎,不见得能拉成一对啊。高不成低不就,也麻烦。好在,文箮没同大姐攀比,你二哥也说了,就在苏州为她寻一个不太差的人家,住得近,有个照应,常相往来。”

    李氏笑道:“还是二嫂想得通透。正是这个理。”

    “你姆妈也真是,怎么就提起我的事来了?”文箮听得又羞又恼,赶紧带了甜儿出门。

    文筜不吭声,看着她们走出去,瞟了眼雨涵,雨涵心神不定地望着门外,生怕李氏现下就遣了自己。

    李氏好似看透了她的心思,一待彭氏出门,立时将雨涵叫出二房的院门,狠狠地训了几句,临走时留了句话:“我现下要忙着田庄上的事,没功夫收拾你。你要是再看不好文筜,你也不用到我面前来了。”则说完,瞥见文箐捧了几枝月季过来。于是凉凉地道了句:“你不是要去沈家吗?”

    文箐一脸乖顺样子,道:“我明儿再去,今在这里陪五妹。”又晃了一下手中的花,解释道:“五妹喜欢花,我摘了几朵。”

    李氏撇了下嘴,吐了几个字:“难为你有心。也不枉你五妹替你打抱不平。”

    文箐知她心中其实仍是对自己十分不满,不过是没发作,故而十分小心应对道:“五妹,箐儿自是省得,自是也如亲姐妹视之。”

    李氏留一下句话:“我记着你这句,且看来如何。”

    雨涵见三走了,哭丧着脸道:“四小姐,三定要遣我的,我……”

    文箐也纳闷,到现在为止,不知为何文筜说程氏害自己,这是哪听来的谣言。便问雨涵关于此事的前因后果。听了之后,暗责文筜确实有几分糊涂,不过一想关心则乱,这也说明她确实看重自己这个堂姐。可是文箮虽是好意,却……想到这里,不问道:“你说三婶要遣你,这事错又不在你。难道另有原因?”

    雨涵支支吾吾地不说话。“三不让说。”

    文箐道:“你既在我跟前说三婶要遣你,又说不得原因,我如何替你想法子?”

    “我……”

    “我猜,你现下最着急的是三婶遣了你,没处找活计?”

    雨涵点了点头。“原想着在小姐边多做几年,攒点儿钱……”

    “你也晓得,现下既然是因我的缘故,连累五妹被三婶责打,我自是不能出面替你求。不过,念在你照顾五妹的份上,你若信我,我便应你一件事,比如:后替你寻份工,如何?”文箐说这番话,倒也不是赚她开口,她也确实需要寻些女人帮工。可是,说完这句,她立时又后悔了。这话说得太快了。因为这话说出来,意味着雨涵根本无所忧惧,人有了退路,难免有二心。若是被三婶晓得了,又得惹出一番事来。

    果然,雨涵听了,眼里闪过一丝感激。“四小姐,雨涵自是信过,先时你帮程娘子,我……”

    文箐可不想节外生枝,赶紧将这话又说回来。“旁的话莫再多讲。毕竟,三婶又没真遣你,你现下就这般心思,让她晓得,那遣你便是铁定的事了。到时我若有心为你寻活计,只怕三婶连我亦不放过。眼下,你不如安心服侍好你家小姐,将功赎罪?少说少错,专心做好眼前事。”

    雨涵被她说得脸上通红,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没有二心,我就是怕,怕……”

    “你又不曾做得亏心事,怕甚么?”她拿了花送于文筜,道,“明天我去大舅家,过些后回来看你。中秋节快到了,自适居那边有几盆菊花,到时陪你一同赏,你且画几幅如何?”

    文筜听到“画”,立时变得紧张起来,摇了摇头,小声说了句:“我不想画了。”

    文箐“啊”了一声,文筜好画画,这还是她见着沈颛之后被发掘的潜质呢。以前与她说话,一提到画画方面的事,文筜就说得眉飞色舞的,话题没完没了。怎么改子了?

    她想问,文筜却不开口说。出来,与嘉禾低语了几句。不到一个时辰,嘉禾便从雨涵那里打听出始末来了。

    文筜初到北京,似乎是乡下姑娘进城了,在与文筼认识的那干朋友中,没了在家的那份自在,开始时还有些缩手缩脚。不过随着时一长,发现这些小姐也不过尔尔,并不比自己强多少,于是胆气又壮了些,慢慢地恢复了自信,恢复了在苏州时的言语无忌状。

    平时倒也还好,只是她每与人言,时而就带出一句“我四姐说”,无形中将文箐抬高到某个位置。文笒激她道:“莫老提文箐如何如何,你若有真本事,改天也给咱们露一二两手。”

    文筜心想:谁怕谁。再说,她也确实不是前年文笒在家时见到的那副光景了,随文箐确实多念了两本书,最主要是在画功上较周家女孩子来,是格外突出,虽写练字才三年功夫,不过得沈周与沈颛指点,竟是比文笈写得还好,比起其他姐妹来,那自然只强不差的。故此,文筜或许毛病很多,在书画上确有几分天分,文箐有时觉得自己不如文筜绘画细致,如果假以时的话,相认她在这方面或可能有成。

    那周家宴客,请了一干女眷带了儿女来赴宴,这其实也是变相的一种相亲模式,就是作为母亲或姐妹帮着兄弟相看两眼,考评一下。既然都是诗书官宦人家,免不得就是琴棋诗画的。

    文筜见得众小姐或诗或画,诗她自是不敢卖弄,可是说到绘画,她也凑闹参与其中品评几句,比如这画人笑有多少种,嘴角如何勾笔,鼻端侧影如何处理……她格耿直,说话又不看对方价,无形中就得罪了一些人。而这些人,就是周家长房的关系网。其中两家,就有雷氏替文笴与文笒相中或将来有可能结亲的人家,结果却被文筜言语无忌给得罪个彻底。

    对方下不来台,免不得就认为这是文筜故意拆自己的台,言语间亦挤兑文筜。文箮与文笒让文筜道歉,低个头,却没说明其中原委,文筜直哪懂得这么多,自然是不服,偏不服软,反而高调地说:“这有何难。这画当年我四姐教我作画时,启蒙就是这个。”这下可当真恼了一群人,纷纷出言说“你且施展一回,让我们开开眼界。”文筜傻头傻脑地当即就下笔,还一边将自己的心得说出来:“这画人,眼与眉之间尺雨不宜过宽,也不宜宽窄,需得恰如其分,眼角若上扬,便顾盼生辉;眼角下抑,则聚精会神……”

    文筜做得这件事,浑不知得罪了人,还沾沾自喜,自鸣得意,在人家故意吹捧几句下,飘飘然了。出了院子,却在墙角又撞见周惠儿似乎在等人,后来隐约见得守信。这事儿,文筜没头没脑地却大张旗鼓地打了招呼,引得旁人亦过来。此事儿虽然没闹大,只是雷氏脸色极不好,狠狠地训了文筜几句。

    李氏护短,说自家女儿并无不当。与雷氏又争了几句,当然事后又拿文筜出了气。为此事,文箮亦挨了祖母的训,是以,之后对文筜也搭不理的,所以在周能那里,文箮也不想与文筜这个闯祸精过份亲近,以免受连累,当然心中也抱怨文筜给自己惹的麻烦,才让文筜轻而易举出了门。

    文箐听得嘉禾简要地说得这些事,只觉得这简直就是如堆乱絮,人大了,事多了,就扯作一团,姐妹份或生疏,或越发厚重。

    文筜子不改,不看人脸色说话,只怕年岁渐增,事儿更多。锋芒毕露,不懂得藏拙啊。这不是好事儿。由五妹想到了自己,当初就为了让人不欺负自己姐弟弱小,才故意采取高调的方式在周家露面,不得不露出锋芒。或者,便也给人留下了坏印象,一如文筜。

    文箐想到此,在心中叹口气。“周大管家可是去南门了?”

    嘉禾点了下头,方道:“早饭后,我去侍候少爷,管家便出门了。”见四下无人,又道,“小姐,三方才问了我几句话,我觉得有些不妥,不知哪个又在三面前露了口风。”

    “甚么事儿?”

    “三问咱们家养得多少只鸭子怎么那么多青果?说上次去北京送了200只青果60只鹅子,家中那几只鸭怎会下这么多?”

    文箐越听越皱眉,道:“你怎么说的?”

    “我还没回答呢,三却又问我:谁给大小姐做的那绒衣?我只好说是阿静姐做得。三哼了一声。”嘉禾觉得这些细节也该说与小姐听为好。

    文箐不知自己哪里让李氏起疑了。不过想想,有些事,捂得一时,捂不得一世。“无事,她再问,就说咱们因为临湖,那些田地靠水,常被淹,便种了芡实,又养了鸭。以前我也与她提过,只是没说具体事。绒衣的事,过了今年再说吧,她知道了,也不能如何了。”

    话是这么说了,可是她心里也存在疑问:三婶是从哪儿听得风吹草动了?自己家里,难道还有三婶的耳报神不成?小月早遣了,又是谁?

    嘉禾亦忧心忡忡,瞧了瞧小姐,一时拿不定该问还是不该问。反倒是文箐察觉她这般神,问道:“怎么了?”

    “这事,这事并不是嘉禾要替雨涵求,实在是觉得这事不知是不是三的主意。方才,雨涵问我,小姐这里还要人吗?”嘉禾联想到三问话,便把雨涵当作告密的人了。

    文箐略一笑,安慰道:“不怪你。她现下是没头的苍蝇,乱撞。方才亦问了我。”

    嘉禾“哦”了一声,提醒道:“小姐,三方才问我今年工钱得多少。我,我便按小姐说的,得了五十来贯。然后,三又问香儿一家工钱是多少?还问小姐一年给叶子几衣衫?”

    文箐想李氏问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雨涵是多少?”

    “四十贯钞。她自己说五小姐偶乐打赏玩艺儿。她也问过我,我便说与她一般,都是三给的工钱。”

    “嗯,你说的很对。我给你们的工钱,自己拿了,心中有数,不要与人提便是了。”文箐算了一下,三婶对下人虽没亏待,可也绝不大方。给雨涵四十贯钞,在她看来,一年所得,连自己手下的叶子所得的钱都不如。

    过了会儿,方氏亦从彭氏屋里过来,与文箐说了几句关于周珑的事,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为娘的却是唯恐漏了哪句没听到。文箐见她这般思女心切,想着周珑这人也是狠得下心来。

    她为别人担心,可方氏却也为她担忧。“箐儿,你小姑姑这子你可莫学。女人家,生儿育女才是正经事儿,偏心高气傲作甚?”一边说,一边抹泪,“幸好你母亲在世时,为你寻得你大表哥。我见那孩子,着实体帖人,话少,子却极善,你明去陪你大表姐,莫别别扭扭的……”

    文箐一听她这话,就知后面说甚么了,必然是前些子姜氏在她面前又说了什么,如今替姜氏作说客了。“好的,我大大方方坦然而视之便是了。再说,他们再急,也急不得不是?”

    “你曾外祖母,是盼着玄孙啊。这年岁大了,就盼着子孙满堂……”

    姜氏那边八月初一傍晚,接到文箐派人过去的信,道是弟弟归家了,可能得拖上一天半天才能去陪大表姐。“你表妹也是个劳累命。两边奔波。这下她三婶归家了,要晓得她趁此时间搬走了,还不定如何说她。唉……”

    华婧一边缝着衣衫,一边与姆妈道:“姆妈这般心疼表妹,我都眼红了。她主意大着呢,既说能应付得了,姆妈就勿心了。不如瞧瞧她如何将此事周全。”

    姜氏瞪了女儿一眼,道:“你想看你表妹挨骂?她对你可不差,旁人家的弟妹哪有没进家门,就对大姑小姑这么奉礼的。前些子,她太姨娘请我过去,我以为是何事,却是让我替你选几个布料花色,为你与你家姑多制几件绒衣。就这份心意,你也莫说你表妹如何了……”

    华婧咬断了线,吐了一下线头,道:“还没进门呢,姆妈你就这般护着她。反正她进门时,我早不在这个家中了。我让她过来陪我,还不是替弟弟好生瞧瞧她。她纵是如大姑母一般能耐,能赚钱,可若是也如大姑母一般要强,不见得是好事。至少,姆妈你这边就难为……”

    华婧认为文箐长袖善舞,哄得家中一干人等都一口称道“好”,连姆妈眼中也越来越没有自己的地位了,时时在自己面前提表妹如何如何,心里呕得慌。于是,开始在家中提出对文箐的不同看法来,尤其是在姆妈面前。她认为这般,是在提醒姆妈,睁大了看未过门的儿媳。

    果然,姜氏听了这话,低下头去,叹口气道:“你爹很是看重这门亲事,你我说一句半句不是都不可。这话可莫让你爹听着了,就是你弟听到了,心里也不高兴。”

    “反正我嫁出去,我现下提前与她说些话,也不打紧,她要怪我,到时我自听不着。我得替姆妈敲敲边鼓,敲打一二才是。她那子,也太傲气了些,虽帮得三婶一些事儿,只莫到咱们家也来这才是。咱们家本不重钱财。”华婧这几年与表妹相处,虽谈不上有别扭,可在某方面,她总觉得表妹在自己面前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平时说话语气虽温和客气有礼,可无形中,老是给人一种压迫。是以,担心这样娶进门来的表妹做弟妹,会让姆妈不好受。

    姜氏在缝百子帐,看到上面白白胖胖的小子,想到了当初生华婧时的分娩时的痛苦,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却要嫁到旁人家中去了,心中不舍。嫁出去一个,却要好些年后才能娶进来一个。“你可莫说多了。你弟弟可是喜欢她得紧,平时自适居那边一有事,他就尖着耳朵听着呢。你说文箐不好,你弟虽不记恨你,可心里必是难过的。”

    “就是这般,我才要出这个头。你瞧文箐在颛弟面前与在颐弟面前差不离,虽说未成亲,可毕竟有婚约,总有个区别不是?弟弟又这般着紧她,后成了亲,还不被表妹给抓得紧紧的,到时连姆妈您的话也听不进去,可就是大事了。”华婧说这番话时,半点儿没想到自己要嫁到夫家去,若是郎君一点儿也不听自己的,只唯母命是从,该如何?

    “好了,好了,你莫越说越厉害了。再如何,文箐也不是一个一个孝的。何至于母子反目成仇?”姜氏不想听这番话,越听越心慌。

    华婧撇撇嘴:“反正我是丑话说在前头。姆姆你是个心软的,她是个好强的,到时她虽敬着你,却是不依你的话而行事,也难说。爹现下只瞧着她帮着三婶一家,又能带着弟弟建家业,好是好,只是这子一旦养成了,不服管,又以钱财为重……一个女人,打理家业,弟弟吃闲饭,后外人晓得,自是闲话不已。祖父就担心这个,祖母说这不一定是桩好事……”

    姜氏半天不语,缝好半边帐子,方道:“这些话你是从何处听来的?休得胡说!”

    关于沈家人,沈周弟弟沈昭,这是查到的,堂兄沈颛与沈撰为一文钱编的,沈撰名字与其哥名字发音太近,易混淆,改了一下,为沈颐。以前章节凡提到的,我都慢慢一一改过。特此说明。不好意思,影响大家阅读了。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