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1 破绽?补漏

    291破绽?补漏

    午饭时分,文箮也没心思吃饭,忙着给五妹小心地搽药。现下她见着文筜腿上,背上,胳膊上的一条一条的伤痕,心惊不已。二房三婶真是下得了手啊

    她后悔不已,文筜是个死心眼,虽然嘴多让人烦,在北京捅了篓子,连带自己受了祖母的骂与罚,可她是真没有坏心眼。尤其是她对文箐确实是一番好意,只自己方才一时着恼,迁怒于她,言语亦有些过激。哪想到,这人也是缺根弦的,还真去李氏面前替文箐“讨公道”。

    她手儿直颤,落在文筜伤口上不免就重了些。

    文筜被文箮一碰,痛得就呻吟,如今她可是真的一点气力也无,意识半模糊,头脑发胀,浑疼痛。

    雨涵掉着泪,让二小姐到一旁歇息,自己来侍候小姐。“小姐,都怨我,要是我方才再跑快点,拦住你了,就不会这般了……”

    文筜此时根本听不见她说甚么……

    彭氏从二房拿了两文筜的衣物过来,瞅着那一伤,也直叹可怜,吩咐甜儿去倒些糖盐水来。“这孩子,怎么就傻傻地这般直来直去?也得问清了才……”说到这里,又想到还是自家女儿激的她,若是当时与她说是刘氏所为,估计文筜应该是有所忌惮的。想到这里,她狠狠地刮女儿一眼:这下闯了祸

    文箮生了悔意,到一旁与姆妈说自己错了。

    彭氏骂了她几句:“先时我说甚么来着?这下可应验了?你心眼怎么也变得小了?待你三婶那边要是晓得你五妹为你所激,她闹上门来,我看你如何收场?”

    文箮方才就是十分担心这事了,她更害怕到时连累了姆妈,可也想不出甚么办法来,只呜呜咽咽地哭。

    彭氏方才在李氏面前说了一句自己听下人提过文箐搬走一事,却也没明说文筜是从自己这里听说的,更不会承认文筜说程氏欺负文箐这一事了。自己这边明明未曾提及程氏,文筜又怎生闹出这个张冠李戴的事来?

    现下,问不得文筜,只能问雨涵了。“你不是一直跟着你家小姐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文筜竟说成是程氏所为了?”

    雨涵只想着今次这事,再加上在北京的事,自然害怕自己下一个就是李氏要开刀遣走的人。这下战战兢兢地道:“二,不是我说的,真的”

    “方才你们从这里出去,又去了哪里?”

    雨涵哭着道:“五小姐从这里离开后,也没去哪里。”

    “你这话到你家耳里,可会信?文筜所言,既不是从我屋里哪个人说出来的,那是哪个说的?你可莫替人遮掩。难不成是你们之中哪个说的?”彭氏一句迫一句,她现在必须得保住文箮,免得李氏那边再来寻是非。

    五小姐打也挨了,自己说得也是实话,三是不是要出口气,想寻哪个背后嚼舌根,不会是指自己吧?雨涵越想越心慌,听着二的话,更是吓得发抖,连连摆手,泪珠乱颤:“不,不是我的主意,谁个的主意也不是……真的,二,方才我在后头想拦住小姐的不是我说的,此事全是五小姐自个儿琢磨出来是程氏所为,只因叶子常在程氏手下帮忙,以为程氏与叶子交恶,才,才这般想的……”

    彭氏叹口气,心中只道:文筜啊文筜,她是脾气象李氏,偏那份精明没有学到,也不如周腾算计。怎么这一对夫妻就生出这么一个直愣愣傻不隆冬的一个女儿来?

    “二,出了这事,三那边是不是要遣了我?”雨涵畏畏缩缩地问道。

    彭氏得了她那番话,已心定,安慰道:“你想这些作甚?现下先好生侍候好你小姐,将功赎罪才是。你家跟着,我到时也替你说两句好话。”

    彼时,文箐正是畅泳之后,归家要吃饭,而文签到自适居的时候,哪里会料到文筜竟会替自己出头而挨了一顿打骂?

    而现下,太阳落山了,文箐还在马车上想着五妹究竟在北京捅了什么篓子,发着对五妹的牢与不满。

    关氏觉得马车里有点小风吹进来,于是轻手轻脚地将一个小被子盖在少爷上。

    “难为他了,小小年纪长途奔波。”方太姨娘摸了一下文简的头,小声道,“周大管家说本来六月底便准备动,不过文简与文箧在北京生了几天病,文简瘦了他很是不安……”

    文箐没想到文简一离开自己就得伤风,不过幸好只是中了暑,不是甚么大病。“大管家认为是看顾不周所以自责了?我自然不会这么傻地怪罪他,倒是辛苦他一路照顾文简。文简定是水土不服所致,再说,大夏天他贪玩,得了伤风,也是正常。瘦?兴许这是长个呢。”

    方太姨娘对文箐最后一个借口非常满意,点了个头道:“嗯,我一眼瞧见文简也估量着他这是长了些个呢。”

    文箐拥紧文简,这几年,都是他在边陪着自己,而自己护着他,文简对她确实很依恋,而她,无形中在某种意义上也依赖着这个弟弟的存在。若没有文简,她就分不得这多地,要不来这么多粮食,得不了几个钱,想快速发家致富也难。

    方氏见文简似乎是睡熟了,略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该事先提醒一下文箐。“箐儿,方才你在山上,周管家与我说得几句话,虽然未说及细节,可……”

    文文箐正在想着文简的事,被她这么一说,愣了一下,点了一下头,她实在应该先问问周管家在北京一切还顺利吗?不单指文简。“太姨娘,是甚么事儿?可是三婶与二伯母上京,闹出甚么矛盾了?”

    方氏叹口气道:“你三婶此次北上,并不太顺利,似是得罪你大伯母了。”

    “还真是闹矛盾了?这次可不是因为我吧?我可是没上京,三婶应该怪不到我头上才是。”文箐想了想,还是好奇,李氏也不是一个拧不清的人啊。“究竟出甚么事了?北京可是大伯母的地盘,三婶去那做客,还能闹起来?”

    方氏道:“一言两语说不清,反正是与文筜有关。只是,待会儿,她要是冲你发火,你可莫要冲动……”

    文箐觉得太姨娘这个提醒有点莫名其妙。“我没去北京,本就是顺了三婶她们的意。北京发生的事与我何干?她迁怒我作甚?”

    “你也知,文筜好奇心重,又不怕生,不听劝,你要是在她边,她倒是听你的,可是文笒与她不对盘,文箮又不敢多管她。结果她非要学你一般,着男子装扮出门……”太姨娘也不太清楚具体事,周德全只约略说了几句。

    文箐听完大致况,恼火地道:“好嘛,五妹闯的祸,要记我头上?她闯了祸或是失了规矩,又不是我怂恿的,难道我能千里控?这也太莫须有了”

    “箐儿,勿怒。你过一会儿,要是对着你三婶也动气,闹僵了,后还如何回去?”方太姨娘生怕她气一上来,与李氏斗上气,谁晓得会再闹出什么风波来。

    “嗯,我省得。我原以为,三婶就算为了刘太姨娘的面子,自是要拿我开一下刀,走走过场吧。看来,如今,只怕是说甚么我都得受着了。文筜,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惹事?”文箐经她劝解,火气下来些,可仍有一股子气憋在心里,却没处发泄,对着太姨娘那一脸关心,只好莫可奈何地叹口气,忍不住埋怨起文筜来。“她也真是个闯祸精。”

    “这事儿,莫为一时之气着恼。你三婶这人虽然有时小心眼了,可心地倒不是很坏。那年你归家,那般顶撞她,她不是最终也没拿你如何。叶子一事你虽在在理,只她不能得罪太姨娘,可她心里又不痛快,憋着火回了家……”太姨娘或许是多年一直忍着,忍越来越强。此时劝文箐的话也是禀持着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宗旨。

    关氏又说了一句:“四小姐,太姨娘的意思是咱们是晚了一步。被人抢先一步,若来个恶人先告状,三那处就算没有五小姐一事,只怕也是容易误会……”

    “这么说来,缩头一刀,伸头亦是一刀,躲不过去了。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三婶那方面我倒是能理解,三婶好管事,财,好面子。可是我对刘太姨娘也没有过份之举,客客气气地,对四婶从初见面就好礼相待,为何她二人就是与我过不去?难道是母亲在世时,得罪了他们二人?还是我爹对不住三叔四叔甚么了?”提起这二人,文箐有些愠怒,不解地看向关氏又看向方氏。

    关氏看向方氏,不接这个话题;而方氏叹口气,想来陈妈未曾与文箐提及,那她亦不好说这些,半晌后方才道:“有些前事,文箐你莫管,晓得了,不过是添烦扰。现下都搬出来了,莫再究旧事。”

    她这厢正想着,马车停了下来,外面人声渐多,灯光渐明,要进城了。待再行进时,马车颠了下,文简受震太大,也醒了过来,迷糊中问道:“姐,要进城了?怎么都看不清了?”

    文箐道:“嗯,天黑了。立时就到了。”

    “哦。”文简揉揉眼,彻底地醒了。关氏递了水予他喝了,他一脸兴奋地道:“啊,方才做梦了,咱们家‘老好人’又生小马驹了,黑子哥哥来了,嗯,还有……”然后想到了很重要的事一般,这顿下来,认真瞧向姐姐:“姐,猜出来了没有?”

    文箐疑惑地问道:“猜甚么?”

    “姐,你忘了,我让你猜在北京我又遇到了哪个啊?你没猜?”文简有些失落。

    文箐赶紧道:“猜了猜了,只是姐姐实在想不到啊。文简给个提示啊。”

    文简叹口气,道:“唉,这你都猜不到。咱们在岳州见过的……”

    那太多了。文箐没有把握,没吭声。文简等不及了,宣布了答案。“姐姐,你忘了咱们是坐哪个的船?你定是没想到,我竟在北京遇到了韧哥哥你还记得吗?”

    韧哥哥?席韧?文箐人记忆里挖出这个来人。暗道一声:不妙。“他?他去北京了?”她干巴巴地道。

    哪想到文简又说了一句话:“嗯,我邀请了他到我们家玩呢。”

    文箐只觉得天暗了下来,有几分心惊跳之感。

    席韧要来苏州?那,先前他对席员外一家说的那个谎,不就是不攻自破了吗?这下,麻烦了要如何解释自己在姨娘杀了人后的一大早就坐船往东下?

    这事儿,比文筜闯祸自己受责还要令文箐焦灼,现下真正应了一句话:谎言,终归是谎言,终有要被捅破的时候

    “他,他现下可随你们同路到的苏州?”

重要声明:小说《明朝生活面面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